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13 告別

艾輝的示警,讓整個隊伍都緊張起來,所有人都如臨大敵。p一道紅光****而至,擊中胖子手上的重盾。p咚,一聲悶響。p胖子渾身一哆嗦,臉上就像喝醉了酒般通紅,搖搖晃晃后退幾步,腳下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手上的重盾表面,出現一個蛛網狀的龜裂紋。
  嘩啦,重盾化作一堆碎片散落一地。
  這一幕讓大家臉色大變。
  胖子的蠻力在隊伍中無人能出其右,竟然都擋不住紅光一擊。而且大家都沒有看清楚剛才那道紅光是何物?
  又是一道紅光一閃而逝,這次擊中了火浮云。
  咚!
  火浮云的防御罩一直沒有關閉,此時光芒大盛,擋住紅光。
  眾人這才看清楚,紅光赫然是一團通紅的巖漿,貼著火浮云的防雨罩緩緩流淌而下。
  艾輝反應最快,高呼:“吐漿獸!全都躲在火浮云后面!”
  說罷一把撈起胖子,一個翻身,落在火浮云的另一側。其他人見狀,連忙沖向火浮云,躲在后面。
  又是一道紅光,射在火浮云的防御罩上,一聲悶響,火浮云一陣搖晃。
  艾輝也頭痛無比↖et吐漿獸噴吐的巖漿威力就像炮彈,如果**稍微孱弱點的野獸被擊中,會直接被轟成碎片。
  以前他見過一只吐漿獸,是如何一點點敲掉一個營地。以前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居然要和吐漿獸這樣的怪物交手。
  “我們必須把它干掉!”艾輝轉頭對鐵妞大聲道:“再來幾下,火浮云也扛不住。”
  鐵妞眉頭一揚:“怎么做?”
  “我吸引它的注意力。”艾輝飛快道:“你想辦法摸到近處,你的攻擊能夠傷害到它。”
  鐵妞的水元力恰好克制吐漿獸這樣的火元野獸。
  鐵妞毫不猶豫道:“好。”
  兩人交流的這么一會,吐漿獸又噴了兩道巖漿,火浮云防御罩的光芒明顯變得黯淡許多。
  艾輝深吸一口氣,猛地從火浮云后面沖出來。
  他沒有選擇飛上天空,吐漿獸噴吐的巖漿,速度奇快,非常難以閃避。所以更好的方式,是干擾它的鎖定。
  山谷這種復雜地形,在陸地遠比在天空要靈活得多。
  艾輝貓著腰,就像一頭敏捷的狼,沿“之”字形,以驚人的速度地朝山谷口沖去。
  落后他五秒,師雪漫從另一側飛掠,她也學著艾輝一樣貓著腰,不斷變換方向閃避,高速讓她的長發漂浮在空中。
  火浮云護著大家緩緩后退,尋找藏匿的位置。
  吐漿獸的注意力果然被首先沖出來的艾輝吸引,一道紅光擦著艾輝的身體,沒入他身后的地面。
  轟,地面掀起大片泥土,一個焦黑的大坑冒著黑煙。
  艾輝表情沒有一絲變化。
  吐漿獸龐大的身體就像一個裝滿巖漿的大水袋,安靜的時候它就像一個巖漿泡。遇到敵人的時候它會伸出藏在體內的噴鼻,噴吐巖漿攻擊敵人。吐漿獸的噴鼻有長短兩種,長噴鼻的威力極為恐怖,但是準確性遠不如短噴鼻,短噴鼻恰好相反。
  吐漿獸飛不高,但是能夠漂浮在半空中,移動并不遲緩。長期生活在巖漿之中,它的眼睛已經退化,但是它的感知非常靈敏。
  細小的目標也很難逃過它們的感知。
  艾輝心中一動,或許這是一個可以利用的地方。高速奔跑中的艾輝不斷變換方向,忽然他背上的寶石星劍翼飛起一道道黑色葉片,黑色葉片飛上天空便散開,就像一條條靈活的游魚,劃出詭異的弧線,從不同的方向朝吐漿獸的方向呼嘯飛去。
  狂奔中的艾輝明顯感受到吐漿獸的遲疑,雖然遲疑非常短暫,但還是被艾輝敏銳地捕捉到。
  紅光再次出現,但是讓艾輝沒想到的是,紅光竟然是朝著師雪漫而去!
  這段時間師雪漫跟著艾輝深入蠻荒幾次,經驗頗為豐富,她沖出來之后一直很小心,不斷變幻方向。紅光在離她半丈遠的地方掠過,但是也讓她心中一凜。
  艾輝沖著師雪漫的方向大喊:“它對水元力敏感!”
  吐漿獸是純粹的火元荒獸,生活在巖漿之中,對水元力無比的厭惡。
  師雪漫冰雪聰明,立即明白,她手上多了三根短短的水蠟燭。水元力注入水蠟燭,當一根水蠟燭被點亮,就會化作一團水汽。水汽變幻形狀,掙脫她的手掌,變成一個一模一樣的師雪漫,同樣貓著腰狂奔。
  轉眼間,師雪漫身邊就多了三個一模一樣的水汽幻像。
  艾輝心中暗贊了一句聰明。
  在以前,師雪漫是絕對不會使用水蠟燭這樣在她看來很低級、沒有殺傷力的手段。但是跟著艾輝進入幾次蠻荒之后,師雪漫才知道,很多時候光有戰斗力不行,很多看上去沒有什么殺傷力的小手段,卻往往能夠發揮奇效。
  水蠟燭形成的水汽幻像,稍有實力的元修一眼就能看得出來,但是荒獸卻不一樣。在吐漿獸眼中的感知里,那都是它極度厭惡的水元力。
  操控水汽幻像對師雪漫現在的實力來說,簡直再簡單不過。
  而此時火浮云護著眾人,已經藏在一處拐角,大家松一口氣,已經準備戰斗,他們可不想看著艾輝和師雪漫兩人拼命。
  端木黃昏陰沉著臉,心高氣傲的他發現自己居然不能發揮關鍵作用,心中非常不爽。
  一聲不吭從腰上的袋子里取出一顆草籽,攤開手掌,草籽滾入掌心。注入木元力,草籽抽芽,飛快生長,數秒的時間,一顆碧綠晶瑩的青草出現在他的掌心。
  他冷冰冰道:“射程在三公里以上的弓手,扯一片葉子,吞服。”
  桑芷君和姜維對視一眼,各自扯了一片葉子,吞進去。另外幾名實力不錯的弓手也過來,每人摘下一片葉片,放入嘴中。
  葉片入嘴,化作一股清流。
  桑芷君忍不住問:“這是什么?”
  “鷹眼草,時間很短暫,時間只有三十秒。”
  幾人將信將疑飛上天空。
  桑芷君驚呼:“我看到它了!”
  其他人精神一振,他們也看到了吐漿獸。他們的視力突然變得非常銳利,遠處的山谷、奔跑中的艾輝和師雪漫,他們甚至能夠看清哪幾個師雪漫是水汽幻影。
  姜維沉聲道:“不要浪費時間。”
  他抽出長度驚人的重箭,其他幾人也紛紛抽出箭矢。
  艾輝的黑色小劍最快,就像一團黑色的蜂群,出現在吐漿獸的上空。感受到威脅的吐漿獸,短噴鼻突突突不斷噴出巖漿。
  短噴鼻異常精準,轉眼間艾輝的黑色樹葉便碎掉十多片,艾輝心疼不已。
  但是黑色樹葉有數量上的優勢,雖然被摧毀不少,但是更多的還是斬在吐漿獸的身上。然而讓艾輝沒想到的是,黑色葉片擊中吐漿獸的身體,響起密集的叮當聲,但是并沒有給吐漿獸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就在此時,天空忽然響起尖銳的呼嘯。
  吐漿獸察覺到危險,短噴鼻猛地揚起,極短的時間連續噴出大量的巖漿,巖漿一離開噴鼻便像網一樣展開,層層疊疊,轉眼間就在它的上方形成一道通紅的巖漿盾。
  鐺!
  一根箭矢穿透巖漿盾,露出一截箭頭。
  鐺鐺鐺!
  巖漿盾不斷顫動。
  一道異常低沉的嘯音忽倏而至,巖漿盾轟然崩碎,重箭挾著驚人的力量擊中吐漿獸的身體,咚,重箭沒入吐漿獸滾圓的身體。
  吐漿獸發出尖銳的嘶鳴,火焰轟然升騰,重箭瞬間燒成灰燼。體內巖漿涌動,很快修復箭洞,但是能夠看得出來,新修復的地方顏色要深許多,看上去就像一個傷疤。
  吐漿獸驀地停住。
  艾輝陡然升起危險的直覺,脫口而出:“小心!”
  一團前所未有明亮的紅光從吐漿獸的長噴鼻而出,如同一道紅色光劍沒入師雪漫前方的地面。
  師雪漫在艾輝出聲的時候,就做出反應,身體強自扭轉,猛地朝一旁撲去。
  轟!
  半畝大小的地面被一只無形之手掀起,鮮紅的火焰暴綻,耀眼的流火夾雜其中,就像迸濺的鐵水,轟然炸開。三個水汽幻影沒有來得及掙扎,便被這團恐怖的流火籠罩,瞬間湮滅。
  艾輝心中駭然,咆哮激蕩的火元力,哪怕遠觀的他也覺得異常恐怖。
  鐵妞同樣微微色變,如果不是她聽到艾輝的示警沒有半點猶豫,這一擊只怕她會受傷。跟著艾輝深入蠻荒的幾個月,她對艾輝的判斷極為信服,好幾次她覺得艾輝是不是弄錯了,最后都證明艾輝的正確。
  過神來的艾輝,卻突然發現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沖到距離吐漿獸不遠處。
  原本是他作掩護,師雪漫主攻。沒想到師雪漫反而成功吸引吐漿獸的注意,給了自己可乘之機。
  剛剛那恐怖的一擊,吐漿獸的負擔不小,周身的紅光明顯黯淡稍許。
  雖然水元力的攻擊對吐漿獸的傷害有增益,而吐漿獸對金元力的攻擊有克制效果。
  但是艾輝相信自己的劍術。
  他的注意力空前集中,體內的元力涌動,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完成調整。
  沒有半點遲疑,悍然出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