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39 鐵妞很生氣

遠處的天空,飛舞盤旋的草劍,劃出一個超過二十丈的圓柱形區域,就像一個無形的大風柱,一圈圈波紋在區域內激蕩往返,守衛們浮浮沉沉,卻無法掙脫。
  越是接近,那股交織變幻的波動,都讓城主喬美祺身邊的老者心驚肉跳。
  波動很微弱,晦澀莫名,實力稍弱者一無所覺,老者卻能感受到它的危險。到了大師的境界,哪怕遇到自己不熟悉的力量,也能夠本能地察覺其中的危險。
  他們對于力量的理解遠超過一般的元修。
  老者心中也有些好奇,會是誰呢?
  他看了一眼城主喬美祺,心中暗想,這家伙什么時候得罪了一個這么厲害的對頭?他在宮府地位超然,很多隱秘的事情,府里也不會避諱他。但是在這個時代,胡亂樹敵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選擇。
  喬美祺此刻憂心忡忡,額頭不知不覺浮現汗跡。從外貌來說,他算得上儀表堂堂,方臉寬眉,頗有幾分不怒自威的氣勢。能夠和宮府大公子交好,自然不是普通的商人。在很多時候,他總是讓人不自主地忘記其豪商的身份。
  但是城內來了一位抱有敵意的大師,偏偏己方的大師都不在,這比荒獸攻城還糟糕。
  前方空中飛舞盤旋的草劍,就像一條條慢悠悠的箭魚,并沒有多少凌厲之感。但是看到守衛們在空中笨拙的動作和洋相百出,寒意從尾椎升騰而起,在喬美祺全身彌漫。
  他竭力沉住氣:“您看那是?”
  老者見多識廣,他沒有馬上回答,而是仔細查看良久,才沉吟道:“看上去像是一種劍陣,但是范圍如此之大的劍陣,卻是聞所未聞。”
  “劍陣?那不是昆侖劍盟之物?”喬美祺眉頭一揚,眼中怒火閃動:“莫非下面是韓笠?”
  剛剛聽到韓笠鬧事,再看到昆侖劍盟的劍陣,也難怪他聯想到韓笠。他臉上看上去十分憤怒,心中實際卻是松一口氣。只要確定是昆侖劍盟,宮府就不會坐視不理。
  自從昆侖劍盟的盟主,成為天鋒部部首,新一代昆侖天鋒,她和葉夫人之間不為人知的關系才漸漸浮出水面。
  昆侖天鋒不僅自己前來,還帶來了新任兵人。
  喬美祺能夠成為一方豪強,自然不是頭腦簡單之輩。聯想到前段時間傳得沸沸揚揚的大長老病重的消息,葉夫人掌權已經成為無法阻擋的趨勢。
  此時昆侖劍盟的韓笠出現在清水城,不由讓人產生諸多聯想。
  喬美祺的心思反而安定不少,越是在這個時候,宮府越是不會坐視自己被葉夫人拉攏過去。喬美祺自己也沒有投靠葉夫人的意思,他和宮府幾十年的交情,彼此的信任基礎深厚。
  而且喬美祺看得很明白,葉夫人如今兵強馬壯,麾下猛將如云,自己這個時候靠過去,好處不多,也得不到重視,那又是何必?
  清水城位置偏僻,深入蠻荒,所謂鞭長莫及,在短時間內,葉夫人也騰不出手收拾他。
  韓笠此時出現在清水城……原來是沖著宮府來的!
  喬美祺一下子想透其中關鍵,這才恍然大悟。宮府和葉夫人之間的關系十分冷淡,而身為如今還健在的屈指可數的世家,宮府我行我素,并不聽從葉夫人的號令。這一點從宮府自建宮野城,而沒有入駐天心城,便能夠看得出端倪。
  他神情恢復如常,宮府和葉夫人之間的爭斗,不是他這個級別能夠摻和。
  當飛近時,老者和少女的驚呼卻同時響起。
  “是他!”
  “是她!”
  喬美祺頓時回過神來,難道他們認識?
  主持陰陽劍陣的艾輝,忍不住朝鐵妞的方向嚎了一嗓子:“好了沒?”
  回應他的是更密集的打泡泡聲,聲聲如鐵,杜鵑啼血。
  終于,砰地一聲巨響,超過之前所有的擊打聲,讓艾輝松一口氣。
  他這陰陽劍陣雖然厲害,但是草劍到底是草劍,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他可是沖著能賺更多才出手的,如果演砸了,那就尷尬了。
  鐵妞收手,看也沒看地上已經陷入昏迷,口鼻溢血的楊武昌,返身回到艾輝身邊。
  就在此時,天空盤旋飛舞的草劍轟然冒出火焰,一種白色火焰,一種黑色火焰。眨眼間,天空的草劍便化作灰燼。
  那股詭異的無形力量陡然消失不見,被困住的守衛們頓時覺得渾身一松,無處不在的阻力消失得無影無蹤。
  下方的艾輝和師雪漫已經背靠背站好,一人持劍,一人持槍。
  搞出這么大的場面,削了人家的面子,誰會就這么忍氣吞聲。不管怎么,先要抵抗這一波攻擊再說。
  不要擔心沒有說話的機會,有刀劍有實力,誰都有說話的機會。
  唯有弱者的聲音才會被淹沒。
  艾輝頭也不回地問:“手感怎么樣?”
  師雪漫道:“很扎實。”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補充了一句:“最后那一下很過癮。”
  艾輝哈地笑出聲來,很難想象這句話出自鐵妞之口,讓人容易想到剛剛做了壞事的調皮小女孩。
  天空的守衛們此刻滿臉憤慨,他們的雙目直欲噴火。眾目睽睽之下,他們被對方禁錮,丟人丟大了。
  就在此時,忽然聽到有人喊:“住手!”
  正欲撲擊的守衛們身形僵住,這充滿威嚴的聲音他們再熟悉不過,是城主!
  他們轉過身,紛紛行禮:“城主!”
  喬美祺還沒開口,身邊一老一少兩人就飛下去。
  “雪漫姐姐!”
  “原來是你這小子!”
  這熟稔的語氣讓喬美祺提起的心終于放在肚子里。等等,雪漫姐姐?誰能讓宮府的小公主喊姐姐?喬美祺猛地想到一個名字,眼睛頓時瞪得老大。
  艾輝看著眼前這位衣著華貴的老者,神情有些迷糊:“你是?”
  他隱約覺得對方有些眼熟,但是又記不得在哪里看過,聽聲音好像也有點熟啊。
  老者看艾輝沒認出來,臉色露出一絲得意之色:“不認識了吧,老頭子喝過你的粥啊。”
  喝粥?艾輝猛地反應過來,眼珠子差點掉出來:“火山老頭!”
  老頭得意地笑了:“認不出來吧,變化是不是很大?”
  艾輝嘖嘖稱奇:“還真沒認出來,那個時候你像乞丐,現在人模狗樣了啊,這衣服一看就是高級貨!”
  跟在后面的喬美祺聽到“人模狗樣”四個字心肝一顫,猛地抬頭看向艾輝,儼然就像看一個瘋子。
  居然敢喊一位大師“人模狗樣”,更何況還是脾氣火爆的火山尊者,這家伙不要命了嗎?
  更讓喬美祺沒想到的是,火山尊者竟然一點都不生氣。
  火山尊者笑瞇瞇道:“多虧了你那碗粥,老頭這傷好了,日子就過得下去了。后來還想著找你們呢,看啥時候還你一個人情,結果給忘了,哈哈哈。”
  他好像一點都沒覺得忘了有什么不好意思。
  艾輝也笑了,不在意道:“老頭你可不欠我人情,當年要不是你守大門,那粥我們也喝不痛快。”
  就在此時,師雪漫帶著一位天真爛漫的少女走過來:“這是艾輝,我們都喊他阿輝。這是瑤瑤,宮珮瑤。是宮叔叔的女兒,我們以前經常一起玩。”
  宮珮瑤連忙行禮,乖巧地喊了聲:“阿輝哥。”
  艾輝回禮道:“瑤瑤。”
  不過他還沒反應過,宮叔叔是哪個宮叔叔。
  師雪漫此時認出來火山尊者,有些吃驚:“尊者的變化真大。”
  火山尊者哈哈大笑:“還是小妮子的眼神好,比你好多了。”
  師雪漫已經拉著宮珮瑤到一旁。
  “樓蘭,這是瑤瑤。”
  “你好瑤瑤,我是樓蘭,很高興認識你。”
  “哇,樓蘭好可愛!樓蘭,我能抱抱你嗎?”
  “沒問題,瑤瑤。”
  “哇,樓蘭好軟!雪漫姐不要抱一下嗎?”
  “我可不是你這樣的小女生!”
  “真的不要嗎?好柔軟好舒服!樓蘭,你為什么這么軟?”
  “瑤瑤,有兩個原因。一個原因是樓蘭的身體加入了千分之三的綿沙。第二個原因是樓蘭的沙核在不斷的優化,樓蘭可以模擬大約三千四百二十六種不同沙材料的質感。”
  “樓蘭樓蘭,你能變床嗎?”
  “沒問題!瑤瑤!”
  嘭,一張沙床出現在兩人面前。
  宮珮瑤撲上去,頓時激動起來:“啊啊啊啊,好軟好軟,樓蘭好厲害!雪漫姐快上來!”
  師雪漫有些心動,但是看了一眼周圍,還是硬生生止住,她輕咳一聲:“瑤瑤,快起來,你這樣子像什么話……”
  “我不起我不起我不起……”
  師雪漫一只手直接把宮珮瑤拎起來,完全不顧她在手中掙扎,有些不好意思:“辛苦樓蘭了,瑤瑤從小就很皮的。”
  樓蘭的眼睛彎成兩道彎月:“不辛苦,樓蘭很開心。”
  喬美祺此時湊到艾輝面前,熱情道:“沒想到能在這里見到大名鼎鼎的雷霆劍輝,我清水城真是蓬蓽生輝,深感榮幸。在下喬美祺,忝為清水城城主,照顧不周,實在汗顏,竟然讓艾輝先生遭遇這么不開心的事情,罪過罪過。還請艾輝先生務必賞臉,給在下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剛剛從昏迷中蘇醒的楊武昌聽到城主低聲下氣的話,眼前一黑,再度昏迷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