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397 何瞎子

“前半生碌碌無為的王守川,大概想不到他生前最后的閃光,會對世界產生如此深刻而深遠的影響。長老會在他的姓氏后面追封師之名號,也不曾想過,這種全新的學說會擁有改變世界的力量,哪怕他們根據王師學說建造出鎮神峰。或許因為長老會的精力不在于此,爭奪權勢、勾心斗角消耗了他們太多的熱情,使得他們對于如何改變世界沒有多大的興趣。而在偏僻的角落,王守川的學生,當時還只是小有名氣的艾輝,意識到老師學說的價值,成為一位先行者。至于艾輝后來取得的成就,如何被世人銘記,無須贅述。”
  《元力發展史簡述》
  鎮神峰的出現,其實已經讓許多人認識到王氏學說的價值。但是當時所有的資料,都被長老會收走,連一張紙都沒有留下。鎮神峰是戰爭重器,守衛森嚴,難以靠近,更是難以揣摩研究。
  長老會一直對他們這次反應迅速的行動非常得意。
  所有人都忽略了一個人,那就是艾輝。
  王守川的學生,按理說不會被大家所遺忘。但是在調查中很快大家就發現,以城為布,是王守川最后時刻訂制的方案,和他前期的理論學說大相徑庭。
  當時艾輝還在和血獸、血修廝殺,當他接觸到方案的時候,已經是需要他率隊去執行。
  以城為布的方案極為復雜,圖紙眾多,長老會不相信有人能夠在那么短的時間,全部記下來。所有打造過金針的工匠,都被長老會帶走。
  更何況艾輝感興趣的是劍術,是一位典型的戰斗元修。
  誰也想不到,艾輝不僅記得所有的圖紙,而且滾瓜爛熟。三年來,他從來沒有停止過揣摩。在他看來,這是老師最后的彌留之物,自己都弄不清楚,怎么配得上身為老師的學生?
  【以城為布】的核心理論有兩點,一個是元力的節點,另一個則是元紋。
  元力分布的區域,存在一些關鍵的點,影響著元力的流動。而在多種元力分布的區域,同樣會有一些這類特殊的位置。
  王守川稱之為節點,要控制某個區域的元力,首先要控制這個區域的節點。
  如何才能控制元力節點?這就是另一個關鍵,元紋。
  元紋并不是什么新鮮之物,悠久而光輝的修真時代,可以說,就是建立在靈紋之上。無論是禁制、法訣、煉器,都是對靈紋的運用。
  王守川不是第一位尋找元紋之人,在他之前,無數人都渴望找到元力時代最核心的力量,但是始終沒有成功。
  王守川之所以成功,是因為他首先意識到節點的重要性。元力的活躍度遠遠不如靈力,只有在特殊的節點,元力的活躍度才會比較高,元紋才更容易激發。
  艾輝現在就在尋找節點。
  在尋找節點上,他有親身的體驗,【以城為布】計劃中所有金針全都是他親自釘入。
  其他人只看艾輝在里面不停地走來走去,有的時候還會停下來一陣,在地上用劍劃一個圈。
  他們看不明白,但是能看得出艾輝的神情肅穆,大家不自主屏住呼吸。
  整整一個時辰,艾輝在這個不大的山洞走來走去,地上多了一個又一個的圈。
  當最后一個圈完成,艾輝停下來,長舒一口氣。
  他對谷天寧道:“把這些石柱,釘入這些圈中一尺半。”
  谷天寧應了聲,便連忙開始動手。他注意到艾輝的額頭浮現一層細密的汗珠,知道看上去這個時辰艾輝像是在隨意走動,其實非常消耗心神。
  清風主動請纓:“我也來!”
  他心中充滿好奇,很想看看,艾輝劃出的圈,還有這些石柱,到底有什么不同。
  但是當他釘入石柱的時候,并沒有什么反應,他有些失望。
  二十根石柱很快就全部釘入巖石之中,原本寬敞的洞穴,看上去就要緊湊得多。眾人這才發現,二十根石柱并不整齊對應,錯落分布,看上去毫無規律。
  許多人不禁心中有些嘀咕,他們實在看不出來這些石柱有什么玄機。
  艾輝找了角落坐下來,招呼谷天寧道:“等一個時辰。”
  谷天寧走過來,也一屁股坐下來,他倒不擔心艾輝只是吹牛。費了這么大的力氣,只會為吹牛?艾輝可沒有那么閑。若說騙他們,他們這些人一無所有,又有什么值得騙?
  兩人隨意地閑扯起來,艾輝有很長的時間沒有回舊土,也不知道舊土現在的狀況怎么樣。
  谷天寧見艾輝感興趣,便盡量多說一些舊土的情況。
  神之血在舊土的推進并不順利,舊土人的元力低微,修煉神力的進度很慢。神之血消化黃沙角和火燎原還需要很長的時間,也許這才是神之血并不急于在舊土推進的原因。
  比起五行天的凋零,舊土反而要好許多,受到的波及要小得多,因為本來就貧瘠。
  不過這些年,因為沒有感應場,自然也沒有選拔入學的機會,讓不少人有些失望。不管大家對于五行天有多大的意見,一千多年來,舊土的天賦優秀者,能夠得到入學的機會,從而改變命運。
  如今,自顧不暇的長老會,已經完全沒有經歷關注舊土。
  谷天寧很擔心這些有天賦的少年,轉投神之血。
  聽著谷天寧述說他的擔憂,然而艾輝也沒有什么好辦法。如今修煉物資短缺,物價飛漲,加上還要重建十三部,打造鎮神峰,長老會哪還有力氣去管舊土?他自己更是窮鬼一個。
  一個時辰就在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中度過。
  “石柱顏色變了!”
  有人驚呼,打斷正在閑聊的兩人,也讓大家的目光紛紛望去。
  花崗巖的石柱,此刻變得暗紅,就像燒紅的鐵柱。
  但奇怪的是,洞穴內的溫度并沒有提升多少。暗紅的石柱,有節奏地忽明忽滅,異常整齊。
  艾輝走入場內,臉上露出滿意之色,看來元力節點的位置自己找得挺準。二十石柱只是地一步,它們汲取下方地火中充沛的火元力,并且把它們轉化成土元力。
  如果細看,就會發現石柱的頂端,濃郁里的土元力正在積累。
  艾輝從沙羅盤中取出二十座【地尊者】,這是戰勝【沙尊者】之后的戰利品。【地尊者】是沙家出產的一款沙偶,質量上乘,在當下已經是非常不錯的沙偶。
  二十具【地尊者】看得谷天寧等人差點眼珠子掉落一地。如今可不比當年,黃沙角失陷之后,沙偶的價格節節攀高,這款沙偶一看就是制作精良的高級貨,價格不菲。
  而且二十具……那該是多少錢?
  不大的洞穴響起整齊的粗重呼吸聲,谷氏一族臉漲得通紅,恨不得撲上去。
  清風見過世面,區區二十具【地尊者】還無法引起他的驚嘆,他比較好奇的是,接下來艾輝會怎么做。二十根石柱通體暗紅,一明一滅,他能感受到強烈的火元力和土元力,也能感受到其中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玄機。
  艾輝拎起一具【地尊者】,放在一根石柱頂端。
  奇異的變化發生。
  【地尊者】就像融化一般,化作一灘流沙包裹著石柱流淌而下。沒一會,流沙就包裹整根石柱,宛如一條黃色的蛇,纏繞石柱,不斷盤旋蠕動,速度越來越快。
  漸漸,流沙就變成一道高速旋轉的風沙柱,它們包裹著石柱,發成嗡嗡的顫音。
  風沙柱的高度也在拉沙柱的頂端漸漸張開,邊緣向外擴散,就像一把張開的沙傘。
  艾輝如法炮制,一道道風沙柱出現、張開。
  洞穴內的嗡嗡聲,讓人極為難受,除了谷天寧和清風,其他人倉皇后退,遠遠躲開。
  谷天寧臉色發白,他感覺自己全身的血肉都在劇烈震顫,惡心欲吐。
  清風一臉亢奮,瞪大眼睛,唯恐錯過一個細節。到現在為止,他還是什么都看不懂,但是這不妨礙他知道眼前這一幕非常厲害。
  艾輝得到王守川的真傳!
  這個念頭在他心中一閃而過。
  當最后一把沙傘張開,二十把沙傘就像磁鐵般互相吸引,它們在空中延伸,融為一體。
  最后一絲縫隙閉合,所有的顫音陡然消失,洞穴頂部匯集成一個巨大的沙幕穹頂,二十道風柱,就像二十根柱子,托著沙幕穹頂。
  如果細看,能夠清晰地看到沙幕穹頂在不斷的流動,就像水波一般。
  突然的安靜,讓大家都有些發懵。
  但是很快,谷天寧就失聲驚呼,他的聲音中充滿狂喜:“土元力濃度在上升!”
  其他族人急忙沖進去來,驚呼聲此起彼伏。
  “天啊,好舒服!”
  “元力濃度還在提升!”
  清風滿臉震駭地看著艾輝,他沒有想到,艾輝真的做到了!
  艾輝此刻心中充滿成就感,這是他第一次實踐老師的理論。雖然只是簡單的火生土,但是想要制造均勻濃郁的元力,還是不容易的。
  石柱中的土元力,傳遞到沙幕穹頂,從無數沙粒中噴涌而出,才使得這個封閉空間的土元力濃度提升。
  谷天寧激動得難以自抑,他何曾在土元力如此濃郁之地修煉過?
  許多谷氏族人抱頭痛哭,喜極而泣。在貧瘠的舊土,元力稀薄如若無物。到了銀霧海,落草荒山,前途渺茫。銀霧海土元力雖然要比舊土濃郁,但是畢竟還是以金元力為主。
  直到此時,濃郁至極的土元力,仿佛要鉆進他們的體內,這是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場景。
  “谷兄,此地已成,但是它有一個缺陷,谷兄要注意。”
  艾輝的聲音不合時宜地響起。
  聽到它有缺陷,所有人心中咯噔一下,不約而同停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