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411 碎瓷劍VS卷龍

火浮云的房間內,陸峰的咆哮就幾乎要掀翻房頂。p“他這是在向我示威!向我示威!他在警告我!******他是什么東西,敢警告我!我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混蛋!這群廢物,連個毛都沒長齊的混蛋都打不過,廢物!蠢貨!白癡!”
  “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他是什么東西!他是什么東西!”
  ……
  噼里啪啦砸東西的聲音,響成一片。最后只剩下粗重的喘息聲,就像房內有一頭野獸。
  外面的諸人面色發白,這次他們確實搞砸了,讓大人丟了面子。他們也聽得出來艾輝言語間的警告和示威,但是沒有人敢再上前邀戰。霍頓和小森的下場,讓他們失去勇氣。
  良久,房間內粗重的喘息聲消失。
  門打開。
  陸峰走出來,臉色恢復如常:“那兩個白癡呢?情況怎么樣?”
  老仆恭聲開口:“小森的傷勢止住了,但是對他的打擊太大,今后估計廢了。霍頓的右臂已經冷凍起來,可以接回去,但是只能日常使用,戰斗沒法用了,而且費用……”
  “這兩個白癡!”陸峰破口大罵,神情卻緩下來:“管什么費用?給他治好!兩家的撫恤都做好,給他們換份輕松的工作。雖然他們兩個蠢貨丟了我的人,媽的兩個蠢貨!”
  老仆連忙道:“大人仁慈!”
  其他護衛都紛紛道:“大人仁慈!”
  他們臉上露出感激之色,兩個人都廢了,大人還能做到這一步,那確實是仁至義盡。在戰部中,如果家世好,獲得撫恤是很容易的事。但若是平民,各種拖延、不聞不問,簡直是家常便飯。
  “仁慈個屁!”陸峰余怒未消:“以后都給我打起精神,輸贏是家常便飯,輸了我不生氣。技不如人沒什么丟人,丟人的是被對方嚇到。看看你們的慫樣!這么多人,氣焰居然被他一個人壓下去,我當時恨不得自己上。”
  諸將都低下頭,滿臉羞愧。
  “都回去好好想想。我可虧待過你們。你們如今的地位、待遇,多少人羨慕。外面不是沒有風言風語,說你們憑什么拿這些?說我們草殺部是草包部,你們****一樣的表現配不上你們的待遇。你們有家世嗎?沒有。你們實力不錯,但是和你們差不多的有的是。除了我,還有誰會用你們?除了我,還有誰會給你們這樣的待遇?沒有我,你們就街邊的一條死狗!你們有什么?就是一條爛命!想回到過去一無所有的時候?不想就給老子拼命!活,榮華富貴!死,你們家人我養。不想拼命的趁早滾蛋,老子這不養慫貨。”
  “你們是一群狼!懂不懂什么叫狼?就是死也要從別人身上咬下三兩肉!瞧瞧你們那慫樣!”
  “都給老子滾!”
  砰!
  房門重重關上。
  一眾部屬無不羞憤交加,面漲得通紅,呼吸粗重,喘著粗氣。大家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火焰,所有人默不作聲各自離開。
  回到房間的陸峰,臉上神情平靜,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哪里能看得到半點憤怒?他的草殺部自建立以來順風順水,沒有遭遇什么挫折,這些家伙的脾氣也變得浮躁,他早就有敲打之意,奈何找不到合適的機會。
  這次機會來得太合適,他的憤怒有一半是真實的,有一半是借題發揮。手下不要說傷兩個人,死兩個人他都不在意。至于被羞辱的感覺,不足以讓他失去理智。
  身為陸家養子的他,從小受過的白眼和閑言碎語,不知道多少。人們只會看到他身為陸家養子是多么幸運,但是不知道他受到的排擠和冷眼。
  他的心早就冷酷如鋼鐵。
  艾輝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現在他才發現,自己之前忽略的雷霆劍輝,絕非一個簡單人物。他展現出來的心智和手段,讓陸峰有點吃驚,這不是一個草莽之輩,也不是靠嘴皮子的家伙。
  陸峰現在有點明白,為什么松間派會追隨艾輝的腳步。
  松間派既有很多的新民,也有師雪漫和端木黃昏這樣頂級世家的子弟。師雪漫他不熟悉,端木黃昏他卻在暗中觀察許久,那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家伙。除了性情脆弱敏感了點,其他方面,無論天賦還是才智,都極為驚人。
  這么多出色之輩,竟然都在艾輝麾下。
  陸峰羨慕得都快要流口水,恨不得把他們都搶過來。看看艾輝麾下,在看看自己麾下,真是云壤之別。
  不過,自己一定會超過艾輝!
  陸峰不自禁捏緊拳頭。
  片刻后,他松開拳頭,從抽屜中取出一個小木盒。小木盒里面擺放著一疊巴掌大小的卡片,最上面的卡片上赫然寫著“陸辰”。
  陸峰抽出一張空白卡片,鄭重寫下兩個字
  ——艾輝。
  繡坊。
  艾輝和師姐聊起陸峰。
  “二哥小的時候是被抱養過來,開始的時候被欺負得厲害,我覺得很可憐,就央求父親幫幫他。小的時候我們關系不錯,他很照顧我。但那是很小的時候,大概四五歲吧,后來我去了松間城的繡坊了,跟著師父學刺繡。平日里也沒什么聯絡,感情也就淡了,后來倒是經常聽到族里對二哥的夸贊,說他雖然天賦不如大哥,但是勇毅堅韌,頗有擔當。”
  “后來他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草殺部的部首,重建草殺部,這些年也算做得有聲有色。不過外面的非議還是很多,認為他的能力不足。就連上面,也沒有同意他用陸草殺的稱號。應該是他的草殺部,還沒有得到上面的認可,他的壓力也蠻大。”
  師姐言語間頗有些唏噓的味道,接著道:“我到淺草城,建繡坊的時候,才再次見到他。然而一見之下,我就極不喜歡。他眼中的野心過于強烈,做事的目的性很強,我不喜歡這類人。”
  艾輝連連點頭:“雖然只是初見,我也覺得他是個不擇手段的梟雄人物!”
  師姐冰雪聰明,在這方面他一點都不擔心。其實,從當年師姐會喜歡李維大哥就能看出來一些端倪,當時的李維大哥只不過是兵人部的普通隊員,身份和師姐相差巨大,但是師姐并不在意。
  大抵是李維大哥為人真誠直率。
  想到李維大哥,艾輝心中五味雜陳。當年的李維大哥,如今卻已經是鐵兵人。
  明秀輕笑一聲:“你不要過于擔心,大哥雖然不管事,但是無人敢拂逆大哥之意,就連家主都不敢,遑論陸峰了。大哥從小就疼愛我,會照顧我的。”
  艾輝一想也是,師姐的大哥,就是白衣圣手陸辰,岱綱的大弟子。在翡翠森,陸辰的能量毋庸置疑。任何人想對明秀不利,不會不考慮陸辰的存在。
  艾輝心中忽然升起一絲疑慮。
  草賊把主意打在明秀頭上,難道就不怕陸辰之怒嗎?草賊一定很清楚明秀和陸辰之間兄妹情深,他們還敢把主意打在明秀頭上,除非……除非他們有辦法面對陸辰的怒火?
  整個翡翠森,能夠阻擋陸辰怒火的,只有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岱綱。
  可是,草賊和岱綱是生死不可共天的死仇,怎么可能聯手?
  不,還有一種可能。
  草賊的目標,就是陸辰!
  這個念頭冒出來的瞬間,艾輝是覺得草賊瘋了!
  陸辰不僅自己是木修大師,醫術和戰斗都極為出色。三個弟子之中,陸辰是岱綱最喜歡的弟子,不止一次地說過,陸辰最像年輕時候的他。
  陸辰的身后是陸家,底蘊身后。他的醫術高超,救治過的高手眾多,人緣口碑絕佳。在這方面,連岱綱都不如他。只要招呼一聲,一定會很多人前來助陣。
  陸辰想要踏平草賊,并非難事,草賊哪來的自信對付陸辰?
  突然發現草賊之事沒有那么簡單,艾輝決定在淺草城呆一陣子。不管草賊有何圖謀,直接把草賊給滅了,什么圖謀都扼殺在搖籃之中。
  果然斬草要除根。
  心中做出決定,艾輝臉上神情不露分毫,不露痕跡地岔開話題:“師姐,你的刺繡現在是大師了嗎?”
  刺繡相關的問題立即吸引明秀的注意力,她有些苦惱道:“感覺好像就差一點點,在這個地方已經停了很長的時間。”
  艾輝聞言,不由關切地問:“哪個地方,說出來聽聽,我幫你參謀參謀。”
  成為大師需要創造自己的絕學,在刺繡也亦是如此,明秀需要開創屬于自己的獨門技法。韓玉芩在這方面更加變態,她開創的織法有十多種之多。她的繡品有專門的稱呼,被稱為虹繡。
  開創屬于自己的獨門織法,絕非簡單的事情。
  師姐一臉鄙視地看著艾輝:“看看你刺繡的水平,除了抽絲剝繭,其他的哪有長進?你這水平來幫我參謀參謀?”
  艾輝毫無羞愧之色,大言不慚道:“師姐你這就小看我了,師弟我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說不定就能給你出出主意呢。”
  明秀沒好氣道:“果然是長歪了,現在都開始貧嘴了,油腔滑調。我的織機壞了,走南闖北的大英豪,幫我修修。”
  艾輝滿臉云淡風輕,信心滿滿地走到一臺沒有運轉的織機面前:“這一臺嗎?交給我吧,這點小問題,不在話下。”
  “那是剿絲機。”
  “我就說嘛,難怪長得那么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