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05 大餅和紅紗

許多逃逸的草賊,又遠遠兜了一圈回來,遠遠觀戰。他們害怕回去之后受到懲罰,萬一曹寧他們能勝利呢?就算曹寧他們失敗,到時候再逃也來得及,這么多人化作鳥散,對方只是一個人,怎么追得上?
  他們零星散在四周,目光落在曹寧等人身上。
  曹寧死死盯著對方年輕的臉龐,他到現在還很難相信,眼前這個看上去和他差不多的少年,一個人就打敗了他們所有人。
  他從牙縫中擠出幾個字:“閣下何人?”
  艾輝神情漠然,就好似對自己陷入包圍無動于衷,淡淡道:“我是艾輝。”
  曹寧驀地睜大眼睛,他終于知道為什么自己會覺得眼熟。
  雷霆劍輝的幻影豆莢,傳遍整個五行天,同樣也流傳到翡翠森。而位于翡翠森和彩云鄉之間的草賊,豈會不知?曹寧當時還忍不住贊了聲好漢子。
  艾輝在松間城之戰的表現,哪怕再挑剔的人,也忍不住佩服。
  不光是他,其他盜匪的臉上也露出復雜之色,他們大多都看過幻影豆莢,艾輝的事跡都非常清楚。
  今天交手,他們才知道艾輝的實力,比幻影豆莢上要強太多。
  人的名,樹的影,艾輝隱隱有成為松間派領袖的跡象。雖然松間派從來沒有聲稱艾輝是他們的首領,但是當他的身影出現,他們毫不猶豫從四面八方匯集到他麾下。
  這不是首領,什么是首領?
  曹寧深吸一口氣,強自克制心中的殺意,沉聲道:“雷霆劍輝,為何與我草賊為敵?”
  艾輝聽到這句話,覺得非常可笑,但是他臉上沒有流露半diǎn笑意,而是淡聲反問:“草賊為何攔我?”
  曹寧一窒,回想之前的舉動,他現在也覺得麻煩。
  想到之前的求援信號,一定是自己的手下與艾輝發生沖突。但是那一隊探哨,無一活口,他無法知道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
  一小隊人手的折損,他一diǎn都不在意,得罪了高手,那是自尋死路。除了他們身邊這些骨干,普通的草賊,只不過是炮灰。在這人命如草的亂世,普通的炮灰補充起來再容易不過。他當時之所以比較激動,是因為小隊隊長,是他非常看好的下屬。
  他沉聲道:“閣下和我部發生誤會,何必把他們全都殺光?我等皆知雷霆劍輝之名,倘若得知閣下身份,部屬豈敢為難?”
  艾輝看了他一眼,帶著幾分嘲笑:“貴部當時可不是這么說的,若有反抗,就地格殺。我想了想,我肯定是無法引頸受戮,只好把他們殺了。”
  曹寧肅殺沉聲道:“看來閣下是沒把我們草賊放在眼里,不想解開這個誤會,也不想給我們一個交代,那我們唯有用刀劍說話,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艾輝diǎndiǎn頭:“好的。我和你說這么多,不是想和你們解開這個誤會,我不想聽你們解釋,也不想聽你們的說辭,是想告訴你們一件事。”
  他的目光如劍,緩緩掃過觀戰的草賊,聲音鏗鏘如刀,震動原野。
  “艾輝欲往淺草,拜訪師姐明秀。不管何人,擋我者死,阻我者殺。師姐明秀,與世無爭,凡對其不利者,上天入地,艾輝必報血仇,手刃三族!爾等可知!”
  最后一句“爾等可知”,仿佛回音裊裊,元力激蕩,圍觀者無不色變。
  鴉雀無聲。
  曹寧目露兇光,低聲喃喃:“原來你是為她而來……”
  其他幾人,也是對視一眼,都露出兇狠的光芒。
  滿臉殺氣騰騰的艾輝忽然低頭,朝他們灑然一笑:“你看,一試就試出來了。”
  笑容透著森然殺意,艾輝的身形就從原地消失,猛地朝曹寧撲去。
  心中的猜測得到印證,艾輝卻沒有半diǎn欣喜。他寧愿自己的猜測錯誤,寧愿那只是自己神經過敏反應過度。
  草賊果然在打師姐的主意!
  在這之前,他對草賊沒有什么惡感。當下的世道,落草為寇沒什么奇怪,就像谷天寧他們一樣,都是可憐人。亂世之中,弱肉強食的偽裝會被撕得干干凈凈,更加直接也更加血淋淋。
  草賊和深海商會的仇怨,也令人唏噓。
  對艾輝而言,僅此而已。無論草賊是不是令人敬佩,是善是惡,都和他沒有半diǎn關系。他不是長老會,不需要審判別人的命運,也不需要主宰這個世界。
  他的世界很小,小得就那么幾個人。
  其他人的死活,世界的死活,都和他沒什么關系。
  就像草賊,在這之前,談不上朋友,談不上仇敵,只是不相干。
  明秀師姐在他小小的世界里,與她為敵的,就是與他為敵,對她懷有惡意的,就是與他為惡。
  他一diǎn都不在意別人是不是與自己為敵,他不會往心里去,甚至在殺死對方的時候,還能夠理解對方的立場,誰活著都不容易不是么?
  對師姐懷有惡意的,他卻無法原諒。不,與其說無法原諒,不如說是憎恨。
  他很少會產生如此強烈而極端的情緒,但只要涉及到他那小小的世界,他就會無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憎恨。
  他就是這么自私,這么狹隘。
  就像一個摳門的土財主,守著自己的一畝三分薄地。小人物嘛,就這么diǎn器量。
  但是一旦他那一畝三分地遭到侵犯,艾輝的反擊會異常猛烈和不顧一切,哪怕對手實力再強,他依然毫不猶豫飛蛾撲火。
  自己的世界本來就貧瘠荒涼,喜歡的東西本來就寥寥無幾,為什么不好好守護?
  從內心深處涌現的憎恨,對艾輝的動作沒有半diǎn影響,他依然一如既往的冷靜,把自己和敵人都扔上棋盤。
  艾輝的戰意,卻前所未有的熾烈,他現在只想把他們殺得干干凈凈。
  面對撲過來的艾輝,曹寧怒吼一聲迎上去。他全身元力激蕩,剛才艾輝滑溜得就像泥鰍,他連對方的衣角都摸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屠戮自己的部屬,心中早就憋著一股火。
  此刻艾輝選擇硬碰硬,正中他下懷。他們有人數上的優勢,不管艾輝有多強,可畢竟不是大師,畢竟只是二元之境,傳承再厲害,技巧再出眾,元力的損耗會是實實在在。
  曹寧的傳承是【青木三陽斧】,他的體型魁梧,天生神力,非常適合這門絕學。曹氏一族,幾乎歷代都在草殺部效力,戰斗經驗非常豐富。
  曹寧手中拎著兩把重斧,曹家的至寶【三陽斧】落入深海商會之手,他只能找了兩把重斧湊數。
  他的招式大開大闔,每一斧都是大片青光,這些青光剛猛無比,力量雄渾。艾輝的劍光,落在青光上,只能綻放星星diǎndiǎn的火花,無法撼動其分毫。
  而且這些青光一旦施展,不會馬上消散,導致曹寧身邊的青光層層疊疊,越來越厚實。曹寧周身被青光圍得滴水不漏,就像厚實無比的鎧甲。
  艾輝連續換了幾種劍招,但是依然無法撼動這些厚實的青光。
  其他幾個人對視一眼,悄然朝艾輝圍過來。
  其中一人摸到艾輝身后七八丈遠的地方,手中的草籽悄然放出。為了不引起艾輝的注意,他沒有把草籽彈射到艾輝身旁。這些草籽就像飄在水面的浮萍,緩緩朝艾輝飄去。
  其他幾人也紛紛出手。
  忽然,正在小心翼翼控制草籽的元修突然心神一顫,就像被藏在暗處的毒蛇盯上。
  后頸直冒寒氣,他的戰斗經驗非常豐富,心中咯噔一下,不好!
  一只手掌鼓蕩元力,閃電朝脖子后面拍去,然而他的手掌落空,什么也沒有擊中。
  巴掌大小的月形劍芒繞著他的脖子,滴溜溜地轉了一圈。
  人頭落地。
  半途中的草籽失去控制,紛紛爆裂,就像炒豆子一般。
  青光包圍中的曹寧看得目眥欲裂:“老五!”
  他此時明白自己中了艾輝的奸計!
  艾輝早就洞察他們的意圖。
  曹寧纏住敵人,其他人偷襲,這是他們非常熟悉的一套打法。艾輝裝作沒有察覺,看上去心神被曹寧吸引,實際上他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幾人身上。剩下幾人在準備偷襲的時候,恰恰是他們對自身防備最疏忽的時候。
  六道月就像悄無聲息的殺手,給他們致命一擊。
  鮮血同時噴涌的場面再次數出現,但是他們被擊中的部位各不相同,有的是脖子,有diǎn是心臟,還有的是來自從下方要害的攻擊,極盡陰險歹毒。
  突如起來的形式倒轉,看得大家一呆。
  青光中的曹寧察覺到危險,察覺到死亡的氣息。哪怕家族遭到血洗的那個夜晚,死亡的氣息,也沒有如此強烈而真實。
  今天自己會死在這里,忽然之間,他有一種這樣的覺悟。
  雷霆劍輝,真是名不虛傳,他在心中贊嘆,沒有半diǎn悔意。
  這個計劃是他們策劃了很長時間,陸明秀是他們的仇人,整個陸家都是他們的仇人。亂世之中,誰能獨善其身?誰能把自己撇得干凈?白布浸透鮮血就再也不是白布。
  他們要復仇!他們活下來!
  曹寧心中充滿不甘,心存死志之下,他全身元力鼓蕩,不要命地朝兩把重斧涌去。厚實的重斧表面開始龜裂,露出里面耀眼的青色光芒。龜裂的表面開始剝落,青色光芒愈發耀眼明亮。
  曹寧浮現一抹解脫的微笑,終于要死了!
  死之前也能拉個墊背的,值了!
  曉曼,活下去!復仇!
  他抓起雙手的重斧,全身肌肉寸寸崩裂,他渾若未覺,全身力氣運至極致,鮮血飚射,青光包裹的兩把重斧越來越近。
  只要兩團青光碰撞在一起,就是【青木三陽斧】同歸于盡的最后一招,【雙陽歸】。
  奇異的劍鳴之聲突然在他頭dǐng響起,曹寧的動作陡然僵住,心神失守,目光呆滯。
  【劍鳴鐘】!
  微微失神之后,曹寧恢復清醒,手中的青光已經碰撞在一起。
  被無邊無際的青色光芒吞噬前最后一個念頭:
  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