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399 成功

飛過熔巖河的時候,很多人圍上來,以為這是一輛偷渡藤車。但是很快,坐在車夫位置的清風,就把他們全都抽飛。
  不過看在艾輝的面子上,他沒敢下狠手。
  這些舊土人這才知道,眼前這輛藤車不是偷渡藤車,上面坐著尊貴的元修,他們眼中流露出羨慕向往之色。
  這一幕盡收眼底,艾輝沒有半點高興。
  沒過一會,大家都感到不適,周圍的元力實在太稀薄了。在五行天的時候,無論在荒野也好,在城市也罷,充沛的元力無處不在,大家都習以為常。
  但是在這里,元力異常稀薄,大家仿佛感覺自己體內的元力,都在往外散逸。
  清風忍不住道:“這種地方怎么有人活?”
  艾輝淡淡道:“舊土的人口,是五行天人口的十倍以上。”
  清風決定閉嘴,得罪了艾輝,那肯定有苦頭吃。
  艾輝也感到非常的不適。
  外元之境能夠控制一定區域的元力,但是如果附近元力異常稀薄或者沒有元力,那會怎么樣?就感覺喘不過氣來,元力在不斷消耗,卻得不到補充。
  艾輝心中苦笑,沒想到自己回舊土,卻是這般光景。
  清風嚷道:“我的元力消耗比平時快,元力消耗完了怎么辦?”
  “我有元力豆。”
  艾輝的話讓大伙放心不少,只要有元力豆,他們就可以補充元力。只要能夠補充元力,就沒有人能夠威脅他們。
  除了靠近熔巖河這一段寸草不生,往舊土深處飛行,地面的植被變得豐富起來。
  大家都好奇地深伸出脖子,看著外面,除了艾輝,他們都是第一次來舊土。眼前的景色,艾輝其實也非常陌生。
  說起來尷尬,艾輝在舊土的時候,幾乎沒有去過野外,地下的植物動物,他幾乎都不認識。但是對蠻荒的植物、荒獸,他卻異常熟悉。
  飛到傍晚的時候,三葉藤車不得不降落,清風和趙柏安的元力消耗殆盡。
  艾輝不得不承認,自己錯誤地預估了形勢。
  元力消耗的速度,比他預想的要快得多。換作在五行天,清風和趙柏安起碼可以堅持兩到三天的連續飛行。
  不過艾輝并不氣餒,他這次進入舊土,有另一層意思。
  在劍修道場的時候,大家曾經討論過今后的發展方向。艾輝認為,今后舊土將是他們與神之血交戰的重點,因為舊土有神之血所急需的人口、法寶殘件。
  這個想法是艾輝提出來的,艾輝也想看看,到底有沒有可行性。
  從現在來看,舊土非常不適合元修長期駐扎,稀薄的元力,會讓元修舉步維艱。艾輝之前想過舊土稀薄的元力,會對他們產生影響,但是沒有想到會影響如此巨大。
  如果這樣的話,他們的計劃顯然無法實施。
  等等!
  艾輝忽然想到一件事,他問清風:“中央三部駐扎在舊土,他們怎么解決元力的問題?”
  清風嘟囔:“這天知道。”
  其他人更是一臉茫然。
  艾輝暗自記下來,回去之后讓鐵妞打聽一下。中央三部既然可以駐扎,那肯定是有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而且,元修在舊土會面臨這個問題,血修呢?血修修煉的是血靈力,靈力比元力更活躍,也意味著更容易散逸。也就是說,血修在舊土會更艱難。
  或許這也是為什么舊土到現在為止,在舊土的推進非常不順利的原因?而且舊土的動植物,都缺乏元力,這也使得需要元力做媒介的血毒,威力大減。
  艾輝精神振奮,自己艱難,敵人更加艱難,這就是優勢。
  他們降落在一條小溪邊,溪水潺潺,溪邊全都是鵝卵石,再往遠一點的地方,有幾塊大的巖石。艾輝他們找了塊平整的地方宿營。
  趙柏安是個行商,走南闖北,宿營野外是家常便飯,非常嫻熟。
  清風跑到溪邊,刺了幾條魚過來。
  和蠻荒危險的魚類比起來,這里的魚不僅體形要小得多,而且沒有攻擊性。蠻荒的魚類充滿攻擊性,要是遇到魚類荒獸,那就危險了。蠻荒的河流,素來是殺戮之地,沒有點實力的元修根本不敢靠近。
  雖然沒有元力,但是魚肉還是非常鮮嫩。
  吃完魚,天色逐漸暗下來,夕陽的光芒灑滿全身。水元力的匱乏,舊土的云層沒有五行天的厚,因此天空往往非常晴朗。
  艾輝注意到何瞎子手上有一塊拳頭大小的鵝卵石,正在雕刻,顯然是剛才在河邊的時候撿的。
  艾輝不由露出一絲微笑。
  他對何瞎子這類專注之人,十分欣賞。
  墨忠帶著自己的孫女,他有些擔心孫女會不習慣,沒想到孫女比他膽子還大,對周圍充滿好奇。小女孩叫做墨不語,開始的時候有些警惕戒備,熟了之后就非常活潑。一會去拔草,一會爬上巖石,還會去溪邊抓螃蟹,墨忠對她無可奈何。
  艾輝享受著夕陽,遙遠的回憶浮現,想到以前自己在劍修道場的時候,這個時候會搬個椅子坐在院子里,翻著劍典乘著涼。
  那個時候,自己沒有元力,只會享受風的愜意和寧靜。
  叮。
  忽然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艾輝的回憶被打破,他循著聲望去,發現是何瞎子。
  何瞎子臉上的神情有些奇怪,他的手上,鵝卵石被他雕刻消耗得只剩下指頭大小,面前灑滿石屑,連衣襟上都是。
  艾輝有些奇怪,剛才的聲音是何瞎子手上發出的?
  他仔細觀察過何瞎子的雕刻,那些堅硬的金屬錠,在他手上就像餅干一樣松脆,像油脂一樣柔軟,無聲無息中便化作一灘粉末。
  “東家,看看這個。”
  何瞎子喊了一聲,便把手中指頭大小的鵝卵石朝艾輝的方向扔過來。
  艾輝有些疑惑,一把接住。
  一入手,艾輝就察覺到不一樣的地方。首先是墜手,小小的石頭放在手上,沉甸甸的,像是金屬球。艾輝灌注一縷元力進入,發現元力很難滲透。
  他皺起眉頭,用手指捏了捏,石頭紋絲不動。
  硬度很高!
  艾輝抽出龍椎劍,劍芒吞吐,斬在上面。艾輝能夠感受到明顯的滯澀,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這一劍竟然沒有把小石塊切開,而只切開一半。
  艾輝大吃一驚,他的劍芒現在何等鋒銳,竟然沒有把石頭切開!
  第二劍艾輝才把整個石頭切開,小石頭的質地更加細密,顏色也要比外層略深。若非何瞎子練手,誰也不會想到鵝卵石之中的內核,居然如此堅硬。
  何瞎子不知從哪里又摸出來一顆鵝卵石,雙手光芒閃動,石粉簌簌而落。沒過一會,一顆比剛才更小的小石塊出現在他手上。何瞎子的表情變得認真起來,他指尖吐出細長的光芒,開始雕刻。
  清風輕咦一聲,他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手中草藤倏地變長,從溪邊卷來一堆鵝卵石。
  草藤像鞭子一樣抽在鵝卵石上,鵝卵石頓時四分五裂,露出里面顏色略深的內核。他噼里啪啦一陣狂砸,鵝卵石紛紛碎裂,他把這些內核收集起來。
  墨忠帶著孫女也連忙跑過來,墨不語是好奇,而墨忠身為草兵匠,對材料卻是十分敏感。
  他拿起一塊鵝卵石的內核放到眼前仔細觀察,眼神驀地閃動,他忽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伸出舌頭舔了一下。
  “東家,這是石核。”
  墨忠的語氣非常肯定,充滿驚喜。
  艾輝沒有想到墨忠認識,不由問道:“石核?”
  墨忠恭敬道:“古書有記載,石中有核,質地堅硬若鐵,其味咸澀,轉而化苦,亦稱之苦石籽。”
  艾輝嘗了一下,果然又咸又澀,很快轉為苦味。
  真神奇!
  艾輝身為舊土人,從來不知道苦石籽,問道:“這東西有什么用?”
  墨忠恭敬道:“小人也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它的特性如何,能做什么用途,還是需要研究之后才知道。但是能有一種新的材料,必然有其用處。”
  艾輝點頭:“有勞了。”
  墨忠連忙道:“小人分內之事。”
  艾輝看了一眼,何瞎子正在專注地雕刻,他手中石核上面,密布許多精細的花紋。忽然,艾輝注意到何瞎子的額頭有汗水,不由多看了兩眼,在他印象中,何瞎子手上不管什么材料,都是游刃有余、從容不迫的模樣。
  這般費勁的模樣,還是第一次看到。
  艾輝也拿起一顆苦石籽,他心中對這種材料充滿好奇。很顯然,苦石籽對元力一點都不親和,相反,非常排斥。
  做武器?感覺威力不夠啊。
  做盾牌……好吧,苦石籽的個頭實在太小了。
  還能做什么的?艾輝苦苦思索。
  一種全新的材料,誰也不知道里面會蘊含著什么樣的機會,對艾輝來說,絕對是一個好消息。這也讓艾輝突然意識到,舊土并不像自己想的那么貧瘠。
  還有沒有其他的材料,像苦石籽一樣不為人知?
  這個想法,讓艾輝一下子激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