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49 (紅塵)

一處不起眼的民房。p瞎老頭坐在陰影里,枯槁的身體悄然吞噬光線,陰影愈發深沉。空無一物的眼眶,詭異地泛著微光,就像荒野深夜的鬼火,無聲搖曳。
  布滿皺紋的蒼老手掌在不停摩挲著藤杖,響起陣陣令人毛骨悚然的沙沙聲,像是蛇在枯葉中游走。
  高挑女子坐得很遠,臉上笑吟吟,水汪汪的眼睛不熟悉的人還以為她眉目含春。但是微微緊繃的身體,和利于起身的姿勢,可見她對老者非常忌憚。
  老者有這個資格。
  成名數十年,就算在火山尊者面前,也毫不遜色的強者。他的聲名在普通人之中絲毫不顯,許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知道,但是在黑暗世界,他卻是無人不知的絕世強者。
  【北冥暗王】,竇先生。
  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但是他干出的每一樁都是驚天大案。
  拓荒令頒布之前,大師的待遇遠遠沒有如今這么好,每個豪門都會豢養幾位大師。許多大師并不愿依附豪門,他們的性格強硬桀驁,加上實力強橫,一言不和拔刀相向。當時有不少的大師,混跡在黑暗世界,刺殺、搶劫等等。
  只不過他們大多都非常低調,生性驕傲,一般不會出手,這也導致他們在普通人之中的名氣不高。
  但是當時的世家,可是沒在他們手上少吃苦頭。
  高挑女子同樣來歷不凡,她的代號叫【秋水】。牧首會在這兩年的時間內以驚人的速度壯大,招攬了一批實力強悍的精英,便是赫赫有名的十二牧首。
  能夠稱為牧首者,意味著是牧首會最強悍最出色的精英。其中一個硬性規定,必須是大師。
  秋水是第九牧首。
  只有最重要的任務,才會派出牧首。
  這也是竇先生愿意合作的原因之一,他看得出來,牧首會對此勢在必得的決心。
  竇先生道:“聽說你們牧首會的近況不是很好啊,葉夫人似乎不打算善罷甘休,你們死了幾個牧首?”
  他的聲音沙啞,就像是皮紙在摩擦,聽得讓人本能生出不舒服的感覺。
  秋水毫不在意道:“三個。葉寡婦過河拆橋,女人就是涼薄。”
  她的表情,就像是聽到毫不相干的人死了,和她完全沒有半點關系。
  竇先生本來以為對方會極力掩飾,這個消息是他費了不少力氣才打聽到的消息。沒有想到對方毫無掩飾的意思,不由讓竇先生有些其他的想法。
  竇先生多了幾分試探之意:“那貴方還有實力完成這樁生意?”
  秋水輕笑一聲:“還有一位牧首,會在三天內趕來,這下您老放心了吧。”
  竇先生扯了扯嘴巴,淡淡道:“現在我們就這么等著?”
  他心中有些著急。
  時間拖得越久,雪熔巖的消息散播得越遠,盯上這塊肥肉的人就會越多,他們面臨的競爭者就越多。這也是他寧愿把戰斗地點選擇在清水城,而不是在艾輝他們的歸途。
  艾輝他們的城建在什么地方,一無所知。會選擇哪條道路,一無所知。沿路都是荒野,倘若艾輝心一橫,沖進蠻荒深處,他們是追還是不追?
  把希望放在艾輝一行的歸途,變數太大,有各種可能出現的意外,不是一個好選擇。
  艾輝表現出來的實力讓他很忌憚,加上師雪漫,更是麻煩。
  秋水信心十足道:“放心,城主府有我們的人,他們有任何行動,都逃不過我們的法眼。艾輝還在閉關,他受了不輕的傷。不過我并不建議對付艾輝。”
  竇先生幽幽地問:“你建議誰?”
  秋水輕笑一聲:“宮府的小丫頭。”
  竇先生冷笑:“她身邊可是有火山尊者,再說招惹宮府,后患無窮。”
  秋水有些意外:“莫非您老還害怕宮府?不應該啊,想您當年,視這些世家豪門如豬羊,想宰就宰,想殺就殺,何等快意。”
  “犯不著。”竇先生神情平靜,絲毫不生氣:“我雖然想撈一筆,但是與宮府結怨,付出的代價太大。”
  秋水不置可否:“如今艾輝在閉關不出來,做縮頭烏龜,您老有什么辦法?城主也比較好下手,只不過喬美祺和艾輝的交情沒有深厚到那地步,艾輝未必會交出雪熔巖的煉制之法。”
  竇先生沉默不語。
  秋水說得并沒有錯,如果從目標選擇來看,確實是宮瑤瑤更合適。師家和宮府交情深厚,師雪漫是絕對不會坐視宮瑤瑤身處險境。
  雪熔巖雖然利益巨大,但是他相信師雪漫一定會選擇宮瑤瑤。
  然而如果真的那么辦,事情就鬧大了。
  綁架宮瑤瑤,那可不僅僅是得罪宮府,而是和宮府結下生死之仇。宮府現在是除了葉夫人和新民派之外的第三大勢力,得罪了他們,后果之嚴重,可想而知。
  現在的天外天,不像五行天那個時候,世家雖然占據很多優勢,但也有著諸多的約束。如今這世道,像宮府這樣的世家完全沒有任何顧忌。當年許多不好使用的手段,在如今早就不是什么問題,沒人管。
  沒有顧忌的宮府,就像一只掙脫鐵鏈枷鎖的荒獸。
  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招惹這樣的怪物。
  但是一想到雪熔巖所代表的利益,他又忍不住怦然心動。
  沉默良久,他才道:“再等等,等你的幫手來了再說。”
  秋水點頭道:“好,不過我們要拖延他們交易的時間。”
  竇先生道:“我會吩咐下去。”
  城主府。
  喬美祺有些焦頭爛額。
  交易雪熔巖的材料依然沒有湊齊,他發了不止一次的火,但是收效甚微,進度依然緩慢。喬美祺是商人出身,對效率異常敏銳。從各個渠道傳來的反饋,似乎有人在暗中阻礙他們收購材料。
  喬美祺有些頭痛,誰會阻礙他們收購?
  他第一反應就是十有*是雪熔巖的消息傳出去,有人盯上了雪熔巖。他派人暗中調查,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消息傳來。
  他強自按捺心中的煩躁,問身邊的楊笑東:“艾輝還沒有出來?”
  楊笑東搖頭:“還沒有,想必此次大有收獲。”
  就在此時,忽然宮瑤瑤和火山尊者闖進來,兩人的臉色都不太好。
  喬美祺心中咯噔一下,連忙起身:“怎么了?”
  宮瑤瑤咬住嘴唇:“大長老在幾天前去世了。”
  喬美祺忍不住“啊”地驚呼一聲,不光是他,楊笑東也臉露驚容。
  在蠢笨的人都知道,大長老去世,對于已經各城來說,在他們脖子上最后一根繩索也沒有了。然而沒有人感到開心,無論大長老的功績和過錯有多少,他依然是最后一位能夠服眾的領袖。
  如今他的逝去,宣告著大長老的徹底結束。
  未來會是什么樣?誰也不知道。
  清水城的位置實在太偏僻,消息傳過來,都花費了好幾天的時間。如今的天心城,只怕都亂成一團吧。
  天心城確實亂成一團。
  騷亂始于各城使團之間的爭執,情況迅速惡化。
  夜晚火光沖天,廝殺聲不絕于耳。
  當早上起來的時候,街道上盡是鮮血和倒在血泊之中的尸體。
  事態愈演愈烈,有兩個小家族被滿門屠殺,無一活口,屋內一片狼藉,劫掠一空。
  據說有惡賊混入使團之中,其中不乏大師。這些人十分狡猾,不和天鋒兵人兩部硬碰硬,滑溜異常。
  兩部不過剛建,實力孱弱,只有兩位部首是大師。兩人分身乏術,屢屢撲空,后來葉夫人索性把他們喊回去。
  各種各樣的流言滿天飛。
  有的說葉夫人誅殺異己,不好明面上動手,只有借用這樣的手段。
  有的說這些盜賊只是前哨,十多股流賊正在匯集,他們早就對天心城這座最大的城市覬覦良久。
  天心城人心惶惶,世家們家中的大師,也不敢派出去,唯恐家中被人端了老窩。
  大長老府邸,是天心城最豪華也是守衛最森嚴的地方。天鋒和兵人兩部的精銳,都牢牢駐守此地,兩位部首親自坐鎮。
  葉夫人淺淺地喝了一口茶:“都查清了嗎?”
  部屬恭敬道:“都查清楚了,有好幾位長老,都參與此事。”
  “流賊呢?”
  “已經合攏,距離天心城只有兩百里。”
  流賊的消息是真實的,大量的流賊正在匯集,他們正在朝天心城進發。安木達宗師已經無力回天的消息早就傳開,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
  城內不少居民,都開始收拾東西,準備逃難。
  葉夫人有些感慨道:“內外勾結啊,他們就這么看不慣我?”
  “他們鼠目寸光,利欲熏心……”
  葉夫人搖頭,嘴角多了幾分嘲諷:“我知道他們不是的。他們只是不相信我能挽救局面,因為我是女人!難道他們覺得自己可以?”
  是的,她覺得很可笑。
  這些人難道就沒想到,把她推下來,他們又能換誰上去呢?
  只不過一群自己得不到也不想別人得到的蠢貨罷了。
  更讓她感到寒心的是,之前一直支持她的幾位長老,這次騷亂中都選擇了觀望,這才是她陷入如此被動的真正原因。
  沒有一位長老公開支持她。
  既然如此,從今往后,再也不會有什么長老。
  她的雙目閃爍寒光,語氣卻異常溫柔淡然:“傳令中央三部,進入戰場,平定叛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