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44 初代消息樹

聽到面館小妞的驚咦,艾輝不由問:“有什么問題嗎?”師雪漫搖頭,過了一會,才開口道:“沒什么問題,我只是沒有想到這棵消息樹的葉脈這么古老。”
  “古老?”艾輝一頭霧水。
  師雪漫抬頭:“你上課沒學過?”
  “我是新生!”艾輝理直氣壯。
  師雪漫看了他一眼,心想基礎也真是糟糕,境界還這么低,偏偏劍術那么驚艷,也不知道誰培養出來的這個怪胎。
  她索性解釋道:“消息樹是翡翠森木修的發明,木修發現樹木之間有獨特的樹語,它們能夠傳遞一些非常碎片的信息。木修在樹語的基礎上,培育出來消息樹,使其能夠傳遞消息的數量和距離得到很大的提升。消息樹是通過葉脈來識別身份,但是隨著消息樹實用之后,很快翡翠森便發現,葉脈不夠復雜,無法對應滿足這么多的需要。于是,翡翠森培育出第二代的消息樹,第二代的消息樹葉脈要復雜得多。發展到現在,已經是第三代。”
  艾輝若有所思:“所以這棵消息樹是初代還是二代?”
  “初代。”師雪漫給出結論。
  “老古董啊。”艾輝仰臉看著這棵消息樹,不知道是不是面館小妞的說法起了心理暗示,他覺得眼前這棵亭亭如蓋的大樹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古樸蒼涼。
  “看來這家道場有些年頭了。”師雪漫打量周圍,忽然問:“道場的主人呢?”
  “二十年前就離開了。”艾輝反應平淡:“我來的時候,這里全都荒廢了,難道這道場很有來頭?”
  “來頭不小。”沒想到師雪漫點頭道:“初代消息樹當時并沒有大規模推廣,只給了很小范圍的人使用。這家道場的初代主人,身份不簡單。”
  論起生活經驗,艾輝甩師雪漫幾條街都不止,但是論起歷史傳承方面的學識,師雪漫同樣甩艾輝幾條街不止。
  “先不管它的來頭了,能不能用?”艾輝問。
  對于道場到底是什么來頭,他一點都不在意。大有來頭有怎么樣?給自己加錢嗎?顯然不會。至于它以前的輝煌歷史,他沒有什么感覺。
  談歷史談情懷,誰能和劍修比?
  看看那些劍修大派吧,動輒萬年十萬年,五行天巴掌大的地方,當年的劍修大派不威震個萬界,都不好意思說自己執修真界之牛耳。
  還不是灰飛煙滅了,還不是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了。
  所以艾輝對面館小妞說的那些東西反應平淡得很,初代不初代,和自己沒關系,能不能用才是關鍵。
  “可以用。”師雪漫有點詫異,換一個人知道自己住在這么一個歷史悠久大有來頭的道場,肯定會激動好奇,說不定還指望自己能翻出什么傳承絕學之類。
  眼前的家伙,反應平平。
  “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艾輝點頭。
  師雪漫合上書頁,看了一下時間,點頭:“好,注意你的消息樹。如果有消息,通過消息樹給我。這是我的消息樹葉,好吧,估計你不會用。”
  說罷,師雪漫拿著自己的消息樹葉,放在剛才摘下樹葉的斷枝處,樹葉和斷枝間亮起柔和的綠光,樹葉便生長在消息樹上。
  “給我傳消息,就在上面寫字,字數不要太多。我給你的消息,也會出現上面。你注意查收。”師雪漫道。
  艾輝轉過頭道:“樓蘭,交給你了!有消息來老地方找我。”
  “好的,艾輝。”樓蘭很開心。
  師雪漫瞥了他一眼,冷冷道:“好好修煉,你的實力越強,欠我的八千萬才能早點還清。”
  說罷,飄然離去。
  艾輝哀嘆一聲,倒在藤椅里:“樓蘭,我怎么這么倒霉?”
  樓蘭眼睛黃光頻頻閃動,顯然在全力思考,片刻之后恢復正常,老老實實道:“艾輝的這個問題很深奧,樓蘭不知道。”
  “八千萬啊……”
  艾輝覺得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帶著睡音的嘆息聲在夜色中飄得很遠很遠。
  艾輝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深夜,樓蘭已經回去。他睜開眼睛的一眼,映入視野的是漫天繁星,他被那浩瀚神秘的星空震撼,微微有些失神。
  良久他才回過神,坐了起來。
  在懸金塔修煉的這段時間,他最大的改變就是能夠睡覺。修煉的強度太大,每天都是精疲力盡,靠在塔墻邊,不知不覺就睡著。
  他想起劍胎種子,吸收了八千萬的定心緋藍,而且讓自己揮出那么厲害的一劍,那個該死的劍胎……
  他第一反應是去找劍,但是很快他就露出苦笑。
  自己唯一一把草劍,已經損壞。
  他搖頭失笑,既然睡不著,那就起來修煉吧。
  兩天后。
  艾輝背著滿滿行囊的強血壯骨糕,對著樓蘭揮手:“樓蘭,再見!”
  樓蘭嘭地變成一個奮斗緊握的黃沙大拳頭:“艾輝,加油!”
  行走在街道,陽光灑滿懷抱,前兩天的晦氣一掃而空,他已經把八千萬拋之腦后,依然滿心是對未來的憧憬和對自己的激勵。
  “知道嗎?前兩天晚上,這里出現一個很厲害的變態!”
  “喔喔,聽說了聽說了,據說有個裸男跑到大街上。”
  “是啊,太嚇人了!而且我和你說哦,變態的實力好強。這么厲害?萬一他看上我怎么辦?完全沒有辦法反抗啊!好擔心!可惜不是我們家的黃昏,要是我們家的黃昏,我就不反抗了。”
  “瞎說!我們家黃昏那么正派的人!”
  “這幾天好像都沒有見到我們家的黃昏啊。”
  “偶像受傷了,據說要休息十多天。不記得他進城的時候體力透支摔了一跤嗎?那個時候應該就受傷了。也不知道嚴不嚴重,好讓人擔心!”
  “是啊是啊,他那么柔弱,還要去挑戰那些谷天寧他們,好心疼,太倔強了!”
  “就是喜歡他那么倔強!”
  ……
  聽著一群小女生在那里嘰嘰喳喳,艾輝心中冷笑,那個無良幼稚小屁孩!兩面三刀!令人可恥!令人唾棄!
  艾輝昂起高貴的頭顱,帶著滿滿的鄙視,走出城門。
  來到熟悉的懸金塔,艾輝一下子興奮了。
  在別人眼中枯燥和痛苦的修煉,卻能夠讓他感到興奮和踏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