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16 天生寶地

一個標準得就像用尺子畫出來的正方形出現在黑色巖石上。p樓蘭變成一根叉子,噗地一聲,毫不費力插入正方形巖石中央,就像插進一塊燉得糯爛的五花肉。在何瞎子呆滯的表情映襯下,叉子顫動一下,然后插著黑色的巖石方塊搖搖晃晃飛起來。
  巖石的厚度超過一尺有余,比想象中的厚實,底部暗紅,還滴著粘稠的巖漿,不知為何總讓人聯想到紅燒肉那充滿膠質、粘稠鮮亮的湯汁。
  當然,何瞎子是無法聯想到紅燒肉,他驚訝的是方形坑洞里地火的溫度。
  一波波熱浪襲來,他不需要用手丈量,便能夠清晰地判斷出此處地火的溫度,比剛才幾處地火都要高不少。
  不過他終是一位嚴謹的兵器師。
  從半空中緩緩飄落,何瞎子屈膝跪地,白皙無暇的手掌,探入赤紅的正方形熔巖坑洞之中。他雙目緊閉,神情肅穆。
  樓蘭嘭地一聲,變回原樣,有些好奇地看著何瞎子。
  樓蘭也會煉制兵器,但是比起何瞎子還是要差許多,他的知識都是來自書籍。邵師在的時候,所有的花費都花在沙核改造上,這才有后來的【子夜】。而他的第二任主人艾輝,也是一個窮鬼,不過在制造“晚點見”上,樓蘭還是獲得不少經驗。
  樓蘭就像初生的嬰兒,對一切新鮮事物都充滿好奇心。
  這一點和他的主人艾輝截然不同。
  艾輝功利現實,有用無用是他感興趣的標準。對于一切他覺得無用的東西,他連目光的關注都懶得給予。倘若對其有用,他就會變得異常貪婪饑渴,用盡一切辦法獲取更多。
  樓蘭的眼睛紅光閃爍,他在記錄和分析何瞎子的元力運轉。雖然有很多地方模糊不清,他還看不明白,但是他依然忠實而完整地記錄下來。
  新的沙核,異乎尋常的強大,他能夠感受它所蘊含的澎湃力量,就像平靜無波的大海那般深不可測。雖然他還不知道該如何激活和利用這股強大的力量,但是到目前為止,他所有的行為都沒有觸及到【子夜】的極限。
  有的時候他在想,為什么邵師會給新的沙核取名叫【子夜】。子夜是一天最黑暗的時刻,是夜最深沉的時刻。是說沙核像最深沉的黑夜那么深邃難測,還是渴望子夜過后的黎明曙光?
  不知道邵師有沒有完成他的心愿?過得好不好?
  突如起來得雜念在沙核中一閃而逝,有的時候樓蘭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像一個沙偶了。雜念這種東西,出現在一個沙偶身上,實在有點奇怪。
  他的目光重新回到何瞎子身上。
  何瞎子收回手掌,緩緩站了起來:“熔爐就建造此地吧。”
  解決了一個大問題,樓蘭很開心:“按照艾輝的設計結構建造嗎?”
  何瞎子應了聲:“嗯。”
  樓蘭雀躍道:“那樓蘭開始啦!”
  何瞎子蒼白的臉上露出淡淡笑容,他沒有說話,心中卻是充滿期待。此地的地火充沛,是在是建造熔爐的絕佳地點。而且熔爐的結構,經過艾輝的優化改造。
  是的,他第一次遇到一個金修來和他說有辦法改造熔爐,而且最后的改造還是如此成功。當時只是粗糙地實驗了一遍,但是證明熔爐的火力有著不小的提高。
  難怪王守川被長老會追封大師的稱號,何瞎子覺得光是艾輝展現出來的水平,就讓他大開眼界。
  如此充沛的地火,加上改造后熔爐,最后會形成什么樣的火焰,何瞎子期待萬分。
  樓蘭的動作很快,立即叮叮咚咚地開工,熱火朝天。
  師雪漫他們返回山谷,消息不好不壞。
  山洞的形狀就像一個倒扣的喇叭形,洞口不大,但是山洞內卻別有洞天。也正是這種特殊的形狀,才能形成如此強勁的金風。
  山洞內的岔路眾多,這也是鐵妞他們必須返回的原因。山洞的探查是個不小的工程,需要時間。山洞與外界相連的話,有利有弊。山谷地勢狹小,一旦被人堵在山谷,那就插翅難飛。山谷有一處通往外面的山洞,就是絕佳的逃命通道。但壞處是,和容易有荒獸誤入山洞,闖入山谷。
  所以適當的布置是很必要的。
  鐵妞看著山谷上方飄蕩的霧氣不時閃過光芒,眼中不由露出幾分驚訝。
  是水蠟燭的創意嗎?
  有的時候,艾輝總是讓人會不自覺想敲開他的腦子,看看里面到底裝的什么。
  看到艾輝在忙,鐵妞沒有打擾他,而是開始布置崗哨和巡邏。他們現在可是身處隨時都會有危險的蠻荒深處。
  端木黃昏帶領木修,在完善木元防御體系。各種不同的種子,在不同的位置,精心種下。木修用元力催生,兩日的功夫,防御古樹旁,已經多了許多幼苗。
  如果說艾輝是一個離經叛道的野路子,那么端木黃昏就是真正的學院派。他從小展露的才華,讓他被家族寄予厚望。端木家族在五行天是最古老的家族之一,他從小接受的都是最正統的流派。
  如果沒有遇到艾輝和血災,端木黃昏一定會以優異的成績從感應場畢業,成為感應場學員的楷模。
  他的布置非常正統,甚至可以說是古典,和他狂妄桀驁、驕傲、目中無人的性格截然相反。
  然而所謂天才,就是任何理論或者流派,在他們手上都能夠散發出閃耀而讓人無法直視的光芒,讓世人為之驚嘆。
  一開始的其他木修隊員還沒什么感覺,只是覺得的傍晚同學的一些要求有點苛刻,沒那個必要。比如植株之間的距離要求異常精確,比如催生的順序絕對不能出錯。反倒是那些種子混播雜交的配方,都是一些耳熟能詳的配方,并沒有什么特殊、罕見的配方。
  但是隨著規模的擴大,大家都開始閉嘴,所有的怨言都煙消云散。每個人都是由衷的佩服,大家的眼界比以前要厲害得多,但是依然被傍晚同學所折服。
  如果這是感應場木修的作業或者考核,傍晚同學一定可以拿滿分。甚至大家堅信,哪怕感應場的那些夫子,也絕對你做不到比傍晚更出色。
  完美!縝密!無懈可擊!
  看上去沒有什么特殊的搭配,但是它們是如此之協調,構思是如此巧妙,細節是如此之豐富。姜維他們都上過戰場,實戰經驗豐富,攻堅戰一點都不陌生。
  可當他們面對端木黃昏的布置,每個人的臉色就防御古樹茂盛的樹冠,綠得驚人。
  到目前為止,大家已經反復嘗試推演,沒有找到一處漏洞。
  光是大家標注出來已經播種的區域分布圖,就把大家的眼睛快閃瞎。木修隊員們這才想起來,傍晚同學當年學霸的光環。
  不是說荒廢了嗎?不是說整夜流連青樓嗎?不是說被佘妤收拾了嗎?
  木修隊員們老老實實,服服帖帖跟在學霸身后,播撒種子,催動元力。
  被端木黃昏智商碾壓之后,大家經過一個過山車的心理波動,現在充滿了期待。等這片植物全都生長出來,敵人遇到它們的時候,會是什么表情。
  端木黃昏神色淡然,但是內心卻是暗爽。
  果然不枉自己花費了那么多的心血!
  他早早就在腦海中構思,如何給山谷建立防御系統,就等著讓艾輝大吃一驚。
  端木黃昏矜持用眼角余光瞥了一眼艾輝,艾輝正在打量著滿地的幼苗,端木黃昏的心神立即騷動,嘴角不自主綻放一縷得意的笑容。
  呵呵,被震驚了吧!
  忽然艾輝皺起眉頭:“大家都停一下!”
  端木黃昏精神一振,機會來了,他面無表情迎上去:“哪個地方布置不對?”
  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地看著艾輝,在他們看來,端木黃昏的布置沒有任何問題。
  艾輝看著端木黃昏:“你有算過它們三天后需要多少木元力嗎?”
  其他人還是一頭霧水,但是端木黃昏的臉色卻一下子變了。
  這一刻,他連找塊豆腐撞死的心都有。
  該死!
  自己怎么會忽略這么重要的問題!
  這些種子在催生抽芽之后,所需要的元力數量會急劇增加。而這塊木元之地能夠提供的木元力有限,無法滿足這么多植物的生長。
  他的心算過人,就在眨眼間,他已經計算出來。不是第三天,臨界點會在第二天下午三點到來。到那時,木元力就會出現匱乏的現象。
  一旦木元力跟不上,初生期的植物,將得不到良好的發育,它們生長完全后的威力也會大幅度下降。
  艾輝道:“你們得等等,等我的元力池建好。”
  元力池建造好了,能夠提供的元力就會大幅度增加。
  說罷艾輝急匆匆轉身而去,他要去看看熔爐建造進度。他改良了長老會提供的元力池結構,有很多零件需要打造,所以需要熔爐先建造完成。而且他們需要建造五座元力池,需要的零件更多,有一些還需要和何瞎子溝通。
  端木黃昏的臉色黑得像鍋底。
  渾身散發著極度不善的氣息,其他木修躲得遠遠。
  這個時候,絕對不要招惹傍晚同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