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44 銷售一空

剛剛回清水城的楊笑東沒有想到,迎接他的是這么一個爛攤子。p楊武昌給他惹了一個大麻煩,城主專門派人把他喊過去,極為罕見地訓斥了他,并且讓他去給艾輝賠罪。
  楊笑東心情有些陰郁,他堂堂大師,去給一個非大師賠罪。若不是他清楚城主的為人,他一定當場翻臉。
  后來他專門打聽了下,才知道自己的侄兒得罪了什么人。
  師北海的女兒,師雪漫!
  他嚇一跳,師北海!
  別看他和師北海都是大師,但是兩者之間的實力和地位有著云壤之別。楊笑東這才明白為什么要他去給對方賠罪,等等,賠罪的對象是艾輝?
  這艾輝又是誰?他沒有妄動,而是再次打聽詳細。才知道艾輝是松間派的首領,而師雪漫是松間派的成員,然后就是轟動的雪熔巖交易。
  他雖然是一位水元大師,但是同樣明白甲等火液的價值。在那么一瞬間,他心中閃過一絲貪婪,雪熔巖這么值錢之物,為什么不是自己所擁有。
  但是這一絲貪念,一閃而過,消失不見。
  他得到的情報非常詳盡。別人或許還有些不明白之處,但是楊笑東身為大師,知道師雪漫完全有實力突破大師,只不過不知道為什么壓制自己的突破。
  而艾輝的實力,楊笑東就不太確定,陰陽劍陣這樣的東西他沒見過,所以無法判斷出艾輝的實力。不過這家伙不敢接受韓笠的挑戰,已經成為整個清水城茶余飯后的談資。
  對方背后有師北海這樣的巨頭,還有松間派,不是他能夠抗衡的。
  識時務者為俊杰,楊笑東很痛快地到城主府,向艾輝賠禮道歉。
  雙方的氣氛還算融洽。
  楊笑東自知理虧,姿態放得很低。艾輝也沒有蠢到,會因為這樣的小事去得罪一位大師。
  這件不愉快的事情,也就此揭過。
  楊笑東松一口氣,他對清水城的生活還是相當滿意,暫時還不想更換門庭。他專門告誡了一遍楊武昌,最近老實點。
  喬美祺給兩位大師各自建造了一座大師府,楊笑東的大師府位于清水城的角落。他喜歡安靜,所以周圍沒有其他的建筑。
  他和往常一樣,步入府內。
  沿途仆人紛紛停下來行禮。
  走進主宅,上樓徑直走向書房。一般遇到什么難以解決的事情,他都會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獨自思考。
  他手放在書房門上,正欲推門而入,忽然動作一頓。
  “小東,你的警惕性,實在有點差。”
  一個低沉而有些沙啞的聲音從書房內傳出來。
  聽到這個聲音,楊笑東猛地抬起頭,眼中閃過一絲激動之色。他毫不猶豫推門而去,書房內,一個矮小持杖的背影出現在他視野內。
  這不是葉白衣第一次覲見帝圣。
  高聳的穹頂如同垂下的天空,上方巍峨的身影仿佛坐在云端,帝圣面目前方的激蕩著波紋,讓他的臉龐看上去模糊不清。他散發的壓迫感似乎比以前更加霸道,下方眾人只覺得如芒在背。
  葉白衣知道,這還是帝圣收斂之后的結果。
  帝圣深居簡出,極少過問具體的事務,但是他的威嚴漸深。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沒有人能夠生出抵抗之意。
  上次一位官員辦事不利,引發帝圣震怒,當時連空氣都被染成通紅,流火如刀,那位官員當場被吞噬,連渣都沒剩。
  沒有人對帝圣有什么怨言,絕對的力量,就是絕對秩序。對于新建立的神國來說,這比什么都重要。
  帝圣來歷神秘,就連神國內部,知之者都極少。
  北水生是其中之一,但是從來沒聽他說起過。神國病虎從來不離開他的牢籠,那座冷得滲人的冷宮。
  葉白衣不知道帝圣這次喊他來,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如今的神國,圓滿完成第一次果玉的采摘,收獲的果玉不計其數。神國內部穩步,實力在穩步增長,比起長老會和翡翠森,他們的勢頭無疑是最好的。
  “葉卿,前線的戰斗如何?”
  上方響起帝圣的聲音,遙遙傳來,帶著回音,空氣被震顫,霸道而威嚴。
  葉白衣不明所以,他如實稟報道:“稟圣上,前線戰局穩定,我方和敵方交錯而據,互有勝負。”
  帝圣問:“敵方大將可是師北海?”
  葉白衣:“是。”
  帝圣又問:“葉卿可有信心戰而勝之?”
  葉白衣硬著頭皮道:“沒有信心。”
  上方傳來一聲輕笑,卻如同炸雷般在葉白衣耳旁炸開,他心往下一沉。帝圣喜怒無常,倘若自己觸了霉頭,那就糟糕了。
  然而讓葉白衣沒想到的是,帝圣語氣歡快:“師北海朕知道,是勇毅果敢,是一位虎將。可惜,這樣的虎將不能為朕所用。”
  葉白衣有些捉摸不透帝圣的心思,明明很遺憾的事情,卻說起來十分歡快。
  他不敢多嘴。
  帝圣的笑聲消失,重新變得嚴肅:“如果讓葉卿消滅北海部,葉卿需要多少人?”
  葉白衣沉聲道:“很難說。北海部建制完整,實力最強,但是除了北海部,長老會麾下還有幾個戰力保持得不錯的戰部,尤其中央三部,戰力深不可測。一旦看到北海部有危險,他們勢必救援,雙方就會打成曠日持久拉鋸戰。陛下,如今還不是一錘定音……”
  “如果北海部沒有增援呢?”
  帝圣打斷葉白衣的話。
  “沒有增援?”葉白衣愣了一下,他忽然明白過來,遍體生寒。
  帝圣的聲音就像在云層之上縹緲不定:“他沒有增援,葉卿,該如何滅掉北海?”
  葉白衣沉默下來,他心中只覺得莫名悲哀。片刻方重新抬頭,雙目赤紅充血,聲音沙啞:“師北海勇謀無雙,想要除去,除兌子外別無他途。以兵換兵,以將換將。”
  帝圣輕笑道:“兵換兵即可,將換將就不用了,我神國缺將不缺兵,葉卿肩負重任,豈可有失?神國各軍,皆受葉卿征調,不論死傷多少,朕只有一個要求。”
  葉白衣俯首:“請陛下賜下。”
  “朕要見到師北海的首級。”
  張狂而霸道的聲音,就像升騰的火焰,更像是呼嘯穿空的重錘,震得整座宮殿都嗡嗡作響。
  宮殿外,殘陽如血。
  天心城仿佛變成黑白的世界。
  人人披麻戴孝,每一家都在門前,點上蠟燭。到了夜晚,燭火更加明亮,仿若無數星辰。
  大長老盍然而逝。
  各座城市的使者,都在向天心城匯集,他們被派來祭拜逝者。
  對于大長老的去世,大家的心情非常復雜。大長老執掌大權數十年,很難說在他的任上犯下什么不可調和的錯誤,甚至可以說兢兢業業,令人敬佩。然而五行天的衰敗,卻確確實實發生在他手上。
  面對咄咄逼人的神之血,長老會遲鈍老邁宛如大長老,五行天千年基業毀于一旦。
  如今只能在蠻荒茍延殘喘。
  五行天的繁華仿佛還在昨天,元修如今的境遇越發讓人覺得凄涼。
  大長老無能嗎?可是除了大長老,又有誰能力挽狂瀾?誰能帶他們走向光明?
  人們不僅僅傷心大長老的逝去,還在為他們的未來感到擔憂,前途風雨凄迷,路在何方?
  無人知曉,更增悲傷。
  元荒紀二年,大長老逝去。宣告了統治五行天長達千年之久的長老會從此走向終點,出席大長老葬禮的長老,只有三位。
  像宮府這樣的大世家,他們派出了使者,卻沒有重量級的人物出場。
  對比大長老生前的顯赫權力和無上的地位,不得不讓人唏噓。
  葉夫人臉色鐵青。
  所有人都知道,一個時代結束了,一個新的時代開始了。
  而位于偏僻角落的清水城,看上去和這場漩渦紛爭沒有關系。但是艾輝他們還是第一時間知道了大長老去世的消息。
  宮府有特殊的傳遞消息渠道,能夠讓他們第一時間獲得重要的消息。
  大家的心情都很復雜。
  一個足以代表一個時代的重要人物,離開了他的舞臺,也讓人不禁心生唏噓。
  宮瑤瑤心事重重,葉夫人和宮府之間的矛盾不可調和,葉夫人掌權,勢必不會如此輕易放過宮府。
  她準備回府,但是家中傳來的消息,卻是讓她呆在清水城。
  不管是天心城,還是新光城,還是宮府所建的宮野城,都異常的安靜,安靜得就像什么都沒有發生,更像是在醞釀什么可怕的風暴。
  暴風雨前的寧靜。
  艾輝以為他們在清水城,距離天心城非常遙遠,不會被波及。
  但是暗流卻悄然涌動。
  韓笠完全就像瘋了一樣,每天都跑到城主府向艾輝挑戰。艾輝每天都是充耳不聞,完全無視。
  挑戰未果的韓笠回到客棧。
  他的心情很差,他沒想到艾輝竟然完全無視了他的挑戰。
  “韓笠,你忘了自己的任務吧。”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他房間響起,赫然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
  韓笠的手第一時間握上劍柄,但是下一刻他放松下來,走入房間,神情難看冷哼:“別和我談什么任務,我現在沒心情。”
  女子嬌笑道:“你不就是挑戰沒有成功嗎?我有辦法讓艾輝接受你的挑戰。”
  韓笠精神一振:“什么辦法?”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