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10 冷玉小刃

為何說實戰最能磨礪元修的實力?p因為在實戰中,你能遇到各類元修,他們的戰斗方式各異,你會遇到各種稀奇古怪、難以預測的情況,這些都會迫使你前進,迫使你更快地思考,更快地應變。八一中文網WくwくWく.く8√1★z★W√.CoM而只要你能活下來,你就能明白該如和對付這種敵人。
  而生死的危險,能夠激人的潛能,匪夷所思的舉動、靈光一現的創意、遠預期的承受,在安全的時候,你是絕對想不到你能夠做到這個程度。
  因為恐懼,強烈的恐懼,人類對死亡的恐懼是深入骨髓的本能。無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天才還是庸人,對死亡恐懼的本能,都如出一轍。
  此刻的艾輝,就感受到來自本能的恐懼。
  二十顆草籽同時爆裂,沒有任何死角!
  哪怕在這個時候,艾輝都忍不住驚嘆小森出手時機的精準和狠辣。二十顆草籽的效果各異,有的爆裂成蛛網罩向他,有的爆裂成一團毒霧,有的爆裂成一蓬細針等等。
  無論從哪個角度看,艾輝都無處可逃。
  而且即使他闖出包圍圈,等待他的,將是霍頓的致命一擊。
  而就在此時,半空后仰的艾輝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動作。
  他團身縮成一團,猛地往地面墜落,在背部撞上地面的瞬間,后背猛地拱起。
  【魚拱背】!
  哪怕這么久沒有使用過,艾輝用起它來,還是如此嫻熟。懸金塔外****夜夜的苦練,讓這一招就像本能一樣。
  和背部相觸的地面,就像酥脆的餅干,無聲粉碎。
  當年在松間城的時候,艾輝的元力微弱,而如今的艾輝是二元之境,元力增長何止百倍!
  轟!
  地面就像被人狠狠敲了一記的重鼓,眾人只覺得站立不穩。
  場內的兩人感覺更加直接,腳下地面一抖,強烈的沖擊波挾著灰塵,就像一個灰色的圓環,陡然橫掃整個演武場。
  當其沖的就是草籽,它們就像柔弱無力的稻草,被沖擊波瞬間吹散,七零八落。
  這是什么招式?
  兩人大驚失色,慌忙防御。
  沖擊波橫掃過他們,他們身形一晃,便安然無恙。兩人一愣,他們驚訝的不是沖擊波的威力如此之強,而是沖擊波的力量如此之弱!
  但是下一刻,他們的臉色變了。
  橫掃全場的沖擊波挾裹著大量的灰塵,此刻整個演武場灰塵彌漫。
  不好!
  小森本身就是偷襲的高手,現自己周身灰塵彌漫,目不視物,就知道糟了。他體內元力一動,就要朝霍頓所在的位置靠攏,這是他唯一的生機。
  三道綠色的劍芒,突然從他身前彌漫的灰塵中悄無聲息地鉆出來。
  三道劍芒的方位非常巧妙,恰好鎖定他前沖的任何方向。
  早就神經緊繃的小森突然硬生生止住身形,身體詭異一折,就像折紙般,沒有半點外力,前沖的方向陡然扭轉,撲向另一邊。
  剛才他就屢屢靠自己的身法扭轉戰局,他松一口氣,得手了!
  還好對方還沒有識破他的身法,他第一次遇到如此厲害的對手,洞察力簡直驚人。他懷疑再打下去,對方很有可能洞悉自己身法的規律。
  驀地他若有所覺,臉色大變。
  不好!
  身下傳來劇痛,他忍不住放出凄厲的慘叫。他的身體弓成一團,體內的元力一下子紊亂,身形完全失去控制,就像一個沙包,重重摔在地面。
  小森的慘叫太突然也太凄厲,讓所有人的臉色都刷地大變。小森的慘叫聲讓他們心驚肉跳,大家都知道小森是個狠辣角色,普通的傷一聲都不會吭。
  6峰急聲大喊:“住手!”
  霍頓的臉色也慘白,他距離更近,小森的慘叫傳入他耳中,讓他更是驚恐。他的經驗很豐富,知道彌漫的灰塵才是敵人最大的掩護,他把自己周身護得水泄不通,藤槍卷起灰塵,把灰塵投射到遠處。
  他周身三丈內,立即變得清晰起來。
  一道身影突然從灰塵中****而出,赫然是艾輝,身隨劍走。
  霍頓咬牙切齒,眼中閃過一縷殺機,毫不退縮,手中的藤槍倏地化繁為簡,迎著艾輝一槍刺去。
  就在槍尖要碰撞的瞬間,霍頓臉上露出獰笑。
  藤槍突然一分為五,五道略細的藤槍散開,同時刺向艾輝的周身!
  他的藤槍是用五根細藤絞成一根,平時只是一根藤槍,但是需要的時候,卻能化作五根。往往在戰斗的關鍵時刻,他這個變招總能揮出奇效。
  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艾輝****的身形突然偏轉,擦著五根藤槍,飛掠而過。
  【風蝠切】!
  霍頓表情凝固,睜大眼睛,滿臉不能置信。如此快的度,變向為何沒有半點預兆?
  劍光貼著他的槍桿一閃。
  “啊!”
  霍頓慘叫一聲,他的右臂飛上天空,斷臂處血出如注。
  煙塵散盡,演武場露出全貌。
  偌大的演武場,只有艾輝持劍而立的身影,冷玉小刃滴血未沾。在他不遠處,霍頓半跪在地,捂著斷臂,神情極為痛楚。哀嚎不絕的小森蜷縮在地,整個人弓成一團,就像蝦米一樣,下半身鮮血淋漓。
  明秀目瞪口呆,她想過師弟的實力大進,但是沒有想到師弟的實力,竟然已經如此強悍!
  以一敵二,對方兩人皆傷,而師弟毫未損。
  6峰等人臉色無不鐵青,他們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霍頓和小森的實力如何,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兩人聯手竟然都一敗涂地!
  艾輝從容不迫走出演武場,來到明秀身邊:“師姐,你這演武場要重新修過了。”
  明秀這才看清楚,演武場的正中心,一個巨大的深坑,就像隕石砸落形成。她忽然想到艾輝的那一招拱背,回憶起懸金塔外師弟留下的印記。
  原來,師弟已經成長到這般地步。
  她心中升起萬千感慨。
  6峰身邊的一名高手已經落在演武場內,檢查了霍頓和小森的傷勢,朝6峰搖搖頭。6峰臉色鐵青,他何嘗不知道兩人已經徹底廢了?
  小森要害被傷,能不能活下來都難說,活下來心性也必然大變。而霍頓右臂被斬,單臂如何使槍?
  一時間,6峰身邊的諸人生出兔死狐悲之感,看向艾輝的目光直欲噴火,恨不得把艾輝生吞活剝。
  有人忍不住恨聲道:“閣下的手段也太過于狠辣!”
  明秀臉上浮現薄怒之色,正欲開口,艾輝按住她。
  他轉過身體,神色淡然平靜:“是嗎?我這是看在二哥的面子上,才饒他們倆一命。看來我該殺了他們,才對得起我殺人如麻的名頭。”
  眾人目光一變,心中無不凜然,他們這才想起來,眼前這個看上去平靜淡然的少年,是個不折不扣的屠夫,殺人如拾草芥。
  艾輝朝6峰展顏一笑:“我這人一向干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二哥贈我寶劍,那二哥的情面自然要給。那草賊意欲對師姐不利,當是該殺,呵呵,此事未完,少不得還要去會會他們,比起做人留一線,我還是更喜歡斬草除根。二哥,你說是么?”
  艾輝這一番云淡風輕的談笑,說得大家心中毛,只覺得這話里濃濃殺氣撲面而來。他們見過各路狠人,但是像艾輝這樣把殺人說得如此云淡風輕的人,還從來沒有見過。
  所有人都閉嘴,他們知道這個看上去年輕的少年,是一個絕對不要招惹的狠辣人物。
  6峰臉上的表情很僵硬,他笑得很勉強:“輝弟真是豪杰。”
  艾輝朗聲長笑:“二哥才是真豪杰,都已經是一部部,大權在握,家大業大,真是羨煞旁人。二哥諸般皆好,唯獨不如小弟的,便是快意人生,仗劍獨行。想殺就殺,想走就走。”
  6峰此時已經緩過來,哈哈笑道:“我就羨慕輝弟啊!每日案牘勞形,為些瑣碎之事煩心,此等人生哪能快意?”
  兩人把臂言歡,看不出半點芥蒂。
  聊了一個時辰,兩人才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散場,6峰帶著諸人告辭。
  艾輝還特意送到繡坊大門門口。
  看著6峰他們離去的背影,艾輝臉上的笑容消失,目光深沉。
  突然,耳朵傳來一陣劇痛,赫然是明秀扭著他的耳朵。
  “說,從哪學來的壞毛病?呵呵,殺人如麻?現在長大了就會打打殺殺了?啊!這才幾年啊,就長歪了?當年我那個純樸的師弟到哪去了?現在還會逞能了啊!以一敵二,囂張嘛!還什么比起做人留一線,更喜歡斬草除根,嘖嘖!這話多霸氣!”
  “哎哎哎,嘶嘶嘶,師姐輕點輕點,哎呦,有話好好說,是是是,留一線留一線,多留幾線,要幾線留幾線!”
  明秀松開手,再次恢復之溫柔嫻靜如水的模樣。若論眼前的模樣,誰也想不到剛才動手的是她。
  艾輝齜牙咧嘴,松一口氣。
  “師弟啊。”
  明秀師姐的語氣溫柔如水,動作輕柔地撣去艾輝身上的塵土。
  艾輝一個哆嗦,泥塑般一動不敢動:“師姐有話盡管吩咐!”
  “師姐想了想,還是斬草除根好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