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9)     

五行天442 故人

眾人的目光之下,艾輝神情坦然:“是有這個打算。就不知道城主愿不愿意接?”p喬美祺此時神情肅穆:“是的,我們非常愿意接,只是不知道您需要什么樣的條件?”
  艾輝點點頭:“我是有幾個條件。”
  喬美祺等人的神情稍稍放松,有條件才是正常,沒有條件反而有鬼。他沉聲道:“愿聞其詳。”
  艾輝道:“第一個條件,每一批貨款,精元豆所占比例不能超過百分之三十,其他全需要用材料物資來結算。城主從哪里買來我們不管,但是我們需要材料。我們事先會提供一個所需要的材料清單。”
  喬美祺盤算了一下,謹慎點頭:“如果每個月不超過一百萬顆精元豆的材料,應該問題不大。除了我本身的渠道,我會和其他商會組建一個新的清水商盟,將各個商會的渠道都利用上。但是如果超過這個數值,那就很難完成。清水城畢竟地理位置上還是有一點偏,不是商業中心。”
  艾輝笑了笑:“不會那么多。”
  一百萬顆精元豆相當于二十升雪熔巖。這個產量對于現在的松間谷不是什么問題,但是如果這么多的雪熔巖出現在市場上,雪熔巖的價格會出現大幅度下跌。
  “那就好。”喬美祺同樣松一口氣:“甲等火液是現在急缺的材料。但是畢竟價格擺在那,不是一般人能夠用得起的。而且現在火元修的身家,大多都不是很富裕,這會影響到我們的銷售。我認為在短時間內,一個月的出貨量,不要超過十升。而且我們需要時間來拓展市場。”
  艾輝表示同意:“好,我們暫時定為每個月十升的出貨量。”
  喬美祺說得很有道理,這也是他之所以決定獨家授權給對方的原因。論做生意,他們遠遠不如喬美祺。重要的是,他們所需要的材料數量相當大,靠他們自己收購,基本不可能。
  而不管是艾輝自己,還是鐵妞,大家當下最重要的任務是修煉。
  尤其是自己。
  鐵妞是故意壓制自己的境界,這是一種非常特殊的修煉方法,實際上她的實力已經不在大師之下。
  如果松間谷有兩位大師,一般的勢力根本不敢打主意。
  所以,自己的實力才是關鍵啊。
  艾輝之所以愿意把銷售權交給喬美祺,也是這個原因,他們的時間很寶貴,不能浪費在這上面。雖然艾輝是個財迷,但是他很清楚,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財富只會成為催命符。
  喬美祺問:“那第二個條件?”
  艾輝接著道:“第二個條件就是送貨。我希望貴方能夠把貨物,送到我們的前進營地。”
  喬美祺沒有馬上答應,而是仔細地問:“貴方的前進營地在什么地方?”
  艾輝回答:“檸檬營地。”
  喬美祺有些意外,看了一眼艾輝:“沒想到貴方竟然比我們還要深入蠻荒。”
  他知道檸檬營地,所以猜到艾輝他們的城市一定建立在蠻荒深處。
  艾輝沒有回答,而是繼續問:“如何?”
  喬美祺道:“如果是檸檬營地的話,沒有問題。”
  艾輝伸出手掌,微笑道:“那就成交?”
  喬美祺臉上笑容泛開,伸出手掌和艾輝擊掌:“成交!”
  兩人相視一笑。
  喬美祺知道這個大餅可以吃到飽,雪熔巖和材料,一進一出,可以賺兩道錢。艾輝沒時間嫌麻煩,可是他有時間不嫌麻煩啊。
  艾輝也覺得收獲不淺,雖然賺取的利潤要少了許多,但是因此節省出來的時間卻是一大把。
  把貨物交割地點放在檸檬營地的好處很多,可以節約他們的人力,路途比較短,他們也比較熟悉。
  而且也能阻斷一些覬覦之徒。
  松間谷的位置,總有一天會被人發現,但是這一天晚一點到來,對他們的好處就多一分。
  艾輝暗暗下定決心,等回去之后,一定要監督大家瘋狂修煉。沒有足夠的實力,他們無法保住雪熔巖的煉制之法。
  這段緩沖時間對他們異常重要。
  興奮的喬美祺已經按捺不住去張羅,艾輝需要的物資巨大,比光換算成精元豆要麻煩得多。
  火山尊者端詳著艾輝,神情復雜。
  艾輝瞥了他一眼:“老頭,你這是什么表情?難道你嫌我賣你貴了?還是嫌我賣別人便宜了?”
  火山尊者搖頭,感慨道:“不是,我只是沒想到,你竟然能夠成長到這地步,真是了不起。”
  他被艾輝今天的表現震住了。
  他很難把眼前這個進退有度,始終掌握局勢的艾輝,和寧城那個帶著大家一起喝粥的少年聯系起來。
  現在的艾輝,多了一分難以言喻的沉靜和氣度。
  不過分計較小利,懂得取舍,看似危險的處境轉眼被他化解。把清水城綁上他的戰車。不管是誰,想要再動艾輝他們,就不得不考慮清水城的態度。
  真是奸詐的小子!
  火山尊者自嘲地搖搖頭,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奸詐了。
  一身華貴紫袍的焦世恩在嚴密的保護下,回到自己的家中,沿途護衛們都是個個如臨大敵。
  警惕和戒備之外,護衛們個個臉上都露出與有榮焉。除了城主,買到雪熔巖的只有五家商會。如果熟悉清水城的人一定會發現,這五家赫然是清水城最大的商會。能夠位列其中,焦氏商會的實力和口碑在清水城可見一斑。
  商會的一干管事,全都在內宅大廳守候。
  焦世恩走進宅內大廳,在最上首椅子坐下來,眾人紛紛上來恭喜。
  焦世恩臉上露出得意之色,能夠在第一批買下雪熔巖,本身就是身份地位的象征。
  待大家圍觀過雪熔巖之后,焦世恩淡淡開口:“對方不需要精元豆,更加偏好材料和物資。大家多上點心,咱們不能弱了聲勢。”
  各位管事紛紛躬身應命。
  焦世恩揮手:“都去忙吧。不用留人在這了。”
  管事們行禮之后魚貫而出。
  偌大的大廳,重新變得空蕩蕩,焦世恩沒有離開的意思,而是繼續坐在椅子上喝茶。
  “你做得不錯。”
  大廳忽然響起一個嬌俏的聲音。
  不知何時,空蕩蕩的大堂,竟然多了兩個身影。
  一男一女兩人。
  男子身材矮小,手持一根墨綠色的藤杖。神情枯槁,大約五十左右,眼眶睜得很大,然而里面空洞無物,看上去極為駭然。
  女子的身材卻非常高挑,雙腿修長,面若桃花,水汪汪的眼睛仿佛能勾走人的魂魄。
  焦世恩慌忙站起來:“大人!”
  女子走到雪熔巖面前,好奇地伸出手指,在清澈如水的雪熔巖蘸了一下:“這就是雪熔巖!”
  焦世恩大驚失色:“大人不可!”
  一縷火焰在女子的手指上燃燒,轉眼間白森森的指骨就清晰可見。女子臉上沒有半點痛苦之色,屈指一彈,火星散滅。森森白骨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出新鮮的血肉,轉眼間,她的手指就恢復如常,雪白纖細,看不出半點傷痕。
  焦世恩目瞪口呆。
  瞎老頭出現在雪熔巖前,伸出手掌,放在雪熔巖的上方,片刻后道:“好火液!這么多花了多少錢?”
  焦世恩如夢初醒,連忙回答:“五萬顆精元豆。”
  瞎老頭:“不錯的價格。知道它的煉制方法嗎?”
  焦世恩搖頭:“不知道。”
  “怎么樣,很有價值吧。”女子俏皮道:“如果能把煉制方法弄到手,那可是一棵真正的搖錢樹,足夠你們后半輩子。”
  瞎老頭沒有理會她,而是在仔細的體會。
  良久之后,才收回手掌,聲音沙啞:“好火液,不愧是甲等火液。這一單我們做了。”
  女子嬌笑道:“這可是無本買賣,只要抓住,此生無憂。雪熔巖煉制之法,我們一人一半。”
  “好,一人一半。”
  瞎老頭點點頭。
  焦世恩激動無比,眼中流露出貪婪的目光。哪怕只有一半雪熔巖的煉制方法,其價值都是不可估量的。一旦成功,焦氏商會就會一躍成為最頂級的商會,再也不用看喬美祺的臉色。
  他臉上浮現潮紅,呼吸變得粗重。
  忽然,他的身體一僵。
  一根墨綠色的藤,穿透他的心臟。
  瞎老頭淡淡道:“這種事,還是少一點人知道。”
  焦世恩呆呆地看著他的上司,女子笑吟吟地看著他,沒有半點救他的意思。焦距變得渙散,視野模糊,他轟然倒地。
  一直到意識徹底消散之前,他動不明白為什么。
  女子無辜地攤了攤手:“我說過,這不是一個陷阱,這下尤兄相信了吧。我只想拿到雪熔巖的煉制之法。”
  瞎老頭冷笑:“蛇蝎心腸,為你賣命,他瞎了狗眼。”
  女子輕笑一聲:“說得很有道理啊,我也想不清,為什么那么多人為我賣命。尤兄可不要想著獨吞,那對誰都沒有好處。”
  “獨吞?”瞎老頭搖頭:“這么大一塊肉,沒有人能夠獨吞。”
  “看來尤兄同意了?”
  “此事結束,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
  “沒問題。”
  “這里怎么處理?”
  “殺人怎么可以不放火?”女子笑吟吟道:“至于這些雪熔巖,當然我們平分。小女子可是非常守規矩。”
  熊熊烈火吞噬了焦氏商會,照亮了清水城夜晚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