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0)     

五行天451 為何而來

清水城的守衛警惕地盤查著來往的商隊,最近各家商會出現一連串的問題,不是貨物的拖延,就是資金的問題,要不然就是渠道出了問題。
  雪熔巖交易的貨物,到現在竟然只完成了一半。
  背后就像有一只無形的手,在干擾他們。
  喬美祺見過大風大浪,對危機的意識強烈,調查沒有什么結果,他卻已經嗅到了陰謀的氣味。他立即下令,嚴格盤查進出城的人。在清水城有備案的元修,需要檢查清水城的城勛章。城勛章是拓荒令之后,隨著各座新城建立之后,各城為了管理而廣泛采用的手段。
  想要獲得清水城的城勛章,需要在清水城的備案注冊,進行元力檢測,留下非常詳細的資料,還要在清水城居住一年以上。
  陌生的面孔,盤查得異常嚴格。城門旁有專門的元修,在負責檢測新來者的元力、境界等等。在這樣的檢測中,就算大師,也無法隱瞞自己實力。
  許多新來者沒有想到遭到如此嚴格的檢測,一片嘩然。有幾個刺頭還想鬧事,結果被當場格殺,其他人才噤若寒蟬。
  喬美祺有一種預感,有人在準備著什么,現在只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喬美祺親自下令,語氣嚴厲,清水城上下,如臨大敵。
  就連楊笑東,都坐鎮現場,以防可能出現的意外。清水城的另外一位供奉的大師,不知為何,至今音訊杳無,讓喬美祺更加不安。
  楊笑作為清水城僅存的大師,他在場可以有效震懾宵小。
  清水城的防御喬美祺花費巨金打造,即使是大師攻城,也無法討得好,更別說還有楊笑東這位大師坐鎮現場。
  守衛攔下商隊,商隊的規模不大,只有十多只馱盆獸。但是有幾只馱盆獸上搭著遮得嚴嚴實實的帳篷,看上去頗為扎眼。
  幾名守衛上前:“從哪來?”
  商隊一名管事連忙迎上去,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從冷巖城來。幾位大人,這是什么情況?以前可沒見過這陣仗啊。”
  守衛臉上露出狐疑之色:“以前來過,我怎么沒見過你?那家商會的?”
  管事連忙道:“瞧這話說得,大人您是多金貴的人,公務繁忙。小人是李氏商會的,車上是楊師訂的一批材料。”
  聽到“李氏商會”和“楊師”,幾名守衛對視一眼,他們知道李氏商會和大師楊笑東的關系深厚,楊師需要的材料大多都是從李氏商會購買。
  就在此時,一名仆人大步走過來,守衛們都認得此人是楊師的仆人,沒有攔他。仆人臉帶怒色,批頭蓋臉呵斥道:“你們李氏商會辦事怎么如此拖拉,還惹得我也跟著你們倒霉。楊師問你們,東西送來了嗎?怎么現在才送過來?都拖了多長時間了!”
  李氏商會的管事忙不迭地道歉:“不是小人不盡力啊,結果路上遇到幾只荒獸,險境環生……”
  仆人寒著臉,不耐煩打斷:“我可不是來聽你訴苦的,有力氣訴苦,你給楊師訴苦去。快點把東西送過去,這筆賬楊師自然和你們會長好好說道說道。”
  管事哭著臉,哀求不斷,但是仆人臉色鐵青,壓根不理會。
  守衛們目睹此幕,彼此對視一眼,無人上前。這個時候去觸楊師的霉頭,那不是找死嗎?楊師就在他們頭頂瞧著呢,得罪了楊師,清水城就沒有立足之地。
  李氏商會的馱盆獸隊,就在一片哀求聲中通過城門,無一人上前。
  馱盆獸很快到達李氏商會的門前,沒有半點停留,直接步入商會。待最后一只馱盆獸踏入商會,商會的大門轟然關閉。
  誰也沒有注意到,幾道身影從帳篷中鉆出,消失不見。
  李氏商會深處,一座不起眼的宅子里。
  身材高挑的秋水,水汪汪的大眼睛,就像能勾走人的魂魄,嬌笑道:“老爺子真是手段通天,沒想到楊師是您的人。這下我們把握就更大了。”
  竇先生冷冷道:“不要說廢話。”
  一雙空洞的眼眶,枯槁的面容,看上去異常可怖。周身散發著陰森森的氣息,說話的聲音沙啞干澀,令人毛骨悚然。
  秋水也不生氣,輕笑道:“這位是敝會的第七牧首,酒柜。”
  在她身邊,一位懶洋洋的像夫子一樣的文士,瞇著眼睛,醉眼朦朧。酒柜輕笑一聲拱拱手:“久聞【北冥暗王】竇老的威名,幸會幸會。”
  “我聽過你。”竇先生面無表情:“清水城是水元之城,你修煉的酒道畢竟是水元的分支,清水城很適合你發揮。”
  “竇老過獎。”酒柜自顧自拿出一條長案,擺上酒壺酒盞,頭也不抬道:“竇老可要嘗嘗?”
  竇老冷冷道:“不用。”
  酒柜也不生氣,嬉皮笑臉道:“那我就不見外了。”
  說罷他給自己斟上一杯,呲溜一口,滿臉迷醉:“這才是人生啊!”
  竇老無動于衷,神色如常,他沒有因為酒柜的放蕩不羈而慍怒。能夠成為大師的,都是人中翹楚,性情也千奇百怪。到了大師的境界,遵循本心,是最重要的原則。
  他沉聲問:“不知道貴會有什么打算?”
  牧首會派出兩位牧首,其他幾位的元力波動也是異常的穩定平和,都是實力深厚的精銳。牧首會的力量,確實不可小覷。
  酒柜頭也不抬,指了指秋水:“問她。”
  秋水笑吟吟接過話頭:“還要問問竇老是個什么章程,楊師可是最關鍵的一環啊。不知竇老和楊師是什么關系?”
  竇老就像沒有聽到后面那句,而是淡淡道:“老夫的章程很簡單,我們已經有四位大師,不需要什么花招,直接硬取便可。火山老頭一個人獨木難支,不足為慮。而且我們可以現在云霧防御層中動點手腳,其他人,不過土雞瓦狗。”
  酒柜就像沒有聽到一樣,自斟自飲,滿臉享受。只有醉意朦朧的眼睛中閃過的一絲精光,才能看得出他的不凡。
  秋水嬌笑:“硬攻是好辦法,姓艾的小子在閉關,不用考慮。可您忘了師家大小姐,可扎手得很。小女子就是擔心一點,您老下不了手。師家和宮府,想要不得罪,可不容易。”
  竇老沉默下來,秋水點中了他的軟肋。
  他確實不想得罪宮府和師家,宮府還好一點,宮瑤瑤沒有什么戰斗力,殺一個供奉的大師不算什么血仇。而師雪漫就不一樣了,如果師家大小姐有個三長兩短,就麻煩了。
  師北海一部之首,大權在握。更何況,師雪漫的老師是安木達宗師。
  安木達快要隕落的消息,早就傳遍各城。但是只要安木達沒有真正隕落,就沒有人敢打師雪漫的主意。
  只剩下一口氣的宗師,也是宗師。
  別看他們都是大師,但是沒有人有信心能擋下生命即將消亡宗師的一擊。
  竇老把皮球踢給對方:“你說怎么辦?”
  秋水嫵媚一笑:“其實在小女子看來,宮瑤瑤才是最好的突破口。師雪漫本身實力強悍,實力不下大師,極為扎手。真打起來,我們不一定收得住手,弄死弄傷都不好。艾輝是她的老情人,她一定會舍身保護,聽說她就守在艾輝閉關靜室的門外。嘖嘖,這感情真是深厚啊。”
  她接著道:“相比之下,宮瑤瑤就要容易得多。只需要有人引開火山尊者,宮瑤瑤還不是手到擒來?宮瑤瑤和師雪漫從小一起長大,兩家的交情也不淺,師雪漫一定會妥協,交出雪熔巖的秘密。到時候,我們再把宮瑤瑤交還給他們,豈不是圓滿?”
  竇老沉吟片刻,心一橫,寒聲道:“何時發動?”
  秋水水汪汪的大眼睛此時卻是寒光閃爍,道:“他們旅途勞累,今晚修整一夜,明夜子時發動,竇老以為如何?”
  竇老點頭:“好!明夜子時!”
  話音剛落,忽然竇老神色微變,猛地扭轉脖子看向外面院子圍墻上,厲聲喝道:“誰!”
  圍墻上擺放著幾盆花。
  竇老手中的藤杖,猛地朝圍墻一揮,花盆盡皆粉碎。
  碎片中,一道豌豆大小的黃色身影落下來,一蹬圍墻朝外跳去。
  眾人的臉色齊變,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察覺到有人在暗中窺探,更要命的是,如此關鍵的密談,被人竊聽!
  該死!
  每個人心中都在破口大罵,圍墻轟然化作齏粉。
  但是剛剛那個豌豆大小的黃色身影卻不見蹤影。
  竇老到底見多識廣,厲聲道:“是沙偶!肯定不遠,每人一個方向!我東邊。”
  這么關鍵的時候,秋水沒有任何猶豫:“酒柜西,我南,你們幾個北,看到但凡是沙偶、土修,就地格殺。”
  酒柜臉上的醉意消失,朝西搜索,其他幾人也應命朝北搜索。
  秋水騰空而起,朝南飛去。
  李氏商會北方大越三百丈遠的巷子里,樓蘭眼中紅光一閃,似乎感覺到什么。忽然一個地面鉆出一個豌豆大小的迷你樓蘭,朝樓蘭撲去。
  豌豆樓蘭大聲喊:“壞人來了,樓蘭快跑。”
  樓蘭伸出手掌,一吧抓住豌豆小樓蘭,融入體內。眼睛紅光一閃,立即讀取了剛才的信息。
  “在那!”
  頭頂上方,幾個身影浮現。
  樓蘭的眼睛紅光一閃,身體就像冰雪般迅速融合,轉眼間就滲入地面。
  幾道光芒落在樓蘭消失的地方,轟然爆炸,可是大坑中什么都沒有。
  刷,秋水出現在他們幾人的身旁,陰沉著臉:“它往哪逃了?”
  “鉆地了。”
  “鉆地就能跑得掉?”秋水冷笑,臉上密布寒霜。
  她手上多了一盞青銅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