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420 定元柱

胖子小心翼翼,戰戰兢兢地終于完成火元力池。火元力池的形狀就像一個小火山,大約一人高。如果細看,會發現和黑魚嘴山頗有幾分神似。p小火山不斷噴吐火光,周圍的火元力濃度在迅速上升,溫度也開始上升。火修們都露出舒爽的表情,其他人則紛紛退出這片火焰之地。
  艾輝剛想問問胖子火元力提升了多少,結果一扭臉,看到胖子已經蹲在角落里捧著碗,如饑似渴地喝著湯。那一臉小心翼翼又滿足的表情,讓艾輝不禁莞爾。
  真是沒出息的家伙!
  好在隊伍里還有其他的火修。
  “火元力濃度提高了三倍!天啊,這修煉起來太爽了!”
  “我要成為火修大師!”
  空氣染上淡淡的緋紅,那是火元力極度濃郁的特征。經過元力池噴涌的火元力,質地已經相當純潔,非常適合修煉。
  忽然,一團明亮的火焰從火元力池中飛出,它就像羽毛一樣,輕若無物,飄落地面。當它落地,并沒有熄滅,而是落地生根,化作一朵明亮如火焰的花朵。
  師雪漫大吃一驚:“焰花?”
  她跑過去,蹲下來仔細看,驚喜大聲喊:“真的是焰花!”
  它的花瓣薄如紙,鮮紅明亮,形狀就像一團火焰,底部的黑色的根莖粗短,質地和火山巖如出一轍。
  其他人聞風而動,一窩蜂圍上去,大家臉上都露出歡喜之色。焰花是火燎原的特產,自從火燎原被神之血占去之后,焰花就越來越少。
  看到焰花,大家又是欣喜又是感慨,誰能想到,竟然能夠在這個無名的山谷看到焰花。
  又是一團火焰飛出,晃晃悠悠,飄落地面,生根化花。
  大家看得目不轉睛,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都沒有看到過火燎原的焰花,而今后也看不到。
  師雪漫露出緬懷之色:“小的時候,祖父帶我去過一次火燎原。正好遇到葫蘆山的大噴發,火焰像下雨一般,籠罩方圓百里。火雨落地,是一朵朵焰花。我們去的時候,黑色平原上什么也沒有,一夜之間,黑色平原上開滿焰花,美得令人窒息。人們從四面八方涌來拾花,興高采烈,就像過節一樣。可惜,那樣的盛況再也看不到了。”
  淡淡的哀傷之情,籠罩大家心中。想到淪陷的火燎原,大家心中異常難過,剛剛些許的興奮和喜悅都變淡了許多。
  艾輝的嗓門打破傷感:“都小心點,別碰到根。沒想到這里居然有焰花,真是意外之財啊。元力池十丈之內,全都要圍起來。焰花金貴著呢。咱們又能多一個進項!寶地,這才是真正的寶地!”
  淡淡的哀傷立即被破壞。
  師雪漫狠狠瞪了艾輝一眼:“你怎么整天就想到錢?”
  艾輝一臉無辜:“要不然呢?沒錢怎么辦?大家就要去喝西北風了。金錢才是正義!”
  師雪漫冷笑:“金錢才是正義,那欠錢怎么辦?”
  聽到“欠錢”兩個字,艾輝莫名心虛,忽然想起八千萬。他只知道八千萬還活著,時不時還會催債,但是后來就從來沒見過。說起來也奇怪,他問八千萬在什么地方,八千萬又從來不說。
  艾輝沒啥虧心事,唯獨這一件,都快成他的心病了。
  奶奶地人窮志短!
  等有錢一定要連本帶利還掉,要不然催債陰魂不散。
  師雪漫哼了一聲:“正義會遲到,但一定不會缺席。”
  艾輝有種心事被說破的感覺,惱羞成怒:“要打架嗎?”
  師雪漫冷笑,解開手腕系著的紅繩,好整以暇地把披肩如瀑的長發攏起,束成馬尾:“來啊來啊。”
  艾輝摸了摸還隱隱作痛的胸口,頓時有點發虛,這婆娘的手勁真大。
  他立即換了個表情,滿臉鄙視不屑:“幼稚!”
  說罷便扭過臉,朝著看熱鬧的眾人大吼:“都站這干嘛?還不去看看其他元力池?”
  有人怪叫:“阿輝,男人怎么可以說不要?”
  另一人起哄道:“阿輝鐵血真漢子,大姐頭喊你去打架。”
  有人捧哏:“阿輝問,在哪里打?”
  “床……”
  殺氣橫空而至,師雪漫的手已經摸上了云染天。
  大家哄笑一聲,化作鳥散。他們之中大部分人都在戰部的基層呆了三年,早就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單純學生。
  師雪漫持槍俏立,勝雪的嬌顏浮現淡淡的緋紅,把她美艷冰霜的臉龐映襯得愈發明艷動人,就連那殺氣騰騰的目光看上去也透著色厲內荏。
  艾輝一臉迷糊,腦海中還在想著最后那個戛然而止的“床”字上。
  打架怎么和床能扯得上關系?那么小的地方……
  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鐵妞,然后一下子愣住了。艾輝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鐵妞,在他心目中,鐵妞就是一個鋼鐵戰士,恐怖的戰斗力,冷靜的頭腦,勇敢無畏,絕對值得信賴的好戰友好搭檔。
  此刻的師雪漫,多了一股難以形容的動人,就像磁石一樣牢牢吸引了艾輝的目光,他看得呆住。
  師雪漫注意到艾輝的目光,本來只是悄然蔓延的紅暈,陡然就像燒了起來,臉刷地通紅,都要滲出血來一般。
  她惡狠狠地對艾輝道:“看什么看?要打架嗎?”
  話一出口,她就意識到不對,恨不得找條地縫鉆進去。
  艾輝回過神來,脫口而出:“你剛才那樣,挺好看的。”
  話一出口,艾輝就暗呼不妙,鐵妞要發飆了!
  他猛地一拍腦袋:“哎呀,忘了一件事!”
  說罷忙不迭轉身,落荒而逃。
  身后的殺氣沖天而起,艾輝心驚膽戰,跑得更快。鐵妞這樣鋼鐵一樣的女人,自己居然說她好看,這不是活得不耐煩嗎?怎么可以這樣侮辱一位真正的戰士!
  艾輝心有余悸地摸了摸身上,還好還好,身上沒有多幾個槍窟窿。
  而且自己居然會覺得鐵妞好看,天啊,自己這眼光到底被扭曲到什么地步?
  自己以前的時候眼光挺正常啊,現在怎么扭曲成這樣?他想了一圈誰影響了自己,最后覺得肯定是被傍晚這個娘娘腔帶偏了。
  沒錯,一定是這樣!
  艾輝在內心在進行深刻的自我反省。
  火元力池是最后一個元力池,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元力池。在五元生之環的結構之中,火元力是動力的源泉,只有源源不斷的火元力加入,五行生之環才能生生不息。
  火元力濃度不斷提升,緋紅的火元力,就像一層輕紗。
  當火元力的濃度提升到頂點,無法再提升,多余的火元力就涌向了土元力池。土元力的濃度開始不斷提升,噴涌的流沙越來越多,原本的土丘變成沙丘。
  當土元力的濃度不斷增高,空氣變得干燥,沙丘也在緩緩生長。當土元力的濃度提升到極致,窄窄的沙河也開始流動。
  它們流向了金風洞。
  金風洞位于沙丘的底部,沙河中的流沙匯集在金風洞的洞口周沿。金風洞的洞口,就像套上了一個沙環。
  金風洞的風力開始明顯變強。
  艾輝對金風非常熟悉,這一點,從金風的呼嘯聲就能夠聽得出來,金風的呼嘯變得更加尖銳刺耳。
  風越變越大。
  嘯音也從尖銳凄厲,變成低沉震撼。低沉的轟轟聲,震得人心慌,金風的顏色也發生明顯的變化。
  此時的金風透著金屬光澤,異常明亮,有的時候還能看到金風中的銀線。
  但是無論洞口吹出的金風何等猛烈,十二把漂浮在天空的銀傘,都巍然不動。猛烈的金風撞上這些銀傘,被分解成一個個柔和的風漩。
  艾輝覺得說不出的舒服,他的身邊環繞著淡淡的銀光,它們就是金元力。
  他從來沒有在金元力如此濃郁的地方呆過,此刻心中充滿無比強烈的成就感,覺得之前的所有辛苦都沒有白費。
  他強自按捺馬上進入周天的沖動,他還不能馬上開始修煉,還要等其他元力池都開始運行正常,他才能真正放心下來。
  察覺到金元力提升到極致,艾輝便飛到湖泊旁。
  師雪漫早就守在湖泊旁,她看上去神色如常,沒有半點異樣。艾輝偷瞄了一眼,覺得鐵妞應該不會突然跳起來給自己來一槍,才放下心來。
  師雪漫就像沒看到艾輝,看都沒看他一眼。
  滿溢金元力沖入小瀑布,瀑布的水流并沒有增大,但是湖泊的顏色和光澤卻開始發生變化。湖泊變得更加清澈晶瑩,宛如藍寶石。
  而湖泊上方的云朵,也開始發生變化,變得更加潔白厚實。
  煙雨變得更加細密,它們歡快地飄揚,豐富的水元力,仿佛都能夠隨著呼吸,而沁入心脾。
  艾輝仰著臉,專注地盯著云朵的變化。
  師雪漫閉著眼睛,伸出手掌,體會著活潑的水元力。
  煙雨朦朧的湖畔,兩道身影并肩而立。
  其他人紛紛讓開,彼此相視,會意一笑。
  長長吐出一口氣,艾輝收回目光,云朵的狀況非常良好,他放下心來。眼角余光瞥見閉目而立的鐵妞,忍不住多看一眼。
  他差點給自己一巴掌,看來剛才的反省還不夠深刻。
  莫名心虛的艾輝躡手躡腳朝竹林方向。
  艾輝走過鐵妞身后。
  美麗雪白臉龐緊閉的雙目,睫毛微不可察地顫動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