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390 人生何處不相逢

砰!
  清風感覺自己就像被一頭狂奔的野獸從身后狠狠撞上,強大的沖擊力,讓他的身體發生強烈的扭曲,上半身橫在半空,幾乎徹底與地面平行,蔚藍的天空倒映在他失去焦距的瞳孔。
  到底發生了什么?
  劇烈的沖擊讓他臉部的表情茫然發懵。
  空中艾輝保持揮動的姿勢,手中的龍椎劍就像掄起的鏈球,充分的發力讓他半邊膀子都有些發麻。看著遠遠拋飛的清風,艾輝緩緩吐出胸中的一口濁氣。
  呼呼呼……
  艾輝在空中喘息,汗水就像泉涌般從他渾身毛孔中冒出來,眨眼睛就他全身就像剛從水里撈出來,衣衫盡濕,汗水蜿蜒滴答。
  片刻后,艾輝的呼吸平復下來,急劇起伏的胸膛開始穩定。艾輝身體微微一抖,身上的汗水化作一團白色霧氣,霧氣蒸騰。
  剛才突擊的那一下,是情急之下的變招,當時他的速度已經抵達極致,強大的風壓就像鐵墻。用劍鑿穿風壁,是他即興之舉,沒想到效果竟然如此之好!
  但是此招對身體的負荷非常大,有一瞬間艾輝感覺自己的身體都要被強大的力量撕裂。
  得花些時間好好完善這一招,艾輝覺得如果在戰斗能夠完成類似的突進,對方一定會措手不及。
  定了定心神,艾輝降落在清風的身邊。
  說起來也是湊巧,清風跌落在剛才的車隊之中。剛才還生殺予奪,轉眼間就命懸一線,人生實在是太無常。
  清風的身體被艾輝的這一擊徹底打散,草筋散開亂成一根根,有的掛著一節蓮藕,散落在地上。
  啪,啪,啪,草筋就像被丟在地上的鱔魚,不時跳動,看上去非常詭異。
  清風完全失去對草筋的控制,他此時就像一個頂著人類腦袋的章魚。
  清風咬牙切齒:“岱宗一定不會放過你!”
  艾輝哈地笑一聲,然后強自忍住,故作一臉無奈:“沒辦法,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
  清風一口氣憋住,臉漲得通紅,他恨聲道:“要殺就殺,用不著羞辱我!”
  艾輝一臉驚奇:“殺你?為什么要殺你?”
  清風臉色頓時緩和許多,別看他剛才放狠話,實際上內心是極為怕死。他連忙說:“放了我,我一定會報答你,你開個價格!”
  “放你?”艾輝連連搖頭:“萬一你來報仇怎么辦?你可是岱宗的人,我可惹不起。”
  清風臉色變得很難看:“你到底想怎么樣?”
  趙柏安氣喘吁吁地跑過來,他聽到剛才艾輝和清風的對話,大聲道:“大人,不要相信他的話,他只要吞噬木元材料,就能夠恢復元氣!”
  清風的臉色大變,他故意和艾輝說話,幾根草筋卻悄然朝車隊的貨物伸去,沒想到卻被趙柏安說破。
  他臉上狠戾之氣浮現:“找死!”
  一根草筋突然彈地而起,化作一道筆直的虛影,如破空箭矢,朝趙柏安****而去。
  空中虛影一閃,啪地一聲脆響,彈起的草筋被艾輝再次拍飛。
  “俘虜了還這么囂張,就喜歡你這爆脾氣!”
  艾輝重新降落在清風身邊,一臉似笑非笑地看著清風。
  清風被艾輝看得心里發毛,色厲內荏道:“你想干嘛?我告訴你……”
  艾輝打斷他,一臉很熟地點頭:“岱宗不會放過我嘛,我懂!”
  清風剩下的話被堵在嗓子眼,一張臉憋得通紅。
  艾輝轉過臉問趙柏安:“你說他吞噬木元材料能夠恢復身體?”
  趙柏安拘謹地回答:“是的,大人,您看車隊的貨物被他吞噬了一半。”
  艾輝若有所思:“原來是這樣。”
  他接下來的舉動,讓趙柏安大吃一驚,艾輝劍尖一挑,清風被挑飛,直接砸進三葉藤車內。
  清風被砸得頭昏眼花,過了一會才回過神來,發現周圍全都是木元材料,心中狂喜,二話不說便瘋狂地吞噬木元材料。
  他全身散亂的草筋,開始匯集凝聚。
  連續吞噬了幾車的木元材料,清風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他一邊埋頭拼命吞噬,一邊眼珠子亂轉。
  車內的貨物就轉眼間就只剩下一小半,埋頭狂吃的清風忽然轉身就跑。
  這次他沒有朝空中飛,而是朝森林從狂奔,只見他雙腿的草筋散開,變成一只大蜘蛛,動作迅疾無比。
  眼看就要沖進叢林,清風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一縷森然寒意鎖定他。
  清風的身體陡然僵住,森然冰冷的劍意,幾乎要把他的身體凍僵。恍如實質的殺機,籠罩他全身,他敢有一絲異動,殺招就會忽倏而至。
  “你……”
  清風亡魂俱冒,喉嚨打顫。
  “我懂,岱宗不會放過我。”
  艾輝淡淡的語氣說著的冷笑話冷得讓清風如墜冰窖。
  清風不明白為什么自己總能遇到厲害的劍術元修,而且一個比一個厲害,眼前這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劍術元修,實力比楚朝陽更可怕。
  “過來。”
  淡淡的語氣透著不容置疑。
  清風老老實實地退回來,他垂頭喪氣,非常沮喪,但是心底也松一口氣。他現在已經肯定,對方并不想要他的性命。
  雖然他還不知道對方為什么繞他一命,但是知道絕對不是顧忌岱宗。
  殺機消散無形,就像剛才是他的錯覺。
  對方笑吟吟的模樣,就像鄰家的男孩,不知道為何,清風心中寒意更盛。
  “你剛才那一手不錯,來,我們再試試。”
  艾輝溫和的語氣還透著鼓勵,但是只讓清風更加畏懼、絕望。眼前這張年輕得過份的臉龐,在清風眼中就像可怕的魔鬼,心里直哆嗦,到底是哪里冒出來的妖孽?
  如此年輕,實力就這么強悍,老練得和年齡不相符。
  不過就算這樣,也別想命令自己。
  但是話到嘴邊,舌頭一哆嗦,脫口而出:“試……試什么?”
  話一出口,他就羞愧莫名,自己可是岱宗門下,竟然在一個小年輕面前慫了。
  艾輝可不知道清風的心理活動如此豐富,他比劃著剛才的刺擊動作:“就是這個,你好好陪練,如果干得好,陪練完我就放你回去。”
  強烈的屈辱感遍及全身,天啊,堂堂清風,竟、竟然被對方視作陪練!
  自己是誰?清風!窮兇極惡的清風!殺人如麻的清風!生殺予奪的清風……竟、竟然被一個小毛孩視作陪練?
  是可忍孰不可忍?
  寧可站著死絕不跪著生!
  生當為人杰死亦為鬼雄!
  腦內熱血一激,直沖腦門,脫口而出:“真的?”
  話一出口,他就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刮子,臉上就像火燒一般。
  艾輝眨著眼睛,一臉莊重純真:“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接著他循循善誘:“你看,木元材料我也可以提供,需要什么盡管說。天天打打殺殺,何必呢?咱們無仇無怨,是吧?我需要一位陪練,我付給你報酬,這是一場公平的交易,一場生意,對吧?”
  清風怦然心動,這次自己的任務徹底失敗,回去之后主人會怎么對待他?這是他之前一直不敢想的問題。
  來之前,主人就叮囑過,此次任務萬萬不容有失。
  自己兩手空空回去不說,身體還如此殘破,幽冥蓮子毀壞嚴重,要重新修復到之前的狀態,不僅需要很長的時間,也需要很多的珍貴材料。他的心神遭受重創,哪怕身體恢復,他也無法回到當年最巔峰的狀態。
  主人不會在一個沒用的草藕傀儡身上浪費那么多的珍貴材料。
  這是他最害怕的一天,沒想到還是到來。
  清風有些黯然,但是又有一些解脫。
  回去后等待他的命運,讓他內心充滿恐懼,現在不用回去,反而松一口氣,然而解脫之余又非常茫然。無論如何,主人是賦予他第二次生命的人,對他有著莫大的恩情。而且習慣了聽從主人的命令去做一件件事,去殺一個個人,現在面臨的狀態,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沉默良久,他忽然道:“如果有一天我要離開,你不能阻攔。”
  艾輝爽快回答:“沒問題!那我們就這么說定了?”
  “好。”清風說罷,便自顧自走到商隊,吞噬車隊殘留的貨物。
  艾輝非常滿意,合適的陪練可不好找。實力太弱的起不到陪練的作用,實力強的誰又會來做陪練?
  他的目光轉向一旁目瞪口呆的趙柏安:“你的貨物我買了,多少錢?”
  事態變化如此之快,趙柏安的腦袋完全轉不過來。之前不還是你死我活嗎?怎么畫風就突然變了?
  他聽到艾輝的問話,一個激靈清醒過來:“小人求大人收留!”
  這次的經歷,把他所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全都粉碎。在這亂世之中,沒有強大的武力,再多的財富也是鏡中花水中月。
  艾輝有些意外,不過并沒拒絕,而是沉吟反問:“你會什么?”
  他現在的眼界開闊許多,知道自己能力的局限,知道很多事情需要人手,需要專門的人才。劍修道場的那幫家伙,打打殺殺還行,其他的事情就夠嗆。
  艾輝心中一動,或許自己需要招攬一些有經驗的人手,比如工匠,比如行商之類。
  光靠打打殺殺可建不了一座城。
  ******************************************************************************
  ps:明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