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02 倉促之行

寶石星劍翼有力地扇動,艾輝就像一只大鵬在空中翱翔,風聲嗚咽中他凝目遠望。p遠處的綠色林海,一眼望不到盡頭,浩瀚得令人敬畏。它微微的蠕動,卻恍如怒濤涌動,澎湃的力量就要滿溢出來。
  翡翠森的歷史上,從來沒有什么時候像今天這般強大。
  無論是長老會,還是神之血,對它都保持足夠的尊重。
  一位正處在巔峰期的宗師坐鎮,翡翠森就是一個綠色怪物,沒有人能夠忽視他的力量。
  天空的艾輝露出驚容,越接近翡翠森,他就愈感覺出翡翠森的不同尋常。翡翠森的天地元力,和他見過的其他地方都不一樣。
  翡翠森的元力,在朝一個方向流動,就好像那個方向有個無底洞,正在源源不斷吸收元力。
  元力的流動度非常緩慢,若非是艾輝對老師的理論頗有心得,對元力的流動非常敏感,否則絕難察覺。
  一般來說,天地元力的流動很少會朝一個方向,而會是許多細小的紊流交錯。這里的元力流動,異常整齊。
  這些元力會流向哪里?
  艾輝心中充滿好奇。
  如此大規模的元力流動,需要何等可怕的力量。大概只有銀霧海這個級別的存在,才能夠制造出如此大的動靜。可是大壩攔住的銀霧海,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擴建,才有如今的規模和力量。翡翠森之前可不曾是這樣,誰能夠在短短的時間,便形成眼前的景象?
  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人,宗師岱綱!
  只有宗師像大海一樣深不可測的學識和力量,才能形成眼前如此令人敬畏的場面。
  難道岱宗也想建立像銀霧海那樣的奇跡嗎?
  而且艾輝還沒能搞明白,元力如何循環。如此大規模的元力流動,倘若沒有循環,此地早已經變成像舊土一樣的元力沙漠。
  然而翡翠森并沒有枯竭,翡翠森的元力運轉一定有其特殊之處。艾輝的好奇心大盛,一種他無法理解的元力流動方式,對他有著強烈的吸引力。老師的以城為布,本質是就是通過節點和元紋,來控制元力的流動。
  岱宗也是通過這種方式嗎?
  不過,現在不是探究這些的時候。
  艾輝注意到,遠處有一群人,正在高朝這邊飛行,大約十多人。
  這就是草賊?
  艾輝有些好奇,但是當他看到對方的度沒有半點減緩,目光就微微一凝。
  “此路不通!退后!”
  對方的呼喊遙遙傳來。
  艾輝皺了皺眉頭,提氣高聲道:“在下欲前往淺草城,還請各位行個方便……”
  為的元修聽到淺草城,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厲聲道:“此人行跡可疑,拿下!膽敢反抗,就地格殺!”
  草賊轟然應諾,隊形散開,分成三股,正中間的幾人撲向艾輝,其他人從兩側朝包抄,防止艾輝逃逸。
  艾輝沒有想到對方的反應竟然如此激烈,再想到剛才自己說起淺草城,心中一動,莫非對方在淺草城有什么行動?
  殺氣在他的眼中一閃而逝。
  草賊在淺草城倘若有大行動,艾輝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針對明秀師姐。從趙柏安的描述,艾輝對草賊沒有什么惡感,還有幾分同情。但是只要涉及到明秀師姐,不管對方是誰,他都絕對不會有半點手軟。
  明秀師姐就是艾輝逆鱗所在。
  艾輝的溫度仿佛驟然冷卻,散著絲絲縷縷的寒意。看到對方的包抄隊形,他微微瞇起眼睛,背后的寶石星劍翼猛地一展,他身形陡然朝正前方的幾人沖去。
  艾輝的舉動,立即讓這伙草賊大為警惕。
  “小心,點子硬!”
  為的元修暴喝,他率先難,一蓬松針朝艾輝****。
  飛行中的松針紛紛炸開,一分二,二分四……
  轉眼間,密密麻麻的松針就像碧綠的雨絲,迎頭朝艾輝籠罩而去。每一根松針上纏繞著一縷細弱絲的綠色霧氣,那是一種劇毒。
  其他元修大吃一驚,他們沒有想到,隊長一出手,就是大殺招。
  【春雨酥】,不僅松針的數量極多,籠罩范圍極廣,令敵人無處可逃。松針經過長久的煉制,有破元之效,松針上纏繞的細若絲的綠色霧氣,是一種劇毒。它對元力非常親和,能夠輕易滲透元力,從而進入敵人的體內。
  對方沒有閃避的意思,讓大家剛剛提起的心放松許多。
  隨著目標和松針的距離越來越近,就連為的元修也露出一絲笑容。按照松針籠罩的范圍,現在目標已經進入無法逃脫的距離。
  艾輝根本就沒想過逃脫。
  他的度在進一步增加,熟悉的風障再次出現,手中的龍椎劍連續的刺擊。清風陪練的效果在這些刺擊中體現得淋漓盡致,更快更凌厲的刺擊,只不過連續三次刺擊,無處不在的風障轟然破碎。
  艾輝只覺得周身一輕。
  以為十拿九穩的草賊們忽然眼前一花,松針雨籠罩的身影陡然消失。
  密集的松針雨幕突然炸出一個洞,赫然正對著他們。
  一個模糊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他們前方,凌厲的劍勢讓他們駭然色變,轟鳴爆音仿佛云層深處的滾雷,姍姍來遲。
  草賊隊長瞳孔擴張,驚駭大喊:“攔住……”
  艾輝就像從牢籠中掙脫的猛虎,帶著模糊的殘影,劍光如虹,在空中拖曳出攝人心魄的冰冷光痕,直取草賊隊長。
  其他草賊如夢初醒,臉色蒼白,本能地防守。
  各種顏色的光幕出現在他們面前,還沒有穩定下來,劍光仿佛天外而至的流星,一頭撞上。
  突破風障之后的度實在太快,快得艾輝都無法變招。但是如此恐怖的度之下,一粒小石頭都擁有驚人的殺傷力,他不需要變招。
  咚!
  沉悶如重鼓的聲音,響徹原野,所有的光幕瞬間崩碎,碎芒就像激蕩的彩霧,一掃而空。
  強大的沖擊力之下,四名元修四下拋飛,不約而同口噴鮮血。
  一擊之下,四人受傷!
  其他草賊的臉色大變,幾乎同時朝艾輝撲來,其中一人揚手朝天空射出一枚鳴鏑,鳴鏑飛上百丈高空,呼地化作一團巨大的火焰。鮮紅醒目的火焰,在如此高的空中,隔得大老遠就能看見。
  艾輝瞥了一眼,知道這是他們呼喚同伴,他絲毫不在意。
  猜測明秀師姐很有可能遭遇危險,他心中殺意熾烈。
  在半空中身形一折,他朝剩下的草賊撲去。他的度快如閃電,出手凌厲,沒有半點心慈手軟,【六道月】在空中劃出死亡的弧線,就像六只危險致命的蝙蝠,悄然出現在敵人的破綻之處。
  空中鮮血飛濺,幾名草賊捂著喉嚨,眼睛睜得老大。
  “不!”
  草賊隊長目眥欲裂,但是下一刻,他的眼睛凸起,一道劍芒洞穿他的喉嚨,血沫飚射。
  艾輝沒有留手,他不想招惹對方,但是一旦沖突開始,他就不怕得罪對方,不會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對方的客氣和克制上。
  十二名草賊,無一生還。
  艾輝沒有清點戰利品的心情,他神色冷然提著龍椎劍,繼續全朝淺草城方向飛去。
  他面無表情,神情漠然,渾身的殺氣濃郁得恍如實質。
  狂風呼嘯,耳畔回蕩師娘臨終前的叮囑。若是明秀師姐出了什么意外,他此生無法原諒自己。松間城之戰、大雨之夜,埋在他記憶深處的血色,在他全身蔓延。
  他仿佛回到松間城最后一戰。
  濃郁的黑色和鮮血混在一起,看著天空那個模糊的身影,他的心一點點墜落,瀕臨絕境窮途末路的他拼命尋找機會卻現機會越來越少,直到最后一絲機會消失,突然涌上來的悲傷和難過,瞬間摧毀了他。
  悲傷之后是平靜,知道無論做什么都無法挽救的絕望之后的平靜。
  身處深淵不見光明和決絕。
  此刻都是如此清晰。
  艾輝渾身透著一股死氣,就像從腐朽的墳墓中走出的僵尸枯骨,死氣繚繞。
  天邊出現一片密密麻麻的小黑點,卻是聞訊飛來的草賊。
  艾輝視若無睹,孤身獨劍,迎著對方直飛而去。
  這伙草賊有三百人,為的大漢是一位滿臉橫肉的鐵塔大漢,他看到艾輝單槍匹馬,不僅沒有半點閃避的意思,還主動朝他們飛來,就知道來者是高手。
  而且,他們沒有遇到一位己方元修,不用問,他也知道兇多吉少。
  他外表看似粗豪,實際并不莽撞,非常冷靜。
  招惹高手是他們這些草寇最不想遇到的事情,很多草寇都是因此而覆滅。有的是招惹大師,直接被滅。有的是已然結仇卻讓對方逃脫,結果對方實力大增之后,前來復仇而覆滅。
  盜匪就是盜匪,和和氣氣做什么盜匪?
  快意恩仇,殺人越貨,劫掠如風才是盜匪!
  本來就刀尖舔血,殺人結仇是家常便飯,想活下來就要不留活口。
  眼前的家伙再怎么厲害,也不是大師,既然如此,就不要給他成為大師的機會。
  “殺!”
  鐵塔大漢一聲令下,三百草賊轟然加沖刺,尖嘯聲如潮涌動,不絕于耳,殺氣四溢。
  死氣繚繞的艾輝,恍如從地獄走出的死神,神情漠然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