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25 赤火狐蝠

艾輝沒有想到他和鐵妞兩人之間的這次配合,竟然造成如此大的傷亡。p當爆炸的余波散去,天空的稀稀落落的赤火狐蝠,形似狐貍的臉上殘留著恐懼和茫然。還幸存的赤火狐蝠,只剩下大約一半。
  赤火彈的威力實在強勁,爆炸籠罩的范圍非常大。
  誰能想到,上天賦予赤火狐蝠如此強勁的赤火彈,也賦予它們如此脆弱的身體,還賦予了它們極為記仇的性格。
  它們眼中的恐懼和茫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仇恨,刻骨的仇恨!
  剛才慘重的傷亡,給赤火狐蝠極大的教訓,它們沒有再恢復剛才密集的陣形,而是分散開來。而且它們并沒有繼續追擊艾輝和師雪漫,而是朝山谷的方向飛去。
  艾輝和師雪漫的臉色頓時不約而同變得凝重起來,赤火狐蝠只剩下一半,但是數量依然朝過三百只。尤其如今分散開來,黑壓壓的一片,帶來極大的壓力。
  兩人對視一眼,倏地散開。
  兩人從不同的方向,不斷地騷擾赤火狐蝠大部隊,但是只有離他們最近的幾只赤火狐蝠有些騷動,整個大部隊,還是緩慢而堅定地朝山谷方向飛去。
  艾輝心中有些著急,如果這群赤火狐蝠出現在山谷上空,幾波赤火彈轟擊下去,山谷絕對會夷為平地。
  怎么辦?
  艾輝絞盡腦汁,尋找破局的方法。但是一時之間,又毫無頭緒。
  他深深吸一口氣,越是在緊張的時候,越是要冷靜。只有冷靜,才能找到破局的方法,緊張只會白白消耗時間和體力。
  艾輝能夠想到,這群赤火狐蝠飛到山谷上方,雖然山谷有水汽幻境的偽裝,但是它們一定會直接用赤火彈轟擊地面。
  赤火彈的攻擊會立即讓山谷的偽裝暴露原形。
  出谷迎戰?這個方案也被艾輝否決,赤火彈的速度極快,隊伍中沒幾個人能夠抵擋或者閃避,面對赤火狐蝠的赤火彈雨幕攻擊,只怕一個照面,他們的損失就會無比慘重。
  赤火狐蝠現在鐵了心要攻擊山谷,無論艾輝和師雪漫如何騷擾,它們繼續朝元修氣息最濃郁的地方飛去。
  山谷的氣氛陡然緊張起來,大家都看得出來赤火狐蝠的決心。艾輝和師雪漫完美的誘導,是因為他們吸引了赤火狐蝠的注意力。而如今赤火狐蝠已經清醒過來,它們不再受兩人的引誘。
  赤火狐蝠的智力讓大家都感到吃驚。
  親眼見過赤火彈的威力,沒有人相信山谷的防御能夠阻擋數量如此多的赤火彈。山谷唯一能夠依仗的就是防御古樹,其他的植物,還需要時間成長。
  如果赤火狐蝠并不沖進山谷,那么艾輝之前布置的計劃就完全落空。從目前來看,赤火狐蝠闖入山谷的可能性并不高,這種聰明的荒獸異常警醒,地面的偽裝沒有消除之前,它們不會沖下來。
  大家的神情嚴肅,接下來的戰斗將會異常艱難。
  超過三百只的赤火狐蝠就像黑壓壓一團烏云正在緩緩朝山谷上空飄來,大家壓力倍增。不過氣氛雖然非常凝重緊張,但是大家并沒有驚慌失措,他們都是老手。
  元修和荒獸之間的戰斗,比元修之間的戰斗更加殘酷,只會以失敗者死亡而告終。
  艾輝忽然腦海中閃過一道靈光,驀地朝不遠處師雪漫大喊:“回山谷!”
  目光幾乎沒有離開艾輝的師雪漫眼前一亮,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下來。從發現情況變得糟糕之后,她就在等待艾輝想出辦法。從血災開始,每次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都是艾輝挺身而出。
  在某些方面,師雪漫和其他人并無區別,對艾輝有一種盲目的信任。
  聽到艾輝的聲音,師雪漫壓抑的心情驟然開朗,她知道艾輝一定找到辦法。
  她的身形突然在原地消失,而幾乎同時,艾輝覺得渾身一緊,他愕然發現自己竟然被鐵妞拎在手上。
  艾輝的臉漲得通紅,內心幾乎是崩潰的。
  開什么玩笑!自己會飛!鐵妞再鐵,也不能拎著自己飛啊,這面子以后往哪擱?說好的默契在哪?懂不懂尊重?鐵血真漢子懂不懂?
  “喂喂喂,放開,放開,我自己飛!”
  師雪漫任憑艾輝在她手中四肢亂彈,神色不動:“你慢。”
  但是她的眼角還是忍不住流露出一絲笑意。
  艾輝如遭雷擊,身體陡然僵住。
  你慢……竟然、竟然無法反駁!
  被鐵妞嘲諷了!
  當艾輝認清這個殘酷的事實,頓時欲哭無淚,說好的大家默契的搭檔呢?說好的共同面對紛飛的戰火肩并肩背靠背呢?說好的你很鐵我很鋼呢?
  心灰如死的艾輝很想像一條死魚那樣躺尸,任憑大風吹得心中拔涼拔涼。但是此刻時間緊張,他想到的辦法,需要師雪漫實施。
  他必須趁著這段時間,告訴鐵妞接下來怎么做,但是如今兩人這個詭異的姿勢,想要讓鐵妞聽得清楚必須靠吼了。
  需要離得近一點……更重要的是這個姿勢實在太丟人了!
  艾輝忽然抓住師雪漫的手腕借力,身體靈活得像蛇,就像爬樹一樣,手腳并用,反身抱住師雪漫的身體。
  哈!艾輝有些得意,這個姿勢比剛才的姿勢,還是要好得多。
  猝不及防的師雪漫身體一僵,大腦一片空白。
  艾輝突然感覺兩人往下墜,頓時嚇一跳:“喂喂喂!掉下去了!”
  師雪漫一個激靈,清醒過來,背后云翼猛地上升。
  艾輝手腳并用,就像個樹懶掛在樹干一樣掛在她身上,她心中慌亂無比,她還從來沒有沒有被人抱得如此之緊,從來沒有和男子如此親昵的動作。
  等等,一段記憶突然在她腦海中浮現。
  一片黑暗中,一個身影牢牢從后面鎖住她,雙臂就像鋼鐵一樣,然后……
  然后……又是一段畫面闖入她的腦海。
  那雙可惡的手!
  突然之間,師雪漫所有的緊張和慌亂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是抱住而已。
  等等,為什么自己已經到了“只是抱住而已”的地步?
  她死死咬住嘴唇,心如亂麻。
  艾輝不知道他的動作會給師雪漫帶來如此大的沖擊,他還在心有余悸剛剛的突然下沉。兩次此時抱住一起,姿勢異常曖昧,但是帶來的好處是,足夠近!
  艾輝的嘴就在師雪漫的耳邊。
  他連忙把自己的計劃詳細說給鐵妞,他的語速飛快。
  艾輝的語氣非常冷靜,讓師雪漫腦海中所有的雜念一掃而空,她的頭腦恢復清醒,表情重新恢復正常。
  艾輝的感受到鐵妞的變化,原本僵硬如同樹干的身體,變得柔軟起來。
  來不及多想,此時兩人已經到山谷的谷口。
  快了一秒五。
  掛在鐵妞身上的艾輝狠下心腸,等有了錢,一定要換個頂級云翼!
  他心中慶幸,還好剛才自己靈機一動,換了個姿勢,要不然被拎著進山谷,實在太丟人了。
  兩人就像一道利劍,一頭扎入山谷霧氣之中。
  山谷的眾人看得呆住。
  “阿輝好厲害!”
  “發展也太快了吧?”
  無數目光匯集在自己身上,師雪漫死死咬住嘴唇,強自保持鎮定。她在心中不斷默念,戰斗第一,戰斗第一……
  艾輝的臉都被師雪漫的頭發給罩住,看不清楚,他扯著喉嚨大喊:“計劃改變!弓箭手準備!”
  大家如夢初醒,神情古怪,但是注意力也都被拉回來。難道兩人這個姿勢,能夠有什么必殺技?
  好在他們對艾輝的判斷素來信服,立即凝神備戰。
  師雪漫帶著艾輝,如同一道利箭從天而降,穩穩落在煙雨朦朧的湖面。
  “藤車已到站,到站的乘客請下車。”
  師雪漫模仿短途藤車報站的聲音,聲音清甜可人,大大方方,沒有半點扭捏。
  艾輝哈地笑了,鐵妞真有意思,他一邊從鐵妞身上跳下來,一邊問:“車錢怎么算啊?”
  一條腿毫無征出現在艾輝腦后。
  砰,猝不及防的艾輝被一腿拍入湖水中。
  師雪漫丟下一聲冷哼,轉身離去。
  嘩啦,艾輝惱羞成怒的聲音在湖面響起:“喂喂喂!”
  師雪漫臉上流露出得意之色,她飛向控制水霧的蜃彩珠。三十六顆蜃彩珠被艾輝鑲嵌在瀑布的巖壁上,它們也是控制水霧的關鍵。
  空中的朦朧煙雨,像是被風吹起,全部朝師雪漫方向匯集。整個水元區的水元力,都被師雪漫調動。
  艾輝也有些緊張,他的目光緊緊盯著鐵妞。
  動用這么多的水元力,只有鐵妞能夠做到。
  山谷上方,黑壓壓的赤火狐蝠趕至,它們看到剛才兩道身影飛入巖石之中。它們沒有準備落下,而是準備用赤火彈把下面轟平。
  就在此時,一股充沛至極的水汽,從山谷忽然升騰而起,就像怪獸突然張開血盆大口,把它們吞噬。
  它們忽然發現周圍全都是剛才那樣的元修!
  有埋伏!
  蓄勢待發充滿警惕的赤火狐蝠,下意識就朝那些元修噴出赤火彈。
  當赤火彈穿過元修的身體,它們才陡然明白上當了!
  這就是艾輝的辦法,既然赤火狐蝠不進入山谷,那就擴大幻境,讓幻境干擾赤火狐蝠。
  轟轟轟!
  情急之下噴吐赤火彈,它們忘記周圍都是自己的同伴,頓時引起一大片的爆炸。
  升騰綻放的火焰,就像妖異的紅色花朵,赤火狐蝠的哀鳴淹沒在不絕于耳的轟鳴之中。
  而就在同時,姜維桑芷君他們的箭雨呼嘯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