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15 秋月之華

?陸府的護衛小心翼翼如臨大敵。
  “應該不會有人不開眼吧?”
  “閉嘴!小心點總不壞事。”
  “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沒有發現可疑目標。”
  ……
  余叔看了一眼天空倒灌的元力,松一口氣。看得出來,最危險的時候已經過去,倉庫內小姐的元力波動逐漸穩定下來。
  就在此時,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強烈的不安,他陡然驚醒。
  眼角突然閃過一道身影,好快!
  那是……艾輝!
  艾輝心中危險的直覺更加強烈,他能感受到殺機的凜冽和可怕,更重要的是,他鎖定了殺機的方位,來自天空!
  他的反應極快,雙腿猛地發力,整個人就像一道離弦之箭,沖上半空。
  沖上半空的艾輝瞳孔驟然收縮,一點寒芒出現在他面前。
  好快!
  此時此刻,所有的形容詞都蒼白無比,奇快無比的劍芒倏地出現在艾輝的面前,來不及做出任何思考,艾輝本能地出劍。
  沒有任何假動作,沒有任何花招,此時艾輝來不及思考用什么劍招,點刺,最簡單最基礎的點刺!
  強烈的危機之下,艾輝一口氣刺出了九劍!
  在清風陪練之下的出手速度,在此刻展現得淋漓盡致,無以倫比的出手速度,哪怕時間如此短暫,他依然完成了九道刺擊。
  九道刺擊,匯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沒有任何保留!
  在普通人眼中,只有一道劍光,一道異常璀璨耀眼的劍芒,突然出現在天空。劍芒如此奪目,連天空的太陽都黯然失色。
  第一道劍芒撞上箭矢,三顆果實就轟然爆裂。可是還沒有等它們散開,第二道劍芒接踵而至,緊接著是第三道,第四道……
  連續九道劍芒,在極短的時間內擊中箭矢。
  于是人們看到奇異的一幕。
  劍光的前方,突然炸開,洶涌的妖異火焰就像撞上了一層無形的元力罩,半步無法寸進。妖異的火焰,散發著熾烈的熱量,就像熔巖一般從空中滴落。
  “熔巖果!”
  余叔臉色大變,失聲驚呼。
  他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來這種赤紅像熔巖的火焰,是熔巖果的果實。熔巖果是一種非常危險的材料,它非常容易發生爆炸,而如果事先注入元力,它的爆炸范圍更加廣泛。
  只需要一顆熔巖果,就能把繡坊炸成一片廢墟。
  對方動用了起碼三顆熔巖果!
  余叔的臉色鐵青,對方竟然動用熔巖果,這是要小姐的命啊。誰這么歹毒,竟然想殺小姐?余叔心中又驚又怒,他從小看著小姐長大,感情自然不一樣。而且小姐與世無爭,從不與人結怨,竟然有人想對她置于死地!
  艾輝身形搖搖晃晃,就像喝醉了酒一樣降落,但是此時沒有一個人會笑話他。剛才那一劍,把所有人都震住。
  一劍硬撼有熔巖果的箭矢,這是什么劍術?
  三顆熔巖果爆發的力量極為可怕,艾輝整個右臂都失去知覺,體內氣血翻騰,失去再戰之力。
  驚魂甫定的余叔連忙迎上去。
  艾輝的左手指著箭矢飛來的方向,飛快道:“那邊,大約五里左右,對方受傷。”
  余叔沒有時間多問,連忙命令兩位護衛前去追擊。
  艾輝的右臂還是沒有半點知覺,他心中升起后怕,那一箭實在太可怕。更有些不能置信,那么可怕的一箭,居然被自己硬擋下來!
  院子里,班彥如遭重擊,哇地吐出一口鮮血,面色蒼白如紙:“快逃!”
  為首大漢大驚失色,二話不說,架起班彥就逃。他心中充滿恐懼,他想過班彥有可能失敗,但是沒有想過,班彥竟然會受傷。
  兩人消失沒一會,天空飛下兩人。
  他們看到院子中的血跡,眼前一亮。
  “是這里!”
  “對方受傷了!”
  兩人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欣喜。如果對方完好無損,他們絕對不敢追擊,能夠在五六里外狙殺目標的弓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絕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但既然對方受傷吐血,那可是天賜良機!
  “追!”
  兩人連忙追去。
  繡坊的院子里,艾輝整個右臂都變粗了一圈,看上去就像注水了的蘿卜。艾輝眉頭緊皺,有毒?他的右臂依然沒有半點知覺,右手宮也沒有反應,索性左手抓過右手的冷玉小刃。
  “小艾先生,這是敝府的解毒丸,是大公子煉制的。熔巖果的火毒很劇烈,容易留下隱患。”
  余叔連忙送上一管碧綠透明的竹節,竹節只有一節,拇指粗細,里面清晰可見一顆藥丸。
  光這賣相,艾輝就知道價值不菲!
  不敢怠慢,把劍插在地上,用還有知覺的左手接過竹節,滿心不舍地捏碎竹節。
  這可是碧玉竹,從來都是按節來賣。
  奢侈!浪費!
  藥丸的清香鉆入艾輝的鼻子里,艾輝不爭氣的吞了吞口水。把藥丸放入口中,藥丸也不知道用什么藥物煉制,入口即化,沒有半點藥渣。
  一縷清涼氣息,在他的身體內流竄,他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然后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右臂恢復知覺。腫脹的右臂,迅速地消腫,沒一會就恢復如常,右手宮也恢復了。
  好厲害的藥效!
  余叔看解毒藥奏效,提起的心也放下來。艾輝可是貴客,如果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他們這些人都要受罰,一個都逃不過。
  轟!
  岌岌可危的倉庫終于無法承受元力的沖刷,化作無數碎片,四下飛散。
  明秀的身影映入大家的視野,溫柔嫻靜的明秀,此刻長發飛揚,清秀絕美的臉龐,眼眸明亮如星辰,此刻散發強大的氣勢,讓人生出凜然不可侵犯之感。
  誰都明白,一位新的刺繡大師誕生。以明秀的師承,沒有人覺得意外,但是親眼目睹,也忍不住暗贊一聲,真是個神仙人物。
  很快,不少人注意到明秀身邊的桌子和假山。
  那是什么?
  不少人露出好奇之色,整個倉庫都被狂暴的元力摧毀,還保持完整的除了明秀就只有這個桌子和假山。
  “那是什么?”
  “不知道,想必是什么寶貝吧,要不然明秀怎么還會把它保住?”
  “肯定不是一般的寶物,陸府什么寶物沒有,犯得著在這么緊要的時候還保住它么?”
  “估計是刺繡之物,明秀小姐,不對,現在要喊陸師了。”
  “陸氏兄妹,一門雙師,陸府真是了不得。要說府上有大師的,沒什么出奇的,但是嫡系子弟中能出兩位大師,陸府的風水無雙啊!”
  “可不是!而且陸氏兄妹都這么年輕,陸府的鴻運這還長著呢!”
  余叔也注意到小姐身邊的桌子和假山,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小姐身上,滿臉狂喜,心中盡是驕傲。
  陸府第二位大師誕生!
  這個消息會像颶風一樣橫掃整個翡翠森,轟動天下。
  余叔心中感慨萬千,從今往后,小姐在府中的地位將會發生質的變化。小姐的態度,將成為陸氏一族不可忽略的部分。小姐從小性子就恬淡,與世無爭,大家都非常喜歡。跟隨韓玉芩之后,更是明事理,懂得經營,族里不止一次想讓她回來。她的婚事,更是有不少人指手畫腳。
  如今再也不會有那些鬧心的事情,小姐也能夠逍遙自在。
  陸氏兄妹,一門雙師,這個消息傳出去,肯定會讓陸府再次被世人矚目。但是想想兄妹兩的性子,余叔也有些哭笑不得。兄妹倆都是喜歡清靜,與世無爭的性格,要是有一個熱衷點族里事務,哪還會有二公子什么事?
  他搖搖頭,這種大事不是他一個下人該想的。
  明秀身邊的元力紊流逐漸平靜下來,她飛揚的長發,也緩緩飄落,外放的氣勢也逐漸淡去。
  她睜開眼睛,微笑地看著大家。
  余叔躬身道:“恭喜小姐!”
  其他護衛同時高呼:“恭喜小姐!”
  周圍本來圍觀的眾人,此刻齊刷刷地躬身行禮,齊聲高呼:“恭喜陸師!”
  明秀躬身回禮:“謝謝大家。”
  “陸師這氣度,真是大家風范!”
  “是啊,沒有半點傲慢,不知道哪個家伙以后有福,能娶到陸師!”
  圍觀的人群,贊不絕口,各自散去。
  明秀走到艾輝跟前,認認真真道:“多謝師弟!”
  艾輝有些撓頭:“師姐這么嚴肅,好不習慣啊哈哈哈!”
  明秀沒有半點笑意,神情鄭重認真:“倘若沒有師弟,師姐這次突破,不知何年何月!師弟的功勞最大!”
  艾輝心中暗喜,就等著師姐說“真不知道該怎么感謝師弟”,他就可以義正言辭地說“那就把功勞折錢財”。
  哪知明秀語氣一轉,笑道:“但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我師姐弟,就不談謝不謝了。”
  艾輝表情呆滯,張開的手指懸在半空中,一動不動。
  明秀看到艾輝的表情,抿嘴輕笑,笑容就像漣漪泛開,逐漸擴大,笑得停不下來。
  余叔臉上露出笑容,心中卻是暗自驚訝,很少看到小姐這么開懷大笑。而且,小姐說的什么“突破師弟功勞最大”,難道莫非這次是艾輝所助?
  看來此子的潛力,只怕比家主想象得還要驚人。
  他的失神被艾輝咬牙切齒的聲音打斷。
  “親姐弟,明算賬!謝不謝不重要,錢重要!”
  “師弟,當年要不是師姐出手,師父的欠賬你哪還得清?怎可如此忘恩負義?”
  “呵呵,那這臺織機師弟我帶走了。”
  “這是師傅的遺物,你怎可帶走?對了,師弟你還沒有給它取名字。”
  “差點忘了這茬,叫什么好?魚瀑機?鎮神峰織機?哈,就叫針神峰!咱們這織機是織機中的鎮神峰!”
  “師弟,在翡翠森你總說鎮神峰,很容易被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