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0 八千萬的怒火

師雪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艾輝手腕上的定心緋藍,就像蠟燭被火烤一點點變軟,變成膠狀,正在不斷往艾輝的皮膚里滲透。
  她就像腦袋挨了一拳,在那一瞬間,大腦一片空白。
  那是奶奶的遺物啊!
  她從小戴上就幾乎沒有取下來過,看到它就像看到最疼愛她的奶奶。
  她還記得奶奶把這串定心緋藍送給她的時候,笑著對她說:“我的乖孫女啊,這串定心緋藍你要戴好哦,等長大了遇到如意郎君,就把這串定心緋藍送給他,這可是最好的定情信物哦。它是比翼緋藍鳥所產呢……”
  可是……
  師雪漫回過神來,一個箭步沖進去,帶著哭腔音:“我的珠子!”
  艾輝一個激靈,立即從劍胎狀態脫離,回過神來,一看是面館小妞,反應過來:“是你啊,咦,哭什么?把一百五給我,珠子給你。”
  說罷艾輝伸手往手腕上摸,他的動作陡然僵住。
  不對啊……
  呆了幾秒,他地頭看自己的手腕,一下子傻眼了。
  他的手腕只剩下一根光禿禿的繩子,珠子呢?他四下張望,地上沒看到珠子的蹤影。
  “艾輝,珠子被你吸收了。”樓蘭老老實實道。
  被自己吸收了?
  艾輝傻眼了,這是個什么情況,怎么就吸收了呢?他連忙檢查自己的身體,當他發現劍胎種子周圍多了一圈藍色的霧氣,他便不由倒抽一口冷氣。
  真是被自己吸收了!
  艾輝感覺自己的心臟被整整一個荒原的蠻牛群呼嘯踐踏而過。
  看著面館小妞眼中的淚水滿眶,艾輝手足無措:“對對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那個……一百五不用給了……”
  話一出口,艾輝就知道自己說錯話,果然對面的面館小妞眼中的淚水瞬間變殺氣。
  艾輝連忙道:“我賠!我賠!”
  “這是我奶奶的遺物!”師雪漫幾乎是哭著說。
  艾輝頭大如斗,他現在悔得腸子都青了,早知道自己搞什么抵押?早知道自己就該請了那碗面!但是這確實是錯在自己,他只能低聲下氣:“都是我的錯,對不起,實在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會這樣。我也搞不清楚我怎么會吸收這東西。你看我賠好不好?”
  師雪漫情緒恢復了幾分平靜:“你打算怎么賠?”
  整個過程她都看在眼中,也知道對方是無心之失。定心緋藍會被吸收,她聞所未聞。
  “我還有二十五萬,都給你。”艾輝滿心肉疼。但是怎么辦呢,確實是自己干的,賴賬這樣的事情他還是干不出來。
  “二十五萬?”師雪漫冷笑。
  “不夠?”艾輝頓時懵了一下,就那串不知道什么藍的破珠子,二十五萬巨款都不夠?
  一旁的樓蘭老老實實道:“艾輝,定心緋藍的價格,一般在三千萬以上。這串的品質很高,應該在五千萬以上。”
  師雪漫看了樓蘭一眼,清楚定心緋藍行情的沙偶很少見,面無表情道:“這串定心緋藍是最高品質,八千萬。”
  八……八千萬!
  艾輝整個人就像被從天而降水桶粗的閃電擊中,徹底斯巴達,他張大嘴巴,眼珠子瞪得快凸出來,身體每一塊肌肉都僵硬得像鐵一樣。
  艾輝覺得自己的人生徹底灰暗下來。
  八千萬吶!
  姑奶奶你沒事戴著個八千萬的珠子招搖過市干嘛?
  姑奶奶你八千萬的珠子都帶著干嘛連一百五十塊都不帶?
  一百五十塊到底是什么樣的巨款啊,要姑奶奶你用八千萬的珠子作抵押?
  劍胎你個混賬,八千萬的珠子你也敢吞,你這心有多黑啊你,你比胖子都坑啊你!
  八千萬我我我……
  艾輝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他人生遇到的各種危機帶來的經驗,都沒辦法對他現在的處境有半點幫助。
  他寧愿去面對整個蠻荒的野獸,也不想面對眼前的面館小妞。
  反正他知道一點,他把自己賣了都不值八千萬。
  好吧,艾輝現在也很光棍:“我現在也不知道怎么辦,賣了我也不值八千萬。面館小妞,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我不會賴賬的。”
  “哼,要不是看你也不是故意的,你今天就死了。”師雪漫冷冷道。
  艾輝怒目而視,想說一聲士可殺不可辱,但是在師雪漫直視的目光中,還是哼哼唧唧地偏轉過腦袋。
  該死的劍胎!
  為什么自己不是胖子?要是胖子,肯定現在神氣活現說欠錢的是大爺,欠了八千萬那就大爺中的大爺,先把大爺伺候好……
  好吧,自己還是有底線的,做不出這么無恥的事情。
  艾輝有些垂頭喪氣。
  師雪漫也一時不知道該怎么辦,定心緋藍已經沒了,把這人殺了嗎?對方在面館還是出于好心幫助自己的,定心緋藍的被吸收的過程自己全程目睹,他也不是故意的。
  賠?八千萬的定心緋藍,這家伙賣了都賠不起。
  揍一頓?怎么都感覺便宜了這家伙。
  一時間師雪漫也覺得憋屈,八千萬她不在乎,但是吧奶奶的遺物弄沒了,她心痛得不得了。
  就這么放過對方,師雪漫更是不答應。
  一時間,兩人就這么僵持住。
  樓蘭看著兩人,也不知道說什么,只能弱弱地說:“雖然沒什么用,樓蘭這里還有二十五萬。”
  艾輝搖頭:“一人做事一人當,樓蘭,我不能用你的錢。”
  師雪漫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忽然,艾輝猛地轉頭,望向圍墻上:“誰?”
  就在同時,師雪漫也猛地轉頭望向圍墻:“誰?”
  兩人異口同聲。
  “呵呵!”一聲邪氣冷笑,一個漆黑的身影出現在圍墻上。
  師雪漫的目光銳利,一眼就看到對方臉上戴著元力面具,聲音就像從牙縫中擠出來:“裝神弄鬼!”
  她完全忘記自己也戴著元力面具。
  “艾輝,想不到,你還有老相好啊!”圍墻上身影陰陽怪氣道。
  老相好!
  艾輝和師雪漫的眉頭同時擰成一團。
  啊呸,就這家伙也有資格做我相好?師雪漫憋了一晚上的怒火瞬間爆發。
  啊呸,連一百五都不帶結果害我被劍胎坑了八千萬的相好我一點都不想要!艾輝憋了一晚上的怒火瞬間爆發。
  臉色鐵青的師雪漫身形刷地原地消失。
  神情陰郁的艾輝二話不說拎劍往上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