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417 篳路藍縷

經過艾輝改造的熔爐,和一般的熔爐有很大的不同。p首先是爐體要更大一些,看上去就像一座坐落在巖漿坑上的房子。只是這個房子的房頂比較特殊,有十二個向上翹的飛角。在熔爐的周圍,分布著十二個小火池,每一個火池噴射出一道彎曲的火焰,恰好落在熔爐頂端的飛角。
  飛角的形狀宛如倒置的牛角,火焰進入飛角,然后從細小的噴嘴中噴出。
  十二道彎曲的火焰在熔爐之中匯集,熔爐內的火焰,熾白耀眼。
  哪怕隔著大老遠,也能夠感受到那恐怖的溫度。
  大家又是好奇又是驚嘆地看著熔爐,還有熔爐前的何瞎子。
  何瞎子站在熔爐前,他卷起袖子,露出白皙的手臂,他再次把手掌伸入熔爐。明亮的火焰包裹著他的手掌,忽然,掌心浮現一顆眼睛,眼睛散著銀白的光芒。熾烈的火焰,似乎無法損傷何瞎子手掌分毫。
  在眾人眼中,何瞎子莫測高深,渾身散著絕世高人的風范。
  這么厲害的兵器師,艾輝也能招攬到,真是厲害。
  何瞎子完全不像他臉上表現的那么鎮定平淡,他內心異常激動。
  熔爐的火焰,遠遠出他的預期!
  對一位兵器師來說,高等階的火焰是他們永恒的追求。火焰的等階越高,能夠融化的材料就越高階。那些真正有實力的兵器師,都會選擇火燎原。火燎原的地火等階極高,非常適合用來煉制兵器。這也是為什么,火燎原的城市都在地底,因為那樣可以更好地利用地火。
  高階火焰!
  一種他從來沒有見過的高階火焰。
  他強自保持平靜:“這是什么火焰?有名字嗎?”
  艾輝愣了一下,搖頭:“沒有。”
  何瞎子道:“起個名字吧。”
  艾輝其實覺得熔爐都造好了,誰還管火焰叫什么啊。但是何瞎子的脾氣性格和一般人不太一樣,艾輝還是要給點面子的,隨口敷衍道::“這種火焰是地火集束而來,顏色比一般的火焰白,就叫集束白火吧。”
  何瞎子神情肅穆,甚至帶著一絲虔誠,鄭重道:“那就叫集束白火。”
  艾輝輕描淡寫的模樣,讓其他人也沒有放在心上。大概誰也想不到,集束白火有一天會名聲大噪,而且被揚光大,產生一系列的集束系列的高階火焰。
  在未來,艾輝的頭銜,也多了一個集束系列高階火焰的創始者,被無數兵器師敬仰。
  只有何瞎子,隱約地意識到一些。
  “你高興就好。”艾輝渾不在意,接著問:“我們什么時候開始鍛造?”
  “我先熟悉一下熔爐。”
  何瞎子說完便不再理會艾輝,而是自顧自地調試熔爐。
  樓蘭睜大眼睛:“何煒需要樓蘭幫忙嗎?”
  何瞎子朝樓蘭露出笑容:“謝謝樓蘭!”
  艾輝摸了摸鼻子,自己這個東家沒有樓蘭受何瞎子待見啊。
  新光城是新民派的聚集地,也是天外天的第二大城池。在長老會新頒布的稱呼中,如今建城的拓荒新區,被命名為天外天。
  天外天城池的數量如今已經過萬個,但是絕大多數的城池,規模小得可憐。如今能夠稱得上最頂級的大城,只有長老會創建的天心城。
  尉遲霸今天代表長老會的身份來視察新光城,站在最高的高塔,看著遠處連綿的建筑,他的神情嚴肅。
  身后幾位新民派的長老,也同樣神情激動。
  站在尉遲霸身邊的,是一位矮個子,他的身材圓滾滾,雙腿粗短,華貴的禮服緊緊繃在身上,讓人擔心隨時會被撐開。一張圓餅臉,眼睛非常小,看上去就像兩條細縫。他表情嚴肅,但是身上的裝束,還是讓他看上去有些滑稽。
  他有一個奇怪的名字,安丑丑。
  但是沒有人敢笑話他。
  在新民中,安丑丑如今已經是一個傳奇。他的實力非常差勁,到現在還沒有突破外元之境,這樣的人物無論放在哪里,都沒有半點價值。
  然而,他卻是新光城的城主。
  沒有人知道尉遲長老從哪里找到的這么一個人。當初尉遲長老把建城如此的重任交給這么一位名不見經傳的名字,引起許多人的對。而新民派內部的質疑會,大家看到真人時更是大失所望,就連原本支持尉遲長老的長老都準備反對。
  但是在隨后的辯論中,安丑丑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沒有人知道那一場辯論,安丑丑到底說了什么,外面流傳的版本不計其數。然而從那之后,安丑丑擊敗了他所有的對手,成為新民派建城的負責人。
  事實證明,安丑丑沒有辜負長老們的期望。
  這個其貌不揚,實力還是內元的胖子,把新光城打造成天外天第二大城市。
  安丑丑踮起腳尖,艱難地伸長脖子,然而依然看不到脖子。
  “開始了!”
  有人驚呼,所有人的精神一振。
  遠處城市邊緣幾處高塔的塔尖,綻放光芒。光芒開始蔓延,很快匯集成一片,把遠處新光城的邊緣染上一層圣潔的明亮光輝。光輝緩緩升騰而起,化作一道銀色光幕,沿著天空推進,就像給新光城的天空,拉上一張薄薄的輕紗簾。
  偌大的新光城異常安靜,街道上、房頂上全都是人,每個人都伸長脖子,仰著臉,目不轉睛看著天空緩緩推進的光幕。
  當光幕蔓延到城市的另一端,和另一邊的高塔光芒匯集,所有的高塔陡然爆出強烈的元力風暴。
  一陣微風掃過新光城。
  光幕穩定下來,就像給新光城安上一個透明的玻璃罩子。
  轟!
  新光城爆炸了!無數歡呼在新光城的每個角落同時響起,此刻的新光城就像是一個噴薄的火山,是歡樂的海洋,狂喜在每個人的臉上蕩漾。
  新光城最大的防御工事,【塔幕】建設完成。這也意味著,從今天開始,新光城的防御有了質的變化。
  自己的家園變得更加安全,是這些民眾狂喜的原因。在危機四伏的蠻荒,沒有什么比安全更讓人欣喜。
  新光城也成為繼天心城之后,第二個擁有完整城市防御的城市。這將大大提高新光城的聲望,也將吸引更多有實力的新民元修前來。
  比起天心城的【五岳】,【塔幕】無疑更具有開創性的。
  天心城在建立的初期,葉夫人提出一個極為大膽的建議,用五座鎮神峰組建一個全新的城市防御,這就是【五岳】的來歷。而且葉夫人的【五岳】并非簡單的五座鎮神峰共同防御,而是有著許多巧妙的設計,據說這個方案是葉夫人手下一位名叫麻士吉的門客所獻。
  麻士吉來歷神秘,之前從未聽過,此人對王氏理論頗有研究,有著獨到的造詣。
  尉遲霸雖然身為長老會長老,卻無法私自給新光城配上鎮神峰。好在王氏理論如今炙手可熱,鎮神峰的橫空出世,讓王氏理論大興其道。長老會雖然竭力保密,但是仍然無法阻擋資料不斷流傳出去。大長老見大勢不可擋,索性把【以城為布】的資料拿出來出售,價格極為驚人。
  但是對世家和大勢力來說,這點代價他們完全不在意。
  【塔幕】亦是源自王氏理論,只不過是新民派自己研究的產物。
  這才是尉遲霸最為自傲之處。
  “辛苦丑丑了!”尉遲霸轉過臉對安丑丑道,他感慨萬千:“從今往后,我們新民終于有一塊落腳地了。”
  周圍人的神情都非常激動,新民在五行天的上流社會,一直不招待見。新民和舊民之間的沖突,從來沒有中斷過。
  在長老會,新民派同樣是落于下風。
  “不辛苦!”安丑丑神色鄭重:“換任何一個地方,誰也沒有長老們的魄力,丑丑微末之身,想辛苦也辛苦不了。”
  尉遲長老心中得意,安丑丑是他一力推上去的,如今做得漂亮,他臉上也有光。他神情和藹可親,語氣親切:“可有什么礙難之處?有什么難處,盡管和老夫說。”
  “丑丑是有點野心。”安丑丑先像尉遲霸行禮,再依次向其他長老行禮。
  尉遲霸收起臉上的笑容,向不遠處的銅鬼魚今示意,兩人連忙吩咐其他部屬后退,守住每個位置,以防止被竊聽。
  其他長老也神情嚴肅,知道安丑丑必有驚人之語。現在已經沒有人小看這個矮胖子,新光城的建立并不被人看好,新民派的長老根基都淺,積淀遠遠不如那些世家。但是新光城能夠越其他世家,成為第二大城,安丑丑是關鍵人物。
  在外面,甚至有人已經把他稱為【丑象】。
  行禮完的安丑丑,站直身體,他的個頭在一群人之中最矮,但是此刻卻敦實巍峨如象。
  “如今新光城格局已成,只需要好好經營,日后必成新民圣地。但是獨木難支,孤元不長。新光金元已成,我們還缺四元。”
  尉遲霸沉聲道:“五元的好處我們都知道。但是這附近不適合建立其他元力的城池,城市之間距離太遠,元力也無法相互呼應。”
  安丑丑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丑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