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1 一劍

端木黃昏在腦海中勾勒無數種可能的場景,但是絕對不包括眼前的場景。但是他很快就笑了。
  一個蒙學都沒上過、本命原府都沒開啟的家伙,居然主動來向自己這樣的天才少年挑釁,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么好啊。
  至于艾輝的老相好,好吧,連艾輝這樣爛泥巴扶不上墻的家伙都能看得上的女人,還能指望多有水平?
  今天就好好收拾這一對奸夫淫婦,徹底斬除心魔!
  端木黃昏嘿然邪笑,兩眼放光。
  但是下一刻,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臉上。
  模糊的身影,就像水中的幻象,出現在他面前,那張并不漂亮的臉帶著殘影,幾乎湊到他的眼前。
  好……快!
  一只雪白完美無瑕的手掌,輕柔無力按在他的肩膀。
  端木黃昏的瞳孔驟然瞪圓。
  咚!
  低沉的爆音就像是炮彈出膛的聲音,帶著令人震懾的回音。
  黑夜下那只完美精致得讓人難以挪開目光的手掌周圍,激蕩的氣流構成的圓環還未消散,就像手槍槍口的裊裊余煙。
  圍墻上端木黃昏的身體瞬間消失。
  幾乎同時,他就像出膛的炮彈,重重砸進對面圍墻里,一大面圍墻轟地垮塌。
  端木黃昏掙扎著從碎石堆中站起來,他的肩膀多了一面荊棘編織的藤盾。他的眼前冒著金星,腦袋昏昏沉沉。
  好可怕的力量!
  艾輝的老相好難道是一頭野牛嗎?
  這……這不科學啊……
  艾輝怎么會有這么猛的妞?
  端木黃昏滿頭霧水,但是很快他心中就暗叫糟糕,他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反應遲鈍。
  該死!
  他的身體已經疲倦至極,體力透支,現在意識還強自保持清醒,但是身體的反應已經跟不上。剛才那一擊的力量之強,他感覺全身的肌肉都在顫抖。身體的疲倦,讓他體內的元力,也變得不聽指揮。
  而這個時候,艾輝才剛剛拎著劍,跳上圍墻。
  撲了個空的艾輝,心中的怒火更盛。目光一轉,看到碎石堆中搖搖晃晃爬起來的目標,二話不說,跳下圍墻朝對方撲去。
  還沒等他落地,他就看到面館小妞,憑空出現在目標的身邊。
  一只手掌悄無聲息按在目標的藤盾上。
  艾輝更怒,面館小妞你這是把面吃光,連湯都不給我喝一口啊。
  猛地瞬間便朝巷子口的方向沖去。
  咚!
  爆音再響,環形氣浪炸開。
  端木黃昏的腦袋還沒清醒過來,一股恐怖的力量傳來,眼前的景象陡然模糊,身體又飛起來。這一下對他的打擊非常致命,原本還僅存的一絲理智,徹底被擊潰。
  沒有半點思想準備的端木黃昏,在一瞬間就被打蒙了。失去反抗之力的端木黃昏成為待宰的羔羊,師雪漫心中惱怒這貨剛才的那句“老相好”,出手狠辣無情。
  咚咚咚!
  低沉而震懾人心的爆音,在狹窄的巷子里回蕩,一聲接一聲。
  艾輝看著目標就像坐火箭一樣,蹭蹭蹭往前沖,速度之快,自己只能吃灰。連續的撲空,讓艾輝憋在心里的火氣不僅沒有發泄出來,反而越燒越旺。
  好久沒有這么憋屈的感覺,一晚上的怒火,瞬間達到峰頂,他死死攥著手中的草劍,手背青筋暴綻。面館小妞的速度快得像閃電,他的肉眼根本難以捕捉。
  紅著眼睛的艾輝,沒有注意到,他體內的劍胎正在悄然發生變化。眉心處的劍胎種子,正在源源不斷吸收周圍的藍色霧氣,就像干涸的沙漠在瘋狂吸收雨水。
  絲絲縷縷的藍色霧氣,不斷被劍胎種子吸入。
  艾輝只覺得手中的草劍好像越來越輕,但是此時,他瞪大眼睛,發足朝巷子口狂奔。
  就沖著那句“老相好”,今天這一劍,他不剁下去他心里這團火就滅不了!
  八千萬!
  吃了頓面就欠了八千萬!
  就連他平時用來壓箱底的元力,此時都毫不猶豫使用,他的速度陡然暴增。
  艾輝眉心輪廓模糊的劍胎,隨著不斷吸收定心緋藍,輪廓正在逐漸變得清晰。原本的劍胎種子,艾輝雖然能夠感覺到它的存在,但是隱隱約約,并不清晰。
  他雖然堅持溫養劍胎,然而效果卻是一般,直到這一次。
  沒有人注意到,艾輝的眼睛,染上一層淡淡的藍色光芒,藍光把艾輝的臉龐映照得愈發冷峻,就像深海的礁石。
  劍胎種子吸收藍霧的速度在不斷的提升。
  艾輝的速度也在不斷提升。
  狂奔中的艾輝,胸中的怒火不斷上升,急劇晃動的視野,面館小妞的身影和不斷拋費的目標,似乎都變得模糊不清。
  耳邊的風聲灌耳,巷子兩旁房屋的燈光,如光影倒掠。
  他從來沒有跑過這么快,就連遭遇荒獸,他都沒有跑過這么快。體內氣血翻騰,就像火上底激蕩的巖漿湖,耳中風聲轟鳴,胸中心跳轟鳴。
  但是……還不夠快!
  身影依然在前方,仿佛那么遙不可及。
  還有什么辦法……
  艾輝手中的草劍,隨著他的身影起伏,無意識晃動,就像隨波漂流的樹葉。
  獨特的頻率,就像是喚醒了腦海深處沉睡已久的記憶,手中的草劍就像與心靈相痛一般,握劍的手腕輕輕一抖,劍影如羽,嗡然輕鳴,向前輕輕一劃。
  迎面的風,就像被劍從中分開,從艾輝身旁兩側滑過。
  艾輝的身影陡然在空中拉出一連串的殘影。
  冷峻的面龐紋絲不動,泛著藍光的眸子沒有一點感情色彩,緊緊盯著前方的目標。
  腳掌踏在地面,身形騰空而起。
  就在此時,最后一縷定心緋藍被劍胎吞噬殆盡,他眼中的藍光瞬間消失。所有包裹艾輝的轟鳴驟然消失,他仿佛墜入萬籟俱寂的虛空。
  沒有任何聲音。
  一本又熟悉又陌生的劍典翻開,就像練習過無數遍,舒臂,擲劍。
  巷子口的光芒就在眼前,師雪漫心頭的火氣終于發泄得差不多。她用最暴力的手段連續轟了十多記,硬生生把端木黃昏從巷子盡頭,炸到巷子口。
  看著完全懵了的端木黃昏就像一個沙包一樣朝巷子口飛去,她露出幾分滿意之色。這家伙活該撞在槍口,還嘴欠,死罪可逃活罪難免!
  這回去不躺十天半個月,根本起不來。
  忽然她心頭一震,生出感應,猛地回頭!
  黑色的夜空下,艾輝像大鳥一樣高高躍起,夜幕就像他背后的羽翅。
  一道難以形容的劍光。
  時間仿佛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