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409 進城

陸峰雖然熱情,但是艾輝還是有所保留,師姐不喜歡的人咱也不喜歡!p“初次見面,明秀的師弟就是我陸峰的師弟!托大一聲,我就喊你一聲輝弟。以后就是一家人,有什么能幫得上忙的地方,一定不要客氣。這點小禮物,算是二哥的見面禮,一點心意,輝弟切勿推卻。”
  陸峰非常熱情地送上一個長長的方形木盒,木盒的看上去十分考究,鑲嵌的墨綠色魚皮,整齊細密的鱗片紋泛著細膩的光澤,低調而華貴。
  艾輝看了一眼師姐,師姐朝他眨了下眼睛。
  明秀淡淡道:“師弟的眼光從來都挑剔得很。”
  陸峰一臉微笑,并不著惱。
  艾輝頓時心中會意,打開木盒,里面赫然躺著一把劍。
  艾輝眼前一亮,手抓起劍柄,放在面前仔細端詳。
  劍身墨綠,質地奇特,仿佛整塊墨玉雕刻而成,波浪形的暗紋層層疊疊,在陽光下就像一泓流動的秋水,煞是好看。劍身筆直寬厚,劍刃看似粗鈍,但是艾輝的元力稍稍激發,兩道極為鋒銳的劍芒緊緊附著兩側的劍刃。
  劍柄似鐵非鐵,但是頗為沉重,這也使得劍的重心比一般的劍要后移許多,拿在手上更為輕松。幾乎瞬間,艾輝就知道這把劍非常適合刺擊。劍柄上纏滿不知名的魚皮,手感絕佳,艾輝根本不想松手。
  “好劍!”
  艾輝忍不住脫口而出,元力灌注劍中,他能夠感受到劍身傳來的細微顫動。這種細微難以察覺的顫動,讓他體內的元力不自主與之共鳴,戰意激發。
  這是……天兵!
  陸峰臉上的笑意更盛,贊許地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老仆,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置備一件令客人滿意的禮物實在不容易。
  他正色介紹:“此劍名為冷玉小刃,是兵器大師魏宏煉制的第一把寶劍。二哥我機緣巧合得之,早就聽聞輝弟劍術超凡入圣,寶劍贈英雄,相得益彰!”
  “哎呀,二哥真是客氣了,那劍我就收下了。”
  艾輝小心地把冷玉小刃收下,十分隱蔽地給師姐眨了下眼睛。
  師姐不喜歡的人咱也不喜歡,收了禮物也不喜歡!
  明秀看到艾輝一臉無賴的模樣,差點笑出聲了,她對自己這位師弟的性格可是一清二楚。
  陸峰見艾輝爽快地收下禮物,明秀臉上更是罕見地露出笑意,他心中更是高興。他給明秀送過多少次禮物,從來沒有見明秀笑過。
  他心中暗自檢討,看來明秀和她這位師弟的感情非常深厚,自己怎么就沒有早點想到這一點?
  好在還不晚!
  陸峰臉上的笑容更加熱情,十分大方豪爽地拍了拍艾輝的肩膀:“和二哥客氣什么?”
  他又送上給明秀的禮物,明秀隨手放在桌上,看都沒多看一眼,更加堅定了陸峰走艾輝這個突破口的決心。
  艾輝注意到,陸峰的幾位隨行,好幾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們身上流露出的剽悍氣息,還有若有若無的元力波動,都顯示出他們的實力不可小瞧,而且戰斗經驗非常豐富。
  他們眼中不時流露出躍躍欲試的戰意。
  此人一位身形挺拔的大漢站出來:“艾輝閣下可要試劍?在下可當陪練。”
  言語間透著一股桀驁,隱隱有挑戰的意思。
  雷霆劍輝這幾天的名氣,在這一帶稱得上如雷貫耳,走到哪里都能聽到。艾輝單槍匹馬屠殺草賊的事跡,傳遍了附近幾座城市。陸峰麾下都是草殺部的精銳,個個眼高于頂,心中自然也不服氣。
  陸峰呵斥道:“不可對輝弟無禮!都給我老實點。”
  邀戰的那人雖然退回隊中,目光傲然地看著艾輝。
  艾輝本不以為意,他注意到師姐眼中閃過一絲怒色,話鋒一轉:“我是挺想試劍,但是刀劍無眼,要是傷到你就不好了。”
  邀戰大漢聞言,哈哈大笑,帶著幾分譏諷:“老子征戰不知道多少回,連死都不怕,還怕受傷?怕就怕小人失手,傷了閣下,又要被大人責罰。”
  言語間的挑釁之意毫不掩飾。
  “你閉嘴!”陸峰瞪了手下一眼,接著轉過臉對艾輝道:“輝弟不要和這個沒腦子的莽漢一般計較,這貨沖鋒陷陣是個好手,就是沒腦子,下手沒輕重,整天給我惹事。”
  艾輝心中了然,知道這些家伙橫沖直撞慣了,是群驕兵悍將。看這群人囂張跋扈的模樣,估計平時在繡坊沒少給師姐惹麻煩。師姐這么溫柔好說話的人,都不待見他們,可想而知。
  他剛才就注意到,其中有個家伙的眼神就不時地往繡女中飄,繡女一觸及到此人的目光,臉色頓時蒼白,一臉驚恐,顯然非常害怕此人。
  艾輝笑道:“二哥這話說得重了。這等豪爽性子,才是英雄好漢么。堂堂男子漢大丈夫,怕受傷算什么事?真刀真槍才能練出真本事嘛。二哥這寶劍讓小弟見獵心喜,正想試試手。”
  陸峰故作遲疑:“這……”
  他也想探探自己這位輝弟的底細,畢竟傳聞是傳聞,終不如親眼所見。艾輝的實力如何,他需要選擇的策略就不一樣。
  艾輝接著道:“當然和他交手是不行的。”
  大漢聞言,頓時滿臉譏諷之色,其他幾人都充滿不屑和鄙視。口氣那么大,臨到關頭又縮了。
  陸峰心中也有些失望,剛準備說話,便聽到艾輝道:“小弟好歹也有點小小名頭,欺負他這個無名之輩,這要傳出去,那臉面豈不是要丟干凈?”
  明秀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又看到師弟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
  陸峰一愣。
  邀戰的大漢臉漲得通紅,雙目直欲噴火,被人當面稱為無名之輩,強烈的屈辱感就像烈火燒遍他全身,他感覺自己都要爆炸,拳頭捏得咯咯作響。
  其他人的臉色都難看得很,自打重建草殺部以來,他們每個人都是戰功赫赫,現在居然被艾輝稱作無名之輩,他們心中的怒火可想而知。
  艾輝滿臉勉為其難道:“所以只好麻煩二哥了,再給他加個幫手。哎,我看這位兄弟相貌不俗,就他吧。兩個無名之輩,雖然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沒那么丟人,好歹說得過去。二哥多多成全,小弟這點名頭賺來不容易啊,都指望著這點名頭吃飯呢。”
  艾輝指的就是那個眼神不時往繡女身上瞟的精瘦漢子。
  精瘦漢子沒有想到自己被點名,旋即冷笑站出來,寒聲道:“無名之輩正想討教討教,看看名人的劍有多利。”
  艾輝這一番話,也讓陸峰臉色有些難看。這些心腹精銳都是他一手挑選出來,跟隨他征戰,是他的得意之作,卻被艾輝如此小看。但是他畢竟是梟雄人物,臉色恢復如常,轉而看向明秀:“明秀,你來勸兩句。”
  明秀雖然心中有些擔憂,但是臉上看不出異樣,淡淡道:“師弟說得很有道理啊。”
  其實她知道這兩人絕非無名之輩。
  邀戰的大漢,名叫霍塔,擅長槍術,剛猛而不失變化,在陸峰麾下往往是打頭陣,勇悍無雙。而那個精瘦的漢子名叫小森,擅長各類草籽,手段狡詐多變。
  陸峰手下這些人,都是他出任草殺部首之后招攬的高手。他們這些年戰功赫赫,只不過因為資歷尚淺,還不廣為人知,但是他們每個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陸峰能夠牢牢掌控草殺,和他擁有這些實力強悍的心腹手下有著直接的關系。
  陸峰點點頭,臉上看不出喜怒:“既然如此,那你們倆就好好向雷霆劍輝請教,刀劍無眼,縱然有所損失,也不得有怨言。明秀,你看如何?”
  “正該如此。”
  她的語氣平靜,說不擔心是假的,但是她非常信任師弟。她知道師弟在戰斗方面的天賦,他既然如此開口,那就是有一定的把握。打腫臉充胖子的事情,師弟從來不會做。
  陸峰慨然道:“好,高手相爭,也是我輩之盛事。我們換個地方,別把明秀的繡坊給拆了。”
  明秀道:“不用,我的繡坊有演武場。跟我來。”
  她帶著大家,來到后院,一個演武場出現在眾人眼前。
  演武場占地非常大,四周有特制的護欄,護欄上系著許多布條。布條上繡著許多復雜的圖案,散發著淡淡的光芒。整個演武場的四個角落,分別種植了四棵防御古樹。雖然古樹的年齡幼小,但是它們釋放的光芒,籠罩整個演武場。
  陸峰贊道:“沒想到繡坊有這么漂亮的演武場。”
  四棵防御古樹的防御光芒,加上護欄上的刺繡布條,也是增強防御力,除非大師親至,否則絕對無法打破演武場的防御。
  明秀沒有理他,打開演武場。
  霍頓和小森沒有半點遲疑,步入演武場,兩人不懷好意的目光,不時在艾輝身上掃過。
  明秀叮囑艾輝:“注意安全。”
  艾輝笑了笑:“放心吧。”
  他提著手中冷玉小刃,大步昂然走入演武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