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395 天都峰

趙柏安感覺自己的頭腦有些不夠用。p自己的東家居然是艾輝!p他雖然生活在翡翠森,也知道艾輝是誰。前段時間幻影豆莢傳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苦力出身,破格入選感應場,松間城之戰的真正核心,如今松間派的領。
  沉寂了數年又再度崛起。
  趙柏安覺得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在這個時代,能夠叫得出名號的,都是厲害人物。而能夠自立一派的,絕對是英豪。
  翡翠森最有權勢的端木家世子、岱宗的弟子端木黃昏,同樣跟隨艾輝。
  端木黃昏在趙柏安眼中,那絕對是高高云端之上的人物。
  趙柏安忍不住瞥了一眼東家,那張年輕得過份的臉龐,卻是展露出出年齡的沉穩和冷靜。
  東家和盜匪的領在低聲交談,趙柏安大致聽明白了一些。盜匪的領,以前也是感應場的學員,這群盜匪是剛剛從舊土偷渡到銀霧海。東家也是舊土出身,自然對舊土人深有同情,但是趙柏安知道,這個問題根本無解。
  谷天寧的情緒恢復如常,如果不是看他的眼睛還有點紅,絕對想不到剛才這位壯漢哭得那么厲害。
  谷天寧的族人在聽到艾輝也是舊土人,眼中的戒備頓時消散,變得親近許多。
  艾輝跟隨谷天寧深入溶洞,來到他們族群生活的地方。
  潮濕陰暗的溶洞,到處都是打坐的族人,有些人看到谷天寧進來,紛紛站起來。他們大多都很年輕,有些好奇地看著谷天寧身邊的艾輝等人。
  谷天寧語氣低沉:“老人都不愿動,來的都是族里的年輕人。他們現在修煉已經晚了,但是總比在舊土好。”
  艾輝問道:“都是土元屬性?”
  谷天寧點頭:“基本上都是。黃沙角去不了,銀霧海的元力雖然金元為主,但那是銀霧河。我們在山里的話,土元力反倒是挺濃郁。比舊土好得多。”
  確實比舊土要好,艾輝知道舊土是什么模樣。
  舊土的元力極其稀薄,在舊土修煉效率低得令人指。不僅是元力濃度低,而且各種修煉的材料、裝備,都少得可憐。
  舊土人一旦被選入感應場,基本上都會留在五行天。只有極少數的元修,在年老之后,才會回到故土,修建道場,指導當地居民修煉。
  元修一旦回到舊土,不僅無法修煉,甚至連原有的境界都難以保持。
  舊土人會偷渡來銀霧海彩云鄉,艾輝一點都不奇怪。長老會拋棄之地,對貧瘠的舊土來說,依然足夠富饒。
  看著谷天寧的族人,年輕的臉龐充滿希冀。
  忽然,艾輝想起來苦力營倒下的那些身影,有些沉默。過了片刻,他抬頭道:“或許我可以幫你們提高土元力濃度。”
  谷天寧眼中閃過一道驚喜,他還沒有開口,身邊的族人就呼啦圍了上來,七嘴八舌。
  “真的嗎?”
  “那就太好了!”
  “我們的修煉就可以加快了。”
  谷天寧連忙把他們趕到一旁:“都散開,圍在這干嘛,快去修煉。”
  艾輝身邊終于清靜了。
  谷天寧也忍不住問:“真的嗎?”
  艾輝笑了笑:“是有一個想法,至于能不能成功,我也不能保證。”
  谷天寧搓了搓手,興奮道:“試試,萬一成功了呢?需要我們做什么?我們全力配合!”
  艾輝沉吟:“我只是有一個想法,先要回去好好想想,可能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你們暫時就在這,不要出去。”
  谷天寧毫不猶豫道:“好,等你消息!”
  艾輝帶著趙柏安和何瞎子,飛回曲江城。
  在路上,趙柏安實在忍不住:“東家,真的能夠提高元力濃度嗎?”
  他從來沒有聽說過,能夠提高環境的元力濃度。如果可以的話,那豈不是到處都可以修煉?
  “有的。”艾輝很簡單地回答了兩個字,沒有再多說。
  回到客棧,清風早就等得不耐煩:“一群毛賊也用得了花這么長的時間?”
  他心中頗為好奇,因為他知道艾輝的實力,雖然他自己因為實力大減而被艾輝吃得死死,但是艾輝本身的實力非常強勁。
  艾輝懶得理他,把趙柏安和何瞎子放下來,對趙柏安道:“從頭開始說。”
  趙柏安連忙把自己如何打聽兵器匠,然后找到何瞎子,結果遭遇谷天寧一伙的事情說了一遍。艾輝聽得很仔細,他的目光落在何瞎子身上。
  何瞎子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很安靜,一言不。
  和艾輝猜想中膀圓腰粗的肌肉大漢完全不同,何瞎子身形瘦弱,臉色蒼白,雙目始終緊閉,看上去就像一個弱不禁風的書生,而不是一位兵器匠。
  艾輝客氣道:“不知何先生的姓名是?”
  坐在地上的何瞎子朝艾輝微微欠身:“在下何煒。閣下可是雷霆劍輝,艾輝?”
  艾輝回禮,干脆利落道:“我是艾輝。”
  清風此時大吃一驚:“原來你就是艾輝,我聽說過你的名字,難過劍術這么厲害,不在那個姓楚的之下!可惜沒趕上你們那場粥宴,真是可惜。”
  得益于之前各大消息村不斷報道,艾輝從松間城開始的事跡,廣為人知,他也算得上一個風云人物。
  人的名樹的影,清風心中的別扭頓時煙消云散,敗于艾輝之手,沒什么丟人。再想到艾輝最近的進步,不由嘖嘖稱奇,難怪難怪。
  何瞎子臉上恢復平靜:“如果是艾輝閣下需要兵器匠,在下毛遂自薦。”
  他的聲音很平穩,就像在述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趙柏安聞言,頓時忍不住看向何瞎子,他當時差點說破嘴皮,何瞎子都無動于衷,如今卻主動自薦,不得不讓他感慨東家的厲害。
  艾輝心中有小小的得意,嘴角掛起微不可察的笑意,太不容易了!自己竟然也能有刷臉的一天!不由問道:“可有原因?”
  何瞎子道:“家父家母死于血災。”
  艾輝臉上的笑意斂去,肅容道:“明白了。聽聞何先生打造過一件天兵?”
  “是兩件。”何瞎子就像在說吃飯喝水一般。
  趙柏安和清風都一臉吃驚。只要打造出一件天兵,就有資格獲得兵器師的稱號。匠和師只是一字之差,待遇卻是天差地別。
  天兵的打造,有著諸多意外的情況,絕大多數兵器師,終生只會打造出一把天兵。
  市面上的兵器師,基本上都被各大世家籠絡。也只有世家,才有那么多的珍貴材料,給兵器大師練手,不斷打造。才有條件,朝更高的兵器大師起沖擊。
  能夠打造出兩件天兵,實力穩穩過普通的兵器師。
  艾輝也非常意外,心中欣喜,本來以為能夠招攬一位兵器匠就不錯,卻遇到一位實力出色的兵器師。欣喜歸欣喜,他還是提醒道:“我們會前往蠻荒,沿途肯定十分兇險,何先生要好好考慮一下。”
  何瞎子平靜道:“在下省得。不過在下的價格不便宜,薪金每年一千天勛,閣下也要好好考慮。而且在下還有一個要求,閣下或者其他人不能干涉在下鍛造。”
  一向摳門的艾輝此時卻異常果決:“薪金每年一千天勛沒有問題,干涉鍛造這個問題,平時肯定不會干涉,但若是有緊急情況,那就沒辦法了。”
  何瞎子同意:“閣下請放心,緊急情況自然大局為重。”
  艾輝聞言,道:“那我們就這么定下來了。眼下有一件東西,需要先生打造。”
  何瞎子道:“不知是何物?”
  艾輝有些犯難:“結構比較復雜,在下不知該如何描述。”
  “無妨,公子畫圖即可。”何瞎子淡淡道,他主動改變稱呼。
  艾輝知道何瞎子必然有一些奇特的手段,便自己開始畫圖,赫然一根柱子,上面雕刻精細的花紋,每一種花紋,艾輝都單獨畫下來。
  “圖紙放在在下面前即可。”
  艾輝連忙把畫好的圖紙放在何瞎子面前。
  何瞎子伸出右掌,掌心攤開,對著圖紙。
  他的掌心忽然亮起一點銀色的光芒,緊接著銀色的光芒拉長,變成一條銀線。忽然銀線張開,赫然是一只銀色眼睛。銀色眼睛投射出淡淡的白色光芒,籠罩他面前的圖紙,圖紙立即投射出一個虛影在白光之中,赫然是圖紙上的柱子。柱子緩緩旋轉,每一個角度都清晰可見。
  這一手立即把大家都震住,包括艾輝在內。他之前還在想,何瞎子眼睛瞎了,怎么看圖紙?
  “明白了。”
  何瞎子淡淡的聲音把大家拉回神來,他掌心的銀色眼睛緩緩閉攏,白色光芒消失,面前的圖紙重新變成空白,上面的柱子消失不見。
  何瞎子接著道:“材質比較簡單,要求不高,公子需要多少根?”
  艾輝回過神來:“二十根。”
  何瞎子道:“明天太陽落山之前可以完成。”
  艾輝幾乎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其他人當然不知道這柱子是什么,但是艾輝卻很清楚。這個柱子的原型就是當年松間城以城為布釘下的那些金屬柱子,只不過是非常簡單原始的版本,艾輝還做出了一些修改,但是上面的花紋還是非常精細復雜。
  二十根柱子,明天太陽落山之前可以完成?
  艾輝完全無法相信,直到他親眼目睹何瞎子的打造過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