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419 安丑丑

在新光城高歌猛進的時候,天心城并沒有裹足不前。p新光城的【塔幕】成功封頂的消息傳來,天心城的反應很平淡。沒錯,很平淡。對于世家豪門云集的天心城來說,新光城這樣根基淺薄的城市,只要幾次厲害的荒獸攻城,就會一蹶不振。
  再說,【塔幕】算得了什么?
  此刻,天心城最新的元力池,正在準備開工。
  “新建的元力池,將比以前的效果提升一半有余。工期大概需要三個月左右,但是一旦新的元力池建成,我們天心城的規模會再次擴大。屆時,會吸引大量的精英元修前來,他們都是五行天的中堅力量。”
  葉夫人在大長老身旁侃侃而談,此時的她儀態尊榮,光華四射,身后的長老們神情恭敬,眾星拱月。誰能想到,這個即將掌握著天心城最高權柄的女人,在不久之前,還是孤兒寡母的可憐模樣?
  大長老要把權力傳給葉夫人,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事實上,這項工作已經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一些有眼力的長老,都開始暗中走動。
  不是沒人反對,但是葉夫人展現出來的能力,卻讓反對者閉嘴。只有一些非常固執守舊的老輩,發出一些不合時宜的聲音,說什么這不符合傳統。
  可是,在這朝不保夕的時代,傳統又有什么說服力?
  事實上,就連一些最初的反對者,都正在逐漸改變看法。葉夫人干得不錯,不是么?比起之前反應遲緩的長老會,葉夫人的效率大大提高,否則天心城絕對無法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成為天外天最大的城池。
  把新光城壓在身下,讓老牌的世家們心情舒暢。
  欣欣向榮的天心城,迎來了世家的遷徙潮。許多最初出去單干的世家,在連續不斷的碰壁之后,看到天心城的發展勢頭如此良好,終是向葉夫人低下高貴的頭顱。
  葉夫人不僅不計前嫌,還非常熱情周到歡迎他們的到來。這些在殘酷冰冷蠻荒中掙扎的嬌貴世家,在春風般的溫暖中感動地一塌糊涂。
  葉夫人的聲望和口碑,也隨之水漲船高。
  在許多人心中,葉夫人的掌權是眾望所歸,甚至有狂熱之徒喊出【女帝】的稱呼。而曾經顯赫多年的凌府,早被遺忘在歷史的垃圾堆中,煙消云散。
  大長老看上去明顯比去年更加老邁,他的眼眶深陷,臉上的皺紋變得更深,讓人想起層層疊疊的溝壑。眼珠也變得更渾濁,只有偶爾一閃而視的精芒,才讓人們猛然想起來,這個糟老頭依舊掌管著這片土地。
  葉夫人攙扶著大長老,微笑道:“新的元力池還沒有起名字,大家都等著您給它一個好名字呢。”
  大長老看著眼前繁華的城市,露出欣慰之色,心中感慨萬千,道:“老夫一直不知道拓荒令到底對不對,把先祖好好打下的疆土丟掉,每每想到,心如刀絞。”
  他稍稍提高音量,渾濁的目光變得銳利:“可是又有什么辦法呢?形勢比人強!變,可能死。不變,必死!今天看到天心城這般場面,老夫忽然明白,我們今天遇到的困難和危險,只不過是我們的先輩已經走過的道路。先輩們遇到的困難比我們更困難,可是他們卻能在絕境中披荊斬棘,創下五行天這等不世偉業。我等身上流淌先祖血脈,又豈是尸位素餐怯懦畏死之徒?”
  眾人紛紛低下頭,羞愧不已。
  大長老仰臉看著天空,有些出神。
  其他人不敢出聲,噤聲不語,十分安靜。
  他忽然開口:“安木達宗壽不久了。”
  人群頓時一陣騷動,人們臉上露出驚惶之色。坊間早就流傳類似的謠言,傳得有鼻子有眼,大家其實信了大半。畢竟安木達的年紀在那,許多家族暗中聯絡翡翠森,也是擔憂這一點。
  人們心中依然還抱著一絲幻想,安木達大人是宗師,宗師說不定有什么辦法能夠延長元壽呢?
  當這個消息從大長老口中說出來,所有人就知道,安木達宗師已經油盡燈枯。
  騷動之后,人群一片死寂,大家臉上蒼白如紙,親耳聽到這個消息對他們的沖擊實在太大。
  “這座新的元力池就叫【安木達】吧,希望它能像安木達宗師一樣守護五行天。”大長老臉上難抑哀傷,安木達不僅僅是五行天的宗師,還是他的師兄。
  氣氛壓抑絕望,竟有人低聲抽泣。
  大長老佝僂的背猛地站直,深陷的眼睛此時怒目圓睜,厲聲道:“哭什么哭?哭能讓安木達宗一直活下去?哭能讓五行天重新完好無損?丟人現眼的東西!一個老頭子,庇護你們這么多年,現在快死了,看看你們,嚇得像鵪鶉一樣!”
  葉夫人趕緊伸手輕輕拍大長老的背,讓他順順氣。
  大長老怒氣消減少許,他的目光重新變得深沉,語氣也變得深沉:“我們這些老頭子都快死了,以后的路,你們要自己走了。是死是活,你們自己的本事。我告訴你們,就是讓你們知道,時間不多了。”
  說罷,他有些意興闌珊:“都退下吧。”
  眾人看了一眼葉夫人,葉夫人揮了揮示意大家退下,大家紛紛告退。
  周圍頓時安靜下來。
  葉夫人柔聲道:“父親,你何必和他們生這么大的氣?憑白氣壞了身子。哪能指望他們做事,不搗亂就行了。”
  大長老嘆道:“我就是恨他們不爭氣。個個身世漂亮得很,祖上都是英雄人物,怎么到了他們這一輩,個個都是廢物?”
  葉夫人勸道:“還是有幾個不錯的。”
  大長老不置可否,但是對葉夫人欣慰道:“還好有你。要不然真不敢想象,會是什么模樣?他們現在聽你的,這很不錯,但是還不夠。我告訴他們這個消息,就是要讓他們害怕。他們害怕了,才會什么都聽你的。新民的心大了,靠不住。”
  葉夫人柔聲道:“父親的苦心,琳兒省得。”
  大長老問:“【大師之光】進展如何?”
  葉夫人溫聲道:“近展很順利。第一年最危險,已經過去,無法適應的大概有三十七人,有六人沒撐過來。”
  大長老道:“大局為重,不要婦人之仁。”
  “琳兒謹記。”
  大長老忽然想起一件事:“我記得,王守川有一個學生吧?”
  葉夫人連忙道:“是,他叫艾輝,被王守川看中收為學生,可惜才大半年,就遇到血災。”
  大長老滿臉惋惜:“可惜。”
  他可惜的是艾輝跟隨王守川學習的時間太短,大半年的時間,能學到什么東西?王守川的理論,是如今最炙手可熱的理論。不管是鎮神峰,天心城,還是元力池,都是源自王守川的理論。
  稍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王守川的理論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改變當今世界。
  “是挺可惜。”葉夫人接著道:“他們松間派的幸存者聚在一起,叫做松間派。師雪漫和端木黃昏都在里面,這端木黃昏還是被師雪漫劫持的呢,當時翡翠森可沒少來這里要說法。”
  大長老神色警惕:“是不是師北海在背后?”
  葉夫人謹慎道:“這就不清楚了。”
  大長老接著問:“他們現在在做什么?”
  “前段時間在一個叫做檸檬營地的地方出現過,在彩云鄉的東方,比較深入蠻荒的位置。”葉夫人露出回憶之色,幸虧她過目不忘,要不然還記不住這個不起眼的情報。
  大長老沉聲道:“要注意師北海。”
  葉夫人記下來。“是。”
  大長老忽然有些生氣:“這些世家子弟里,就師北海還像個樣子,結果還不聽話,陽奉陰違,簡直不像話!”
  葉夫人也露出苦笑:“他又不是今天才是這樣。”
  師北海一直是大家眼中的怪人,沒人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想要什么?平時低調得完全沒有存在感,但是向他施加壓力,又是油鹽不進。除了無限制寵愛他的女兒,這人在其他人心中都沒有什么印象。
  大長老淡淡道:“所以我才讓他擔任部首。”
  黑魚嘴山,山谷。
  艾輝正在給胖子打氣:“你就按照平時修煉的時候一樣,我不是讓樓蘭給你安排很多次訓練嗎?放心,不要慫,沒什么可怕的,它又不會吃你?”
  胖子的腿在抖,顫聲道:“我是怕萬一弄壞了……”
  看到胖子這幅慫樣,艾輝氣不打一處來,啪地給胖子后腦勺一巴掌:“你要再這幅死樣,今天你就死定了!”
  胖子哭喪著臉:“阿輝,我要弄糟了,你不要怪我……”
  艾輝強自壓制怒火:“不怪你!沒人怪你!你盡力就好!”
  胖子還在哆嗦:“我說阿輝,你干嘛要把火元力池放最后一個?這么多火元修,你干嘛找我?你肯定會怪我,還會揍我,還會……”
  勸了半個時辰,艾輝怒火終于爆發:“我現在就揍你!”
  胖子抱頭蹲在地上縮成一團,鐵妞趕緊拉住艾輝。
  鐵妞的力氣真大,哎喲,這胳膊箍得胸疼!
  艾輝長長吐出一口氣,轉過臉看到樓蘭,眼前一亮,朝樓蘭招手:“樓蘭。”
  樓蘭睜大眼睛:“艾輝,需要樓蘭幫忙嗎?”
  艾輝眨了眨眼睛:“餓死了,做一份元力湯吧。”
  樓蘭大聲道:“沒問題,艾輝!”
  艾輝眼角余光瞥見地上抱頭蹲著的胖子耳朵動了一下,冷笑連連:“樓蘭先去做,咱們先喝。胖子什么時候完成火元力池,什么時候喝湯。”
  胖子站了起來,滿臉悲憤,視死如歸,猶如奔赴戰場。
  “我那一份誰喝了,我和誰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