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33 清水城

韓笠的臉色越來越糟糕。p前面那個可惡的下人,帶著沙偶,簡直就是沿路搜刮,過一個攤子收一個攤子。p當口袋中最后一顆元力豆掏出來的時候,韓笠的臉色一片鐵青,終于忍不住:“夠了!”
  艾輝故作茫然抬起頭:“不夠啊,我們還有很多東西要準備呢。”
  艾輝一臉無辜純真地看著韓笠,過了一會,好像恍然大悟一般:“沒錢了?哎,沒錢了就告訴小人哎,這下尷尬了吧。哎,兄弟你也是個體面人,以后不要做這樣尷尬的事了。來來來,東西還給你,你等我一下。”
  艾輝跑到旁邊的攤販處,用一顆元力豆,換了一塊舊布。
  呼啦一聲,艾輝體貼地幫韓笠在空地上攤開舊布,然后把剛剛買來的物品,全都堆積在舊布上,擺成一座小山。
  動作飛快做完這一切,艾輝長舒一口氣,情真意摯地對韓笠道:“兄弟你錢不多,那東西自然不能收。都怪我,不知道你的情況,買都買了,退是沒法退了。吶,都在這,兄弟你就擺個攤,能回本多少就回本多少,多少賺個路費,也不枉我們相識一場。”
  韓笠臉刷地通紅,他氣得渾身發抖。饒是他經歷過諸多場面,此刻也覺得無地自容。
  到了此時,他哪還不明白自己被別人坑了?
  偏偏他還發作不得,人家壓根不收他的東西,他都找不到發作的借口。
  他強自壓制心中的怒火,臉上勉強擠出笑容:“小兄弟你太見外了,這些東西……”
  話還沒說完,就被艾輝打斷,他一臉怒其不爭的模樣:“哎,兄弟你到了這個時候,還嘴硬啥的?大丈夫能屈能伸,這點小事,怎么能難倒你?這里生意挺好,用不了多久,路費就出來了。兄弟你要是本事高,說不定還能小賺一筆。”
  說到最后,語氣已經從“怒其不爭”變成“我為你好”,艾輝拍拍韓笠的肩膀,一臉勉勵的表情。
  韓笠完全懵了,整個人呆呆地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師雪漫全程冷眼旁觀,她終于見識艾輝的壞水有多壞!
  聽得這里,差點繃不住笑出來。
  之前她就很好奇,艾輝會怎么收場,對方一看就是不安好心。她以為最后肯定要大打出手,那知道艾輝就是個滾刀肉,半點不沾身。目睹艾輝的精彩表演,師雪漫好幾次都差點笑場,憋得太辛苦。
  從小在她面前爭著出風頭的男孩子不計其數,她見識過各種貶低、擠兌對手的場面,但是沒有一個像艾輝演繹得這么精彩。
  艾輝和其他人都不一樣,其他人拼命在她面前表現自己多么有風度多么善良,唯有艾輝在她面前會毫不掩飾他的一肚子壞水。
  真壞啊!
  師雪漫一邊心中驚嘆,一邊取出那顆藍色珠子,面無表情放在貨物堆積的小山尖上。干脆利落地給韓笠已經在滴血羞怒的心,補上一刀。
  韓笠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沖腦門,整個腦袋嗡嗡作響,一片空白。
  他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
  當場發難嗎?他很想這樣做,但是僅剩的理智告訴他,這是最糟糕的選擇。從剛才起,四周護衛的目光,是一直警惕地盯著這邊,如果他稍有異動,就會引來這些護衛。他雖然并不懼怕,但是想到自己身負的任務,他只有硬生生壓下來。
  在集市鬧大了,會被驅逐出城,自己的任務就徹底泡湯。
  他現在心中充滿了悔恨,為什么沒有半點準備就上來?
  都是那個可惡的仆人!
  那個家伙早就設計好陷阱在等著他!
  這個該死的刁仆!
  他的臉漲得通紅,強烈的憤怒在吞噬著他的內心。他的目光死死盯著揚長而去的艾輝一行,如果目光可以殺人,艾輝現在一定千瘡百孔!
  整個集市上的人都看著韓笠這邊,嘲笑聲不斷鉆入他的耳中,折磨著他快要瘋掉的神經。
  “哈哈,這個白癡,被耍了吧。”
  “活該,誰叫他要裝大款!剛才那副鼻孔朝天的樣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就這水平還想泡妞?老老實實在那賣東西吧哈哈。”
  ……
  韓笠快要被氣瘋了,他成了集市最大的笑柄,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充滿嘲笑。就連他的同伴,此時都別過臉去,不斷聳動的肩膀顯示他在笑,沒有半點上來幫他解圍的意思。
  混蛋!
  暴怒的韓笠猛地抽出手中的劍,一劍砍在面前的貨物上。
  一道璀璨如煙花般的劍光,倏地綻放,集市所有的笑聲戛然而止。
  在韓笠抽劍的時候,四周護衛倏地停止笑容,突然綻放的璀璨劍光,讓他們的瞳孔不自主地收縮。
  一片死寂中,韓笠還劍入鞘,神色冷若寒冰,橫穿集市。所過之處,人們下意識讓出通道。
  噗,輕微的爆音,就像是水中氣泡破裂的聲音。
  舊布上堆積成小山的貨物,倏地化作一蓬灰末,緊接著一團妖艷的火焰升騰而起,那是各種元力混雜糾纏形成。
  所有人被震住,包括四周高塔上的護衛,他們睜大眼睛表情凝固。
  他們沒有想到剛剛嘲笑的家伙,竟然是一位實力如此可怕的家伙。幾位護衛看向首領,首領搖搖頭示意不要多事,對方毀壞的是自己的貨物,他們也沒有任何理由去找對方的麻煩。
  韓笠臉色陰沉,眼中憤怒的火焰在跳動。
  等著吧,今日之恥,我韓笠一定萬倍回報!
  同伴訕訕湊上去,剛想開口,啪,一巴掌抽在他臉上,響亮的耳光聲響徹集市。巨大的力量讓他整個人的身體被直接抽飛,在空中翻滾數圈才跌落地面,一動不動。
  韓笠看也不看地上昏迷的同伴,徑直離開。
  魔鬼般的身影離開十多秒,死寂的集市才逐漸恢復一些聲音。
  護衛們發出心有余悸的驚嘆:“真是個可怕的家伙。”
  “是啊,太冷酷了。”
  他們的首領臉色變得有些難看:“我知道他是誰了,他是韓笠!”
  嘶,倒抽冷氣的聲音響成一片。
  護衛首領此時坐不住,站起來:“你們看好集市,我要去向城主匯報。”
  任何一座城市,都會重點關注入城的高手。高手意味著不穩定的因素,一場大戰可能毀掉一座城市,沒有哪位城主會對這些可能對城市安全構成威脅的高手坐視不理。
  交好還是敵對,在如今是生和死的抉擇。
  只要足夠強大,就能得到足夠的尊重。
  康氏鑒定屋。
  外屋的學徒忍不住往里面瞄,今天老師實在太反常了。從早晨到現在,他們已經聽到里屋老師發出許多次的驚呼。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在他們的印象中,老師永遠是一絲不茍的嚴肅模樣。
  難道遇到什么好東西?
  他們充滿了好奇,什么樣的好東西才能讓老師如此驚嘆?
  里屋內,康定終于完成對清澈如水火液的鑒定,他臉上還殘留著不能置信之色,喃喃自語:“煉制火液,居然是煉制火液?”
  火液有天然和煉制的分別,天然形成的火液往往數量稀少,煉制的火液才有大規模生產的可能。
  康定一下子明白對方來鑒定的意圖,對方手上有不少的火液。
  意義并不僅僅只是這些火液,對方應該是掌握了這種特殊火液煉制的方法,這就意味著對方能夠穩定地供給火液。
  對任何一個勢力來說,這都無比重要。
  眼前清澈如水的火液,是康定見過的最出色火液,沒有之一。自從火燎原淪陷之后,市面上火液數量銳減。進入蠻荒之后,情況反而要緩解不少,好幾座火山被發現,它們周圍出現不少火元城市。
  從那之后,市面上的火液數量才變多一些,但是面對供不應求的市場,這么點火液基本上只要一出現就會迅速賣光。
  這些銷路不愁的火液等階都很低,基本上都是巖漿,就連深層巖漿都很少。
  比起這種清澈如水的火液要差得多。
  【甲等普品】,這是他為這種清澈的火液給出最后評定。他鑒定過的火液種類大概有一百種,這是目前唯一位列甲等的火液。
  可以想象,當這種火液出現在市場,會引發何等的轟動。
  能夠親自為之給出評定,他為自己感到驕傲。
  康定精神振奮起來,他的腦海中已經浮現幾位可能感興趣的買家。能夠買得起這種火液的買家,都不是普通人。
  無論是誰,有所收獲,都會給他一份報酬。
  這是光明正大的收入,他拿得心安理得。
  他不想再拖下去,他走到角落的一顆矮小的消息樹前,開始在不同的樹葉上面寫下同樣的內容。
  “甲等煉制火液,有需者速來。”
  這棵消息樹,能夠傳遞消息的范圍只限于清水城。事實上,在五行天大獲成功的消息樹在蠻荒受到極大的干擾,通信距離大為縮短。附近城市的聯系還能維系,但是更遠的地方,就變得非常困難。
  在自己認為有可能感興趣的商家樹葉上寫完,康定放松了許多。
  即使如此,他看上去依然很亢奮。
  幾乎數秒之后,一張張葉片接二連三亮起光芒,上面字跡顯現。
  “馬上到!”
  “這就來!”
  “十分鐘!”
  ……
  康定笑了,這就是甲等火液的魔力啊。
  再過一會,自己的鑒定屋就會擠滿人。
  他并不喜歡熱鬧,但是工作是無可奈何的事情。還有幾分鐘的時候可以休息一下,康定坐下來,準備把這份完成的委托放到一邊,然而他摸到袋子里還有東西。
  康定愣了一下,對方還有需要鑒定的東西?
  一根不知名的獸骨出現在他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