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24 松間谷

三陰三陽大劍環,是艾輝劍招中非常少見的防守招式。p銀城之行,是艾輝劍術蛻變的轉折點。p在昆侖劍盟,他見識到各種神奇的劍陣,翻閱了曾經的盟主、如今的昆侖天鋒親手編纂,還沒有完成的劍典。
  劍典主要分六個篇章,易之變、風火、無我、北斗、陰陽、生死。
  【易之變】講的是劍術變化。【風火】講的是增益伴生之妙。【無我】講的是劍術果決無退。【北斗】講的的是斗轉星移。【陰陽】講的是有陰陽奧妙。【生死】則涉及到更高闊和深奧的問題,這方面,盟主也沒有什么感悟。
  從劍典涵蓋的內容,就能看出昆侖天鋒的野心勃勃,她想編纂一本能夠流傳千年的劍術圣典。
  無論能不能做到,能夠有這樣的宏愿,艾輝對盟主都非常尊敬和佩服。而且盟主并非志大才疏之輩,而是身體力行,殊為不易。
  三陰三陽大劍環就是銀城之行所悟,源自劍典的【陰陽篇】和陰陽劍陣,在當時擋下大師一擊,救了艾輝一命。
  這一年來,艾輝對劍術的理解日益深刻,對自己的劍術也在不斷地改善、雕琢。他就像一個耐心的工匠,日復一日地改良自己的技藝。
  艾輝的劍術,源于自我摸索,很多地方都非常的零碎。但是隨著修煉的時間日益增加,見識也在不斷提升,他的劍術在不斷進步。劍典和劍陣給了他許多的幫助,他開始有系統地整合自己的劍術。
  三陰三陽大劍環,也在不斷地被完善。
  陷入劍環的赤火彈,嘶地生出一縷薄薄的紅芒,斯斯聲不絕于耳,紅芒堆積得越來越多。赤火彈就像在一堆刨子中高速旋轉的馬鈴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變小。
  噗。
  赤火彈徹底湮滅。
  艾輝神情放松下來,額頭浮現微汗。
  整個過程只不過彈指一揮間,但是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情況下,艾輝的心神消耗卻一點都不小。但是他更開心的,卻是劍環成功擋住赤火彈。
  此刻壓力一輕的艾輝,冷玉小刃劍身啪地一拍空中,一聲清脆的聲響,他的身形陡然拔高。
  赤火狐蝠的陣形實在太密集,他扔出去的劍芒造成相當的傷亡,可惜這個時候他無暇去察看自己的戰果。
  艾輝就像在水面輕輕一掠而過的水鳥,身形一振,輕盈地飛起。
  鐵妞那邊不知道怎么樣?
  艾輝有些好奇,他只是好奇,一點都不擔心。鐵妞的實力比他還強悍,他能夠脫身,鐵妞沒道理不能脫身。在他的印象和記憶中,鐵妞從來和弱小沒有半點關系,在戰場上她是最值得信賴的戰友。
  背上的寶石星劍翼猛地扇動,艾輝的身形再次拔高,視野開闊。黑色的巖石山脈在他腳下飛掠,他的目光投向戰場的另一端。
  一道藍白的身影映入他的視野,在她身后,不斷有赤火狐蝠在往下墜落。
  赤火狐蝠在靈活的鐵妞面前,動作笨拙。
  鐵妞的云翼比艾輝的云翼更加輕盈靈活,寶石星劍翼勢大力沉,在力量上更加出色,但是在轉折變向方面并不擅長。
  怎么利用赤火狐蝠笨拙的特點?
  艾輝心中一動,一個大膽的想法在他腦海中浮現。
  恰好此時遠處的師雪漫好像朝這邊一瞥,艾輝做了個手勢,指了指自己的左側前方。此時身后的嘯音突起,他不得不猛地變向。
  艾輝不知道鐵妞有沒有看到,他的動作沒有半點遲疑,呼嘯的狂風中連續幾個變向。赤火狐蝠的數量太多,它們攻擊的范圍很大,它們只要改變一個小角度,艾輝就需要用連續變向來擺脫。
  只有連續的變向,才能夠打亂赤火狐蝠鎖定的節奏,才能夠脫離它們的視野。
  完成幾個連續的變向,艾輝也有些喘氣,寶石星劍翼在應付這樣的連續變向還是有點吃力。而且自從寶石星劍翼受損之后,他也一直沒有機會修復。這幾個連續的變向,他的消耗很大。
  好在終于完成變向,艾輝的目光轉向師雪漫所在的方向,精神頓時一振。
  鐵妞正在朝他指的方向飛掠!
  鐵妞明白了他的意圖。
  比起自己的喘息,鐵妞看上去連頭發都沒亂,神態從容,動作輕盈。
  此刻卻顧不得在心中贊嘆,艾輝背后的寶石星劍翼猛地綻放光芒,朝目的地沖去。
  如果從天空中俯瞰,便能看到兩個不斷變換身形的身影,身后跟著兩條黑色的洪流。兩道身影在空中不斷變幻轉折,黑色的洪流緊追不舍,而看上去都在劃出一個個詭異弧線的兩人,他們之間的距離卻在不知不覺中迅速接近。
  兩條黑色洪流也在不斷地靠近,殺紅了眼的赤火狐蝠完全沒有注意到,它們有一定的靈智,但是此刻殺戮的野性就像熊熊燃燒的烈火,籠罩它們全身。
  剛剛劃出一個弧線的艾輝,看上去動作有點遲緩,他沒有徹底擺脫赤火狐蝠的鎖定。
  一個個幽暗的紅色光團在他身后亮起。
  就在此時,艾輝方向又是一折,赤火狐蝠沒有發射口中的赤火彈,它們已經摸清楚一點規律,而是同時變向。它們的變向完成得比較慢,但是足夠大的攻擊范圍讓它們敢肯定,獵物一定無法逃脫它們的攻擊。
  就是現在!
  完成赤火彈蓄勢的赤火狐蝠,毫不猶豫噴吐出它們口中的赤火彈!幽暗的紅色光團陡然變得明亮,密密麻麻。
  咚!
  大量的赤火彈同時噴吐,匯集成的嘯音,震懾人心。艾輝的后背,被突然亮起的紅色光芒映照得一片發亮。
  而幾乎同時,他前方也亮起密密麻麻的紅色光團,響起同樣震懾人心的嘯音。
  前方遠處紅色光芒越來越明亮,幾乎充斥艾輝的視野,就在這一片茫茫的紅色光芒中,一道颯爽英姿在艾輝眼中急劇放大。
  艾輝的嘴角浮現一抹笑意,真不愧是鐵妞!
  雙方的距離在迅速拉近,兩人身后都緊跟著一大片密密麻麻的紅色赤火彈。
  四目相對,笑意對笑意,時間仿若定格。
  艾輝心中非常開心,鐵妞肯定也是因為大家如此默契而高興吧,他只是做了一個手勢,兩人就能配合得這么完美,就像一起廝混多年的搭檔。
  冷玉小刃和云染天再次碰撞,默契十足!
  兩道身影同時劃出一道垂直的軌跡,一個猛地沖天而起,一個猛地一頭扎下。
  赤火狐蝠們這才發現迎面飛來的赤火彈和自己的同伴,它們驚慌失措,陣型混亂,尖利的嘶鳴幾乎響起一片。
  它們想閃避,但是為時已晚,它們的身形在密集快速的赤火彈面前,是如此笨拙。
  兩道赤火彈雨幕在空中交匯,亮起大片耀眼的火光,但是更多的赤火彈卻彼此穿過,呼嘯如雨,重重砸進兩邊的黑色洪流之中。
  轟轟轟!
  大片大片的火焰和光芒綻放,染紅了天空,密集的爆音就像云層深處的雷霆,充滿震撼人心的力量。
  場面之壯觀,就連始作俑者的兩人都看得呆住。
  赤火狐蝠焦黑的尸體就像下餃子一樣往下掉,而更多的被狂暴的力量撕裂成碎片。赤火狐蝠脆弱的身體,無法抵擋它們噴吐的赤火彈,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
  松間谷里歡聲雷動。
  誰也沒想到,艾輝和師雪漫竟然能夠制造出如此大的傷亡,看得他們目眩迷離。而像三小、魏安這些小孩,更是興奮得又跳又叫,臉上滿滿的都是驕傲和崇拜。
  山谷中也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有一個人很平淡,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漂浮在竹林上,就像踩在一片綠色的竹海之上。他看了一眼,神情竭力保持平淡,但雙眼卻如同火焰在跳動。
  又讓這個家伙出風頭!
  他自動忽視了師雪漫,雙目直欲噴火地盯著天空中的艾輝。不知道是不是松間院時候留下的心理陰影,只要艾輝在他面前出風頭,他神經的一根弦就會被撥動。
  不,是一個開關!
  這個開關一旦被打開,他腦海中只會有一個念頭。
  絕對不能輸給那個家伙!
  強烈的戰意在他身上蔓延,就像野火燒過荒原。端木黃昏收回目光,面色陰沉,鼻子發出不屑的冷哼,衣衫無風自動。
  綠色的光芒從腳下的竹海升騰而起,就如海面升起霧氣,那是純正的木元力。
  木元力越來越厚實濃郁,它們環繞在端木黃昏周圍,緩緩流動。竹葉也緩緩漂浮上來,就像一把把碧翠的小劍,在綠色的霧氣中悄無聲息游動。
  收回目光的端木黃昏,神情變得專注,他取出一包草籽,灑向他身體的周圍。
  一顆顆草籽,均勻漂浮在綠色霧氣中,它們緩緩隨著木元力的轉動而轉動。
  很快,一包草籽就灑完,但是端木黃昏神情沒有任何變化,又取出一包草籽,灑落在他周圍。他的動作非常舒展,行云流水,看上去十分隨意,但是神情專注的臉龐,卻說明看似隨意普通的動作并非那么簡單。
  山谷內的眾人目光全都匯集在天空的艾輝和師雪漫,沒有人注意到竹林上的端木黃昏,已經灑下多少草籽。
  隨著草籽數量的增多,端木黃昏的眼神也變得亢奮狂熱,俊美柔美的臉龐看上去妖異邪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