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07 不死不休

艾輝沒有在路上停留,而是全速朝淺草城進發。p淺草城是一座邊陲小城,規模并不大,和松間城的大小類似。因為前段時間的走私貿易,看上去要繁華許多,但是隨著最近走私貿易的凋敝,淺草城蕭條了許多。
  生意不好做,閑人就多了不少,街道上隨處可見三三兩兩湊成堆聊天的閑人。
  可能因為最近的匪患嚴重,淺草城的防御處于開啟狀態。高聳的古樹,濃密厚實的樹冠釋放淡淡的綠色光芒。在淺草城的關鍵位置,都種植了防御古樹,共同組成一張防御光帶。
  防御古樹只有一個功能,就是防御。它的根部能夠深入到地表下非常深,能夠生長到超過兩百米的高度,隨著高度的增加,它的防御力會越強。
  在翡翠森,每一座城市最先建立的,永遠是防御古樹。不過生長初期的防御古樹,防御力比較薄弱。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防御會不斷增強。
  防御古樹撐起的防御光帶,能夠有效抵擋來自天空的攻擊。
  淺草城的規模不大,歷史卻頗為悠久,高度超過一百米的防御古樹有三株,防御力非常強悍。普通的盜匪想要攻下這樣的城池是癡心妄想。
  其實艾輝覺得去蠻荒建城,最適合的是木修。像這樣的防御古樹,就需要專門的木修進行種植催生。如果木修大師出手,效果會更加強悍。
  不過以如今翡翠森和長老會之間的關系,想要雙方聯手,那比盜匪攻下淺草城更加癡心妄想。
  艾輝只知道師姐的繡坊在淺草城,具體的位置還得找人問問。他從天空降落,進入城門。
  守城的護衛懶洋洋地看了他一眼,艾輝沒有在意,只要沒有遭到進攻,城門的護衛總是這般模樣。
  懶洋洋的目光在艾輝身上頓住,護衛的手不自主地拉住身邊的同伴。
  魂游物外的同伴被打擾,不滿道:“干嘛?”
  他注意到隊友的目光,順著望去。哦,很普通的小家伙,境界也沒多高,二元之境而已,這種人在哪不是一抓一大把?有啥大驚小怪的?還是一個用劍的,等等,用劍……黑色云翼……有點眼熟的臉……
  他呆若木雞。
  兩人目光在自己身上掃過的時候,艾輝沒什么感覺。但是對方的目光就仿佛黏在他身上,他有點不自在,索性轉過臉問:“有什么問題嗎?”
  兩名護衛如夢初醒,臉刷地慘白,拼命地搖頭。
  艾輝看了兩人一眼,覺得他們真是有點奇怪。不過既然不是找麻煩的,艾輝也沒有興趣搭理,徑直走向城門。
  城門很長,仿佛穿過黑暗陰涼的隧道。
  當他走出城門,從黑暗中走出的瞬間,陽光重新籠罩他,迎面而來的喧囂聲浪充滿生活的氣息。艾輝閉著眼睛,享受著陽光灑滿懷抱的溫暖,喧鬧的生活氣息讓他感到舒服。
  握著劍,他張開雙臂,就像要擁抱這個世界。
  陽光溫暖依舊,喧囂的聲浪,好像比剛才要小了點,
  更小了點……
  安靜。
  死一樣的安靜。
  發生了什么?艾輝愣了一下,他沒有感覺到有任何危險靠近的征兆,沒有感覺到有高手出場。
  艾輝連忙睜開眼睛,然后呆住。
  整條街道的人,都如同施了定身法,一動不動,更詭異的是,他們的目光全都匯集在自己身上。
  安靜,詭異的安靜。
  艾輝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唔,有點破,有點舊,有點臟,然后呢?沒什么穿錯的地方啊。
  他抬頭。
  呼啦,泥塑般人們像是突然活過來,他們驚慌失措,化作鳥散。好幾個人太慌張被絆倒,連滾帶爬地逃竄。
  等艾輝反應過來,剛才還繁華充滿生活氣息的喧鬧街道,空無一人。
  一片死寂。
  瞠目結舌的艾輝,半晌才反應過來,自己怎么問路……
  半個時辰后,繡坊內,明秀在訓斥艾輝。
  “你現在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做事怎么還如此沖動?現在好了,搞得全城皆知,你師姐我只是想在這過點安生日子,你這一鬧!哎,你不知道,今天送材料的掌柜,都不敢抬頭看我,人都快趴在地上和我說話了,錢也不敢收,我花了十多分鐘好說歹說才讓他收下來。你說,這生意還怎么做?”
  “知道現在外面怎么傳你?死神!屠夫!殺人如麻,把我唬得一愣一愣。”
  “你殺氣也太重了點!動不動就打打殺殺的,刺繡有多久沒練了?不是我說你,你也要收收性子,不要動不動就打打殺殺,你年紀老大不小了,殺人就要殺干凈,怎么還留那么多的活口?”
  “要不要我幫你?”
  艾輝本來腆著臉一副乖乖聽訓的模樣,口中還不時應著“是是是對對對哎呀我怎么就沒想到啊?下次看到他們我一定和和氣氣,和他們喝喝茶談談人生”之類。
  但是聽著聽著,臉上的表情就呆滯。當他看到明秀師姐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艾輝神情更加呆滯。
  明秀很滿意自己的表現,畫風一轉,重新變回平日里那個溫婉如水的女子,放緩聲音溫柔道:“師弟你的性子師姐最熟悉不過,既然師弟動手,那定然是他們招惹了師弟。師弟下此狠手,那說明他們不是一般得招惹師弟。不過打殺總是有違天和,兇煞太重,師弟不要和他們一般計較,放寬心笑笑而過,不要自己犯險。再說,進了翡翠森怎么還能讓師弟拔劍?師姐的這個師姐豈不是白當的?”
  語氣溫柔如水,艾輝聽得心里發虛。
  “以后不要再犯了知道嗎?師傅師娘不在,師姐要看著你點。”
  艾輝老老實實道:“是。”
  繡坊內的繡女偷偷窺視,眼中盡是好奇,低聲議論。
  其中一繡女滿臉花癡:“他就是雷霆劍輝嗎?看上去一點都不兇啊,笑笑的,好可愛!”
  另一名短發繡女嗤之以鼻冷笑道:“可愛?知道他殺了多少人嗎?都夠把咱們繡坊鋪滿。”
  這句話頓時引發眾怒,短發繡女描繪的場景太生動。
  “今晚要是做噩夢,全都怪你!”
  “怎么可以說這么可怕的話!嚇死人了!”
  “天啊,我以后晚上加班怎么辦?”
  短發繡女說完,自己的臉色也有點發白,顯然被自己的話嚇到。
  一位年長的繡女憂心忡忡:“坊主才兇,這都訓了多久了,千萬不要把他惹惱了啊,萬一他要在繡坊鬧起來怎么辦?”
  “然后我們會像小雞一樣被干掉。”
  花癡繡女兩眼放光:“只有我覺得他人很好嗎?你們看他笑得多陽光。”
  短發繡女冷笑脫口而出:“他殺人的時候肯定也笑得這么陽光。”
  “你真的不想我們睡個好覺!撓她!嘻嘻,我也來!求饒也沒用,我支持大家!”
  繡女們一哄而上,鬧成一團。
  歲月仿佛沒有在陸明秀身上留下痕跡,溫婉嫻靜得讓艾輝覺得親切,站在繡坊之中,四周繡女們好奇的目光,時光仿佛倒流,他仿佛回到松間城中,自己第一次走進師娘的繡坊。
  他這才發現,師姐的繡坊和師娘繡坊的布置一模一樣。
  師姐一定也很想念師傅師娘吧。
  “過來搭把手,最近的工期很緊,訂貨的又多,繡娘人數不夠,還好你來了。”
  “好!”
  繡娘們目瞪口呆地看著傳說中殺人如麻的屠夫艾輝,一臉乖巧地拿著針開始幫忙。坊主還不時在一旁呵斥。
  “手法太生疏了!”
  “錯了錯了!這個地方,你當年可不會犯這個錯誤。”
  “用針不對!”
  明秀看著艾輝略顯生疏的動作和滿臉的認真,目光柔和溫暖。如果師傅和師伯還在的話,看到師弟的成就,一定會為他感到驕傲吧。
  許多記憶就這樣浮出水面。
  想著師弟是怎么破解師傅的考驗,想著師弟是怎么把工坊給炸掉,欠下巨債,想著師弟神態專注地抽絲剝繭,她的嘴角勾起一抹溫柔如水的微笑。
  松間城的那段日子,是她記憶中最美好的日子,有師傅師伯和師弟。
  還有那個寬厚如山的背影,還有那真誠的笑容。
  當陸峰抵達繡坊,看到的就是這么一副畫面,當場目瞪口呆。不光是他,他身后所有的部屬,有如一群泥塑。
  過了一會,陸峰就回過神來,他目光轉向明秀,滿是歉意:“最近部里的事情太忙,有段時間沒來看你,明秀你勿要見怪。”
  艾輝好奇地看了一眼陸峰,這家伙誰啊?
  明秀的神情冷淡:“二哥你太客氣了。”
  艾輝看了一眼明秀師姐,一看師姐這模樣,他就知道眼前的家伙沒戲。他可是見到過師姐在李維大哥面前,笑容是多么溫柔。
  還是自己想錯了?剛才師姐喊對方二哥,艾輝感覺自己的好奇心都快要跳出來!
  陸峰就像沒有看到明秀的冷淡,臉上笑容不減,目光落在艾輝身上,爽朗道:“這位可是明秀師弟,有著雷霆劍輝之稱的艾輝?早就聽說明秀有這么一位天才的師弟,今日一見,果然是名不虛傳,英武不凡!”
  艾輝頓時收起小視之心,光這臉皮厚度,就不是一般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