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38 規矩

滿心怒火的韓笠被警報聲驚動,他皺了皺眉頭,腳步加快,順著守衛飛行方向貼地飛掠。他沒有升上天空,警報拉響之后,城市上空就成為禁飛區。沒有得到允許私自升空,將被視為敵人而遭到猛烈的攻擊。
  他心中有些好奇,誰會對清水城動手?
  在城市生爭執很常見,但是到了拉響警報的程度,那就是另外一回事。
  情節輕微者也會被視作不受歡迎的客人,而嚴重者則會被當場斬殺,視作整座城市的敵人。
  誰會做這樣的事情?
  難道是喬美祺的敵人?韓笠心中一動,腳下度更快,若真是如此,說不定有可以利用的地方。
  咚!咚!咚!
  有節奏的悶響從前方傳來,就像在敲鼓,韓笠敏銳察覺到地面的顫動。他腦海中立即浮現一些重兵器勢大力沉的攻擊,比如重錘、攻城錐之類。
  他輕巧跳上一座店鋪的房頂,接著如同蜻蜓點水,連續在幾座房屋的屋頂飛掠,終于被他找到一處地勢頗高之處。
  頭頂天空的守衛已經匯集,就連看熱鬧的韓笠,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守衛要動真格了。
  他定了定心神,心中更好奇誰在鬧事,尋思著待會是不是要出手幫對方一把。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個說法未必正確,但是在絕大多數時候都不會錯得太離譜。
  韓笠循著重擊的聲音望去,他的瞳孔陡然擴張。
  一位身披藍白甲胄,氣質清冷的絕美女子,正在一拳一拳轟擊一個薄薄的氣泡。氣泡中的男子已經昏迷,口吐白沫。
  雪白無暇的手掌握成的拳頭,就像攻城錐,每一拳落在氣泡上,都激出肉眼可見的波紋向四周擴散。
  咚!咚!咚!
  韓笠呆若木雞,他怎么也無法把那位絕美的世家小姐,和可以媲美重型攻城錐的轟擊聯系在一起。薄薄的氣泡他認得,按是大師之作【煙波籠】。清水城有能力做出來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大師楊笑東。
  還好他來之前已經看過楊笑東的資料,沒有把氣泡內昏迷的男子視作楊笑東大師。煙波籠并未破碎,但是恐怖的力量依然滲透進氣泡內。
  氣泡內的男子完全是被勁力震得昏迷不醒,口吐白沫。
  這得需要多么可怕的力量?
  韓笠渾身冷,尤其當他想到,自己居然想去搭訕調戲這么一位恐怖的女子!這一刻,他內心充滿慶幸,慶幸自己的失敗。
  難道那個婀娜的嬌軀內,其實隱藏著一只遠古荒獸?
  天空趕來的守衛,也被這個充滿反差的畫面給震撼住。
  護衛領終是實力更強,心志更堅韌,他更快地回過神來。氣泡內的男子他認得,楊大師的侄子楊武昌,此子劣跡斑斑他有所耳聞,內心厭惡。但是他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再說倘若楊武昌就這么死在他眼皮子底下,楊大師怪罪起來他也難逃其咎。
  他厲聲大喝:“住手!”
  其他守衛此時也回過神來,但是每人的臉色都不是太好,看向師雪漫的目光充滿畏懼和忌憚。但是他們也不敢退縮,而是在天空散開,呈包圍之勢。
  下方的女子渾若未覺,依然一拳接一拳。
  “再不住手,可休怪我等不客氣了!”
  守衛領都覺得自己色厲內荏,但是此刻箭在弦上,卻容不得他退縮,他一咬牙,向其他人做了個準備進攻的手勢。
  “喂喂喂,我就這么不起眼嗎?”
  一個懶洋洋的聲音突然從下方傳來。
  艾輝滿臉無奈,自己居然就這么被無視了。是的!這么多人,竟然沒有一個多瞅他一眼。自己搞出這么大的陣仗,如此醒目,居然被無視了。
  雖然艾輝覺得自己是一個不講究虛名的人,但是此情此景,內心卻是異常不爽。
  人善被人欺啊……
  感嘆唏噓未了,手中的冷玉小刃已經閃電般劃出橫七豎八的劍痕。奇異的是,泛著微光的劍痕留在半空中,并不消散。
  插進土里看似凌亂的草劍,齊齊顫動,出輕微的嗚嗚聲。
  守衛們此時才看到艾輝的動作,臉色不禁大變,他們雖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依然能夠感受到巨大的威脅。
  “大膽!”
  “放肆!”
  ……
  守衛們驚叫聲混成一團,地面上人畜無害的仰臉少年露齒一笑,手中的長劍平伸,水平的劍身輕輕一拍虛空。
  一道淡淡的光芒,從他的劍身爆,像漣漪般像四周擴散。
  “歡迎光臨!”
  令人牙根癢的聲音透著懶洋洋,好像柔軟沙灘上夕陽落下的余暉,淡淡的橘黃中殘留著暖意,在微醺的輕風中飄散。
  還未來得及飄散,就被席卷而至的漫天劍嘯淹沒。
  守衛們只覺得眼前陡然亮起一個個明亮的光點,就像星辰從夜色海洋深處浮起,凜冽鋒銳的劍芒就像箭矢一般****而至。
  那一瞬間,他們不自主生出錯覺,下一刻身體就要被洞穿成馬蜂窩。來不及做出任何思考,他們下意識地防御和閃躲。
  然而預料中的攻擊并沒有出現,那些鋒銳凜冽的光芒,就像幻象一樣消失不見。
  被耍了?
  等他們反應過來,他們赫然現,身邊漂浮著許多草劍。這些草劍就像一條條靈活的游魚,在他們之間游弋不定。
  這是什么?
  他們都一頭霧水,草劍能有什么用?雖然這些草劍都散著淡淡的光芒,但是那又怎樣?草劍就是草劍,無法承受強大的攻擊。
  而且這些草劍沒有半點攻擊他們的意圖,它們就像魚兒一樣自由自在游動,完全無視他們的存在。
  心神被師雪漫吸引的韓笠,聽到艾輝的聲音,腦門的青筋不自主一跳。
  這刁仆的聲音,他死也不會忘記!
  他的目光循著聲音望去,便看到持劍而立的艾輝和滿地的草劍。
  韓笠心神劇震。
  下面的那個家伙臉上的笑容實在太可恨了!
  一名護衛忍不住,便準備沖下去。
  但是當他一動,他駭然現他的身體就像在水中,到處都存在無形無影的阻力。
  他連忙提醒同伴:“小心,有古怪!”
  其他人如夢初醒,他們也現古怪,接下來的現讓他們更加驚慌,因為他們現不光是他們的動作受到阻力,他們元力的運轉也變得遲緩。
  “該死!”
  “沖出去!”
  他們的實戰經驗豐富,很快想到辦法,大家不約而同朝外沖,想沖出這片古怪的區域。
  地面上的艾輝好整以暇,他看了一眼打泡泡的師雪漫,砸吧了一下嘴,眼中盡是同情。尤其看到泡泡內的楊武昌從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到現在口鼻溢血,心中的同情更盛。
  鐵妞鐵不鐵,泡泡三兩血。
  當他察覺天空的守衛正在朝外沖,收回目光,再次仰起臉。
  很少能在冰得一坨的好搭檔身上看到那種躍躍欲試啊……你們就不要打擾人家了……
  “場面越大,賺得越多。”
  艾輝念念有詞,虔誠地用冷玉小刃在空中劃出一個完美的劍芒環,一股莫名晦澀的氣息從劍芒光環上散開來。
  空中散著微光的草劍開始生變化,一半草劍的光芒越熾亮,而另一半的草劍光芒卻愈黯淡,宛如籠罩一層濃墨的霧氣。
  兩種截然不同草劍,彼此交織,難以言喻的波動向四周擴散。
  空中的守衛臉色再變,如果說剛才他們像在水中,此刻他們就像掉入泥潭沼澤,阻力何止大了十倍!
  “元力窒息!”
  還駐守在云霧防御層的涂小軍面無人色。
  在他下方,一個空白的圓形正在瘋狂擴張,竟然比剛才的元力窒息更可怕。他死死盯著下方,臉色的血色一點點褪去。
  七十丈……八十丈……一百丈……
  看著下方一大片空白,涂小軍手足冰冷,失魂落魄。
  剛剛飛出城主府的城主一行,恰好看到草劍飛上天空的場面。他們不以為然,草劍能做什么?
  但是下一刻,少女身邊的老者驟然色變,他感受到一縷晦澀玄奧的波動。
  “小心!對方很強!”
  此刻的老者宛如換了一個人,須皆張,目光凌厲如電,渾身散著強烈的元力波動。哪里還看得到半點剛才的從容和悠閑?
  城主喬美祺臉色一變,能夠讓老者說很強,他能想到的只有兩個字
  ——大師!
  他向老者一揖到地,神色哀求懇切:“您老人家不能見死不救啊!我這全部身家都在清水城,要是毀了那就真的一無所有。”
  老者看了一眼小姐,神色凝重,沉吟片刻:“放心,老夫不會讓對方亂來。”
  少女也柔聲道:“喬叔叔不要著急。”
  有了對方保證,喬美祺心中稍安,只要撐過這兩天,兩位大師就會回來。他心中也納悶,自己最近沒有得罪誰啊。他忽然想到前些天聽到的小道消息,心神一顫。
  老者沉聲道:“過去看看。”
  房屋高處的韓笠,此刻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他呆呆地看著那些游動的草劍,眼中滿滿的無法置信。
  出身昆侖劍盟的他當然認得這是什么,只要在劍盟呆的時間稍長都會認得。
  陰陽劍陣!
  然而,僅限于認識。
  他曾經以為自己對陰陽劍陣的奧妙已經全部破解,但是在這座陰陽劍陣面前,他才知道自己錯得多離譜。
  一座越他認知的陰陽劍陣,出現在昆侖劍盟之外的地方。
  韓笠的世界徹底被顛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