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00 元力淤積

被挑起興趣的眾人,開始四下尋找其他的材料,希望能發現特殊之處。p折騰了一夜,大家沒有找到類似苦石籽這樣的特殊材料。但是藤車上依然堆積了許多不知名的石頭、木頭、植物和動物骨骼。艾輝打算等他們到了寧城,或者之后到了蠻荒,再慢慢研究。
  當太陽升起來的時候,大家癱坐在地,累得動不了。
  就連艾輝這樣身體強壯之輩,也感覺幾乎脫力。元力消耗的度比五行天要快得多,體力的消耗,同樣倍增。
  艾輝暗記在心,如果今后要來舊土,一定要找到解決的辦法。肯定有辦法,否則的話,中央三部如何在舊土立足?
  想起中央三部,艾輝一直有點奇怪。中央三部被視作實力最強的三個戰部,統率五行十三部。按理說應該駐扎在要害之地,可是為什么中央三部的駐扎地會在舊土?
  說什么長老會重視舊土,那絕對是扯淡。
  他打算回去的時候,去問問鐵妞或者傍晚,他們倆應該知道其中緣由。
  艾輝取出精元豆,有些肉痛,但還是把大家喊過來:“暫時我們只能吸取精元豆了。”
  精元豆就是錢啊,這是直接用錢來恢復元力,肉痛是一點不假。如今天勛是認可度最高的硬通貨,只要長老會一天沒有倒,就會保持堅挺。而精元豆同樣是硬通貨,元力可不會因為長老會的消亡而消亡。不管什么時候,大家對元力的需要都不會生變化。
  天勛幣基本上在一些高端市場流通,而精元豆應用的范圍更加廣泛。
  現在后悔也晚了,舊土對元力的影響,出了艾輝的預期。親身體驗一下也不是壞事,艾輝這么安慰自己。如今他帶著幾個人,出了點意外狀況,也沒所有什么大礙。這也是他的出點之一,打打前站,免得以后大部隊來的時候再現準備不足。
  剛剛還在想出點意外狀況也沒什么,就真的出了意外狀況。
  “木精元豆只有這么多?”
  清風撥動著精元豆,抬頭看艾輝。
  艾輝身上的精元豆大概還有兩百多顆,但是其中大多數都是金、水。木精元豆只有二十六顆,也就是清風和趙柏安每人只能分到十三顆。
  艾輝在心中反省,這次的行動,實在準備太不充分。
  沉吟片刻,艾輝便做出決斷:“木精元豆全都給你,你的元力利用率更高。取消之前沿途逗留計劃,我們現在全朝淺草城方向飛行。二十六顆精元豆夠不夠?”
  清風思索片刻,搖頭:“難說。如果中途出狀況,那就肯定不夠。”
  艾輝聞言,道:“那我們朝彩云鄉方向飛行,這樣更近。然后沿著熔巖河的河邊飛行,一旦精元豆不夠,我們就飛越熔巖河,進入彩云鄉。”
  他沒有選擇原路返回,都進入舊土,不走一遭就太可惜了。
  大家沒有意見,艾輝開始放精元豆。
  因為木精元豆需要留給清風來駕駛三葉藤車,趙柏安只能忍受體內空蕩蕩的。
  當大家吸收完元力,三葉藤車便騰空而起,朝彩云鄉的方向飛去。
  數日后,一個圓滾滾的矮胖男子,出現在熔巖河旁,露出意外之色。
  清風竟然躲到舊土去?
  他轉念一想,也不由釋然。清風不逃進舊土,還能逃到哪里去?只要還在五行天,就會被他們找到,清風很清楚這一點。逃到舊土,是其唯一的選擇。
  可是,逃到舊土就能活下來?
  沒有元力補給之地,也是死路一條,要怪就怪清風自己辦事不力吧。
  不僅上古遺寶沒有得到,凌府的破滅也使得深海商會損失嚴重,在五行天內的滲透力大為銳減。更糟糕的是,好幾個家族原本都和商會有聯系,如今都不敢和他們接觸。商會得到的關于長老會的情報,大多都是源自這些家族,如今深海商會在五行天的情報能力銳減。
  深海商會的規矩很嚴,賞罰分明,捅了這么大的簍子,難逃一死。如果清風還有家人,還會因此受到牽連。
  矮胖子轉身返回,回去向商會匯報。
  荒涼的舊土,一輛在舊土非常少見的三葉藤車在空中呼嘯飛行。三葉草扇動的呼呼聲,驚動森林中的野獸,它們驚慌失措四下奔走。
  藤車上的木頭、石頭越來越多,都是他們沿途的收獲。每一塊石頭或者木頭,都標明了采集地點。如果今后現某種材料的特殊之處,可以方便地來采集。
  因為土元力的稀少,艾輝的沙羅盤在舊土無法使用,這些東西只能堆積在三葉藤車上。
  這次舊土之行,雖然很倉促,但是給他帶來的感受非常不一樣。他在蠻荒做苦力呆了三年,然后進入感應場學習了近一年,遭遇血災,離開松間城之后,在寧城隱姓埋名三年,如今又是大半年過去。
  算下來,他離開舊土,已經快八年之久。
  八年對任何人都是不短的時間。
  他在五行天的時候,很少會想起舊土的生活,除了看守劍修道場的那段歲月。在那之前,他顛沛流離,居無定所,食不果腹。他不知道這樣的生活是從什么時候開始,他記事開始就是過著這樣的生活。
  他在舊土沒有親人,沒有什么留戀,也沒有什么懷念。
  然而這次倉促的舊土之行,穿過這片元力沙漠,沿途的各種狀況頻,始終伴隨著元力稀薄帶來的不適感。但是艾輝卻赫然現,和舊土城市的破敗不同,舊土的野外生機勃勃。
  沒有元力,草木依然生長,沒有元力,野獸依然繁衍。
  有的時候,艾輝會有種錯覺,這里根本不是五行天的附庸,而是另外一個世界。
  元力稀薄,無法進入草堂,日常的修煉也無法進行。如此說來,消息樹也無法使用,中央三部如何向長老會傳遞消息?辨別方向,只能用傳統的指北針。
  這些特殊之處,艾輝一一認真記下。假如以后真的要來舊土,這些細節會變得非常重要。
  不過艾輝現一個特殊之處,混沌元力在舊土的損耗,明顯要比普通的元力小許多。驚奇之余,艾輝尋思著,這是不是五行循環的原因?五行循環,生生不息,能夠一定程度上阻止元力向外散逸。如果是那樣的話,鎮神峰這樣五行皆備的大殺器,就非常適合在舊土。
  這些都是艾輝的猜測,這次無法驗證,他同樣記下來。
  缺乏足夠的精元豆,很容易陷入糟糕的境地,尤其清風的身體由元力材料構成,對元力的需求度更高。在舊土這樣元力稀薄的環境,他就像魚兒離開了水,強烈的窒息感無時無刻不包圍著他。
  不用艾輝提醒和督促,清風瘋了一樣操控三葉藤車,沒日沒夜地飛行。
  有的時候,會經過一些舊土的城市。舊土的城市大多都很小,分布很廣,很少看到像銀城那樣的大型城市。在舊土,飛行是很高級的能力,很少人能夠擁有,所以這里的建筑都很低矮,很少看到高樓。偶爾幾座高塔,都是修真時代留下來,布滿歲月的痕跡。
  舊土的遺址很多,現在還經常有人能夠現洞天福地遺址。這兩年法寶殘件的價格水漲船高,不光長老會在收購,神之血也在收購。
  匆匆一瞥,匆匆而行,但是喚醒了艾輝許多曾經的記憶。
  三葉藤車在舊土的上空呼嘯而過。
  幾天幾夜的全飛行,在木精元豆消耗殆盡之前,鮮紅的熔巖河遙遙在望,大家都松一口氣。熔巖河邊有很多人,都是等待偷渡的舊土人。在天空,看著下方人影如螞蟻,他們看到三葉藤車,一下子騷動起來,有的人拼命揮舞著手臂,有的人扯著喉嚨大喊,神情激動。
  舊土人以為五行天是彼岸,而五行天人則把希望寄托在蠻荒。
  何處是彼岸?誰人可知?
  三葉藤車沒有停留,而是徑直飛過熔巖河,在眾人熱切的目光、焦急的呼喊中,呼嘯遠去。
  當飛過熔巖河,充沛的元力讓大家精神一振,干涸的身體受到滋潤。清風控制三葉藤車,找了塊平整地方,停了下來。
  大家紛紛從車上跳下來,開始打坐運轉周天。
  艾輝也開始他的劍式呼吸,龍椎劍嘶嘶的風聲,令人側目。元力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從劍身進入艾輝的身體,匯集成一顆顆大劍丸,在他體內滴溜溜轉動。絲絲縷縷的元力,滲透進他的血肉,滋潤血肉。擅長淬體的元修,如果在舊土的環境呆的時間過長,缺乏元力的滋養,淬煉過的血肉會生退化。
  沒多時,有幾輛三葉藤車飛過來,他們都是做偷渡生意。他們注意到艾輝他們的三葉藤車,一開始還以為是同行,但是后來現艾輝的境界比他們高得多,連忙過來見禮。
  做偷渡生意的元修,大多是那些擁有三葉藤車的元修,他們的實力普通,以前做些運輸的生意謀生。如今商貿幾乎中斷,沒有生意可做,他們的實力又弱,不敢前往蠻荒,絞盡腦汁尋找生機。
  在亂世,實力便是一切。
  他們恭恭敬敬地肅立在一旁,等待艾輝等人運轉周天結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