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50 韓笠蛻變

明里暗里,有許多目光都在關注艾輝的閉關,但是沒有人注意到,跟在艾輝身邊的那具沙偶消失不見。p就連非常喜愛樓蘭的宮瑤瑤,心神全都被大長老去世的消息吸引,也沒有心情來找樓蘭玩耍。
  清水城的一個無人角落的草叢里,忽然響起沙沙的聲音。
  片刻后,微弱而歡快的聲音在草叢中響起。
  “巷子左邊沒有人。”
  “巷子右邊沒有人。”
  片刻后,幾個大約指頭大小的迷你小樓蘭,從草叢中鉆出來。
  “樓蘭去房頂放哨!”
  “樓蘭去巷子口放哨!”
  “樓蘭看左邊。”
  “樓蘭看右邊。”
  幾個迷你樓蘭你一言我一語,然后齊齊轉身,呼啦啦跑開。一個跳到屋頂,躲在瓦片的縫隙里。兩個跑到巷子口墻角根,一個看著做左邊,一看著右邊。
  “樓蘭來了!”
  “樓蘭來了!”
  ……
  歡快的呼喊不絕于耳,一個接一個的迷你樓蘭從草叢中鉆出來。他們無比歡快地朝著彼此沖過去,迷你的身體融合壯大,最終變成一個大樓蘭。
  恢復原貌的樓蘭,眼睛紅光開始不斷閃動,他在處理每一個迷你樓蘭傳遞過來的信息。過了一會,樓蘭自言自語:“這個片區沒有。下一個片區,樓蘭,出發!”
  樓蘭用的不是什么巧妙的辦法,而是笨辦法。
  他把整個清水城分成若干個片區,每到一個片區,就分散成大量的迷你小樓蘭,像沙子一樣撒進這個片區。迷你小樓蘭能夠記得住聽到的聊天的內容還有人的相貌,每個迷你小樓蘭得到的信息,最終匯總在一起。
  如此海量的信息,普通的沙偶早就撐爆了。但是樓蘭的沙核【子夜】,卻能夠毫不費力處理如此規模的信息。
  如果有可疑的目標,樓蘭就會安排一個迷你小樓蘭蹲點守候。誰也不會在意自己房間的角落里、磚頭縫隙里、黑漆漆的床底、頭頂上方橫梁等等地方多了一縷黃沙。
  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沙偶。
  在人們的普遍認知中,沙偶的能力和他們的體積成正比。塊頭越大,戰力往往意味著越強,比如沙尊者。因為塊頭越大,沙核能夠做得越大。
  沙偶不適合作探哨,它們的速度不夠快,不夠聰明,偽裝性不夠好。沙偶剛剛發明的時候,大家還經常上當。但是現在,要是地上多了一大灘沙子,大家都會很警惕。
  所以現在沒人用沙偶來作探哨,除非實在沒有隊友的土修。
  樓蘭的辦法完全依靠【子夜】強悍無比的性能,談不上巧妙卻非常有效。
  清水城面積不大,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倘若銀城這樣的大城市,樓蘭想用這樣的辦法,起碼得十天半個月才能探查清楚。
  來到新片區的樓蘭,故技重施。
  這一次,樓蘭有所發現。
  城主府的地下靜室,是喬美祺花費重金打造。不僅隔絕了外界的聲音,而且經過土元大師的強化,固若精鋼,里面折騰得再厲害也不會破壞靜室。
  此刻靜室內全都是砰砰砰的聲音。
  艾輝渾身赤紅一片,血氣翻涌,頭頂熱氣蒸騰,整個人就像剛剛從火爐中撈出來。
  他提著冷玉小刃,赤著腳,在靜室中走來走去,不時地揮動手上的冷玉小刃。一道道劍芒,脫劍飛出,射在靜室墻壁上,經過土元大師強化的墻壁遭到攻擊不斷浮現光芒,
  艾輝全身的元力就像是沸騰的巖漿,它們正在失控。
  【紅塵】對于艾輝來說,還是太過于勉強了。韓笠的判斷并沒有出錯,他的陰陽魚劍陣大師之下,是無法破解的。
  而艾輝的這招【紅塵】,實際上是一招大師級別的劍招。艾輝自從構思以來,從來沒有施展過,這是他第一次施展。
  艾輝的判斷同樣很精準,當他看到韓笠的陰陽魚劍陣,他就知道普通的招式無效,唯一有可能對其發揮作用的,只有【紅塵】。
  然而,還沒有踏入大師之境,卻使用了大師級別的劍招,怎會沒有代價?
  現在的艾輝體內紊亂沸騰的元力,就在勉強施展【紅塵】的后果。如果他無法平息元力,五府八宮會被失控的元力損傷,嚴重的話會導致境界倒退。
  可是,怎么才能讓體內的元力平息下來呢?
  艾輝嘗試周天運轉,卻沒有效果。
  他又嘗試了把元力消耗殆盡,但是依然無效。新生的元力依然是紊亂沸騰的狀態,無法平息。
  怎么辦?
  艾輝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在大腦中飛快地運轉。
  他忽然想到自己看過的一本札記,是牧首會典籍院的一位前輩留下來的札記。艾輝為了尋找蕭前輩的手札,幾乎把典籍院那層的書籍全都翻閱了一遍。當時是無可奈何,但是也因此見識了許多奇怪的內容,各種荒誕不堪的想法創意,各種罕見的奇珍,各種奇奇怪怪的情況等等。
  艾輝就當是故事來看,就像他當年看修真時代留下來的劍典。
  他忽然想起的內容,是一位前輩在札記上描述的情況,和他現在的情況如出一轍。
  后來那位前輩是怎么解決的?
  艾輝絞盡腦汁,恨不得把自己的腦袋敲開。可是當時他只是當作趣談,一掃而過。但是此刻,卻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艾輝唯恐自己錯過這靈光一閃,皺著眉頭苦思冥想。
  苦苦回憶半天,艾輝終于回憶起手札的大致內容。
  那位前輩發生的情況確實和他身上一模一樣,他之所以能夠記得這么清楚,因為對方的描述非常詳細。如何解決的,那位前輩卻沒有說,只是說在他突破大師的前夜,遇到這種情況。
  等等,突破大師的前夜?
  艾輝精神一震,難道這是因為自己快要突破了?
  這么一想,躁動的心立即安靜不少,艾輝感覺都快要燒起來的身體,也變涼快了一些。
  冷靜少許的艾輝,頭腦轉動也快了一些。
  如果這就是突破的前兆呢?自己該怎么做?
  成為大師有兩個條件,一個是元力的境界,另一個是開創自己的絕學。元力的境界自己夠了,創造屬于自己的絕學?
  突然間,艾輝覺得自己對大師的理解,似乎有些偏差。
  第二個條件的重點,也許并不是“絕學”,而是“屬于自己的”。
  艾輝愣了一下。
  屬于自己的……
  他發現自己確實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想到了韓笠。韓笠的選擇一目了然,他選擇了“陰陽”這條道路。艾輝覺得挺不錯,陰陽看似簡單,實際卻深奧莫測,變化無窮。
  屬于自己的道路是什么?
  艾輝陷入思考,渾然忘記自己身體的不適。
  到現在,他也算是見過不少絕學,而劍術方面亦是如此。他想起了昆侖盟主那部野心勃勃的劍典,可謂包羅萬象。艾輝挨個想了一遍,反而更加迷茫。
  不管哪一種力量,只要造詣深厚,威力都極為驚人。每一種力量,都是那么誘人。
  他現在有點明白了,成為大師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找到屬于自己的路。這個世界太大,力量的種類無窮,而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想要掌握到力量的真諦,就必須有所舍棄,唯有精專,才能夠走得更遠。
  自己選那一種?
  艾輝到此時反而安靜下來,他知道接下來的選擇,將對他的未來產生深遠的影響。
  這是一個重要的抉擇。
  艾輝開始回憶自己為什么想要當元修,當時的想法很簡單,他只是想活下來。在蠻荒的三年,隊伍中元修的生存率要比苦力高不知道多少倍。
  他那是渾渾噩噩,只想著要活下來,能活下來就很好了。
  直到遇到師父師娘和師姐。
  灰暗的生命中開始出現陽光。
  不是劍修道場倒閉后,他失魂落魄在街道獨行,從房屋縫隙中散落的斑駁慘白沒有溫度的陽光。而是在松間城寧靜清晨,裊裊的炊煙之間,打掃門前伙計惺忪的眼前被清風拂過溫暖明亮的陽光。
  滴答。
  黑暗不見光的靜室,寂靜中響起水珠濺落的聲音。
  雙目緊閉的臉龐,淚水肆意淌過棱角冷硬的臉頰,無聲橫流。
  他已經找到答案。
  褪去色彩的畫面浮現在眼前。
  一條并不算寬闊的長街,如同潮水般血獸踐踏地面,如同血色洪流。一位持劍的少年,就像礁石般釘在街道中心,巍然不動。
  鋒利冰冷的長劍在不斷割裂眼前的世界,噴涌的鮮血,切開的血獸殘肢,在畫面中激蕩飛掠。
  濃郁嗆鼻的血腥味,仿佛穿過遙遠的失控,從記憶的深處襲來。
  畫面變得模糊,劍變得越來越重。
  只有模糊的天空,無數銀光從天空而降,照亮昏暗的殺戮世界。
  血獸癱軟在地,驚慌失措,勢不可擋的血色洪流變成紅色軟泥。隱約的歡呼聲,仿佛山崩海嘯,明明那么不真切,卻是如此心安。
  眼前重歸黑暗,是如此寂靜,能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
  “知道外面都叫你什么嗎?”
  “叫我什么?”
  “雷霆劍輝!帶著那么多的閃電從天而降,把大家嚇住了,你那一招大閃電,讓所有的血獸失去抵抗,城主他們也趁勢堵上城門。”
  “雷霆劍輝……”
  ……
  “阿輝,血獸畏懼雷霆的氣息。”
  ……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