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01 苦石籽

清風盯著艾輝,劍式呼吸的姿勢實在有點奇怪,雖然他見過很多次,但是依然會忍不住好奇。√八一中文網WくwW★.★8く1くzW.CoM元力從劍身吸入,加入周天運轉,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類似的周天運轉。
  他總覺得艾輝身上有很多秘密,很多行為都很神秘,但是他仔細回想的時候,卻又現艾輝的行為看上去都十分正常。最讓清風覺得奇怪的,是艾輝身上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就像在哪里見過一般。不過他的記憶會定期出問題,想來是以前什么時候見過,自己卻記不得了。
  艾輝是最后一個完成周天運轉,劍式呼吸運轉的周期比一般的周天運轉要長許多。
  看到其他人都在等待艾輝完成周天運轉,等候的元修,立即明白艾輝是這群人的領。
  艾輝睜開眼睛,看到恭敬肅立在一側的元修,明白過來。
  不過他對這樣的待遇,還是有些不太習慣。
  通過這些元修,艾輝知道他們現在所處的方位是在彩云鄉,距離淺草城還有段距離,這讓大家都比較開心。
  艾輝又問了一些偷渡生意上的事情,諸如生意怎么樣、每天能運送多少人之類。這群元修知道這些小生意不會被覬覦,回答得倒是很爽快。
  艾輝這才對偷渡生意有些了解。
  他們每天能夠運送七八趟,但是也是有危險,尤其是在接收的時候,洶涌的人潮很容易出意外。他們只要看到情況稍有不對勁,就會馬上升空。然后他們不止一次抱怨,這些舊土人多么的窮。舊土人唯一能夠拿得出的酬勞,只有法寶殘件。他們每天的成果就是收集了一堆法寶殘件。
  好在如今法寶殘件的價格比以前高不少,比較好出手,比較麻煩的是他們需要前往大一點的城市,才能夠找到收購法寶殘件的商人。每天有大半的時間,是花費在這上面。
  艾輝拿出一些元力豆,送給這些元修,算是給這些元修的報酬。
  元修們大喜過望,連忙提醒艾輝,最近在翡翠森邊境活躍著一股草賊,襲擊商隊,要他們千萬小心。
  告別這些元修,艾輝等人駕駛著三葉藤車,朝翡翠森方向飛去。
  在三葉藤車上,艾輝問趙柏安:“草賊的事你知道嗎?”
  趙柏安連忙道:“知道一點,是前草殺部部鄭遠鴻的養女鄭曉曼所創。草殺部不肯降岱,骨干皆遭血洗。據說當是有人暗中通風報信,鄭曉曼和一些草殺部骨干家屬逃過一劫,自稱草賊。之前沒什么動靜,現在彩云鄉人口減少,他們的活動非常活躍。許多對岱宗不滿意的元修,也聞風而投,最近聲勢很大。草賊對深海商會的商隊最狠,連人帶貨都不放過。大商會交納買路錢,便也放行。小商會他們秋毫無犯。”
  趙柏安言語間,對草賊頗為尊敬。
  艾輝有些意外:“這草賊的風評聽起來不錯?”
  “是非常不錯。”趙柏安解釋道:“鄭曉曼雖然性烈如火,但是從來不濫殺無辜,草賊的紀律嚴明,比現在的草殺部都好。岱宗平日閉關不出,但是底下的人,實在過于貪婪,有損岱宗的聲名。”
  艾輝問:“是深海商會嗎?”
  “可不是!”趙柏安語氣頓時多了幾分激憤:“翡翠森大大小小的生意,深海商會都會伸手。你若想要賺錢,除了加入他們,別無他途,他們要么攪黃你的生意,要么找你麻煩,栽贓陷害,無所不用其極。可是加入他們,利潤的大頭全都是他們的,每個月還有方方面面的孝敬,辛辛苦苦最后落不下多少。而且全家都會受到各方面的限制,犯下什么錯誤,全家都要受到牽連。岱宗一人之身,哪花費得了那么多?深海商會,就是一群蝗蟲,吸血吮骨,實在可惡!”
  清風聽得一愣一愣:“這么嚴重嗎?”
  趙柏安看了他一眼,之前聽他自稱岱宗門下,此刻忍不住譏諷:“岱宗門下自然風花雪月,豪奢靡靡,哪管我等小民有沒有立錐之地?”
  艾輝問:“以深海商會的實力,剿滅草賊不是什么難題吧?”
  趙柏安搖頭道:“恰恰相反,深海商會吃了不少敗仗,拿草賊沒什么辦法。草澤骨干,多出自草殺舊部,家學淵源,擅長兵事。加上翡翠森很多人或念其恩情,或恨深海商會貪婪嚴酷,所以暗中和草賊通風報信者不少。深海商會也曾治罪過好些家族,但是依然屢禁不止。”
  艾輝點頭:“所以現在彩云鄉人口少,長老會也不管,草賊的活動空間更大。”
  趙柏安充滿信心:“是,大人不需擔心,只要不是深海商會,草賊不會為難我們的。”
  艾輝搖頭:“還是不要遇到的好。”
  他只是想看看明秀師姐,不想橫生枝節。
  清風忽然道:“你們要去翡翠森,那我們就此告別吧。”
  艾輝有點意外:“這是為何?”
  清風坦然道:“草賊和各位沒有恩怨,但是遇到我,肯定不會放過。況且只要進入翡翠森,深海商會就會找到我,他們肯定有能找到我的秘術。我看你的劍術,最近也到了瓶頸,我陪練的意義不大,那就此別過。”
  艾輝想了想,也覺得清風說得有道理,便起身道:“既然如此,那就別過。你自己注意安全,希望我們今后不要為敵。”
  清風搖頭:“我怎么會與你為敵?你日后必然會成宗師,前途不可限量,我不會那么不自量力。告辭!”
  說罷,他便從三葉藤車飛下,消失在另一個方向。
  艾輝注視一會,便收回目光。在這亂世之中,人聚人散,恍如浮萍。造化弄人,未來如何,誰人可知?
  沒有了清風,只有趙柏安來駕駛三葉藤車。
  趙柏安駕駛三葉藤車的飛行度明顯比清風要慢得多,艾輝也不催促。在藤車上便思考和揣摩劍術,扎營的時候,便進入草堂,繼續尋找札記。
  每次進入草堂,掌柜都會推薦給他好幾個任務。最近牧會的展勢頭非常良好,承接任務的范圍,比以前更廣泛。加上在世家之間樹立口碑,人手變得短缺。掌柜還交給他一封信,是葉夫人所寫。
  信中葉夫人言辭懇切,說她現在身邊缺乏信得過的人,異常渴望他能過來幫忙。又隱晦地說明她如今權勢大漲,能夠給他更好的前程云云。
  艾輝回了一封信,說自己最近決定游歷天下,磨礪自己的劍術,感謝夫人的賞識,日后有機會,還會叨擾夫人云云。
  至于掌柜推薦的任務,都被他拒絕。
  他每天的生活,都異常簡單。
  何瞎子和墨忠沒有時間理會他,兩人全身心都放在藤車上那些樹根、木頭、石頭上面。在舊土的時候,他們元力匱乏,無法研究。現在沒有其他事情煩擾,兩人立即投入研究之中。
  在這之前,兩人從來沒去過舊土,也沒有接觸過舊土的材料,這對他們來說,就像一個全新的世界。
  墨不語性格活潑,但是一干活就變得很安靜專注。她繼承墨忠手藝,雖然看上去在很多方面都很稚嫩,但是能夠看得出來小姑娘非常有天賦。她對草木,仿佛有一種天生的直覺,對于一位草兵匠來說,這就是最大的天賦。
  兵器匠和草兵匠,一個是金元鍛造,一個木元淬制,有頗多相似相近相通之處。
  何瞎子平時悶葫蘆一樣的人,但是和墨忠討論的時候,就像一個話嘮,言辭刻薄。而墨忠忠厚老實,但是討論煉制的時候,臉紅脖子粗,寸步不讓,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拳頭的氣勢。
  趙柏安雖然出生行商之家,但是在艾輝看來,書生氣太重,還不是一個合格的商人。好在趙柏安經驗雖然不足,但是從小耳濡目染,經過現實的磨練,也開始變得老練起來。
  沿途的蕭條景象比銀霧海更加嚴重。
  尤其以前繁忙的商路,如今看不到多少商隊。草賊肆虐固然是一個原因,但是更多的原因,是彩云鄉的人口變少,沿途的城市蕭條,商隊的利潤微薄。
  現在除非把貨物運到蠻荒,利潤驚人,否則幾乎無利可圖。但是想要把貨物運到蠻荒,如今匪患嚴重,風險極大。加上蠻荒可不是什么太平之地,本來就是搏命的拓荒者,根本無法抵抗商隊的誘惑,非常容易鋌而走險。
  越靠近翡翠森,商隊的數量越少。
  趙柏安提醒艾輝,他們已經開始進入草賊的地盤。
  雖然趙柏安言語中對草賊頗有信心,但是艾輝還是看得出來他有些緊張。
  艾輝對自己倒不太擔心,他擔心的是淺草城的明秀師姐。明秀師姐出自6家,哥哥6辰是岱宗的大弟子,草賊對她哪怕不是恨之入骨,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
  而且若是能夠挾持明秀師姐,草賊可以和6家談判,索要好處。
  希望明秀師姐身邊,有足夠的人保護,想想以6家在翡翠森的權勢,應該不會忽視師姐的安全。
  不知道是不是快要見到師姐,艾輝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安。
  他讓趙柏安一行停留在最近的一座小鎮等他歸來。
  他決定自己飛至淺草城,這樣能夠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