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36 刁仆

師雪漫渾身散發著刺骨的寒意,客棧大堂的溫度驟然下降。p她生氣了。p大堂其他人早就散開,從楊無常進門,他們就知道事情糟糕。但是他們誰也沒想到,這群外來人竟然敢扇楊無常的耳光。
  簡直瘋了!
  他們的臉上沒有血色,只想離這群人遠一點,盛怒之下的楊無常是不會講任何道理的,卷入這件事必死無疑。
  楊武昌的實力非常不錯,剛才那記耳光只是他過于大意。和那些只知道吃喝玩樂的家伙不一樣,他雖然干著下三濫的事情,但是自己的修煉從未落下。還有一位戰斗大師的伯父時常指點,他的實力相當強悍。
  他朝師雪漫撲去。
  對元修們來說,這兩年是有史以來修煉最艱難的兩年。元力的匱乏,是絕大多數元修都直面的問題。變化從火燎原和黃沙角淪陷開始,五行生之環被打破,銀霧海、彩云鄉和翡翠森的元力濃度已經開始下降。
  在最初的兩年,這種變化并不劇烈。銀霧海、彩云鄉和翡翠森千年來積累深厚,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它們依然在頑強的運轉。
  然而三年過去,積累的元力不斷消耗,卻無法得到有效的補充,元力濃度開始出現大幅度的下降。銀霧海的霧氣變得稀薄,河水開始斷流,彩云鄉涌泉開始干涸,翡翠森也在極力地尋找辦法。
  當積累喪失殆盡,局面的惡化比大家想象得更快。長老會嘗試用小五行天來增加生機,然而計劃失敗。
  拓荒令的頒布,標志著五行天時代的結束。千年來滋養元修們的元力,再也不是隨手可得,再也不廉價。
  人們需要在蠻荒開辟出城市,建造元力池,才能茍延殘喘。
  沒錯,就是茍延殘喘。
  因為拓城而犧牲的元修有多少?沒有人計算得清。每一座城市代價都極為高昂,許多城市收取入城稅并非沒有緣由。
  即使如此,城市的元力濃度依然無法和以前相比。
  許多人的境界,都停滯不前。
  現在市面上開始流行一種說法,從頒布拓荒令開始,他們進入元荒紀。這個“荒”字,既指蠻荒,也有災荒之意,指的是元力枯竭。
  而頒布拓城令,則被視為元荒紀的開始,那一年也被成為元荒元年。
  還能重新回到五行天時代嗎?已經沒有人有這樣的奢望。收復淪陷的火燎原和黃沙角?別開玩笑了!
  神國實力蒸蒸日上,五行天卻已經躲進蠻荒茍延殘喘,能夠自保已經不錯。
  五行天衰落之快,讓人目瞪口呆,也不勝唏噓。
  境界難以進步,但是戰斗力的提升也是非常顯著。與高枕無憂的五行天生活比起來,蠻荒的生活則充斥著鮮血和危險。孱弱者埋骨荒野,唯強者才能生存下去。
  雖然有個大師伯父,楊武昌卻從來沒有放松過修煉。
  這一拳所有的元力含而不發,顯示出強大的控制力。他看上去囂張跋扈,實際上為人極為聰明,他知道戰斗控制在什么范圍,才不會引起城主的反感和追查。
  清水城可不是只供奉一位大師。
  楊武昌臉上的猙獰消失,取而代之,是恍如實質的殺氣和冷酷。此時的他,宛如換了一個人。
  周圍的元力,瘋狂地朝楊武昌的右拳涌去。呼,右拳升騰起火焰,獵獵滾動,化作一頭斑斕吊睛虎頭,低沉的咆哮恍如猛虎嘯山林。
  光是這一手,可見楊武昌扎實的功底。
  虎咆!
  虎咆不算最頂尖的傳承,它最大的特點便是每一擊都需要幻化出虎形。楊武昌的這一拳,凝聚的虎首斑斕兇猛,栩栩如生。
  驟然響起的虎嘯,仿佛就在眾人耳邊炸開,聞者汗毛根根直豎,離得近的小腿肚子在打哆嗦。
  猝不及防者往往心神失守!
  然而師雪漫卻紋絲不動,她冰冷的眸子亮起一道光芒,她看到的內容更多。
  對方周圍一丈半的范圍內,空蕩蕩沒有半點元力,全都被他的拳頭抽走。這種奇異的現象她再熟悉不過,元力窒息!
  沒有想到,在一個小混混身上竟然也能看到元力窒息。
  但是,僅此而已。
  對方惡劣的行徑,已經讓鐵妞感到生氣,她很快就讓對方明白他們激怒的是一個什么等階的對手。
  師雪漫沒有取下背上的云染天,而是右掌如刀,橫在胸前。
  嘶!
  奇異的聲音,就像是風在很深的洞穴游走,雪白無暇的手掌,浮現一層光芒。
  整個大堂就像突然起了一陣風,大堂橫梁上的葫蘆燈光芒被壓制,黯淡昏黃,仿佛隨時可能熄滅。
  緊隨而來的是強烈無比的窒息感。
  幾位大管事的眼睛倏地凸出來,他們臉上的表情精彩極了。
  這是……元力窒息!
  他們從來沒有體會過如此強烈霸道的元力窒息,他們甚至感覺自己體內的元力都要被抽走。這種錯覺讓他們本能地恐懼。
  楊武昌的眼睛流露出恐懼之色,他張大嘴巴,想呼救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他周圍的元力窒息空間,一照面之下就崩裂,右拳籠罩的虎首,開始發生扭曲變形。
  在元力的爭奪上,他落入絕對的下方,他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無邊的恐懼,就像瘋狂的海水,幾乎快淹沒他的心防。
  在其他人眼中,師雪漫周圍的空間仿佛都在扭曲。
  艾輝此時心中也只有驚嘆和贊賞,鐵妞的這一下,沒有使用任何技巧和招式,她只是展示她對元力的控制力是何等強大!
  這種完全依賴點滴積累起來的實力,一旦形成,不需要技巧就讓人感到絕望。
  師雪漫和艾輝此時都沒有意識到,這個舉動會造成什么樣的影響。
  清水城的元力池是一個大型元力池,喬美祺身家豐厚,不惜砸下重金建造出這一帶規模最大的元力池,一座水元力池。
  清水城的上空總是彌漫著厚實的云霧,這層云霧是水元力形成,也是清水城的防御層。這層云霧能夠透射陽光,但是卻能遮蔽天空荒獸窺視的目光。
  清水城城外環繞一圈護城河,它連通地下涌泉,源源不斷。
  就在護城河的河面上,紛紛灑灑的雨幕,就像給清水城四周拉上簾子。城外的環形雨幕,營造出封閉的元力環境,阻絕水元力向外散逸,而且還有強大的防御能力。
  而就在清水城上空厚實的云層之中,每天都有最精銳的戰斗元修駐扎。這些元修日常的工作,一個是防備天空荒獸的襲擊,另一個則是監視城內元力的變化。
  現在可不是和平年代,這年頭盜匪橫行,需要時刻注意。
  涂小軍和往常一樣,在云層之中修煉。他是水修,駐扎云層可是一個肥差,云層的水元力要比下方城內濃郁兩倍。
  唯獨有些缺憾的是,每個時辰他都要檢查一下城內元力的變化,這讓他無法持續地訓練。不過便宜已經賺大了,工作還是不能耽誤。
  剛剛從周天運轉脫離的涂小軍,一如平時一樣檢查著城內的元力變化。
  清水城的元力濃度,并非到處都一樣,一些重點區域的元力濃度要高很多,比如城主府,比如大師府等等。
  居高臨下,清水城盡收眼底,視野非常好,他查看各區域的元力濃度也很簡單,一目了然。
  身為水修的他,對水元力的濃度非常敏感,一眼就能看清楚。在他的視野中,水元力越濃郁的地方會越藍,水元力濃度越低的地方,顏色就會越淡。
  目光緩緩掃過全城,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嗯?
  他的目光突然一頓,城市的西北角有個白點。
  他皺起眉頭,估計誰又在斗毆。
  白點說明此地的元力濃度的幾乎為零,這種情況并不少見。
  這兩年大家的境界雖然沒有什么提升,但是戰斗水平提升極大。以前傳得神乎其神的元力窒息,現在就有不少人摸到門檻。
  能夠活下來的人,都不是弱者。
  不過元力窒息形成的白點一般都很小,很少會朝過四五丈的范圍,從天空看下去,只不過是一個針尖大小的白點。
  清水城位于蠻荒的第一線,也是環境最殘酷的地方,血勇之氣在清水城最不缺乏。
  一言不合,大打出手,是家常便飯。
  但是大家都會小心控制規模,畢竟他們這些守衛可不是吃素的。想要鎮壓這些剽悍之輩,他們需要更加剽悍。
  總體來說,清水城的治安還是非常不錯的。城主是個生意人,非常討厭混亂無序。
  也和清水城供奉兩位大師有關,誰要想打主意,也要掂量一下。
  一個城市供奉大師的數量,可是直接關系到城市的實力。
  等等!
  下方的小白點好像變大了一點,涂小軍愣了一下,忍不住仔細再看。
  果然變大了!
  這元力窒息的范圍,已經超過十丈!
  超過十丈的元力窒息!
  涂小軍當然明白這意味著什么樣的實力,他腦海在不斷搜索熟悉的名字,下面是誰在動手。
  他還沒有想出來,下面的白點又變大了一絲,范圍超過十五丈。
  十五丈!
  涂小軍倒抽一口冷氣。
  但是接下來的一幕,他已經不是倒抽冷氣了。
  二十丈……二十五丈……三十丈……五十丈……
  那里就像有一個貪婪的怪獸,在瘋狂吞噬周圍的元力。
  涂小軍滿臉驚恐,面無血色,兩位大師明明都不在城內……他呆了幾秒,然后發瘋一樣吹響了警報。
  凄厲的警報撕裂清水城,緊接著此起彼伏的警報聲響徹清水城的每個角落,只有一個意思
  ——強敵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