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48 如你所愿

艾輝的勝利,出乎大多數人的預料。
  當艾輝回到清水城的時候,人們的目光多了幾分敬畏之色,不自主地讓開道路,女元修們的目光則是異彩連連。
  “恭喜老弟!”
  喬美祺的長笑聲在云層上響起,他帶著一群人親自迎接下來。他身旁的守衛們,此時無不是一臉充滿崇拜和敬意。
  所謂實力為尊,并非說說而已。
  之前大家更多關注的是天才之稱的韓笠,然而親眼目睹整場戰斗,看到艾輝全面壓制韓笠而獲勝,大家才知道艾輝的實力竟然如此之強。
  勝利者贏得一切,尊重、財富、權力。
  楊笑東驚嘆:“剛才師姑娘說艾老弟,只要是戰斗便從未輸過。在下還有點不相信,今日一見,才知道艾老弟戰斗時是何等霸氣!”
  艾輝謙虛地笑了笑:“楊師面前,豈敢說什么霸氣?微末劍術,也就圖個新鮮。”
  師雪漫不由多看了艾輝一眼,心中有些奇怪,這家伙今天怎么這么老實?平時不是這么個風格啊。
  楊笑東連連搖頭:“在下可不會隨意稱贊。艾老弟的劍術,已經登堂入室,大師境界唾手可得。更何況艾老弟還這么年輕,未來不可限量,可不是我們這樣的老家伙能比的嘍。”
  他的言語間毫不掩飾羨慕。
  年輕永遠意味著無限可能,三十歲成為大師和和五十歲成為大師,有著天壤之別。三十歲的大師,有幾十年的時間去沖擊宗師,而五十歲的大師,卻意味著此生幾乎止步于此,難有進步的空間。
  火山尊者拍了拍艾輝的肩膀:“干得不錯!最后那一劍,老頭子都嚇一跳。不知此招可有名字?”
  艾輝答道:“叫。”
  火山尊者愣了一下:“這個名字好奇怪,不過也沒啥,紅塵滾滾,可以蝕骨,也可以雷霆萬鈞。”
  他越想越覺得
  此名別有深意。
  艾輝有點尷尬,他很想說,其實只是
  的結合。
  喬美祺此時湊過來,大聲道:“今晚要好好慶祝一下,老弟大勝而歸!”
  艾輝聞言,連忙道:“多謝城主美意,小弟心領了。剛剛一戰,略有感悟,還請城主找個靜室,小弟理理頭緒。”
  喬美祺露出喜色:“有收獲?那更要恭喜老弟啊,靜室沒問題!”
  他早就想清楚,艾輝的實力越強,對他們的生意就越有利。他大致猜到,艾輝手下的人手肯定不夠。對于這些瑣碎的事情,艾輝沒有精力也沒有興趣,其野心更大。
  喬美祺絲毫不怕艾輝的野心大,就怕艾輝的野心不大。艾輝沒興趣的事情,他有興趣啊,只要能賺錢。
  艾輝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潛力,也讓喬美祺愿意想盡辦法與之交好。
  如果艾輝能夠在二十多歲成為大師,加上一個師雪漫,背后是松間派,最不濟也能保一城的平安。再加上雪熔巖這樣的吸金利器,未來只會越來越強。
  師雪漫忽然道:“我幫你護法。”
  宮瑤瑤聞言,不由看了師雪漫一眼,目光閃動。
  坊間傳言,師雪漫對艾輝心有所屬。很多人對此嗤之以鼻,但是更多的人相信這個流言。否則的話,師雪漫怎么會跟著艾輝?區區一個松間派,豈能容得下這尊大佛?就算留在松間派,也應該是師雪漫做首領,怎么會是艾輝?師雪漫屈居副手,大家完全無法想象。
  宮瑤瑤心中暗道,原來這流言是真的啊。
  宮瑤瑤從小跟在師雪漫的身后,知道師雪漫是多么冷淡的一個人。可是雪漫姐一聽到艾輝要閉關,馬上就說要護法,關切之情溢于言表。
  其他人都看出這點,但是諸人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江湖,都不動聲色。
  喬美祺安排的靜室,城主府的地下室,非常安靜,而且防御絕佳。
  看到帶路的守衛們恭敬地退出靜室,關上門。
  師雪漫問:“出什么事了?”
  艾輝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出事了?”
  師雪漫淡淡道:“贏了回來居然沒有得意洋洋,而且連彩頭都沒問,不像你。”
  樓蘭在一旁附和道:“是的,艾輝。”
  艾輝看了一眼門口,師雪漫道:“外面沒人。”
  艾輝低聲道:“韓笠走之前告訴我,牧首會盯著我們。”
  師雪漫露出警惕的神情:“牧首會?他們在查你楚朝陽的身份?還是蕭淑人的事情?”
  楚朝陽的事情知道的人很少,只有鐵妞和樓蘭知道。艾輝帶來一個小孩魏安,大家都只以為是三小一樣,沒人知道這是蕭淑人的兒子。他以前叫蕭安,艾輝為了避免引起別人的主意,給他改名魏安,紀念大魏商會。
  師雪漫見過那具詭異的魔神鎧甲,和被水晶封住的金色液滴。她一眼就看出它們的不凡,但是也說不出這些東西的來歷。
  后來她專門打聽了一下這方面的消息,得到消息都讓她暗自凜然。
  岱綱為了奪得此物,可以不惜一切代價,許諾各大世家。而且根據師家的打探,大魏商會的覆滅,和葉夫人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再加上佘妤的爭奪,幾乎所有的勢力都在爭奪此物。
  魔神鎧甲和金色液滴到底是什么?
  艾輝、師雪漫和樓蘭研究了很久,也沒有得到足夠的信息。
  金色液滴在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之前,誰也不敢解封。浪費了寶貝,只不過讓人心疼,但是倘若有什么邪異之處,那可能有不知名的危險。
  而另一件東西,魔神鎧甲倒是有所收獲。
  樓蘭花費了很長的時間,用他的
  沙核,解開魔神鎧甲的一些特別之處。
  事實證明,艾輝當時沒有穿戴魔神鎧甲是正確的。
  魔神鎧甲散發著一種黑色霧氣,那是一種非常詭異的力量,能夠刺激披甲者的實力大幅度增長,但是也會不斷吸收披甲者的生機。
  根據
  的分析和推測,只有大師才能抵抗這種詭異力量的侵蝕。而且想要驅動這具魔神鎧甲,需要一把鑰匙。
  而這把鑰匙,就是血繃帶。
  樓蘭已經分析出,金色液滴、魔神鎧甲和血繃帶具備相同的氣息,是出自一體。
  當師雪漫聽到艾輝說牧首會盯上他,立即想到了蕭淑人的上古遺寶,不由緊張起來。
  艾輝低聲道:“不知道。我沒有跟城主說,是擔心城主身邊可能被牧首會滲透。牧首會做事,從來都是不擇手段。”
  潛入牧首會內部過的艾輝,對牧首會的作風非常了解。
  那是一個類似殺手組織的存在,只要足夠的金錢,就能得到他們的服務。
  師雪漫沉吟:“牧首會最近的處境不是太好。他們好像和葉夫人鬧翻了,所以受到不小的打擊。”
  艾輝楞了一下:“葉夫人?他們和葉夫人的關系不錯啊。”
  師雪漫解釋道:“葉夫人在整頓天心城的時候,抄了牧首會的總部。有小道消息說,牧首會可有捏著葉夫人什么把柄,他們畢竟合作那么久。”
  “不管葉夫人。”艾輝搖頭:“咱們的葉夫人現在可是執掌大權,肯定沒時間來管這種小事。如果牧首會被葉夫人重創,那眼下肯定急需要大筆的錢,盯上我們的雪熔巖,也就不奇怪了。”
  師雪漫直接問:“現在怎么辦?”
  樓蘭忽然道:“艾輝,樓蘭可以去打聽消息。”
  “不行!”
  艾輝和師雪漫異口同聲反對。
  “可是艾輝需要閉關。”樓蘭的眼睛睜得很大,表情認真:“艾輝身體內的元力,正在涌動。艾輝需要把它們平息下來,要不然會受傷,嚴重會導致境界倒退。”
  師雪漫猛地轉過臉,一把抓住艾輝的手,檢查艾輝身體內的情況。她一開始只以為艾輝是為了避開其他人,現在才知道艾輝體內的情況不妙。
  “喂喂喂,男女授受不親,雖然咱們抱過……”
  艾輝恬不知恥地嚷著。
  師雪漫懶得搭理他,片刻后,臉色就變得很難看,松開艾輝的手掌,異常堅決道:“你必須馬上閉關,我守門護法。”
  “我知道自己的情況,沒什么大礙……”
  然后艾輝就被師雪漫一只手拎起來。
  艾輝大怒:“士可殺不可辱,姓師的,要打架嗎?”
  師雪漫表情冷然:“讓你一只手。”
  言罷拎著艾輝走入靜室,直接扔在地上。
  “哎喲,鐵妞,咱們這梁子結大了……”
  砰!
  靜室的門被師雪漫轟然關閉。
  靜室的隔音效果極為出色,站在門外,里面什么聲音都聽不見。
  樓蘭認真到道:“雪漫,樓蘭去打聽消息,很快就回來。”
  師雪漫盯著樓蘭,一言不發。
  樓蘭眼睛睜得很大:“雪漫,樓蘭很能干的。”
  師雪漫如同萬年冰山不化的臉龐,突然綻放一絲溫暖柔美的笑容:“去,樓蘭,雪漫相信樓蘭!”
  樓蘭非常開心,睜得大大的眼睛立即彎成兩輪彎月,大聲道:“謝謝雪漫,樓蘭會加油的!”
  說罷,樓蘭化作一灘流沙,滲入地面消失不見。
  師雪漫微微一笑,昏暗的靜室門口,仿佛都明亮了幾分。
  笑容一閃而逝,就像夜晚的微光。
  她重新恢復平日里冰山的模樣,冷然不語,解開背上的云染天,插在身旁,正襟端坐守在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