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17 一門雙師

草堂的典籍院。p艾輝埋頭翻閱,明秀成為刺繡大師的消息傳開,來訪的賓客絡繹不絕,艾輝樂得縮在后院,查找自己的目標。p就在以為今天還會空手而歸的時候,艾輝忽然眼前一亮,手上的札記字跡潦草,但是他瞪大眼睛,唯恐錯過一個字。
  在幾乎快翻遍這一層所有典籍,艾輝終于找到老頭所說的那本札記。老頭記憶的沒錯,札記的主人是姓蕭,但是不同的是,札記是幾本不同札記的合集。
  艾輝心中充滿慶幸,幸虧自己是一本本從頭掃到尾,否則的話一定會錯過這本。
  按捺心中的激動,他仔細瀏覽。
  老頭說得沒錯,上面確實有提到五行皆備之地。
  “16日,陰,風大。昨天遭遇一頭翼龍荒獸,苦戰半日方勝,精疲力盡。尋得一處山谷休息,山谷多紅石,陡峭險峻,折行七里,豁然開朗,此地五行皆備,特標注方位。”
  “9日,大雨,百米外目不視物。被兩只不知名荒獸追擊,誤入叢林深處,發現一處五行之地。”
  “20日,夜,月朗星稀,有山峰紅光閃爍,以為寶物出世,抵近方知火山熔巖明滅,山峰傍有洼地,五元皆備,似火元初始,滋生五行,令人稱奇。”
  ……
  艾輝一字一句子仔細看完,心中愈發佩服。這位蕭前輩孤身深入蠻荒,無意中發現一處五行之地,非常驚訝,于是開始留心。后來每發現一處五行之地,都會標記位置。
  札記中標注的位置,總共有六處之多。
  艾輝心中大為欣喜,原以為有一處就不錯,沒想到竟然有六處之多。但是札記后面的記載,讓艾輝的心涼了半截。
  “五行之地,五行皆備,自成一體。然循環往復,此生彼滅,有生亦有滅。稍有變故,平衡破碎,五行俱滅。如此寶地,百年之后,還剩幾何?夫人生百年,韶華易逝,青春不在,當取則取,當行即行,長劍當歌,乘風萬里,雖白發而不悔。”
  札記意思說得很明白,五行之地的平衡很脆弱,一旦遭到破壞,便再也不可能復原。
  六處五行之地,現在還有幾處還存在?
  艾輝心中升起強烈的緊迫感,他牢牢記下札記的上的六處方位。打定主意,等淺草城的事情一完結,馬上返回寧城。
  他沒有馬上從典籍院出來,而是若無其事把札記放回原處,接著抽出下一本,開始翻閱。直到體內的混沌元力消耗殆盡,他才離開典籍院。
  等他從草堂離開,喧囂的繡坊終于安靜下來,卻是繡坊閉門謝客。
  當艾輝看到明秀的時候,明秀滿臉倦色。
  明秀苦笑:“接待這些人,比突破大師還要累。”
  艾輝嘿然道:“收禮收到手抽筋,自然累了。過幾天,我打算出去走走。”
  明秀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可是為了草賊?”
  艾輝沒想到師姐一眼看破,也不否認,直接干脆道:“這次要不是師弟在,師姐你就危險了。雖然草賊真正目的未明,但是沖著師姐來已無疑問。”
  明秀溫婉笑道:“所以師弟想先下手為強?”
  艾輝點頭:“沒錯!”
  “果然不愧是師弟,所言有理。”明秀攏了攏額前的劉海,忽然語氣一轉道:“不過你來了翡翠森,師姐怎么讓你去打打殺殺?”
  艾輝搖頭:“打打殺殺自然是師弟該做的……”
  明秀微笑:“師姐豈會在師弟面前逞強?得知我突破的時候遭遇襲擊,大哥非常生氣,剛剛傳來的消息,大哥偕同六位戰斗大師,把草賊的山寨夷為平地。”
  “六、六位戰斗大師?”
  艾輝目瞪口呆,徹底被震撼到。六位戰斗大師,如此陣容,已經不能用豪華來形容,而只能稱為“恐怖”。
  在艾輝的印象中,師姐的這位大哥是個溫文儒雅、悲天憫人的好好先生,哪知道人家不出手也罷,一出手就如此嚇人。
  明秀解釋道:“大哥覺得其中另有陰謀,非霹靂手段不能震懾宵小。”
  確實很霹靂,也確實很震懾……
  艾輝已經完全沒想法,一想到六位戰斗大師的陣容,就忍不住眼角抽搐。但是也徹底放心下來,有這么“霹靂震懾”的大哥,師姐在翡翠森的安全不用擔心。陸辰的這次行動之后,任何人在打明秀主意之前,一定會好好掂量掂量。
  艾輝心中最大的石頭落地,人也放松下來,笑道:“這有個好大哥就是不一樣!”
  明秀伸了個懶腰,才懶洋洋道:“我已經閉門謝客了,師弟這些天正好和我好好研究一下織機,還有很多地方師姐沒有想明白,說不定師姐的宗師都在這織機上呢。”
  艾輝義正言辭拒絕:“我可沒師姐你那么閑,我還要招人。”
  明秀有些意外:“招人?招什么人?”
  艾輝這才把自己和鐵妞一伙要去蠻荒的事情說一遍,然后說需要藥農和農夫。
  明秀有些怔然,半晌才回過神來:“說的也是,哪里比蠻荒更適合師弟?建功立業,是男兒本色,不過師弟你要注意安全。大家都是當年的同伴,對師弟如此信任,師弟莫要辜負。”
  艾輝神情鄭重:“是!”
  明秀接著笑道:“藥農和農夫的事情,就交給師姐吧。”
  艾輝一想也是,感謝道:“有勞師姐。”
  明秀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一位藥農和五位農夫出現在繡坊。他們一看都是老實人,神色有些拘謹。
  “周先生是資深藥農,有著超過二十年打理藥田的經驗,能夠種植大部分的藥材。他的薪酬是五百天勛一年。如果他突破成為藥師,薪酬是兩千天勛一年和藥田出產的五分之一。五位農夫的水平都很不錯,其中田先生能夠種植元力豆。田先生的薪酬是五百天勛一年,其他四位一百天勛一年。”她接著補充一句:“他們都是通過大哥尋來的。”
  言下之意,這些人和家族沒有什么瓜葛。
  艾輝驚喜莫名,眼前的藥農和農夫,都遠超艾輝的預期。
  艾輝毫不猶豫:“我全都要了!”
  雖然一千四百點的天勛超出之前的預算,但是物有所值。能夠種植元力豆的農夫,在市面上是一位難求。而快要突破藥師的藥農,那更是不可能是他能夠招攬的。
  “見過東家。”
  眾人齊聲行禮。
  艾輝回禮:“見過各位。”
  明秀等雙方見禮完畢,接著道:“師弟歸心似箭,師姐就不留你了,火浮云給你準備好了,上面的東西都是給你的。等到蠻荒扎根,記得把方位告訴師姐。”
  艾輝非常欣賞明秀師姐的大方磊落,從來不忸怩作態。
  他認認真真向師姐行禮:“多謝師姐,就此別過,師姐保重。”
  院子里,早有一團滿載貨物的火浮云,艾輝也不矯情,帶著藥農和農夫,踏上火浮云,向明秀師姐揮手告別。
  明秀揮舞手臂。
  她凝視火浮云消失在天邊,有些出神。
  余叔此時忍不住道:“小姐,為何不多留小艾先生一段時日?”
  明秀淡淡道:“師弟身負期望,天生豪杰,當在蠻荒披荊斬棘,縱橫睥睨,聞名于天下。豈可陷于漩渦暗斗之中?”
  余叔心中一凜,小姐這話似有所指,他知道這樣的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摻和的。他想了想,岔開話題道:“端木家的人?”
  明秀搖頭:“端木家的事,端木家自己解決。”
  余叔聞言,不再管端木家,而是有些好奇地問道:“小姐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明秀的目光落在山峰織機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重建繡坊。”
  余叔點頭:“是要重建,繡坊這次損壞太嚴重。”
  明秀搖頭:“不,是去翡翠城建繡坊。”
  熟悉的繡坊被摧毀得七零八落,師父的織機面目全非,自己的境界踏入大師,所有的一切都發生變化,所有的緬懷都已逝去。
  眼前浮現大雨滂沱跪在墓前的身影,她心中就一陣劇痛。不知多少次痛恨自己那時的軟弱彷徨,她不敢想象師弟刺出那一劍時的痛苦絕望。
  這幾年她是怎么熬過來的她很清楚,她無法想象師弟是怎么熬過來,承受的痛苦一定是自己的百十倍吧。
  如今身負期望,又再次站出來,所謂的豪杰,說的就是師弟這樣的人吧。
  要像師弟一樣勇敢,她對自己說。
  等艾輝上了火浮云上,然后被火浮云上堆滿的物資震驚了。各種種子、木元材料、木元力豆、防具、兵器,品質出色,數量極為驚人。除此之外,還有許多血核、血晶和果玉,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搜集到這么多的物資,非常不易。
  艾輝心中感動,不光是價值驚人,師姐在這些物資上花費了大量的心思。
  火浮云帶上趙柏安一行,便徑直朝寧城飛去。
  看著遠處的天際,艾輝心中豪氣萬千,莫名感慨,又有些期待,他人生一個嶄新的開始,就要來臨。
  然而此時的他并沒有意識到,這個即將來臨的嶄新開始,并不只是對他一人而言。
  對這個世界亦是如此。
  :訪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