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443 蛋蛋的憂傷

“焦氏商會出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艾輝就收到這個消息,有些吃驚。┡㈧㈠中『文Δ網Ww%W.8⒈Zw.COM他昨天晚上思考了整夜,陰陽劍陣的運用,讓他產生一些新的想法。
  在劍術方面,艾輝是相當大膽。他沒有接受系統的學習,這也讓他沒有太多條條框框的束縛。他在不斷的摸索中,找到一條屬于他自己的新道路。他很重視自己的想法,哪怕是靈光一閃,而試圖從中能找到有用的想法。
  守衛恭敬道:“是的,城主已經過去,估計快回來,您稍等片刻。”
  “昨天晚上我看到火光。”師雪漫低聲對艾輝道。
  樓蘭也認真道:“艾輝,樓蘭也看到了。”
  艾輝點點頭:“我知道了。”
  他面色沉凝,火災生在這個時候,是不是有點巧合?焦氏商會他記得,是購買了雪熔巖的商會之一。
  難道有人在搞事情?
  艾輝陷入沉思,但是他對清水城的情況所知非常有限,也想不出來誰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還是先等城主回來再說。
  沒過一會,城主一行回來,宮瑤瑤和火山尊者赫然在列。艾輝敏銳地意識到,喬美祺和宮府的關系非同尋常,只怕比外人想得還要深厚。
  艾輝站起來,迎上去:“怎么樣?有什么現?”
  喬美祺臉色陰沉,搖頭道:“沒什么現,尸骨都已經燒化了。懷疑是不是打翻了雪熔巖,雪熔巖也不見蹤跡。空氣中有殘留的雪熔巖氣息。”
  “商會其他人,沒有人受傷,只有焦世恩一個人喪命。”火山尊者道:“現場的青磚和石板全都被燒化了,雪熔巖的氣息非常濃郁,應該是雪熔巖所致。”
  艾輝皺起眉頭:“雪熔巖不會產生很大的火焰。”
  火山尊者搖頭:“那就不知道了,但是雪熔巖這樣的火液,是非常危險的。如果不是火修,稍有不慎,就會釀造成慘禍。”
  此時宮瑤瑤補充道:“根據商會的管事說,當時焦世恩剛剛和他們說完話沒多久,他自己獨自在大堂。焦世恩平日就有這樣的習慣。”
  城主此時開口:“放心吧,焦氏商會的那一份材料,我幫他出。我和老焦認識了這么多年,這個時候還是要拉他一把。”
  艾輝沒有拒絕,而是提醒道:“會不會是有人這個時候在暗中有動作?”
  城主和宮瑤瑤對視一眼,城主道:“我們也有這個擔心,韓笠出現在清水城,所以我們懷疑是不是葉夫人的人弄的鬼。”
  艾輝一臉茫然:“韓笠是誰?”
  城主哈哈大笑:“你們在集市把別人羞辱了一頓,還裝作不認識?”
  艾輝恍然大悟:“是他啊!不過我確實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孤陋寡聞,城主介紹介紹?”
  城主看艾輝確實不知道,便解釋道:“韓笠是今年新崛起的劍修,出自昆侖劍盟。他被視作最有可能成為第二位劍術大師的劍修。據說天賦實力,比之前的銀輪劍客楚朝陽,更加強悍。”
  艾輝聽到“楚朝陽”這個名字,愣了一下。
  師雪漫在一旁,心中暗笑,臉上卻是不動聲色:“比楚朝陽還厲害?”
  城主注意到艾輝臉色的變化,以為艾輝聽到這話不高興,連忙道:“比楚朝陽厲害沒什么了不起,不過所謂的【劍術第二人】,就是井底蛙之言,看過兄弟你的劍術,區區韓笠,也就是那么回事。”
  就在此時,忽然城主府外,響起朗聲長嘯。
  “昆侖劍盟韓笠,聽聞雷霆劍輝閣下威名,特來請教!劍道孤苦,能遇我輩如艾兄者,見獵心喜,悠然神往,還請艾兄給個機會,不吝賜教。”
  城主府全身僵住,他呆呆地看著艾輝。
  一旁的宮瑤瑤和火山尊者等人,也是一臉見鬼的表情。
  艾輝聽到韓笠的挑戰,也很意外。但是他沒有理會外面,而是轉過臉問宮瑤瑤:“莫非宮府不看好葉夫人?”
  宮瑤瑤謹慎道:“敝府對紛爭并無興趣。”
  此刻的宮瑤瑤,完全看不到半點昨天那副小女生的模樣,看上去十分老練成熟。
  雖然宮瑤瑤沒有正面回答,但是艾輝卻聽懂了。宮府保持中立,不插手紛爭,也不追隨葉夫人,顯然是想置身事外。
  但是只怕樹欲靜而風不止,宮府這個在世家中有著巨大影響力的家族,葉夫人怎么會放過?
  和葉夫人打過交道的艾輝很清楚那位看上去端莊賢淑的葉夫人是一個多么狠辣果決的角色。
  不過那是宮府的事情,艾輝可沒有多嘴的意思。
  宮府的態度,讓艾輝明白為什么城主他們會想到是韓笠是前來惹事的。昆侖劍盟的盟主,成為天鋒部,昆侖劍盟自然也會成為葉夫人可以信任的力量。宮府同樣能想到,葉夫人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韓笠的聲音鼓蕩元力,幾乎全城可聞。
  大家的目光全都盯著艾輝,他們很好奇,艾輝會不會應戰。
  外面的韓笠,并不氣餒,把剛才的話又喊了一遍。許多人聽到挑戰聲,紛紛從屋里出來。
  韓笠是最近風頭最勁的劍修,天賦橫溢,在天心城挑戰諸多高手獲勝。而艾輝同樣聲名遠播。一年前孤身深入翡翠森,憑借一己之力,重創草賊。而且傳得沸沸揚揚的雪熔巖,也是艾輝帶來之物。
  能有熱鬧看,還是這么重量級的熱鬧,大家都跳上房屋屋頂,朝城主府飛去。
  眾目睽睽之下,韓笠神色坦然,他緊握劍柄,目光透著一往無前的決心。自從見到劍盟才有的陰陽劍陣,不,是比劍盟更加復雜精致的陰陽劍陣,他就知道對方的劍術造詣,絕對不在他之下。
  此刻,他把所有的任務,全都拋之腦后。
  他腦海中只有一個想法,他要找艾輝好好打一場。他想看看,和自己不同的劍術高手,是什么樣?
  在劍盟,他的劍術傲視群雄。比他強的,只有當年的盟主、如今的天鋒,其他人都不是他的對手。
  好不容易見到一位劍術高手,他心中無比興奮,腦海中只有一個聲音。
  切磋!論劍!
  一往無前的決心,一往無前的狂熱,這就是他的劍道。
  城主府內,宮瑤瑤看著無動于衷的艾輝,忍不住道:“阿輝你不準備應戰嗎?”
  艾輝一臉莫名:“為什么我要應戰?”
  宮瑤瑤啞然,片刻后,不甘心道:“難道你就不擔心別人認為你實力不如韓笠?”
  艾輝看了她一眼:“別人的看法和我有什么關系?”
  宮瑤瑤一時詞窮,不知道如何應對。
  艾輝語重心長道:“你還小,等你長到了,就知道什么叫作時間就是金錢。你會隨便把錢給不相干的人嗎?不會吧。所以為什么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
  宮瑤瑤呆若木雞。
  強忍住笑的師雪漫別過臉去。
  城主喬美祺臉上的神情也非常精彩,他顯然第一次聽到有人如此詮釋“時間就是金錢”這句話,偏偏他無法反駁。
  憋了好久,宮瑤瑤咬牙問:“那你怎樣才會應戰?”
  “付錢啊。”艾輝理所當然道:“他浪費了我的時間,是不是應該付錢?我的時間很寶貴,我的價格很高。我是金貴的人!”
  宮瑤瑤咬牙道:“那我付錢行不行?”
  艾輝眼前一亮,故作矜持道:“那得看多少錢了。我是金貴的人。你看,他向我請教,這個是學費。你要我和他打,那是看我表演,這是表演費。我這個級別的高手出場表演,那就是屈就啊,既然是屈就,那價格就要更高了。這表演費低了可不行,不是我小看你,估計你沒那么多錢。”
  宮瑤瑤不服氣道:“多少錢?”
  艾輝嘿然:“咱們這么熟,就給你打個折吧,兩升雪熔巖的錢。只要你當場付清,我馬上去把他揍一頓。”
  宮瑤瑤嚇一跳,兩升雪熔巖,那就是十萬顆雪熔巖,她當然沒有。
  她求救的目光轉向師雪漫。
  師雪漫眼角帶著一絲笑意:“別看我,他就這么唯利是圖。”
  宮瑤瑤第一次遇到這么奇葩的家伙,怒其不爭:“那榮譽呢?名聲呢?”
  艾輝滿臉輕蔑,不以為然道:“能換錢?不能吧,連錢都不能換的東西,有啥用?樓蘭,你說要榮譽名聲還是要錢?”
  樓蘭歪著頭想了一下,認真道:“樓蘭要艾輝。”
  艾輝哎呦一聲,眉開眼笑:“哈哈哈,還是樓蘭好。”
  師雪漫湊過來:“樓蘭,我呢?”
  樓蘭同樣歪著頭同樣認真道:“樓蘭要雪漫。”
  師雪漫臉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就像冰山化凍:“雪漫也喜歡樓蘭。”
  宮瑤瑤急不可耐伸長手臂道:“樓蘭,我呢我呢?”
  樓蘭認真道:“瑤瑤,歡迎來玩。”
  宮瑤瑤滿臉嫉妒,剛才的穩重不翼而飛,抓狂尖叫:“啊啊啊,為什么我沒有樓蘭!”
  這個時候,大家都忘了外面的韓笠。
  喬美祺看著這些玩鬧成一片的幾人,嘴角帶著一絲笑意。他的目光落在艾輝身上,露出欣賞之色。
  他之前一直不明白,為什么師雪漫他們會跟著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家伙。但是親身接觸之后,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非常有趣非常有意思的人。
  韓笠挑戰的聲音第三次響起。
  然而大家相視一笑,是啊,為什么要在不相干的人身上浪費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