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04 遭遇

當艾輝貼上對方的后背,有些顫抖的手腕就已經恢復穩定,表情恢復和剛才一般無二的冷靜。剛才【紅紗】那一擊,大半力量都是劍來承受,雖然艾輝用上了許多技巧來化解沖擊力,但是殘余的沖擊力依然讓他手腕發麻。
  他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朝自己撲來的曹寧等人,手上動作沒有半點遲疑和變形。手腕一抖,鋒銳的劍芒干脆利落地沒入對方的后背,身體卻像游魚一樣,靈巧鉆入人群密集之處。
  草賊亂成一片,他們知道敵人闖入陣中,倉皇之余,紛紛防御。混亂的草賊,不時擋住曹寧和幾名骨干,成為艾輝的掩護。
  艾輝動作極快,無論是出招,還是身形,不管勝負,一沾即走,絕不陷入纏斗。
  也不需要多看,最簡單的點星刺,從他的龍椎劍****而出,劍芒就像雨點般朝人多的地方飛去。有的撞上防御火花四濺,有的撞上草藤,葉片橫飛,有的沒入人體,鮮血飚射。
  實際上這些劍芒帶來的傷亡并不大,但是引發大片的混亂和恐慌。
  艾輝很清楚,渾水才能摸魚。
  誰也沒有注意到,像游魚一樣在人群中鉆來鉆去的艾輝,他背上黑色云翼上的黑色葉片的數量在悄然減少。一片片黑色的樹葉,悄無聲息從寶石星劍翼上脫落,它們就像一條條黑色的小魚,悄然游弋。
  艾輝花費了大力氣打造的寶石星劍翼,終于在此刻發揮出它的作用。
  曹寧眼前一花,有一道黑影掠過。
  他的瞳孔收縮,這是什么東西?
  一片黑色的葉片!
  黑色……
  他忽然想到對方背后的云翼,他目光猛地掃過周圍,大量的黑色葉片漂浮在人群周圍,由于太混亂,到處都是光芒閃動,爆音轟鳴,喝罵怒吼不絕于耳,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些沒有什么動靜的黑色葉片。
  曹寧目光捕捉到人群中的敵人,他身后的黑色云翼消失不見,只剩下一個空蕩蕩的骨架。
  他一下子明白過來,臉色陡然大變。
  “小心……”
  驚恐的怒吼話音未落,安靜漂浮的黑色樹葉突然發動。
  每一片黑色樹葉,都是一把黑色小劍,而艾輝的寶石星劍翼有著整整三百六十片樹葉,也就是三百六十把小劍。
  三百六十把小劍,同時發動。
  黑色劍芒如雨,黑色光芒在空中交錯相織,宛如死亡的黑色光網。
  慘叫聲幾乎同時響起,無數鮮血同時飚射。
  艾輝蓄謀已久的殺招,第一次爆發,就露出它猙獰的獠牙。艾輝如今的進步之大,早就不是剛剛打造寶石星劍翼可比。但是寶石星劍翼在打造的時候,就曾經考慮到他今后的進步。
  盡管如此,艾輝也沒有想到這一招的威力如此之大。
  他第一次操控如此多的小劍,無法控制精細地控制所有的小劍。好在敵眾吾寡,沒有同伴,他也不需要擔心誤傷。對方沒有防備,不管是不是致命的要害,也能夠帶來戰果。只要它們的速度夠快,殺傷力夠強就行。
  絕大多數草賊都沒有注意到這些細小的黑色葉片,還有有些人以為艾輝的云翼無法承受如此劇烈的戰斗而散架,所以當劍芒暴起的時候,他們挨了正著。
  一擊得手,艾輝不敢有半點猶豫,立即召回小劍。
  沒有樹葉小劍,只剩下骨架的云翼能夠提供的浮力少得可憐。在眼下的局面一旦失去機動性,那自己的下場可想而知。
  無數黑色的葉片,從四面八方飛來,在艾輝的背后形成數道游走蠕動的黑蛇。
  “攔住他!”
  曹寧的怒吼響起,眼前可怖的場面讓他目眥欲裂。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恐怖的場面,數百人渾身同時冒血的場面,充滿沖擊力。
  強烈的恐懼籠罩他全身,對方的實力超出他的預期,連狠辣同樣超出他的預期,殺人如拾草芥,就連身為盜匪的曹寧心底都直冒寒氣。
  他們得罪的到底是誰?
  眼前可怕的一幕,也徹底堅定了曹寧的決心,這次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哪怕他們這些人全都死光,也一定要把對方斬殺!
  想想對方倘若和他們玩起捉迷藏,從此他們再無安寧之日。
  其實曹寧此刻是被嚇壞了,艾輝剛才那一擊,雖然看上去駭人,但是真正致命的只有三十多人。其他的元修,受傷的不是要害,對戰斗力的影響其實并不大。還有不少人因為警覺地防御,小劍也無法洞穿。
  但是不管是受傷,還是沒有受傷的,都被突如其來的這一招給嚇破了膽。
  從戰斗開始到現在,對方雖然孤身一人,但是戰斗的節奏始終在對方手上,他們的傷亡不斷增加,對方卻毫發未損。
  艾輝的強勢和凌厲,震懾草賊,他們的士氣大為動搖。
  草賊和草殺,有著極大的差距。
  雖然鄭曉曼曹寧他們家學淵源,一心想把草賊打造成草殺部那般訓練有素,但這只是他們一廂情愿的想法。他們按照父輩們的經驗選拔、訓練,但是打造出來依然是一群流寇,也許他們比一般流寇要強大,但是距離真正的戰部,依然有著遙遠的距離。
  草寇還有血勇之氣,不乏剽悍兇徒。
  幾名草賊看到艾輝背上的云翼未滿,行動受到影響,毫不猶豫朝他撲殺過來。
  破空而至的草藤如同標槍,發出尖銳的嘯音。
  一把草籽像雨點般朝艾輝罩****而去,只要距離目標依仗之內,它們就會爆裂成一張張大網,把敵人纏得結結實實。
  詭異的綠色波紋組成的青蛇,悄無聲息穿過人群,朝艾輝撲去。
  但是敵人比他們的動作更快。
  艾輝并非早就料到對方的動作,他只是深知自己的破綻,他不會把自己的小命去賭敵人對自己的破綻視而不見。
  手中的龍椎劍輕輕朝身下一拍,啪地一聲,宛如拍在水面,他身形一蕩,出現在一名受傷的草賊身邊。
  草賊的胳膊上有一個血洞,這樣輕傷對他而言,幾乎毫無影響。他怒吼一聲,周身突然生出許多草堂,就像八爪魚般朝艾輝抓來。
  啪啪啪!
  艾輝手中的龍椎劍精準無比的擊中所有的草藤,草賊身體一僵,一道劍芒倏地從草藤之中飛出,沒入草賊的胸口,透背而出。
  艾輝的雙腿就像彈簧般,踩在草藤上,猛地一蹬,就像一只敏捷的獵豹,方向一折,突然鉆進兩位草賊之間的空隙。
  黑色的樹葉構成黑蛇,在空中一拐,靈活無比,繼續朝艾輝后背的云翼骨架飛去。飛得快的黑色葉片,已經掛上云翼骨架。
  艾輝的動作快如閃點,他出色的身體,在此刻發揮出重要的作用。狹小的空間內,身體的爆發力,讓他的動作異常敏捷。
  有的時候,他會借助龍椎劍傳來的力量。有的時候,他會借助腿部蹬踏的力量,有的時候他會把敵人的身體做擋箭牌。
  他就像鬼魅的閃電,在敵人之間穿梭,冷靜的頭腦,讓他能夠在紛亂復雜的場面,找到最合適的選擇。機敏的反應,能夠讓他遇到突發情況,也能夠從容應對。
  所過之處,鮮血飆射。
  他的劍芒,總是在出人意料的角度找到敵人的致命破綻。
  曹寧等人瘋狂在身后追擊,但是艾輝就像滑溜的泥鰍,總是能找到閃避的辦法,把他們拋在身后。而與此同時,他又像游走的死神,精準、高效、冷漠地收割生命。
  天空的草賊就像下餃子一樣往下掉。
  原本密集的隊伍,變得疏朗許多,轉眼間只剩下不到兩百草賊,他們許多人身上還帶著傷,鮮血淋漓。
  草賊們臉上開始浮現恐懼之色,他們皆是亡命之徒,但是當看到生命以如此可怕的速度在面前被收割,他們心底發寒,手足冰冷,膽氣皆喪。
  艾輝依然還是那副面無表情的模樣,出劍依然快速而精準,沒有絲毫波動。
  背后的寶石星劍翼恢復如常,所有的樹葉全都復原,重新恢復機動能力的艾輝如虎添翼,劍招更加無跡可尋。
  六道月,就像六把死神的鐮刀,只要露出一點破綻,就會被收割走生命。
  突然,有人開始掉頭逃跑。
  雪崩一旦開始,就難以遏制,這亦是盜匪的特點。哪怕再強橫的盜匪,遇到危境很容易崩潰。而十三部卻屢屢有戰至只剩下數人,而半步不退的戰績。
  曹寧他們能夠復制草殺部當年的紀律、條例,卻無法賦予他們草殺之精神。
  為何而戰?
  一切強大和弱小的根源所在。
  一帆風順的時候總覺得這不過是糊弄世人的說辭,天賦才情何須道理。窮途末路的時候才恍然發現總有些東西讓你不敢、不愿、不舍后退,縱使萬刃橫迫眉睫。
  崩潰來得如此猛烈,這場戰斗在草賊們眼中,只不過是一場單方面的殺戮。他們眼睜睜看著艾輝孤身單劍,殺人如麻,面不改色。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潰敗,曹寧和剩下的十多人,還留在原地,把艾輝圍在中間。他們狠狠盯著艾輝,就像草原上的狼。
  父輩熏陶,稚童雄心,縱命運坎坷,縱造化弄人,縱信念早失,卻驕傲未滅,卻血勇未褪。
  不懼死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