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21 元力池一個個

竹林運轉很平穩,沒有出什么意外。p艾輝和師雪漫之間尷尬的氛圍,終于消失,好像什么都沒有發生。但是老覺得莫名其妙心虛也是夠了,艾輝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心虛,又沒有欠鐵妞的錢!
  這是艾輝想不通的地方,在他的理解里,只有欠錢才會有這樣的心虛。
  師雪漫如果知道艾輝的想法,一定會冷笑連連。
  三天之后,五個元力池的元力趨于穩定。
  山谷變得和之前完全不一樣。
  如果從天空的上方看,便會發現整個山谷被分割成五塊,顏色分明。水元力的煙雨夢境,木元力的綠樹成蔭,火元力的緋紅赤地,土元力的黃色沙丘,金元力的金屬光澤。
  五塊區域,涇渭分明。
  反倒是山谷正中央,恰好是個空圈,這里成為大家一起居住的地方。大家居住在一起,主要為了應對突發狀況。如果分散在山谷的各個角落,遇到突然的襲擊,大家容易陷入各自為戰的局面。
  在很長的時間內,安全是大家最需要考慮的問題。
  這也是現在艾輝還在考慮的問題。
  隨著元力的充沛,端木黃昏栽種的植物開始瘋長,郁郁蔥蔥。防御古樹散發的光芒也更加明亮,能夠提供的防御更加強大。
  但是在艾輝看來,還遠遠不夠。
  山谷的面積太大,一棵防御古樹防守不了這么大的面積。木元防御有個特點,往往和年月有著直接的關系。生長的年月越長,防御往往越強。傍晚的布置無可挑剔,但是想要發揮效果,還需要時間。
  危險的荒獸,可不會等他們。
  不光是荒獸,他們還需要防備其他的元修。山谷五元皆備,如果消息傳出去,一定會引來實力雄厚者的覬覦,甚至包括長老會。
  沒有人能夠抵擋如此大的誘惑。
  就算鐵妞的老爹,在這么多敵人面前,也無力抗衡。
  更別說他們這些小屁屁,絕對保不住山谷。
  雖然長老會頒布拓荒令上面說,哪一個城市最先五元皆備,就授予大長老之位。
  然而艾輝他們很清楚,這只是一劑看上去很美好的毒藥。有大長老的稱號,就是大長老?就能夠統治長老會?別做夢了!
  大長老的身份,對艾輝他們沒有任何用處,一文不值。
  在他們原本的計劃中,這座城池是打算出售。但是現在,所有人都舍不得。如此濃郁的元力,如此絕佳的寶地,賣掉了再到哪里去找?
  也許以后會賣掉,但絕不是現在。
  在很長的時間,他們需要考慮,如何保住這座城市。艾輝他們內部意見非常統一,在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不能讓外界知道松間谷的存在。
  松間谷,是大家給山谷起的名字,意思是不忘初心。
  艾輝要把松間谷,打造成一個堅不可摧的城堡。只有貪婪的覬覦者知道進攻山谷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才會坐下來和他們談判、做生意。
  其他人也深知這一點,每一位戰斗元修,都在拼命地修煉。如此絕佳修煉之地,不好好修煉實在太浪費了!
  藥農和農夫則在準備開墾藥田和豆田。他們的干勁十足,他們也從未見過如此寶地。他們可以在這里種植任何一元的藥材和元力豆,要知道現在火元和土元的藥材、元力豆的價格都非常高昂。
  如此高濃度的元力,他們對種植出高品質的藥材和元力豆充滿信心。而如果能出產高品質的藥材和元力豆,那么山谷再也不會擔心財力不足的問題,就連他們也會因此受益。
  他們現在心中對明秀小姐充滿感激。
  在這個時代,沒有什么比加入一個有前途的勢力更加重要。除非到了宗師,個人的能力總是那么渺小和微不足道。
  而且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很快喜歡這個團隊。大家都沒有什么架子,也沒有什么繁復的禮儀,有本事的人能夠得到尊重。在戰斗中他們都是被保護的對象,而艾輝他們則沖殺在最前方,有什么比這更好的地方?
  他們已經在開始憧憬著果實累累的場景。
  每個人都很忙碌,看不到悠閑的身影,就連小孩們都在幫忙。
  魏安跟在大家身后,他的身體比較瘦弱,就像個竹竿。他離開從小照顧他的嬸娘,跟著自己老師。他當然知道大名鼎鼎的雷霆劍輝,只是艾輝突然上門,說是他的老師,魏安覺得簡直像做夢一樣。倘若不是艾輝的臉很有辨識度,他肯定以為自己遇到了騙子。
  沒想到嬸娘看到一件什么信物,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他就這么被送上一團火浮云,然后跟著來到這個山谷。
  這段時間的生活,簡直就像做夢一樣,到現在還有些不真實感。不過還有同行的還有其他的小孩,要不然肯定無聊死了。蘇清夜他們都是老師的學生,魏安來得最晚,所以是小師弟。
  大家對這個孱弱的小師弟非常照顧。
  魏安以前只接觸過一些基礎的修煉,實力差三位師兄師姐一大截。除了日常的修煉,他們還要跟著墨忠爺爺一起栽種劍茅之類。
  這里每個人都很忙碌都很辛苦,沒有人偷懶。
  最忙碌的是他的老師,魏安幾乎沒有看到老師休息過。有的時候連指點他們修煉的時間都沒有,這個時候樓蘭和雪漫阿姨就會來指點他們。
  魏安覺得雪漫阿姨是他見過最漂亮的阿姨,不過他們都更喜歡樓蘭。樓蘭除了會指點、監督他們修煉,還有零食。
  想到零食,魏安的口水就忍不住泛濫。不過不能被可惡的胖子叔叔看到,要不然胖子叔叔總會用他的麥芽糖來和他們“換”零食。聽說胖子叔叔和老師是過命的交情,魏安想不通兩人的性格為什么差那么多。
  胖子叔叔總是想偷懶,還那么胖……
  還好有樓蘭,胖子叔叔想偷懶都會失敗。
  老師卻是魏安見過最勤奮最忙碌的人,每個人對老師都很佩服,長大了自己也要做老師一樣的人。
  他抬頭望向黑魚嘴山上的一個小黑點,他看不清楚那個小黑點,但是他知道那是老師。
  老師已經在火山口一動不動一天一夜了。
  艾輝在尋找火山內火元力的節點。
  想要擊退來犯的荒獸和敵人,還是需要依托火山。火山蘊含了幾乎無窮無盡的火元力,這是他們最大的依仗。
  但是想利用火山的元力,就要摸清楚火山元力的節點。
  然而因為翻滾的巖漿和驚人的高溫,狂暴的火元力有著驚人的破壞力,就連艾輝也不敢進入巖漿。這是迄今為止,艾輝遇到過最復雜的元力變化。火元力實在太狂暴,艾輝的感知根本無法深入,巖漿內部的火元力一點都不平靜,反而異常激蕩。
  艾輝嘆一口氣,他知道以現在自己的實力,還無法參透火山元力的變化。
  至少要等自己達到大師的境界,才能夠利用整座火山的元力。這么一想,艾輝也覺得自己太貪心,飯要一口口吃。
  知道自己之前的想法不切實際之后,艾輝立即改變方向,一個可行的防御方案,很快浮現在他的腦海中。
  他想到上次干掉的那只吐漿獸,在戰利品中,兩根噴鼻保持完好。
  或許自己可以用這兩根噴鼻想到一些辦法,艾輝眼前一亮。
  何瞎子在擺弄集束白火,有點無聊。現在山谷百廢待興,大家要么忙著修煉,要么忙著種植,沒有誰需要煉制兵器。
  守著這么好的火焰,竟然沒事做,何瞎子覺得實在太糟蹋了。但是他們帶來的材料有限,都是以備不時之需。探查新礦脈的日程還有段時間,山谷與世隔絕,沒地方買材料。
  他覺得如果以后城市的范圍擴大,熔爐完全可以對外出租嘛。
  集束白火幾乎無窮無盡,白白燃燒,多虧啊。何瞎子一想到這么高階的火焰就這么白白燃燒,心都在滴血。
  誰來打造點東西啊,不用打造兵器,鍛造農具也行啊!
  何瞎子已經忘記當年自己的矜持,讓一位兵器大師來給你鍛造農具?開什么玩笑?
  很快,何大師愿意給大家鍛造農具的消息在幾位藥農和農夫之間流傳,大家都以為自己的耳朵聽錯了。他們種植用到工具,比如藥農的藥鋤,農夫的鋤頭鐮刀等等,都是需要特別打造的。
  但是沒有哪一位兵器大師會放下身段打造農具。
  所以何瞎子剛剛表達一絲這個意思,幾位農夫和藥農立即眼巴巴過來,連墨忠都湊過來。
  何瞎子接過一把農夫所用的鋤頭,檢查了一遍,淡淡道:“鋒銳度還湊合,嗯,需要的材料等級不高。我明白了,元力要注入到鋤頭的刃口,不能太鋒利,要不然會傷根。”
  何瞎子隨口說的內容,讓大家心服口服,大師就是大師,隨口所言,都是直指根本。
  一位農夫恭恭敬敬地行禮:“多謝何大師,大師您多多費心。”
  何瞎子淡淡道:“小事。”
  說罷,他就拿著鋤頭,把鋤頭放在集束白火下。白色的火焰噴在鋤頭的表面,何瞎子的手腕不斷轉動,改變集束白火噴射的角度。鋤頭變得通紅,表面迅速變得通紅,隨著何瞎子手腕的轉動,鋤頭的表面形成層層疊疊波浪形的花紋。
  鋤頭比之前小了一圈,鋤頭刃的光芒也消失,但是所有農夫的眼睛都紅了,他們經驗豐富,一眼就看出來,鋤頭的品質提升了足足一個臺階。
  這位農夫語無倫次感謝:“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小事。”何瞎子吐出兩個字,意猶未盡道:“一把鋤頭就夠了?要不要來五把?一種元力一把,你們不是要種植五種元力豆嗎?”
  農夫們呆住,五把如此良鋤,一種元力一把,這樣的事情他們從來沒有聽過。
  一旁眼熱的藥農湊過來:“大師……”
  “小事。”“一把就夠了?不來五種元力?藥簍呢?不適合鍛造?一派胡言,看我鍛造給你看!藥碾子要不要來一個?小事。”
  “草兵工具?小事。來一套?不多要一套備份?麻煩?不麻煩,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