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14 小艾先生

織機完全變了模樣,明秀怎么也無法把艾輝正在折騰的家伙和織機聯系起來。p如果這是一架織機,那絕對是最奇怪的織機。p之前的織機運轉的時候,光芒會注滿內槽,就像平靜的海面。而眼前的織機,內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形狀險峻的山峰。
  “再等一會。”
  艾輝的聲音從織機底下傳來,就這么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經鉆到織機的底座下面。
  過了一會,艾輝從底座下鉆出來,滿身灰塵,不過他渾不在意,嘿然道:“修好了!”
  明秀的臉色古怪:“這是修好了?”
  “是啊。”艾輝理所當然地點頭,他注意到明秀的神情,明白過來得意道:“哦,我覺得原來的織機有很多的地上可以改進,就順手做了一些改進。老師當年制作這架織機的時候,他的很多理論都沒有成熟,所以很多設計都比較原始落后。”
  明秀心中五味陳雜,對她來說,織機不僅僅是一架織機,還是懷念師傅師伯的遺物。從她的本意來說,她并不希望織機發生這樣的變化,她并不在乎織機是不是更好用。換作個工匠如此改造,她一定不允許。
  可是出手的是師弟,一個對這些遺物有著同樣情感的家伙。
  “我想師傅師娘更希望他們的理論發揚光大,而不是被放在倉庫的角落里,被用來懷念吧。”
  艾輝的聲音很平靜,明秀心中的感傷被這股平靜撫平,她露出笑容:“師弟說得很有道理。師弟來介紹一下這座全新的織機吧。”
  艾輝的臉上露出得意之色:“之前的織機,每一根繡針的運轉軌跡是固定的,師傅對它們做了非常復雜精巧的設置。但是這樣的設置,有一個缺陷,缺乏效率。我是從鎮神峰得到的靈感,看看形狀是不是有點像?鎮神峰的元力流淌,五行生生不息,宛如一個整體,元力的利用率非常高。如何把繡針運轉起來呢?我用劍陣來解決,每一根繡針不就是一把微小的飛劍嗎?劍陣能夠讓劍做非常復雜的運轉,而且效率很高,控制起來也容易許多。繡針需要的劍陣難度要小很多,它們只要穩定的飛行軌跡就可以。”
  明秀的臉上露出懷疑之色:“真的這么厲害?”
  艾輝傲然道:“這是一種全新的織機,它的效率遠遠超過之前的織機。師姐你不相信就試試。”
  “我肯定要試的。”明秀看了艾輝一眼:“如果你的改造失敗,還毀壞師父師伯的遺物,哼哼。
  最后兩聲冷哼,讓艾輝心肝一顫,不過他對自己的織機非常有信心:“要不要我先示范一下?”
  “不用。”明秀的拒絕充滿自信,她從小就修煉刺繡,市面上流行的織機基本都擺弄過,見多識廣。
  她的雙掌放在桌面的掌印處,稍稍灌注元力,嗡地一聲顫音,桌上的那座山峰的峰頂陡然射出幾道手指粗細的光束,緊接著恍如實質的光芒從山峰漫出來,宛如流水般沿著山峰向下流淌。
  所過之處,嗡嗡地顫音越發響亮。
  明秀忽然發生驚呼:“天,這有多少根針!”
  明秀對各種織機都非常了解,不少織機的原理都不太一樣,但是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就是針的數量。針的數量越多,就能夠織出更復雜等階更高的布匹。
  之前師父留下來的織機,總共有一百零八根繡針,這個數量已經不少。可是,明秀感受到山峰內部的繡針,數量之多,讓她一時無法判斷出具體的數量。
  這根本就是一座繡針組成的山峰!
  艾輝得意洋洋的聲音傳入她耳中。
  “九百七十二根!這已經是容納的極限,如果數量再繼續往上增加,織機的體積會變得非常驚人。
  明秀被這個數字徹底震驚了,有那么一刻,她甚至忘記了灌注元力,嗡嗡的顫音立即消減許多。
  艾輝見狀連忙提醒:“不要停下來,這架織機的繡針數量比較多,想要激活它們必須灌輸足夠的元力。”
  明秀心中一個激靈,連忙回過神來,繼續向織機灌輸元力。
  她心中的震驚沒有半分消退,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在她心中升起,她驚駭地發現,她能夠輕易地感知到每一根針的位置。
  九百七十二根針,都是如此清晰!
  明秀幾乎無法置信,師弟是怎么做到的?
  她心中剛剛一動,只聽得呼地一聲,一縷縷細密的光絲,從山峰的各處噴涌而出,絢爛得幾乎讓她失神。
  等等!
  莫名熟悉的感覺,悄然而至,如此突然。
  這是……魚瀑針?
  師弟可惡又得意的聲音再次響起。
  “是不是感覺很熟悉?因為繡針的數量太多,一般的織法很少有涉及到這么多繡針,我就想到了師娘的魚瀑針。師姐不會連師娘的獨門絕技都不會吧?”
  不會?當然會!
  可是開創魚瀑針的師傅,控制元力針的數量,是九百四十七根!也是迄今為止,控制元力針數量最高紀錄。
  而這架織機的繡針數量是九百七十二根,比師父的最高紀錄還要多二十五根!
  明秀感覺自己的腦袋一片混亂,她十多年來在刺繡領域形成的認知好似在這一刻都被顛覆。
  “集中精神!”
  師弟的提醒讓明秀回過神來,她深吸一口氣,排除腦海中所有的雜念,目光變得專注。
  從山峰升起的一縷縷細微的光芒,就像一群靈活的游魚,靈活地游動。旁觀者眼中,就像絢爛的瀑布,讓人眼花繚亂。
  專注的明秀,立即能夠感受到織機的出色。魚瀑針是她非常熟悉擅長的針法,她的數量雖然無法達到師傅的九百四十七根,但是也能夠突破六百根。在她當下這個年紀和境界,能夠做到這般地步的,屈指可數。
  但是她從未操控過如此眾多的繡針,更讓她感到驚訝的是,她沒有感受到半點的吃力。操控數百根繡針的艱澀,完全消失,這些繡針仿佛異常的聽話馴服,幾乎是她心念一動,繡針馬上就會做出反應。
  明秀一下子興奮起來,她明白這意味著什么。
  元力源源不斷,絲絲縷縷的細長針芒時而圍繞著山峰盤旋,時而在山峰上空交織,光華迸濺,火花四射,有時會響起尖銳的爆音,有時會響起類似木頭的空洞咄咄聲,還有嘶嘶的絲線摩擦聲。
  艾輝看得目眩迷離。
  元力針以非常驚人的方式在運轉,那些元力變幻,在他眼中稱得上匪夷所思。他雖然能夠造出這架織機,但是論起織布,卻絕對做不到眼前這般地步。
  師姐在刺繡方面的造詣,體現得淋漓盡致。
  潔白如雪的布匹,圍繞著山峰游走,就像一條潔白的大魚。無數彩色絢爛的微光在它的尾巴匯集,繡針以驚人的速度翻飛交織,遠遠看上去,就像潔白的大魚有著煙花般絢爛斑斕的彩色尾巴。
  布匹的長度在緩緩增加。
  空氣中的元力在悄然發生變化,游動的布匹扯動周圍的元力,元力波動變得越來越強烈。游動盤旋的布匹就像一個漩渦,在源源不斷吞噬著周圍的元力。
  艾輝臉上露出驚容,能夠引發天地元力變化的,都絕非凡品!
  白色的布匹,籠罩著一層淡淡的微光。
  白布尾部的針芒變得更加絢麗,明秀的鼻尖和額頭出現汗珠,她的目光依然專注。
  艾輝也有點緊張起來,他知道這匹布到了最后完工的時候,這也是最關鍵和最容易出問題的時候。繡師到了這個階段,精神已經非常疲憊,體內的元力損耗接近枯竭,稍有不慎,就會功虧一簣。
  收尾出問題而導致整件作品被毀的事情,在刺繡界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密集的針芒開始產生細微的嘯音,嘯音越來越響亮,而此時的針芒已經快到肉眼難以捕捉的地步,嘯音開始變成清脆的爆音。
  如同雨點般密集的清脆爆音,緊張得讓人喘不過氣。
  當最后一道針芒穿過白布,所有的爆音消失。
  白布漂浮在山峰上空,它周身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那是濃郁得恍如實質的元力。
  明秀收起雙掌,她有些氣喘吁吁,滿頭大汗,但是眼中盡是興奮之色。
  “太厲害了!太厲害了!沒想到我竟然能夠織出【秋月之華】!”
  艾輝一呆,過了一會反應過來,不能置信地問:“這、這是【秋月之華】?”
  好歹在繡坊混過那么那么久,師娘所創的【秋月之華】,艾輝還是知道的。這是一種頂級布料,它天然會散發柔和清冷的光芒,就像秋月的光華,也因此得名。
  漂浮在山峰上空的白色布匹,周圍濃郁的光芒逐漸消散,最后變成清冷柔和的光芒,就像月亮投下的光華,美不勝收。
  明秀的眼中也露出迷醉之色:“嗯,這就是【秋月之華】。”
  頂級的布料本身就有著特殊之處,【秋月之華】需要九百根以上的元力針同時運轉,織法極為復雜。明秀最多只能控制六百根元力針,只能織出次一個等階的【月之華】,【月之華】的光澤會少了【秋月之華】特有的冷光,而兩者的價格和功效,也是天差地別。
  明秀沒有想到,自己第一件【秋月之華】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