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3)     

五行天437 一臉發懵

一道道身影從清水城各個角落不斷升起,他們都是清水城的守衛。每個人臉上都是如臨大敵,他們以前只在演習中經歷過這樣的場面。p飛上天空的守衛很快就鎖定目標,城市的西北角。
  目標實在太顯眼。
  西北角就像有一個黑洞,元力正在瘋狂地從四面八方朝它涌去。
  元力窒息!
  能夠成為清水城守衛的元修,都是實力出色、實戰經驗豐富的元修。清水城招收守衛的條件非常優越,應征者如云。激烈的競爭之下,每一位能夠成為清水城守衛的元修,都是實力出類拔萃的元修。
  但是此刻,實力出類拔萃的守衛們發現目標之后,無不臉色大變。
  他們當然知道什么是元力窒息,他們之中有不少人已經掌握元力窒息。但是眼前正在瘋狂擴張的元力窒息,讓他們感到恐懼。
  超過五十丈的元力窒息……
  他們只能聯想到兩個字,大師!
  如果是其他時候,他們也不會如此慌張,清水城供奉兩位大師,也不是吃素的。然而倒霉的是,兩位大師都有事外出,這種情況極為罕見。
  一般來說,總會有一位大師坐鎮城內。
  但就是這么千載難逢的漏洞,就被對方抓住。
  大家臉色發白,但是還是咬牙朝事發地飛去。今時不比往日,像城市守衛這樣的好待遇好工作,少得可憐。他們在那么慘烈的競爭中勝出,才獲得這份工作,而因為臨陣脫逃而失去,便再也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一個有污點的守衛,再也不可能被任何一座城市錄用。沒有人會把自己的性命、財富,交給這樣一個懦夫。
  客棧內,楊武昌面如死灰,他知道今天提到鐵板了。
  他一直非常謹慎和小心,就是不想得罪那些大人物。他很清楚什么叫做弱肉強食,哪怕他有一個大師的伯父,都并不能保證什么。在許多人眼中囂張跋扈的楊無常,很少有人注意到,他總來不涉足富人區,從來不去挑釁有大人物背景的產業。他知道哪些角落是大人物們看不上,那才是他的目標。
  木棉客棧是附近的低價客棧,只有那些囊中羞澀的窮鬼,才會住在這個小客棧中。
  當他得知目標住在木棉客棧的時候,貪婪便再也無法遏制。
  即使如此,他也沒有放松警惕,他把立威的對象放在趙柏安身上,就是看準了趙柏安的身份應該類似管事之類的下人。
  他的算盤打得很精。
  下人受一點委屈算什么?
  若是對方的背景深厚,到時候自己謝罪低聲下氣點,對方看在伯父的面上,又豈會和自己為難?沒有誰會因為下人,去得罪一位大師,哪怕一絲的不愉快都不會。
  然而他失算了,他沒想到對方的反應如此激烈,竟然直接給他來了一個耳光。
  楊武昌從來沒有受過如此奇恥大辱,他的反應更加激烈。
  但是此刻,他才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錯誤,強烈的窒息感沖擊著他的心神,更大的恐懼來源于對自身元力正在逐漸失去控制。
  他的眼珠子死死盯著對方手掌愈發明亮的光芒,那只手掌就像一輪熾目的太陽,刺得他的眼睛不自主流淚。
  前撲的身體做出最本能的反應。明明剛才前撲之勢還兇悍無匹,下一刻卻是硬生生扭轉腰胯,像一只靈活的貓。
  奪門而逃!
  突然一股莫名的吸力從身后傳來,就像一只無形的手掌從后面攥住他,他竟然掙扎不得!
  大師!
  楊武昌心中恐懼更加強烈,這種感覺他一點都不陌生,他面對伯父的時候就是如此。伯父隨手一擊,都會讓他生出避無可避,主動迎上去的錯覺。
  強烈的恐懼支配著他的心神,他猛地咬破舌頭,劇烈的痛楚和血腥味讓他心神獲得片刻的理智,他一把扯下脖子上掛著的一顆藍色水珠,用盡所有力氣捏破。
  噗,藍色水珠陡然化作一個薄薄的氣泡,把楊武昌罩在其中。氣泡很薄,肉眼幾乎難以察覺,但是偶爾會浮現煙波氤氳的波紋。
  楊武昌終于獲得片刻喘息之機,這是伯父給他的保命之物,【煙波籠】。伯父和他說過,煙波籠一旦開啟,便可以支持兩個時辰。
  啪!
  清脆響亮的爆音,耀眼的光芒就像一道鞭子,抽在氣泡上。氣泡軟綿綿的彈力球,在強大的力量之下,化作一道殘影從客棧大門****出去。
  楊武昌只覺得天旋地轉,身體失去控制。
  他的兩耳轟鳴,頭腦發懵,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發現氣泡嵌在墻壁里。下一刻他止不住的狂喜,自己還活著!
  師雪漫有些意外,這個看上去軟綿綿的氣泡,居然如此結實。她看了一眼,恍然大悟,原來是大師之作。
  她的神情如常,信步邁出客棧,朝氣泡走去。
  冷若冰霜的眸子中,流露出幾分躍躍欲試。水元大師之作,想想就讓人有點興奮。
  回過神來的楊武昌看到走過來的師雪漫,尤其是看到她目光中躍躍欲試,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一個哆嗦,慌忙道:“誤會,都是一場誤會!”
  師雪漫沒有理他,她抬起頭,注意到有不少元修從四面八方朝這里匯集。
  不知什么時候,艾輝出現在她身后:“是清水城的守衛。”
  “誤會,真的是一場誤會!”楊武昌哭喪著臉哀求道:“我伯父是大師楊笑東,小姐一問即知。小人唐突冒犯罪該萬死,還望小姐看在伯父的面子,給小人一個負荊請罪的機會!”
  他一開有機可乘,連忙把伯父的名頭抬出來。
  他是真的嚇到了。
  艾輝看師雪漫摸向背后的云染天,連忙道:“你去解決他,這些人我來擋住。”
  師雪漫收回手掌,嗯了一聲,繼續朝楊武昌走去。
  楊武昌臉色再變:“小姐饒命!饒命!大人不記小人過!小的瞎了狗眼……”
  師雪漫沒有理會,一言不發在氣泡前站定,美眸的光芒異常明亮,她很想試一試水元大師的【煙波籠】到底成色幾何。
  “下方何人,還不住手!”
  守衛的大喝遙遙傳來,人數上的優勢,讓他們膽氣稍壯。
  艾輝摸了摸下巴,手中的冷玉小刃挽了個劍花。他本來不準備出手,但是今天發生的事情提醒了他。甲等火液的誘惑力巨大,只要他們露出一絲破綻,不知道多少人會鋌而走險。唯有展現出強大的實力,才能震懾住那些覬覦者貪婪的目光。
  場面搞這么大,其實很費力氣啊。
  想到能夠多賺一點,才讓艾輝有些動力,他朝樓蘭喊:“樓蘭,草劍!”
  “來了,艾輝。”
  樓蘭大聲回應,扔過來一捆草劍。
  艾輝一把接住,有條不紊地把草劍一根根插在地上。
  咚!
  地動山搖。
  赫然是師雪漫一拳砸在氣泡上,氣泡內的楊武昌如遭雷擊,臉色煞白。
  趕過來的元修守衛,發現師雪漫沒有半點停手的意思,臉上不由浮現怒色。他們對視一眼,猛地齊齊朝下方的師雪漫沖去。
  尖嘯聲陡然響徹清水城,天空十多道光芒一閃而逝,猶如十多道銳不可當的箭芒朝師雪漫****而來。
  艾輝依然埋頭插草劍,仿佛對呼嘯而至不斷逼近的守衛渾然未覺。
  等到守衛快要飛到頭頂的時候,艾輝周圍已經插滿東倒西歪的草劍,數目不下三十把,看上去異常凌亂。
  站在草劍之中的艾輝停下來,抬頭看著天空。
  他的目光微微泛著光芒,就像黑夜中的星辰,他滿臉虔誠喃喃自語。
  “劍啊劍,讓我們多賺一點啊。”
  城主府,喬美祺聽到凄厲的警報聲,臉色鐵青。
  貴客當前,結果狀況頻出,讓喬美祺感到顏面大失。先是屬下前來匯報,說韓笠出現在清水城,并且在集市與人發生沖突。沒過多久,很久沒有響起的警報聲居然響起來。
  他面前坐著兩位客人,一位老者和一位少女。少女大約十**歲,天真爛漫,而老者沒個正形地癱在長榻上,哼著小調,瓜果零食不停往嘴里丟。
  警報拉響后,城主府進入防御狀態。
  嘩啦啦,環繞城主府的河流升起一層流動的水幕,把整個城主府籠罩其中。
  喬美祺臉色陰沉:“怎么回事?誰拉響的警報?”
  下屬飛快稟報:“是云霧防御層,今天值班的是涂小軍。”
  喬美祺的臉色稍緩,涂小軍這個人他記得,為人頗為穩重,不是急躁冒失的莽漢。
  過了兩分鐘,新的情報呈報上來:“報!西北角發生火拼,發現范圍朝過五十丈的元力窒息,我們的人正在朝那邊趕。”
  吃瓜的老頭手上動作停頓,身子坐起來。元力窒息的范圍超過五十丈,即使不是大師,一條腿也邁進大師的門檻。
  喬美祺心中一凜,接著問:“是不是韓笠?”
  屬下匯報:“不是韓笠,是一位女子,姓名還不知道。”
  少女聽說對方是一名女子,大感興趣,不由眼前一亮:“喬叔叔,我們去看看吧!”
  喬美祺目光看向老頭,老頭也點點頭:“老頭子也想去看看。”
  喬美祺放下心來,有此人在,就翻不了什么幺蛾子。
  他起身而立,臉上露出冷笑:“走,去看看那路英豪跑到我清水城來耀武揚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