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今日無更明日

余叔正在房間休息,心里琢磨著事情。【看~書閣www.booksrc.net免@費小說閱讀】
  他能夠得到家主的信任,正是得益于他平日里會動腦子,揣摩家主的想法。他覺得一位合格的部屬,一定多想,多揣摩上面的真實意圖,這樣才不會把事情辦砸。
  可惜剛才沒有看到艾輝。
  他對艾輝也十分好奇,關于艾輝的傳言最近突然多起來,好像艾輝一下子進入人們的視野。府上之前對艾輝并不關注,雖然艾輝是小姐的師弟,但是實力實在過于低微。
  實力低微,就是廢物的代名詞。
  雖然艾輝之前在寧城的事跡傳播得很廣,但是在大人物眼中,并不值得過份關注。很多人認為因為艾輝的孱弱,未來像師雪漫、端木黃昏這些人一定會取而代之,松間派的內亂早已經注定。
  而最近大家紛紛拋棄之前的觀點,是因為艾輝展現出強悍的實力和驚人的進步。
  像陸府這樣專門分析過上次粥宴時艾輝的實力,和如今實力之間的差距的,不在少數。這足夠讓他們得出驚人的結論,在這短短的時間內,艾輝的實力有著質的飛躍。
  如果艾輝能夠保持這樣的進步速度,加上師雪漫、端木黃昏等人,松間派立即一躍成為無法忽視的存在。
  陸府在這方面的優勢得天獨厚,小姐和艾輝之間的關系牢不可破。從艾輝專門來看望小姐,就能看得出他們之間的姐弟情深。只要陸府自己不亂來,他們永遠走在別人的前面。
  表現自己的誠意,保持友善的關系,就是當下陸府的基調。
  他忽然想起來,據說之前二公子和艾輝似乎發生了沖突,二公子的兩名手下受了重傷。這個消息讓他皺起眉頭,自己看來要提醒一下二公子,這方面不要做得過分。
  二公子對小姐的愛慕之意,不少人知道,家主看上去似乎是不鼓勵但也不反對。
  余叔卻是知道,家主最中意的,其實是如今下落不明的郁鳴秋。郁鳴秋從小和小姐青梅竹馬,而且還是大公子的師弟,岱宗的弟子,還有比這更好的人選嗎?
  不過小姐性子恬淡,但是一向有主見,獨居在淺草城也是表明了她的態度。而且小姐本身成為刺繡大師指日可待,家族需要借重之處許多,她個人的意愿也是家主不得不考慮的。更何況還有大公子一向對小姐極為寵愛,倘若說小姐的意見家族需要顧慮,那大公子的意見在家族份量可謂一言九鼎。
  他有些擔心二公子,二公子為人上進,但是在他看來,有些過于著急。
  忽然,余叔站了起來,繡坊的一處,強烈的元力波動沖天而起。
  他臉上忽然露出驚喜之色。
  繡坊的繡娘們紛紛沖出來,她們臉上都露出驚喜之色。
  淺草城的另一個角落一處民居院子里,幾名大漢在低聲議論,忽然他們停下來,目光投向城市的另一個方向。
  “那個方向……陸明秀的繡坊!”
  “她在突破!”
  幾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震驚,他們沒有想到這個時候會遇到陸明秀的突破。
  “怎么辦?難道我們眼睜睜看著她突破?”
  為首的大漢比較穩重,反對道:“我們是來打探消息的,不要節外生枝,老大還在等我們回去,陸明秀的賬跑不了!”
  “這么千載難逢的機會就這么放過?我不同意!”
  一位身高臂長的冷面大漢站出來:“一箭便可。”
  其他人頓時不爭了,冷面的大漢名叫班彥,是草賊中實力最強的幾人之一,一手出神入化的弓術,箭下亡魂無數。
  為首的漢子咬牙道:“只給你一箭的機會!其他人先撤!”
  其他人沒有反對,他們干脆利落地離開。
  倉庫內,剛剛完成【秋月之華】的明秀,并沒有馬上摘下它,而是閉上眼睛立在原地,沉浸在剛才的感覺之中,仔細回味。
  艾輝眼前一亮,感受到師姐周身元力的變化,他連忙噤聲,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明秀距離大師只是一步之遙,卡在一個地方,久久沒能突破。
  剛才是她第一次操控那么多數量的繡針,非常新鮮。尤其是繡針的流暢圓融,如同行云流水般,給她極大的震撼,也給她極大的啟發。
  原來繡針是可以如此流暢自如!
  艾輝畢竟在刺繡上的造詣有限,他并不是從刺繡的角度去改造這架織機,而是通過自己對元力的理解和老師的理論,還有他見過的劍陣,融合在一起,打造出這么一架另類的織機。
  這一切給明秀帶來無以倫比的沖擊,她的許多困惑迎刃而解,靈感就火山一樣噴薄而出。
  她沉浸其中,渾然忘我。
  體內枯竭的元力突然一動,就仿佛一個契機牽動,周圍的元力瘋狂涌向明秀,緊接著動靜越來越大,漫天的元力倒灌,沒入她的體內。
  艾輝臉色大變,他周圍區域的元力竟然被抽空!
  他現在是二元之境,而且對周身元力的控制力極強,但即使如此,他周圍的元力依然不受控制被抽空。
  這是……
  艾輝腦海中靈光一閃,忽然臉上露出狂喜之色,連忙沖出倉庫。
  他沖出倉庫時,才發現外面圍滿了人,無數目光匯集在他身上。
  余叔也看到艾輝,他見過艾輝的幻影豆莢,一眼就認出艾輝。倉庫內的元力波動明顯是小姐,現在艾輝也在現場,難道小姐的突破和艾輝有什么關系?
  其他人的目光也十分好奇。
  隨著倉庫的動靜越來越大,大家不得不繼續往后退。漫天元力從四面八方匯集,就像龍卷風般朝倉庫匯集。
  嘩啦!
  倉庫房頂防御力出色的瓦片就像碎紙般被撕裂,整個倉庫都在顫抖。
  繡娘們花容失色。
  艾輝卻是滿臉喜色,大師!師姐這是在突破大師!
  但是很快他的心提起來,滿臉緊張,假如是他自己,他一點都不會緊張。
  這個時候,可千萬不要出什么意外!
  就在此時艾輝忽然察覺到一縷危險的氣息,他就像貓一樣渾身汗毛根根直豎,立即抽劍在手,驚疑不定地四下掃視。可是他的目光掃過每個角落,都沒有察覺到異樣。
  艾輝的神經高度緊繃,他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
  余叔是第一個發現艾輝不對勁的人,他心中立即暗自警惕,難道有人想破壞小姐的突破?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連忙喊:“全都離遠點。”
  這個時候,已經不少城內的居民被驚動。這么大的動靜,整個淺草城只要反應不是太遲鈍,都有所察覺。
  “明秀小姐這是要突破大師了嗎?我們淺草城以后也有一位大師了!”
  “名師高徒,韓玉芩大師可是厲害得很,明秀小姐一定會成為大師。”
  “難道艾輝是知道明秀小姐要突破,專門來護法的嗎?”
  “有可能哎,不過明秀小姐為何舍近求遠,陸家的實力還用怕誰?”
  “說得是啊。”
  ……
  余叔看到艾輝沒有半點放松的模樣,心中也更加緊張。就在此時,看到幾道身形剽悍的精壯出現,他才松一口氣。
  明秀獨居在淺草城,安全是個問題。所以陸府專門安排了一些人手,暗中保護明秀。
  “余叔!”
  護衛們看到余叔,也松一口氣。
  余叔沒有半點放松,厲聲喝道:“都打起精神!小心有人搗亂。”
  護衛們心中一凜,連忙應道:“是!”
  如果小姐在這個時候出什么意外,那他們萬死莫辭,他們板起臉,滿臉兇光地掃視周圍的人群。目光所過之處,人群噤若寒蟬。這些人擺明了是陸府的精銳,惹惱了他們,和找死沒有什么區別。
  繡坊如臨大敵,而在城市的另一個角落。
  院子里,班彥神情肅穆拿出自己的弓。弓身灰白,像是某種腐朽的木頭所制,弓弦卻是鮮紅如血,異常醒目。弓是重弓,幾乎和班彥的身高差不多。
  箭同樣很長,翠綠箭矢的長度超過半丈,看上去就像一根小標槍。箭矢是有三股細藤纏繞而成,筆直修長頗有美感,箭頭周圍有三顆指頭大小的黑色果實在滴溜溜轉動,箭尾是黃金雕刻的羽毛,栩栩如生。
  為首大漢忍不住道:“有把握嗎?”
  班彥冷哼:“十里之內,箭下無生。”
  其實大漢在問出來的時候,就覺得自己白問了。此地距離繡坊的距離不過五六里,這個距離班彥不可能失手。班彥現在最高紀錄是在十六里外,狙殺一位木修。
  班彥手指夾住黃金箭尾,搭在弓弦,拉弓開箭一氣呵成,動作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他沒有馬上松開弓弦,而是緊閉雙目,宛如雕塑般,一動不動。
  唯有箭頭的三顆黑色果實在繼續滴溜溜轉動。
  良久,他忽然睜開眼睛,就在同時,呼地全身升騰起綠色的火焰。綠色的火焰從他的手臂,沿著他的手指,流淌蔓延到弓弦,紅色的弓弦突然亮起妖異的紅光,和綠色的火焰混在一起,說不出的詭異。
  綠色的火焰蔓延箭矢和弓胎,當它蔓延到箭頭的時候,三顆黑色果實就像燒紅的鐵球,散發著明亮的紅光。
  此時的班彥,氣勢攀升到極致,吐氣開聲,他倏地松開弓弦。
  箭矢倏地化作一個小光點,消失在天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