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9)     

五行天446 韓笠挑戰

空中兩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在不斷糾纏、碰撞。p閃耀的劍芒,在空中不時劃過,就像流星一閃而逝。暴綻的劍芒,有的時候像雨點般紛灑而下,落在城外的荒山上,留下一個個深不見底的坑洞。
  韓笠的云翼,是淡青色的流風翼,非常靈活。
  艾輝感受到壓力。
  他的寶石星劍翼勢大力沉,但是對于這種小范圍的纏斗,并不擅長。而且自從上次云翼受傷之后,也一直因為缺乏材料而無法修復。
  總的來說,現在的寶石星劍翼,已經跟不上艾輝的實力。
  韓笠的流風翼輕靈迅捷,在空中拖出長長的淡青云氣,十分漂亮。云翼給韓笠帶來度和靈活上的優勢,韓笠也沒有浪費這份優勢,他不斷地在艾輝周圍游弋。各種劍招紛紛灑灑,淡青色的劍芒,從刁鉆的角度,朝艾輝****而去。
  艾輝非常鎮定,手中的冷玉小刃異常靈活,各種劍招也是信手而來,擋下韓笠的攻擊。
  六道巴掌大小的月刃,環繞著艾輝周身,靈動異常。如今的【六道月】,在艾輝的手中,詭異難測。
  【六道月】脫胎于劍丸三招之一的【弦月】,但是更加復雜和精妙。
  韓笠對六道月異常警惕,剛才差點被其中一道月刃所傷。嚇一跳的韓笠,連忙拉開距離,不敢跟得那么緊。
  他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劍術,警惕之余也更加興奮。
  艾輝還會有什么奇怪的劍招?
  亢奮的韓笠,決定給艾輝施加更大的壓力。他周身陡然亮起銀色的光芒,刺眼的光芒就恍如一根根銀刺,形成一圈圓輪。
  銀刺圓輪就像是鐘表的表盤,韓笠手臂伸直和長劍呈一條直線,仿佛鐘表的指針,以身體為軸,輕靈地轉動一圈。
  長劍掃過每一根銀色光刺,會聽到“錚”地一聲劍鳴,劍身光芒陡然變亮一分。
  清越的劍鳴聲不絕于耳。
  艾輝察覺到身后的變化,一股極為尖銳鋒利的劍意,牢牢鎖定他的身體。強烈的危險感籠罩他全身,艾輝身形突然拔高,朝高空沖去。
  身后韓笠一聲輕叱,揮出手中銀光流淌的長劍。
  一道銀光一閃而逝。
  尖銳的破空聲,毫無征兆爆,就像一根釘子插入艾輝的腦門。艾輝天宮的【天心火蓮燈】轟然光芒暴漲,刺入腦門的劇痛消失不見。
  艾輝精神一振,知道韓笠這一劍,是絕對不是能夠靠云翼能夠擺脫的。
  他猛地暴喝一聲,手中的冷玉小刃倒轉,急地小幅度顫動。
  一塊塊碎小的劍芒在急抖動的劍尖噴吐而出,它們匯集成一道破碎的劍芒,迎向銀光。
  【碎瓷劍】!
  銀光一頭撞入碎瓷劍芒之中。
  正在逼近的韓笠臉色忽然一變,心驚肉跳的感覺,讓他意識到極度危險。流風翼猛地扇動,他幾乎是突然垂直向下俯沖。
  轟!
  耀眼的光芒在頭頂綻放,沛莫能御的元力風暴就像一把重錘,狠狠撞在韓笠的背后。
  韓笠就像被人在身后推了一把,俯沖的度更快。
  早有準備的艾輝雙腿微屈,借助這股力量,就像火箭一樣蹭地向上沖了幾十丈。
  轟轟轟!
  滾雷般的巨響,這才四下散開。
  城內觀戰的元修,臉上露出震撼之色。戰斗的激烈,遠遠過他們的想象,尤其是節奏之快,許多地方都出肉眼捕捉的范圍。之前的糾纏、格擋、試探,都透著一個字,那就是快。快如閃電,目不暇接,緊張得讓人透不過氣,堪稱劍術的教科書。
  而這次重量級的碰撞,爆的威勢,更是震撼人心。
  光芒綻放的時候,天空恍如多了一輪太陽,震蕩的余波在空中形成一道道波紋。
  云霧防御層上方的眾人,此刻面色都相當嚴峻。
  火山尊者喃喃自語:“這小子的實力進步很快啊。”
  距離粥宴過去不到兩年,當時艾輝的實力如何,他記得很清楚。眼前的艾輝,就像換了一個人,簡直脫胎換骨。
  這家伙怎么做到的?
  火山尊者心中覺得不可思議至極。艾輝的天賦實普通,雖然修煉的【天心火蓮燈】能夠在一定的程度上改善體質,但是依然無法躋身天才之流。
  劍修也是元修的一種,元力的修煉并無本質的區別。對元力的親和度,才是決定修煉進步的關鍵。
  在這一點上,韓笠要比艾輝強大太多。
  可是,艾輝竟然更勝一籌!
  之前的試探和纏斗,雙方平分秋色,但是在這次的直接碰撞中,艾輝占據上風。
  空中的艾輝身形舒展,宛如大鵬橫空。而地面的韓笠,卻是灰頭土臉,他低估了兩道劍芒碰撞產生的威力。
  楊笑東的臉色凝重,艾輝的實力,比他想到還要強大。剛才兩人身上都出現元力窒息,只不過他們換位的度實在太快。
  宮瑤瑤看得目瞪口呆,摳門的艾輝好厲害!
  師雪漫沒有表現太吃驚,她和艾輝一起對付過赤火狐蝠,所以知道艾輝的實力。沒有人注意到,師雪漫的眸子異常明亮,帶著一絲歡喜。
  阿輝又進步了……
  同樣沒有人注意到人群身后的樓蘭,他的眼睛閃動紅色的光芒,不斷變換。樓蘭體內,沙核在以驚人的度運轉。
  韓笠忍不住抬頭看向天空。
  他站在一個直徑過三丈的斗笠形大坑的底部,那是他落地沖擊形成。
  他眼中狂熱之色越熾烈,之前的月刃詭異莫測,而那仿若碎瓷拼湊的劍芒,卻是摒棄變化,威力卻如此驚人,不知是何原因。
  兩招的風格截然不同。
  雖然隔著很遠的距離,但是韓笠的視線和艾輝的視線碰撞。
  艾輝看了他一眼,然后開始俯沖。
  韓笠精神一振,斗志愈強烈,還有什么厲害的招式,盡管施展出來吧!
  高俯沖的艾輝,冷玉小刃不斷變幻斜切的角度,紅色的流火開始在劍尖綻放。
  呼嘯的風聲灌耳,但是艾輝神色沒有絲毫動容,他的目光專注忘我,冷玉小刃以各種匪夷所思的角度在不斷變化。
  紅色的流火,就像揚起的紗幔。
  呼嘯俯沖的聲勢,極為駭人。
  站在地面的韓笠絲毫沒有閃避的意思,他甚至沒有離開地面的意思,雙腳牢牢粘在地面。他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透著昂揚的戰意。
  【紅紗】!
  韓笠見過這一招,他不知道艾輝叫它什么,他叫這一招【紅紗】。
  艾輝聲名遠播的幻影豆莢中,就曾經出現過這一劍。艾輝正是憑借這一劍,踏平了沙家別院。其他人或許更在意雷霆劍輝的傳奇性,但是立志成為劍修的韓笠,注意力全都在這一招【紅紗】中。
  他揣摩過很久,艾輝在這一招展現出深厚的基礎。
  當時他就曾設想過,自己該如何對抗【紅紗】。
  韓笠把長劍豎在身前,雙掌握住劍柄,神情肅穆。他腳下浮現一道道光芒,不斷環繞,就像一個光的漩渦。
  能夠被稱為“最有可能成為第二位劍術大師的天才”,韓笠怎么可能沒有屬于他自己的殺招?
  一道道光劍,從他腳下的光漩渦中浮現,升起。
  天空的轟鳴如雷聲滾滾,空氣震顫。
  驚人的壓迫感在不斷逼近,仿佛要把大地轟成碎片。
  僅僅是【紅紗】嗎?
  艾輝隱藏在流火后的眼眸,此刻陡然亮起令人無法逼視的光芒,那是一種收斂到極致,恍若劍尖寒鋒的光芒。
  誰也沒有注意的六道月刃,開始盤旋環繞。
  天空出現一道道明亮纖細的光絲,那是月刃飛舞的光華。
  光絲纖細得好像隨時都會斷裂,它們纏繞著紅紗。張揚散逸的紅紗,被一點點收攏。
  光絲纏繞,紅紗成束,化成一把巨大的紅色流火大劍。
  六道月刃緊緊貼著流火大劍的表面高旋轉,銀色的光芒,在它們之間流竄,銀蛇亂舞,給流火大劍披上一層銀色的電網。
  轟然呼嘯陡然消失,這把巨大的流火大劍,寂然無聲落下。
  地面的韓笠沒有想到艾輝竟然這么狡猾。
  這根本不是【紅紗】!
  紅紗新的變化散著極為森然的殺意,此刻他仿佛身處一個死寂的世界,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不見,他感覺到自己的元力變得極為遲緩。
  元力窒息!
  韓笠心中凜然,元力窒息沒什么大不了,但是能夠影響他元力運轉的元力窒息,那絕非一般水平。
  新紅紗看上去威勢不凡!
  但是自己也不是弱者,韓笠眼皮低垂,咬破舌頭,一口鮮血噴在豎在面前的長劍。
  劍身的光芒暴漲,腳下的光旋渦轟然流轉,懸空的光劍如林。光劍倏地流轉,就像魚群環繞在他周圍,交錯相織。
  而他腳下的光旋渦,開始生變化,有些變暗,有些變亮,它們仿佛在追逐嬉戲,又仿佛在演繹自然的變化。
  韓笠腳下,一個巨大的陰陽魚流轉不休,周圍光劍環繞不休,劍陣森然。
  他臉上露出狂喜之色。
  艾輝陰陽劍陣給他帶來巨大的沖擊,一直隱隱要有所突破,可就是好像隔著一層薄薄的窗戶紙。直到他此刻面臨艾輝新殺招帶來的巨大壓迫,才豁然開朗。
  來吧!
  他看著天空,戰意盎然!
  天空的艾輝看到地面的陰陽魚劍陣,刀鋒般冷眼森然無波。
  修長的手指握著劍柄,向下輕柔推動。
  【紅塵】無聲而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