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03 草賊

鄭曉曼是草賊的首領,而曹寧則是鄭曉曼的左膀右臂,就如曹寧的父親是鄭遠鴻的得力干將。兩家是世交,交情非同一般,這次又是一起逃過深海商會的血洗,信任牢不可破。
  曹寧性格勇悍又不失細心,能力出眾,目光老辣。
  眼前的陌生人隱隱有些眼熟,像是在哪里見過。但是此刻,卻無暇顧及那么多,戰斗一旦開始,就是靠刀劍說話。
  三百人圍攻一人,對方沒有逃竄,他先是松一口氣,但是隨即又有些擔憂,對方膽敢這么沖過來,只怕有所把握。
  曹寧暗自警惕之際,迎面飛來的艾輝突然一個下沉。
  雙發距離在不斷接近,大家心中的弦在不斷地繃緊,面對艾輝突如其來的這個動作,一些心弦緊繃的草賊下意識做出反應。
  曹寧臉色微變,想出聲阻止,但是已經來不及。
  他身邊的不少同伴已經率先發起攻擊,另一些人看到別人發起攻擊,也連忙攻擊。
  “呼……喝!”
  先是零星的呼喊,隨即更響亮的呼喊響起。
  三百人釋放攻擊的場面壯觀至極,五顏六色的元力光芒匯集在一起,如同奔騰的怒濤,朝艾輝迎面撲去,漫天的嘯聲陡然拔高,淹沒他們的怒吼。
  曹寧的臉色不是太好,這一擊看上去威猛,實際上遠遠談不上合格。草賊能夠在這亂世之中生存,能夠抗擊深海商會,自然有其生存之道。他們的攻擊協同配合嫻熟而巧妙,數百元修攻擊匯集的元力洪流,大師之下的元修,絕對無法正面抗衡。而且他們精心安排之下,攻擊籠罩的范圍非常廣闊,一旦雙方的距離足夠近,對方就難以逃脫。
  就連深海商會,在他們手上也沒能討到便宜。
  這是標準的戰部戰法,曹寧這樣從小就耳濡目染,對這類戰法才能掌握得如此精準。
  充滿諷刺意味的是,在戰部戰法方面,如今的草殺部居然比不過草賊。
  但是曹寧此刻面色凝重,對方的滑溜超出他的預期,剛才突然的下沉,時機掌握得非常巧妙。不僅打斷了他們的蓄勢,還引起一些沒沉住氣的草賊率先攻擊,打亂了整個隊伍的攻擊節奏。
  突然下沉這個動作,任何一位元修都能夠施展,但是對時機節點的掌握,才是其中的精髓,反映出此人豐富的戰斗經驗。
  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動作,卻能發揮出不普通的效果。
  是個高手!
  看似聲勢浩大的攻擊,只怕嚇不到對方。
  果然,剛剛突然下沉的艾輝,身形陡然拔高,向草賊側翼的上空沖去。他背后的云翼全力扇動,但呼嘯而至的元力洪流,高速朝他逼近。
  曹寧眼中露出一絲喜色,對方來不及逃過這波攻擊!
  這波攻擊雖然有些凌亂,但是數量龐大,一旦被它波及,依然很難逃離。
  忽然曹寧注意到目標的姿勢。
  艾輝的姿勢非常獨特,云翼緊緊貼在后背,身形舒展,手中的長劍光芒吞吐,就像一頭深海高速洄游的箭魚。
  曹寧的瞳孔驟然收縮。
  元力洪流眼看就要把目標淹沒吞噬,對方突然從他的視野中消失。
  這是……
  曹寧見過很多以速度見長的元修,在當年的草殺部,探哨的速度往往都非常驚人。他們有的能夠在空中留下逼真的殘影,有的身法如煙,還有的長途奔襲數日夜。但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眼前這般強悍的短程沖刺。
  在那一瞬間,他的目光竟然無法捕捉到對方的身影。
  轟然爆音姍姍來遲。
  曹寧愣了一下,風障?
  難道剛才那一瞬間,對方的速度已經突破風障?
  他驀然扭過臉龐,抬頭望向左邊的天空,一騎絕塵的殘影就像一個小黑點。
  好快……
  這是要逃?
  不知為何,這個猜測讓曹寧緊繃的神經松弛不少。等他反應過來,不禁自嘲不已。剛才的沖撞非常短暫,但是對方的表現,遠遠超過他們的表現。對方對戰斗的理解非常深刻,對時機的把握妙到毫巔。
  這是曹寧最不想遇到的一類敵人,因為就算勝利,己方都會有相當的傷亡。曹寧心中暗自猜測對方的身份,如此實力絕對不會是無名之輩。
  第一波攻擊的失敗,隊伍亂糟糟地開始調整。
  戰斗就是如此,一旦失去先手,往往意味著節奏被打亂。如果像以前的草殺部,經歷過諸多的戰斗,遇到險境也不會慌亂,他們能夠很快做出調整。
  可惜,草賊是草賊,草殺部是草殺部。
  好吧,就連現在的草殺部,早不復當年之勇。
  曹寧也覺得自己的要求太高了點,隊伍雖然有些混亂,但還是在調整,平時的訓練沒有白費。他的注意力重新放在高空的目標,嗯?
  對方同樣完成調整,面朝他們,這是?
  曹寧和艾輝四目對視。
  不好!
  曹寧腦海中一個激靈,對方根本沒有想過逃竄,對方這是要發起攻擊!
  寶石星劍翼猛地一展,艾輝就像撲擊的鷹隼,一頭扎下。
  高空俯沖撲擊的氣勢極為凌厲,下方的草賊臉色大變,正在調整的隊伍又是一陣騷亂。
  “我們人多!”
  不知道誰喊了句,頓時讓大家信心大增,沒錯,他們可是足足有三百人。
  “殺!”
  “干掉他!”
  群情激憤,幾名弓術元修主動發起攻擊,箭矢就像雨點般朝天空俯沖的身影****而去。
  曹寧知道不妙,對方是一位戰斗經驗非常豐富的老手,一旦占據了高空的優勢,絕對不會那么容易被阻止。
  只見高速俯沖的艾輝,身形急速飄搖擺動,他的身形立即變得詭異難以捉摸。
  高速俯沖攻擊帶來的強烈壓迫感,讓許多草賊都感到自己被鎖定,他們下意識地瘋狂攻擊,想要阻止對方,但是他們連敵人的衣角都沒有沾到。強烈的恐懼,讓他們完全失去協同,各自為戰,攻擊變得異常混亂。
  艾輝就像一條靈敏的游魚,在雨點般的光芒中靈活閃避。
  他的氣勢在急速攀升,飄忽詭異的身影帶著重重殘影,在大家的視野中急劇放大。
  漠然冰冷的臉龐,沒有半點溫度,沒有一絲猙獰,沒有咬牙切齒,異常的平靜。
  這異乎尋常的平靜,在元芒紛飛的戰場,如此扎眼。
  如此讓人恐懼。
  就連曹寧,心中都是一顫。他之前的判斷再次被推翻,這是今天第幾次判斷被推翻?他不記得了,但是他知道這次惹到的是一個真正的狠角色。
  “大餅!”
  他扯著嗓子嚎叫,因為太用力,脖子和額頭的青筋暴綻,看上去十分可怖。
  天空的俯沖身影,劍尖浮現一抹淡淡的紅紗。
  老五是隊伍中的骨干,也是草殺后人,像他這樣的在這支隊伍中總共有六位。他們彼此默契,戰術素養高超,家學淵源,立即明白曹寧的意思。
  他們必須擋住對方的這次攻擊,否則對方沖殺如陣,那必然是血肉橫飛的結果。
  六人心有靈犀,異常默契,不約而同釋放出自己的防守招式。他們每個人修煉的傳承各不相同,但是都有防守招式。木元修強調控制,防守招式必須修煉。
  六道光幕顏色各異,厚薄不一,層層相疊,看上去就像琉璃千層餅。
  這招的名字的叫做【重疊防守】,是草殺一個標準的戰術,但是大家都喜歡喊它“大餅”。曹寧等人從小跟在父輩身邊,耳濡目染,也習慣性喊“大餅”。
  六道光幕并非隨意重疊,而是經過精心的布置,有的堅硬,有的柔韌,能夠有效地抵擋對方的沖擊。
  艾輝面上無動于衷,手上的龍椎劍卻在急速顫動。
  劍尖蔓延的紅紗,愈發醒目,長度大約三丈。他仿佛披著一條長長的淡紅色紗帶,從天而降。
  【紅紗】!
  見識過李維大哥用處同樣的招式的霸氣,艾輝對這招【紅紗】做出一些細節的調整。李維大哥的身體強橫無雙,配合兵人的傳承,堅不可摧,用這樣爆烈剛猛的沖擊,相得益彰。
  艾輝的【紅紗】承受沖擊的是劍,他的身體不足以承受如此恐怖的沖擊。
  見識過李維大哥的沖擊之后,艾輝就在想,怎么提升沖擊力量?
  他的速度不斷增加,手中的龍椎劍,不斷變化。清風陪練的這段時間,艾輝的出手變得更加簡潔合理,也變得更有效率,他出手的次數大大增加。而且控制力的增強,艾輝能夠把紅紗的長度大為縮減,這樣反而會提高威力。
  曾經艾輝劍尖的紅紗,整個寧城都清晰可見。而此次紅紗的長度,只有三丈。
  長度的縮減,使得紅紗帶變得更加濃郁厚實,
  艾輝就像一顆從天而降的隕石,纏著輕柔無力的紅紗帶,狠狠砸在光幕上。
  轟!
  加速到極致的速度,帶來的沖擊力異常可怕。紅紗帶蘊含的力量,同時轟然爆裂。
  六層光幕幾乎在瞬間就被洞穿,大餅轟然而破碎。
  巨大的反震之力,讓艾輝也有些頭昏眼花,但是他知道此刻是關鍵時刻,強自鎮定心神,握緊手中的龍椎劍,朝人多的地方摸去。
  龍椎劍上多了幾道裂痕,足足可見剛才那一擊的沖擊力是何等巨大。
  曹寧他們就要慘得多,強大的沖擊力讓曹寧他們當場就受了不小的傷。而且余勢未決的【紅紗】落入陣中,也是掀起一陣血雨,幾位倒霉的元修連悶哼都來不及發出,就被炸成碎片,巨大的沖擊力徹底讓他們的整形一片混亂。
  更糟糕的是,敵人沖入他們陣中。
  曹寧最不想發生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虎入羊群!
  他的腦海中浮現這四個字。
  近身絞殺對意志和勇氣是極大的考驗,普通的元修根本無法通過這樣的考驗。而且對方闖入陣中,己方投鼠忌器,害怕傷到自己同伴,自然會束手束腳,容易被對方利用。
  但是到這個時候,再說這些已經晚了。
  現在曹寧需要做的是纏住敵人,能夠讓他們的人數優勢重新利用。
  他一咬牙,悍然朝己方陣中大開殺戒的艾輝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