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7)     

五行天447 大長老之死

從天而降的紅光,落在陰陽魚劍陣上。p高速旋轉的月刃,帶著生生不息的細小雷網,就像一個鋒銳的鉆頭,瞬間絞碎靠近的光劍。光劍化作無數碎芒飛濺,就像煙花一般。
  陰陽魚劍陣流轉不休,一把把光劍從流轉的陰陽魚中飛出,就像魚兒從泉眼中不斷跳出。
  光劍更加瘋狂地運轉,突入劍陣的紅光,立即感受到難以形容的滯澀,就像鉆進泥潭之中。
  韓笠的眼睛不再看向艾輝,而是盯著腳下的不斷流轉的陰陽魚,滿臉的癡迷。他曾在古代流傳下來的劍典中見過陰陽魚,但是遠沒有此刻那么震撼。
  這一刻,他甚至忘了戰斗。
  他呆呆地站在陣中,目光不曾離開陰陽魚片刻,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歡呼,在驚嘆,在欣喜,在哀傷,在洗禮。
  他仿佛看到了光影,看到愛恨,看到生死,看到春秋,看到輪回……
  原來陰陽就是兩條魚,它們首尾相連,此生彼滅,難分你我。
  他渾然忘我。
  目睹了艾輝的陰陽劍陣,韓笠受到極大的沖擊和啟發。而這座陰陽魚劍陣,就他的新成果,比艾輝的陰陽劍陣更勝一籌。
  他并不擔心戰斗。
  當陰陽魚劍陣成形的那一刻,強烈的信心充斥他的身心。他不認為艾輝能夠破開這座劍陣,就連他自己,也破不開陰陽魚劍陣,陰陽魚劍陣是他目前為止的巔峰之作。
  劍陣的無形阻力,比艾輝的陰陽劍陣強十倍。
  一旦陷入陣中,就會被交織的陰陽之力纏上。如果是元修,此刻會失去對身體的控制,形如被禁錮。隨著時間的推移,陰陽之力會不斷侵蝕到元修的體內,直至元修失去生機。陰陽之力形成的創傷,只有用陰陽才能化解和治療。
  陰陽變化的另一個特點,就是持續力極強,它們生生不息。一旦沒有在第一下突破,便再也不可能突破,它只會越來越強。
  韓笠異常篤定,艾輝的,哪怕有新的變化,也絕對破不開陰陽魚劍陣。
  大師能不能破開此陣,他沒有多少把握。大師的手段如何,到底強在何處,沒有成為大師是很難理解的。
  但是有一點他卻有十足十的把握。
  大師之下,絕無可能破開此陣!
  艾輝雖強,但畢竟不是大師,又怎么可能破開此陣?
  但是下一刻,忽然一聲轟隆巨響,劍陣劇震,把他一下子從沉迷中驚醒。他茫然地抬起頭,發生了什么?
  還沒等他反應過,他就被白茫茫的一片晃瞎了眼。
  一縷不知道從哪里濺落的電芒落在他的身上,他的身體一顫,全身麻木。
  韓笠整個人都懵了。
  觀戰的人群,基本上都是和韓笠一樣茫然,他們沒有看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只有極少數人,才看清楚剛才那一幕的細節。
  清水城云層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在不起眼的角落,一位瞎子和一位高挑女子,臉色異常精彩。
  身形高挑女子的情不自禁掩嘴驚呼,她水汪汪的眼睛中,此刻盡是駭然。
  瞎老頭神色看不出什么,但是他握住藤杖的手,不自覺地死死攥住,微微顫抖。他的腦門就像被人狠狠錘了一錘,他都不知道自己正在喃喃自語:“雷霆!是雷霆!”
  在云層之上,楊笑東猛地站起來,臉上難掩驚容。他感受到一股充滿毀滅性的力量,那股力量的氣息是如此可怕,他不想沾染一點。
  火山尊者也被震住,雷霆是最陽剛最霸道的力量之一,也是元修還沒有馴服的力量之一。元修目睹電閃雷鳴的狂暴,無數人渴望能夠得到這種強大無比的力量,但是成果者寥寥無幾。哪怕到了今天,雷霆類的傳承都少得可憐,是市場上的絕對寵兒。
  師雪漫眼前一亮,脫口而出:“是落塵?”
  她在松間城的時候,對艾輝的劍丸三招非常熟悉。被改造成,而是艾輝結束師傅生命的劍招,艾輝棄之不用。
  三招之中,唯有。
  師雪漫對的印象非常深刻,長街血戰,最后艾輝就是用,憑借一己之力救下大家。血獸對于雷霆的氣息非常畏懼,所以艾輝后來用得很多。
  樓蘭忽然道:“是、和三者的融合。”
  劍招的融合,并非一件易事。融合得好,那自然是威力倍增,變化更加精妙。但是倘若融合得不好,不僅威力會倒退,還會留下諸多的破綻,給自己留下危險。
  艾輝融合三招非常精妙。
  他們看得分明,高速旋轉的六道月速度在迅速變得遲緩,越來越無力。然而就在此時,連通六道月之間的雷網,突然炸開。
  雷霆作為自然界中最恐怖的力量之一,在那一瞬間展現出來可怕的破壞力。
  銀蛇亂舞。
  周圍的光劍被清空出一個大約數丈的空白區域。
  陰陽能夠生生不息,但是需要時間,盡管光劍依然在源源不斷從陰陽魚中飛出,但是依然無法彌補這個空洞。
  紅色的巨劍,無聲沒入空洞。
  轟!
  橘色的火焰陡然綻放,與之一同綻放的,是收束到極致的恐怖力量。如同一把重錘敲在大地,整個地面猛地跳動。
  狂放暴虐的流火,就像橫沖直撞的荒獸,把光劍震碎、撕碎。
  天空的艾輝冷冷看著腳下,橘色的火焰綻放、擴大,沖垮劍陣,直至吞噬。一朵巨大的火焰花在地面綻放。
  升騰的熱浪沖天而起,爆炸的沖擊波,就像水波般急速像四周擴散。沿途所過之處,巖石粉碎,山體崩塌,地面裂開一道道深不見底的裂縫,綿延數里。
  艾輝一展云翼,飛到更高處。
  他神情很平靜,臉上看不出半點勝利的喜悅。
  實際上,他也不覺得有什么值得喜悅。韓笠的陰陽魚劍陣,確實比他的陰陽劍陣再上一個臺階。只要給韓笠時間,陰陽魚劍陣只會越來越強大。
  現在的陰陽魚劍陣,是最弱小的陰陽魚劍陣。而自己的威力已經達到頂峰,很難再往上進一步。
  韓笠已經摸到了他的道。
  而自己的道在哪里?艾輝有些茫然。
  他的殺招威力都非常大,可是他知道,這些招式非常駁雜,彼此之間難有體系。韓笠選擇了陰陽,自己該選擇那一條路?
  一道身影從火焰中沖天而起,赫然是韓笠。
  韓笠此時看上去非常的狼狽,背后的流風翼只剩下一半,全身的衣衫破碎,眉毛燒掉一半,灰頭土臉,身上還有好幾處的血跡。
  但是他眼中沒有半點氣餒沮喪之色,反而精神奕奕,散發著難以形容的光芒。
  他隔著遠遠就向艾輝行禮:“多謝艾兄手下留情。”
  神色坦誠,發自內心。
  艾輝回禮,搖頭道:“是韓兄實力使然,僥幸之至。”
  韓笠哈哈笑道:“輸了就輸了,贏了就是贏了,何必客套?今日一戰,猶如暮鼓晨鐘,在下醍醐灌頂,受益匪淺。也讓在下看到了劍修的未來,劍術的未來,是何等廣闊浩瀚。”
  艾輝安靜地聽著,有些羨慕。
  韓笠的眼睛,清澈如水,沒有半點雜念。此刻的他,宛如脫胎換骨,殘蛹化蝶。
  他神情肅然:“今日之前,笠渾渾噩噩,隨波逐流。我輩生于流年,困于危境,為俗事所擾。直至今日,方明白余生當何為,劍術之奧妙,浩瀚無邊,可窮極一生。”
  艾輝能夠感受到韓笠的語出赤誠,由衷道:“恭喜韓兄!”
  韓笠也感受到艾輝的真誠,目光清明,忽然道:“今日雖敗,但是在下已得先手,艾兄若是懈怠,只怕要被在下甩到身后。”
  艾輝聞言豪氣頓生,哈哈大笑:“你我下次相逢之時,必是再敗韓兄之日!”
  韓笠也笑:“艾兄放此豪言,那在下就拭目以待。今日就此告別,你我日后再見!”
  艾輝道:“韓兄一路順風。”
  韓笠忽然壓低聲音:“牧首會盯上了艾兄,艾兄小心。”
  說罷他就轉身朝遠處飛去。
  艾輝看著韓笠消失的背影,仿佛在出神,心中卻是一片駭然。
  牧首會竟然盯上了自己?為什么牧首會會盯上自己?是因為雪熔巖,還是牧首會發現楚朝陽身份?或者別有所圖?
  清水城,看著韓笠越飛越遠,高挑女子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瞎老頭忍不住嘲諷:“牧首會也不過如此而已。老夫還以為你們對韓笠有多么大的控制力,哈哈!”
  高挑女子此時神情反而恢復如常:“沒有韓笠,我們還有張笠、王笠。莫非閣下認為我們只是把希望寄托在韓笠身上?”
  瞎老頭哼了一聲:“希望你能說到做到,別光嘴上說得漂亮。”
  高挑女子嬌笑一聲:“您老就別氣了,您需要錢,我們牧首會也需要錢,咱們的目標一致。您老放心,這么一棵搖錢樹,我們怎么舍得讓它白白從手邊溜過去?”
  瞎老頭神色稍緩,想到雪熔巖,他還是怦然心動。他淡淡道:“那你們準備怎么動手?姓艾的小子,可是個硬茬。還有師家那個丫頭,硬沖不是什么好辦法。”
  高挑女子輕笑道:“咱們當然不能硬來,辦法巧妙點,這事也沒那么難。”
  本書網站請索:,或者直接訪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