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392 交易

趙柏安恭敬道:“東家,離我們最近的是曲江城,曲江城的工匠頗負盛名。屬下去打聽了一下,當地的工匠生活都不是太好,最近更加艱難。一個是原材料短缺,很多配料都找不齊。木元材料還要好一點,土、火材料,市面上幾乎絕跡。大家都只好打造一些簡單初級的貨品,然而現在商路斷絕,人口凋敝,買東西的人更少。他們的日子過得更拮據,很多人現在也按捺不住,準備去蠻荒看看有沒有機會,但是絕大多數還是很猶豫。”
  艾輝聞言,有些不解:“他們猶豫什么?”
  趙柏安解釋道:“蠻荒現在還沒有真正的氣候,連一座像樣的城市都沒有。他們去了,也沒有辦法建造工坊。而且最近蠻荒的傷亡很大。這些工匠本身沒有什么自保之力,倘若遇到危險,就不好辦了。所以才猶豫至今。”
  艾輝沉吟道:“我們過段時間也要去蠻荒,愿意跟我們走的,我們保證他的安全。你覺得我們需要什么樣的工匠?”
  趙柏安精神一振,雖然他早就預料到東家會去蠻荒,但是東家親口承認,他還是有點小激動。
  他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想了想道:“東家的情況屬下不是太了解,只能隨便說說。蠻荒的荒獸眾多,也是我們日常需要狩獵最多的目標,那處理荒獸,炮制食材的元修,我們必須有。”
  艾輝點頭:“這個我們有。”
  他可以處理荒獸,材料的炮制處理,樓蘭更是擅長。
  趙柏安繼續道:“不管是宿營,還是建城,泥水匠我們需要有。”
  艾輝繼續點頭:“這個我們也有。”
  王小山在這方面的水平非常出色,這些年也沒有放棄修煉,值得信賴。
  趙柏安也不驚奇,東家看上去身家頗為豐厚,肯定不是一個人。他接著道:“那我們需要能夠打造兵器的工匠,擅長金元的兵器匠和擅長木元的草兵匠最好都有。能夠種植糧食的農夫,最好水平高一點,這樣不需要太多的數量,就可以養活不少人。能夠治療的醫師,木元和水元各一位。最好雇傭幾位藥農,藥草只怕在很長的時間內,蠻荒都會非常緊缺。”
  艾輝想了想:“現在行情怎么樣?”
  趙柏安準備很充分,調查非常詳細:“不同行業價格不一樣。醫師最貴,基本上好一點的醫師都已經被人雇傭了。現在的行情,一年大概在五百點天勛,最少三年起付。畢竟去蠻荒,還是有一定的風險。”
  艾輝有些吃驚:“這么貴?”
  三年就是一千五百點天勛,這可是一筆真正的巨款。
  他現在身上總共一萬兩千天勛,相當于他總身家的十分之一。
  趙柏安點頭:“是啊,醫師一直很搶手,每個隊伍里都必須要有醫師。好的醫師也早就被人雇傭了。”
  艾輝毫不猶豫:“醫師我們有,其他的呢?”
  樓蘭的醫術就很厲害。
  趙柏安松一口氣,繼續道:“那就好,現在剩下的醫師,水平只怕堪憂。其他人,藥農的價格不低,一年大約三百天勛。好的藥農都在翡翠森,一般都不愿意去蠻荒。農夫很多地方都有,但是厲害的,也大多在翡翠森。他們的價格比較低,一年一百天勛,但是最好需要五個以上。能種元力豆的農夫,價格就貴了,估計一年起碼是五百點天勛,而且基本很難招到。草兵匠和兵器匠一年大概兩百天勛,草兵匠是因為出產的兵器等階低,兵器匠是缺乏原材料,所以都不貴。”
  艾輝盤算著:“一個藥農,五個農夫,草兵匠和兵器匠各一,就是一年一千兩百點天勛。”
  至于能夠種植元力豆,艾輝想都不用去想。
  趙柏安提醒道:“這些都只是一般水平,如果水平高的話,價格可能翻倍,甚至更高。除此之外,我們最好還有一位廚師。元力豆在蠻荒肯定很緊缺,修煉的話,元食進補可能更現實一點。”
  艾輝聞言笑了:“哈,這個我們有,很厲害的廚師。”
  廚師誰能比得上樓蘭?
  艾輝想了想:“你從翡翠森來,知道淺草城吧。”
  趙柏安連忙道:“知道。”
  艾輝道“我們的目標就是淺草城,農夫和藥農,就到淺草城招攬。兵器匠和草兵匠,沿途我們經過各個城市的時候,關注一下,有合適的就雇傭下來。”
  雖然他和樓蘭也能夠打造兵器,但是他可不會分身術,在打造兵器上消耗過多的時間,必然會減少他在修煉上的時間,樓蘭的事情更多。
  趙柏安連忙應下來。
  “你要去淺草城?”
  清風的聲音從艾輝身后響起。
  艾輝轉身道:“沒錯,難道淺草城有你的仇人?”
  清風沒有吭聲,只是有些出神。
  曲江城是一個小城,位于銀霧河的一個支流河畔,三面環河,河水構成一個“幾”字形,恰好把曲江城包圍在中央,因此而得名。
  因為其三面環江的獨特地理環境,使得曲江城的金元力異常濃郁,對打造兵器大有好處,也因此匯集了許多兵器匠和草兵匠。
  曲江兵器也在銀霧海小有名氣。
  可惜因為曲江是支流的緣故,河水的金元力比起干流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雖然因為地形的緣故讓金元力有一定的提高,但是想要更上一層,卻是非常困難。
  曲江河畔的工坊幾乎全都停工,只有零星的幾家有動靜,看上去十分蕭條。
  因為修煉的緣故,艾輝在客棧要了一個獨立的院落,免得清風的模樣,驚動了其他人。趙柏安被艾輝派去打聽行情,招攬兵器匠和草兵匠。
  說起來也是奇怪,長老會頒布了通緝佘妤的通緝令,但是卻沒有看到追捕清風的通緝令。
  艾輝心中有些好奇,就故意把話題扯到清風身上:“這神之血的人到了五行天有人管,怎么你這個岱宗門下,沒人管?”
  清風帶著一絲得意冷笑道:“誰敢管?最近那個葉夫人跳得厲害,嘴上叫得兇狠,她一樣不敢得罪岱宗。安木達壽元將盡,得罪了岱宗,到時候岱宗殺到五行天怎么辦?”
  艾輝心神劇震,安木達壽元將盡,對五行天來說,絕對是一場大地震。五行天如今之所以能夠茍延殘喘,不是因為長老會,不是因為鎮神峰,而是因為安木達。
  安木達倘若去世,五行天會變成什么模樣?
  艾輝有些不敢想象。
  這個突如其來的消息沖擊之下,他一整天都有些精神恍惚。他現在才明白,大師之光也好,拓城令也好,長老會只怕都是因為這個原因。
  失去保護神的五行天,處境會更加艱難。
  然而一直到了傍晚,趙柏安都沒有回來,艾輝回過神來。
  清風冷嘲熱諷:“你的手下跑了。”
  艾輝則估計趙柏安出了什么意外,連續幾天的接觸,趙柏安不像想離開的模樣。
  “別指望我會幫你找,我是陪練,不是你手下。”
  清風明顯是在幸災樂禍。
  艾輝看了他一眼:“你最好呆在這別動,如果你跑了,我就會報告給長老會,試試看長老會到底會不會那么怕岱宗。”
  清風臉色一變,他在銀城鬧得那么大,一直在擔心長老會的追捕。雖然通緝令上沒有他,但是有人匯報,原本在猶豫的長老會極有可能會選擇抓捕。清風的實力大跌,處在半殘廢的狀態,現在遇到稍微厲害點的元修,都必死無疑。
  原本清風心頭一點蠢蠢欲動的心思立即煙消云散,跟著這小子起碼不用擔心安全的問題。
  艾輝飛到兵器匠比較集中的街區,向各家店主比劃著打聽趙柏安的消息,很快就弄清楚生了什么。
  趙柏安被人擄走了!
  艾輝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雖然是剛收的掌柜,但是自己的人被擄走,艾輝心中殺機頓起。他沒有表露在臉上,而是仔細詢問當時的情況。
  “說起來也是造孽啊,當年何老頭煉制一把天兵,惹來橫禍,一家老小,死的死,殘的殘,只留下一個瞎子兒子。何瞎子也爭氣,眼睛瞎了,竟然還能打造出一把天兵。唉,結果被天都峰的盜匪得知,綁著去了。你那掌柜運氣不好,給碰上這事,也一起被擄走了。你也別多想了,天都峰都是一些殺人如麻的狠人,去了也白白送命,這附近沒人敢和他們較勁,唉,這世道,還讓人怎么活……”
  何瞎子的工坊一片凌亂,被毀得差不多。
  想想之前在寧城的時候,當時戰爭的影響還停留在物價飛漲等等。不到一年的時間,治安變得如此糟糕,盜匪變得如此猖狂,甚至敢到城市公然擄人,城市的居民敢怒不敢言,無人抗爭。
  而且艾輝知道,隨著時間的推移,情況會更加惡化,治安會更加糟糕。這里會成為遺棄之地,混亂、罪惡的大本營。
  沒有人能夠改變這一切。
  艾輝向對方表示感謝之后,轉身離去。
  走到街道上,問清楚天都峰的方向,艾輝的身形消失在夜色中。
  ******************************************************************************
  ps:今天只有兩更,剩下一更明天補,方方要去過節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