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今天不想寫明天

手中的冷玉小刃手感真是絕佳,艾輝竟然有幾分享受之感。p龍椎劍還是他在松間城所煉,到如今已經有些不堪使用。和草賊之戰過于激烈,劍身出現龜裂紋。銀折梅會暴露他楚朝陽的身份,也不適合使用,他正在發愁劍的問題。
  世間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打瞌睡有人送枕頭。
  艾輝感激地看了一眼陸峰,自己一定會發揮出冷玉小刃的威力,好好收拾你的手下!
  霍頓和小森步入演武場,臉上的怒色就消失不見,神情肅穆。兩人都是從死人堆中爬出來的老手,知道戰斗中的憤怒沒有任何用處。
  兩人的站位也非常默契,一前一后。霍頓手持一根粗壯的藤槍,站在前方。小森落后幾步,站在霍頓的斜后方,他手上十指之間,夾著不同的草籽,蓄勢待發。
  果然不是弱手!
  艾輝心中暗自贊賞,但是他的神情沉靜,手中的冷玉小刃在元力的灌注之下微微顫動,就像是野獸在出擊前,刨動腳下的泥土。
  之所以是以一挑二,并非是艾輝的托大,他另有深意。
  經過清風的陪練,艾輝的劍術進步飛速,從遭遇曹寧之戰他就能夠感受到。他最近處在一個高速的漲劍期,這個時期戰斗越多,遭遇的敵人越強,對他的成長就越有好處。
  他選擇一對二,大半是這個原因。
  還有一個原因,他隱隱感覺到陸峰在面對師姐時的強勢,他非常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不管是陸峰生性如此,還是手掌大權。艾輝有點擔心,以后陸峰會不會對師姐動用一些強勢的手段。
  師姐在繡坊上花費了大量的心血,短時間內只怕不會離開,而且她家也在翡翠森,自己馬上要去蠻荒那樣的危險之地,不放心帶上師姐。
  在很長的時間,師姐都會留在淺草城。雖說有師姐的大哥陸辰護佑,理論上誰也不敢亂來,但是艾輝還是決定好好震懾一下陸峰。
  他從陸峰的眼睛中看到強烈的野心和不擇手段的冷酷。
  讓陸峰意識到,自己這個師弟的存在,并非人畜無害。而自己的怒火,也并非柔弱無力。
  在這個靠刀劍說話的時代,所有的忌憚和震懾,都離不開刀劍。
  艾輝神色沉靜,手中的冷玉小刃緩緩上揚。
  雖然第一次使用,但是他沒有感到半點生澀阻礙,手中的冷玉小刃仿佛是他身體的一部分。
  果然不愧是兵器大師的得意之作,魏宏這個名字艾輝暗記下來。
  手中輕顫的冷玉小刃仿佛在呼喚戰斗,艾輝的戰意高昂,沒有任何花招,手腕輕抖,幾道劍芒就像離弦之箭,朝對面的兩人****而去。
  冷玉小刃的等階比龍椎劍更高,激發的劍芒也不相同,劍芒多了急促顫動,這也讓劍芒的破壞力大大提升。
  霍頓迎著劍芒,腳步重踏地面,猛地朝艾輝沖去,好像完全沒有看到呼嘯而至的劍芒。
  眼看劍芒就要在他身上扎幾個大窟窿,一顆草籽突然在他身前炸開,化作一個竹籃大小的灰色氣泡。
  灰色氣泡擋住劍芒,同時湮滅。
  霍頓早就料到這一幕,動作沒有半點遲疑,前沖之勢沒有受到影響。
  艾輝揮灑出的劍芒,都被小森彈出的草籽擋下。
  霍頓每往前沖出一步,氣勢就攀升一截,元力的波動就強烈一分。當他距離艾輝越來越近,他的氣勢也攀升到驚人的地步,整個人仿若烈焰包裹,吐氣開聲,手中粗壯藤槍卷起洶涌的元力,轟然朝艾輝刺去。
  艾輝眼前一亮,他的眼睛此刻宛如夜空中的星辰。
  好槍法!
  這一槍的氣勢之強,在他見過的招數中,堪稱第一。而之前蓄勢慢的缺點,也在同伴的幫助之下彌補。
  艾輝沒有半點退讓的意思。
  見識到如此獨特的槍法,也讓他心中戰意更價熾烈,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手中的冷玉小刃仿若行云流水。他的劍招看上去并不快,每一個變化都異常清晰分明,每一劍都飛出一道不規則的劍芒,看上去就像碎裂的瓷片。
  然而不快只是視覺上的錯覺,眨眼睛,十三道碎瓷片似的劍芒揮灑而出,在他面前組成一道劍幕,迎向霍頓驚世駭俗的一槍。
  當最后一道劍芒,仿佛最后一塊拼圖進入劍幕,劍幕陡然一震,演武場內的元力仿佛凝滯。
  【碎瓷劍】!
  艾輝攻堅最強的劍招。
  以強碰強,艾輝沒有用任何取巧的方式。
  碎瓷劍和對方熾烈一槍毫無花巧地碰上,一點耀眼的光芒驟然綻放。光點只有針尖大小,卻刺得大家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見。
  聲音仿佛被湮滅吞噬。
  哪怕有防御古樹隔絕,演武場外的眾人此刻臉色無不為之大變。他們被這恐怖的場面給震住,這是什么劍術?
  過了十多秒,他們的視野才恢復如常。
  映入視野的是,是艾輝的身影,他的身影就像鬼魅一般,在演武場內不斷變換位置,手中的墨綠色劍光不時閃現,擋住小森層出不窮的草籽。
  仔細看才發現,艾輝的眼睛竟然是閉著!
  艾輝在碎瓷劍和對方硬拼的時候,就猜到落在后方的小森可能會偷襲,因為那是偷襲的絕佳時機。
  碎瓷劍的元力消耗巨大,他那時正是體內最虛弱的時候,他在碰撞之前就閉上眼睛。
  小森的偷襲果然如期而至,早有準備的艾輝從容不迫應對。
  對方的草籽雖然變化詭異,但是草籽本身的破壞力是相當有限,作為一種輔助的手段非常有效,而作為主攻的手段,就會有威力太小的弱點。
  這給艾輝喘息之機,元力逐漸恢復。
  艾輝對付草籽的手段也非常有效,草籽的變化多端,他索性不讓草籽近身。長劍在空中揮灑,都是最簡單的刺擊,劍芒****飛出。
  此刻艾輝就像個弓術元修,劍芒就像離弦之箭,準確射中半空中的草籽。草籽紛紛在空中爆裂破碎,卻拿艾輝半點辦法都沒有。為了防止毒煙毒霧類的草籽,艾輝用劍芒爆裂,形成風壓,狂風朝對方的方向吹。
  艾輝很快就拉回主動權,朝小森追殺而去。
  小森沒有想到如此絕佳的機會,對方都早有準備。而沒有霍頓在一側的保護,他就變得異常脆弱,無力和艾輝硬抗,只能不斷閃躲。不過他的身法非常獨特,滑溜異常,艾輝好幾次都眼看要刺中對方,結果卻被小森險而又險地閃躲。
  小森看上去閃躲非常成功,但是他沒有半點得意,臉色慘白如紙。他的心臟好幾次都差點停止,因為劍芒幾乎是擦著他的脖子掠過,毫厘之差。
  對方就像跗骨之蛆,陰魂不散。
  更讓小森感到恐懼的是,對方好像開始逐漸掌握到他閃躲的規律。他的身法一向是他最為自傲之處,全身元力流轉異于常人,能夠做出很多違背常理的動作和轉向。
  霍頓看上去非常凄慘,全身鮮血淋漓,手中的藤槍斷了一截。
  他的神情茫然無神,這一招【卷龍】他從來沒有失手過。從來沒有人敢正面硬拼,好幾次遭遇荒獸,都是他用這一招【卷龍】終結荒獸。
  那是什么劍招?
  碎瓷片似的劍招,帶著可怕的震顫,仿佛在他眼前重現。
  “老霍!”
  小森驚慌的尖叫打斷他的茫然,霍頓扭過腦袋,看到小森滿場飛奔狼狽不堪的場面,立即回過神來。
  霍頓怒吼一聲,提著斷了半截的藤槍,朝艾輝殺來。
  場外的陸峰等人齊齊松一口氣,霍頓反應過來,戰局又重新變得有希望。剛才那一番變化實在太快,太劇烈,所有人都被沖擊得有些沒有活過神來。
  誰也沒想到,比試一開始竟然沒有試探,而是最強硬的碰撞!
  完全違背常理的戰斗節奏,讓觀戰的眾人都一下子懵了。而等他們反應過來,戰局變得一面倒,他們便看到艾輝滿場追殺小森的場景,臉色難看無比。
  直到此時,霍頓的加入,才讓他們提到嗓子眼的心放松下來。
  艾輝眼前一亮,霍頓竟然還有再戰之力,返身撲向霍頓。
  【碎瓷劍】和【卷龍】的碰撞,艾輝更占便宜。因為他的劍招是離體飛出,而霍頓的【卷龍】則是人槍一體。
  兩者碰撞的沖擊力,艾輝閃開了,而霍頓卻承受個結結實實。霍頓身上看上去鮮血淋漓,但若是擦去鮮血,便會發現霍頓身上一個傷口都沒有,鮮血是從皮膚直接滲出。
  能夠硬抗碎瓷劍,連艾輝都有點佩服。
  霍頓怒喝一聲,手中藤槍刺向艾輝,這一槍沒有【卷龍】那般威勢,角度卻異常刁鉆,猶如毒龍出洞。
  半空中的艾輝,身體詭異地旋轉,手中的冷玉小刃斬在藤槍上。
  然而意料中的碰撞聲沒有響起,霍頓手上的藤槍突然變得柔軟如索,倏地纏向艾輝。
  艾輝反應極快,猛地向后一仰。
  啪!
  一道殘影從他面前掃過,勁風割得他臉生疼。
  就在此時,啪啪啪,連續的爆音在他周圍響起。
  小森一口氣扔出二十顆草籽,在艾輝周身同時爆裂。
  艾輝陷入危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