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32 仙魔宮

康定和往常一樣來到鑒定屋。p穿上銀黑色的工作圍裙,那是三歲尖角墨牛出產的牛皮,經過特殊的工藝縫制而成,閃耀著銀黑色的金屬光澤。尖角墨牛最寶貴的就是身上的牛皮,牛皮上生長著天然的紋路,流淌著一層極薄的元力,能夠讓它隔絕其他的元力。
  康定的這件工作圍裙,足足花費了他一百五十顆精元豆。
  如今的元力豆、精元豆,可比前兩年要值錢得多。
  進入蠻荒之后,和翡翠森之間的商路幾乎斷絕,所有的元力豆、精元豆,都需要當地自己種植。這也從側面反應出,人類獲取元力變得更困難。
  隨著康定的聲望漸高,他的業務也變得繁忙。但是他還是堅持自己親自動手,畢竟關系到委托者的錢財和自己的聲譽。
  他熟練地開始自己的工作,按照送來的時間,開始鑒定。
  康定一旦進入工作狀態,神情異常專注,每個動作都是一絲不茍。他對自己的工作充滿熱情,比起工匠學徒,現在的工作有意思得多,也有成就感得多。他非常感謝自己的這項工作,生活比以前要好得多,人們尊敬的眼光,也讓他感覺到自己的價值。
  充滿熱情的康定,開創了許多新奇的方法,也形成一道獨特的體系。
  他的動作嫻熟,有如行云流水,賞心悅目。
  他如今已經是一位資深的鑒定師,經驗豐富,很多貨主不認識或者商販不明白的材料,他都早已經鑒定過。
  一個小時過去,桌上的材料已經被消滅了一大半。
  忽然一份鑒定委托包裹引起他的興趣。
  首先看到的是一份火燒骨,雖然看上去和一般的火燒骨有點區別,但是他還是一眼認出來。
  他取出火燒骨,仔細察看。
  火燒骨是赤火狐蝠的骨頭,是一種不錯的火元材料。但是在赤火狐蝠身上,最值錢的是赤火和火囊,火燒骨最不值錢。
  眼前這根火燒骨經過淬煉,等級有所提升。淬煉者的水平不錯,而且用的火焰也恰到好處,對火燒骨性能的提升明顯,而且沒有留下隱患。
  他在評鑒結果那欄寫上:丙等普品。
  一般的火燒骨大多是丁等,這根火燒骨能夠得到丙等的結果,是工藝上的勝利。
  曾經材料的判斷標準已經不適用現在,整個大環境的變化實在太大。而各個鑒定師之間的標準各不相同,到現在還沒有形成一個統一的標準。
  康定的鑒定主要是從兩個方面入手,一個是物性,另一個是元性。物性指的是堅固程度、重、輕、韌性等等。而元性則是和元力相關的性能,元力含量的多少、所含元力是否精純、有沒有特殊的元力效應等等。
  按照高低,分作甲乙丙丁四個等階,每個等階又有優品、良品和普品的分別。
  康定估測了一下,此類火燒骨出售的價格,不會超過五十顆元力豆,這還是因為火元材料比較難得的原因。
  對方之所以拿來鑒定,想必是貨品的數量不小。
  難道他們干掉了一個族群的赤火狐蝠?
  康定有些好奇,他的猜測并非無由。不管是火燒骨,還是更昂貴的赤火、火囊,在市場上的數量都不多。
  成群的赤火狐蝠是一場災難。
  他想起一位熟客,正在大量收購的等階不是很高的火元材料,這種火燒骨卻是正合適。他沒有馬上通知熟客,而是把這個想法寫下來。
  因為康氏鑒定屋的聲望和權威,許多商會都盯著,一旦有什么好材料,也能夠得到消息。而許多客人愿意委托康氏鑒定屋,也是因為康定鑒定屋和各大商會都有聯系,能夠幫忙推薦。
  當然,康定只會負責鑒定和牽線搭橋,至于價格到底談成什么樣,他絕對不會插手。
  這些事情是鑒定結束之后的內容,他的注意力重新集中起來,打開第二件委托物品。
  一個只有指頭大小的透明竹瓶中,有一小半清澈如水的液體。
  康定眼前一亮。
  透明竹瓶是用琉璃竹制作而成。琉璃竹竹身宛如琉璃,斑斕多彩,極為漂亮,而其中卻以無色透明者為上品。琉璃竹最常用的就是用來制作容器,它水火難傷,也不會影響盛放物品的性質,是絕佳的容器。
  但是琉璃竹生長緩慢,價格高昂。一般來說,只有好東西才舍得用琉璃竹瓶盛放。
  他打開琉璃竹瓶,轟,一團紅色的火云升騰而起。
  火云眼看就要沖到康定的面前,康定身上的牛皮圍裙突然亮起一層淡淡的光芒,擋住火云。
  康定神色鎮定,目光露出贊嘆之色,好濃郁的火元力!
  光是打開蓋子,就是如此異象,瓶中清澈如水之物,究竟是什么?
  以他的經驗,大致判斷出是一種火液。火液是火修修煉必須之物,他們身上一般都有容器盛放火液,大的有酒缸,小的有葫蘆。
  最常見的火液便是巖漿,很多火液都是元修用秘法煉制而成。火液有許多種,大多都粘稠濃郁,康定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清澈如水的火液。
  一種和他以前見過的完全不同的全新火液!
  康定兩眼放光,身為一位鑒定師,沒有什么比見到未見之物更加興奮。
  清水城的集市。
  韓笠的目光從一開始就沒有離開那個美貌冰冷的女子,雖然看上去對方十有*出生名門,但是他卻沒有半點膽怯。他的目光露出癡迷之色,女子從頭到尾沒說什么話,但是冷冰冰的氣質,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想到征服這樣的女子,他心中就像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韓笠的伙伴注意到他的異樣。
  此人長著一張大眾臉,全身沒有任何特殊之處,丟在人群中非常不起眼。但是此時,他的目光露出一絲精芒,壓低聲音提醒道:“別惹事,我們可不是來玩的。”
  韓笠輕笑一聲:“我怎么會在如此美麗的女人面前惹事?”
  說罷,他就自顧自朝他的獵物走去。
  同伴有些無奈,卻無法阻止。
  師雪漫彎下腰來,指著攤子上的一枚水藍色珠子問:“我能拿起來看看嗎?”
  賣家是個粗野漢子,看到眼前神仙似的人物,臉漲得通紅,說話也結結巴巴:“你……你看。”
  師雪漫從攤子上拿起藍色的珠子,有些好奇,她第一次見到這種珠子。大約拇指頭大小,晶瑩剔透,像是藍寶石。她感受到珠子內蘊含著濃郁的水元力,一開始她覺得像是某種魚類荒獸體內的元丹。但是很快,她就否定了這個判斷,她家中有水元丹,知道元丹內蘊含的元力比這更加充沛,等階也更高。
  “這枚珠子我買了。”
  忽然一個男子的聲音在身后響起。
  大家的目光不由循聲看去。一位身形頎長的年輕男子,大約二十七八,他臉山笑吟吟地看著師雪漫,微微欠身:“不知道小姐能否割愛?”
  艾輝看了一眼對方手中的劍,便收回目光。
  師雪漫的目光在對方臉上停留了一秒,然后目光就轉向賣家:“請問這個多少錢?”
  有些臉紅店家聞言連忙回答:“五十顆精元豆。”
  然后店家補充了一句:“我賣給你,不賣個他。”
  師雪漫不由莞爾,覺得店家真是可愛,道:“謝謝老板。”
  師雪漫突然綻放的那絲笑容,就像冰雪融化,萬物復蘇,就連艾輝都覺得眼前一亮。
  韓笠目光癡然,他的心臟被這絲突如其來的笑容謀殺,他感到窒息。但是他很快就清醒過來,心中仿佛有個聲音像是在吶喊,一定要得到她!
  一個布囊丟在店主的攤子上,他攔住正欲付錢的師雪漫:“沒想到這世上還有如此絕美的笑容,小姐芳華絕代,能親眼目睹,此生何其幸運!珠子是在下一片心意,送給小姐。”
  師雪漫懶得看他,正準備付錢,忽然冷不丁艾輝開口:“區區五十顆精元豆的東西,用得了你送嗎?”
  韓笠精神一振,他就怕對方不理會他,只要理會那就好辦:“小哥說得有是,五十顆精元豆確實不足以表達在下的心意。你家小姐可還要采買何物?在下全都包了!”
  你家小姐……
  趙柏安呆住。
  艾輝本來也是一呆,但是他很快眨了眨眼睛:“我家小姐還要買很多東西。你要獻殷勤那就給你一個機會,就怕你的荷包太癟,撐不住場面。要不然就是心疼錢,不大方。”
  韓笠信心滿滿:“古語有言,千金散盡還復來,錢財是身外之物,能博小姐一笑已足矣。至于錢財,小兄弟放心,在下還是小有身家。”
  師雪漫一看就知道艾輝一肚子壞水,閉嘴不言。
  艾輝一臉懷疑:“真的?樓蘭,咱們剛才看好的東西還記得嗎?”
  樓蘭乖巧點頭:“記得,艾輝。”
  愛輝?
  韓笠隱約覺得這個名字好像有點耳熟,但是很快拋之腦后,一個下人而已。
  艾輝嘿然道:“走,我們看看這位先生的誠意。”
  韓笠微微一笑,風度翩翩,神情灑脫:“在下對小姐一片赤誠,天地可鑒。”
  內心竊喜冷笑,花吧花吧,花的越多越好,自己的錢是那么好拿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