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2)     

五行天46 元府開

元力每經過一個周天,速度變會快一分。←
  連續六個周天,艾輝體內的元力,被加速到臨界值。艾輝感覺再快一點,就會失去對元力的控制。
  此刻艾輝的體內,就像是狂風怒號的懸金塔,元力運轉的轟鳴聲幾乎把他淹沒。艾輝第一次感受到元力運轉竟然會產生如此驚人的效果,倘若不是他早就看過類似的論述,此刻只怕已經驚慌失措。
  艾輝非常冷靜,所有的情況都有所準備,那還有什么慌張的?
  加速到臨界值的元力,產生的轟鳴引發艾輝的肌肉不自主地震動,就在這種高頻率的震動中,元力就像呼嘯的洪水,沖入艾輝的肺部。
  以前元力運轉到此處總會遇到的一層無形隔閡,就像柔弱的紙片,瞬間四分五裂。
  艾輝的身體一震,他的肺陡然綻放強烈的銀色光芒,光芒透體而出。夜色中端坐的艾輝,銀肺清晰可見。
  艾輝情不自禁吸一口氣,便聽到嘶地一聲長響,隱約有金戈之音,一道清晰可見的空氣激流,猶如鯨吸百川,涌入艾輝的鼻子,迅速進入其肺部。
  這就是開府初音,實際上是肺府開啟的瞬間,會產生一股吸力,這股吸力扯動空氣所產生的聲音。
  艾輝只覺得全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就像被注入了全新的活力,所有的疲憊一掃而空。而原本狂暴的元力,立即穩定下來,變得異常溫順。
  他的臉上忍不住露出歡喜之色。雖然從他開始嘗試懸金塔修煉之后,他已經找到自己的道路,他很肯定自己能夠開啟本命元府,但是當它真的實現時,那種喜悅依然讓他情難自禁。
  自己進入感應場的第一個目標實現了!
  一時間,他甚至有點恍惚,有點不能置信。
  比自己一開始預期的要快得多。
  始終籠罩他身上的無形壓力立即減少許多,起碼不用擔心,一年之內沒有開啟本命元府的問題。
  心性早熟的艾輝,漸漸從狂喜中平靜下來。開啟本命元府只是第一步,距離成為一名登記在冊的正式元修,他還有很長的路需要走。
  艾輝眼眸重新變得深邃,他開始檢查自己的身體,沒一會,臉上還是忍不住流露一絲歡喜。
  本命元府開啟之后,果然大不相同。
  最明顯的提升,就是他元力運轉的速度大幅度增加,艾輝大致估量了一下,速度將近提升一倍。這就意味著,同樣是運轉一周天,時間縮短將近一半,元力煉化的效率提升一倍。
  知道此時,艾輝終于明白為什么一般的初學者都不愿意把元力修煉到滿溢的狀態才沖擊府門。
  開啟本命元府前后,修煉的效率實在天差地別。
  而且,元力運轉速度的提升,對戰斗力的提升也十分巨大。這意味著調用元力所需要的時間縮短一倍,意味著元力的爆發力增強一倍。
  艾輝之前的些許驕傲立即煙消云散。
  自己的戰斗經驗,靈敏的六識對自己的戰斗幫助很大,但是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完全不夠看。
  本命元府開啟提升尚且如此巨大,那每開啟一宮,實力就有一個飛躍,開啟八宮呢?元力的運轉速度會達到何等可怕的地步?
  就像是靜止的拳頭沒有任何殺傷力,靜止的元力也同樣沒有任何殺傷力。
  元力只有在運動狀態,才能夠發揮作用。
  戰斗經驗豐富的艾輝,很容易就能理解這一點。
  對方的出手,快如閃電,對方修煉的效果,比你強十倍百倍,這樣的鴻溝,根本不是經驗所能彌補的。
  重新平靜下來的艾輝,來到平日塔墻前,深吸一口氣,后背猛地撞向懸金塔,在和墻面接觸的瞬間,背脊一顫。
  【魚拱背】!
  嘭!
  遠比平時更加響亮的爆音,比鋼鐵還堅硬的塔墻就像橡皮泥,倏地往下一陷,一個清晰的凹坑出現在塔墻上。
  旁邊就是平時修煉【魚拱背】留下的淺坑,對比一下,便可知兩者的差距。
  自己之前修煉了那么久的【魚拱背】留下的凹坑,也只有剛才這次凹坑的一半深。
  境界的提升,果然非同尋常。
  艾輝心中充滿慶幸,自己最正確的決定,就是來到感應場。
  心滿意足的艾輝沒有繼續修煉下去,而是準備回城。
  他需要時間重新適應身體的新變化,也需要時間補充新的知識。之前蒙學的內容,基本上全都是圍繞著沖府門。如今他已經進入了新的境界,后面的知識他幾乎一片空白。
  急躁而盲目的修煉,只會欲速而不達。
  倘若沒有經過思考和摸索,沒有找到懸金塔,自己的修煉絕對不會這么順利。修煉就像一場漫長的戰役,充分的準備工作是取勝的必要條件。
  所以,艾輝需要上課了。
  除此之外,艾輝沒有忘記答應面館小妞找人的事情。八千萬的債務,可不是隨便糊弄過去。
  修煉的地點在很長的時間內,懸金塔都是適合他的地方。既可以修煉元力,有可以淬體,還能修煉【魚拱背】,這樣的好地方到哪去找?
  當艾輝回到兵鋒道場的時候,已經是夜晚。
  樓蘭看到艾輝的第一句是:“艾輝,你需要洗澡了。”
  被樓蘭這么一提醒,艾輝才注意到自己身上有多臟,連忙跑去洗澡。
  舒舒服服洗完澡出來,艾輝感覺自己煥然一新,飄飄欲仙。慵懶躺在藤椅上,連續的修煉,持續的專注忘我,當時沒有半點感覺,事后疲倦會想潛伏的病毒一樣冒出來。
  躺在藤椅上的艾輝,懶得連一根指頭都不愿動,連說話的聲音都像豬類的哼唧:“樓蘭,謝謝你的強血壯骨糕,真是幫了大忙了!”
  “真的嗎?能幫助艾輝樓蘭就很開心。”樓蘭眼睛黃光閃動:“恭喜艾輝,開啟了本命元府,進步很大哦。”
  “還早著呢,連面館小妞都打不過。”艾輝死豬一樣一動不動,眼皮都不抬一下:“那個什么消息樹沒動靜?”
  “沒有。”樓蘭道。
  “一個月都沒消息,哈,最好她忘了八千萬的事。”艾輝異想天開。
  樓蘭老老實實道:“估計很難,艾輝。”
  “那先不管她了,明天先去上課,再去盲戰道場幫她找人。哎,生活真是充實啊。”
  艾輝嘴里嘟囔著,眼皮越來越重,沒多時便進入夢鄉。
  樓蘭看艾輝睡著,沒有驚動他,悄然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