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396 故人

趙柏安買來的石料,是長方形的石條,大約一人高。p何瞎子蹲在石條前,并沒有馬上開工,而是輕輕地撫摸粗糙的石條。p眾人這才注意到他的手掌,白皙如雪,晶瑩如玉,纖細修長,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難以言喻的美感。
  何瞎子瘦長的身形,就像一個竹竿,給人弱不禁風之感,此刻如同換了一個人。雙目緊閉,神態肅穆虔誠,整個人散發著強烈的自信,一舉一動都好似成竹在胸。
  眾人被他散發的自信感染,不自主屏住呼吸,瞪大眼睛。
  纖細修長的手指在石條上輕輕滑過,就像竹枝劃過柔軟的水面。
  他收回手掌,站了起來,他雙腳微張,雙掌伸出,掌心朝下,重新懸空在石條上方。
  銀瞳出現在他雙掌的掌心,白色光芒從一對銀瞳中投射而出,籠罩石條。淡淡白光之中,赫然凝聚出許多細小之物。
  這些亮晶晶,就像白銀打造的細物非常精巧。鉆頭、圓鋸、鑿子等等,數量許多,大小不一。光鉆頭就有數十件,大的手臂粗,小的比牙簽更細小。它們就像被無形之手操控,圍繞著石條飛舞,雖然數量眾多,但是有條不紊,絲毫不亂,看得人眼花繚亂。
  只見石柱不時地火星迸濺,石屑橫飛,卻半點聲音也沒有。
  粗糙的石條變成圓形的石柱,花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石柱表面浮現,又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精細,變得更精細!
  整個過程行云流水,賞心悅目,異乎尋常的精準和無以倫比的美感。
  不到一個時辰,一個紋路精細的石柱,便呈現在艾輝面前。艾輝走進細看,完美無瑕,精細度超出他的要求。
  艾輝心中震撼莫名,但是更多的是狂喜,這么厲害的兵器師,一千天勛一年,實在太值得!
  何瞎子的表演沒有結束。
  第二根石柱花費的時間更短,半個時辰便已經完成。第三根石柱的完工時間再次縮短,最終的速度,保持在一個時辰四根石柱。
  在不到六個時辰的時間內,二十根石柱全部完成,而此時才剛剛中午。
  所有人都被何瞎子的手段給震住,親眼目睹整個過程,一直到最后一根石柱的完成,大家的眼睛都挪不開。
  清風無疑是這些人之中見識最廣的,他也驚嘆連連:“曲江這種小地方,居然也有這樣的高手。我見過的兵器師很多,但是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技藝,匪夷所思,匪夷所思!”
  他連續用了兩個“匪夷所思”來形容此刻自己的震驚。
  趙柏安就結結巴巴道:“真是神乎其技!”
  完工的何瞎子很安靜地坐在一旁,除了臉色略顯蒼白了一點,他看上去和剛才沒有什么不同。眾人的夸贊,沒有讓他臉上神情有任何變化。
  “今天大開眼界了。”艾輝贊道,但是他沒有多廢話:“既然如此,那我直接動身。柏安和何先生看看需要購置什么,我們不會在這停留太久。對了,記得購買一輛藤車。”
  趙柏安連忙道:“是。”
  何瞎子安靜地起身,站在趙柏安身旁。
  艾輝讓清風卷起石柱,然后拎起清風,朝天都峰方向飛去。
  清風忽然冷笑:“你是怕我對他們不利?”
  艾輝沒有半點否認,很干脆道:“沒錯。”
  清風大怒:“我是言而無信的人嗎?”
  艾輝不為所動:“那得問你自己了。”
  清風一滯。
  艾輝可是知道這個家伙是多么陰險狡詐,看上去清風已經沒有什么翻身的機會,但是艾輝不會因此對其放松警惕。
  清風冷哼道:“我已經窮途末路,不知道你還忌憚什么?”
  艾輝隨意道:“小心點總沒錯。”
  清風不說話。
  谷天寧一直在山上等待,看到艾輝的身影,大喜過望。他雖然聽過艾輝的名聲,但是在感應場的時候,沒有和艾輝打過交道,心中對艾輝的承諾也沒有什么底氣。
  谷天寧指揮自己的族人接過石柱,叮囑他們一定要小心,不要碰壞磕壞。每一位谷氏族人都小心翼翼,如同抱著珍貴的瓷器。
  清風掃了一眼谷氏族人,不屑道:“你也越混越回去了,實力這么差的家伙,你也愿意浪費力氣。他們都是舊土人吧?明白了,你也是舊土人,難怪。不過舊土這么多人,你管得過來么?”
  到天都峰的谷氏族人都是年輕人,聽到清風的話,無不對其怒目而視。
  艾輝懶得理他,直接道:“你最好閉嘴。”
  清風大怒:“我是岱宗門下,你竟如此無禮!”
  本來對清風怒目而視的谷氏族人,此時頓時縮回目光,雖然來銀霧海的時日尚短,但是岱宗是誰他們還是知道的。
  就連谷天寧都驚疑不定地看著清風。
  艾輝冷笑:“好了傷疤忘了疼?”
  清風頓時慫了。他之前以為艾輝是無牽無掛的獨行俠,對岱宗沒什么忌憚。當得知艾輝的身份,清風料想艾輝一定不太敢招惹岱宗。
  讓他沒想到的是,艾輝好像不吃這一套。
  清風心里驚疑不定,難道艾輝真的不在意岱宗?艾輝可不是無牽無掛的獨行俠,而是松間派的老大,難道他就不怕給松間派惹來禍事?
  還是這家伙已經想殺人滅口了?
  清風有些艱難地吞了吞口水,心中升起一股懼意,他生性多疑,剛才那番作態是故意試探艾輝的底線。他自以為自己的任務隱秘,艾輝必然不知道他在岱宗那邊已經失勢,渾然不知道艾輝就是楚朝陽。
  他的試探得到的結果,讓他的心沉到谷底。
  艾輝對岱宗沒有半點敬畏,他不知道艾輝是膽大包天,還是另有依仗,但是不管哪一種,對他而言,都不是好事。
  艾輝懶得理他,倘若清風老老實實做好陪練,他不會故意為難。但倘若清風有什么異動,他肯定會斬殺當場。
  至于岱宗,離他太遙遠。
  看艾輝不怕威脅,清風頓時老實下來。
  谷天寧等人看艾輝的眼神不由再次發生變化,他之前知道艾輝的事跡,現在發現艾輝比他想象的更加厲害,也更加深不可測。
  這也讓他們對艾輝充滿期待。
  艾輝沒想那么多,他只是想幫點忙。至于更多的舊土人,那是舊土英雄的任務,艾輝不覺得自己是什么英雄人物。外面夸贊得厲害,但是他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
  艾輝問谷天寧:“我們需要地火,這里是最深的溶洞嗎?”
  谷天寧聞言,連忙道:“還有往下的溶洞。”
  說罷,他便在前面帶路,天都峰這一帶的溶洞,他們早就摸清楚。
  隨著谷天寧帶路,他們朝地底深處前進,沒多時便進入地底,能夠聽得到暗河水流的聲音。有溶洞的地方,一般都有暗河。
  谷天寧沒有停留,一邊在前面帶路,一邊道:“這一帶都是地下暗河,如果有可能有地火的地方,只有最深的那處洞穴。”
  洞穴變得狹窄,周圍洞壁也變得干燥起來,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硫磺味。
  艾輝精神振奮,有地火他的計劃才能實施。
  最終他們來到一個只能容納三五人的小洞穴,洞穴的溫度比其他地方要高得多。
  “就是這。”
  谷天寧一臉期待地看著艾輝。
  艾輝打量了一眼周圍,暗自點頭,這處洞穴距離地火已經不遠。他道:“就這了,洞穴挖大些,寬敞點,你們總共多少人?”
  谷天寧連忙回答:“五十六人。”
  “那就挖到能容納一百人,先朝四周挖,洞高保持一丈左右。”
  谷天寧應了一聲,連忙指揮大家干活。他們雖然境界低,但是畢竟修煉過元力,還是土元力,地底的巖石也是普通的巖石,大家一起開動,效率很快。
  大約兩個時辰,一個可以容納一百余人的洞穴就成形。
  寬敞的洞穴,四周洞壁還被谷天寧放上一些發光石,充當照明,洞穴頓時亮堂起來。
  發光石含有淡薄的元力,恰好使之能夠散發光芒,只能用來照明,沒什么別的用處,非常便宜。
  艾輝指著洞穴正中心:“這里往下挖,挖一口火井,直徑在半丈左右。”
  “是。”
  谷天寧二話不說,便開始向下挖。他本身就是土修,堅硬的巖石在他面前,就像柔軟的泥巴。身邊的族人,不停幫他把巖石運走。
  越往下挖,巖石越滾燙,巖石也從青色變成黑色,谷天寧額頭開始出現汗水。
  啪。
  巖石斷裂的聲音,一抹紅光,從斷裂處呈現。
  碎裂的巖石墜落,耀眼的紅光,從火井中升騰而起,照得整個洞穴通紅通紅。洞穴的溫度迅速升高,境界低的族人已經覺得有點吃不消,紛紛后退。
  谷天寧松一口氣:“幸不辱命。”
  不知不覺,他用上下屬的語氣而渾然不知。
  艾輝道:“你們都退到洞外。”
  “是。”
  谷天寧連忙帶著族人退出洞穴,不過他還是守在洞口處,好奇地看著洞內。
  清風也呆在洞口,一臉好奇。一開始他還不太明白,到現在他明白過來,艾輝要幫助谷氏一族,提高土元力濃度。
  他不相信,短暫提高某地的元力濃度,并不難做到,難的是維持,而且需要消耗很多高品質的材料,得不償失。
  谷氏一族窮困潦倒,哪里會有什么高品質材料?
  清風心中不以為然。
  忽然,他愣了一下,他突然想起來,艾輝的老師是王守川!
  以城為布王守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