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18)     

五行天453 自己的道路

楊笑東臉色陰沉地盯著面前城主府升起的水幕,剛才幾名守衛舍身糾纏,給城主府爭取到防御水幕激活的時間。p其他幾人趕到,大家的臉色都不是太好。預想中的偷襲變成強攻,憑白增加諸多風險,也給這次的行動增添幾分陰霾。
  楊笑東沉聲問:“怎么回事?”
  竇先生知道這個問題還是自己來解釋比較好,道:“有人竊聽我們的計劃。”
  楊笑東神色稍緩,他看了一眼遠處的天空,剛才的那行沙字消失不見。就是剛才那行沙字,讓他的行跡敗露。
  他問:“是艾輝的沙偶?”
  楊笑東對艾輝身邊的沙偶印象很深刻,宮瑤瑤非常喜愛樓蘭,他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作為沙偶,樓蘭聰明得過份了點。
  竇先生點點頭。
  楊笑東有些疑惑:“艾輝是金元,怎么會有沙偶?”
  其他人也是一臉不解,沙偶被在其他元修之間并不流行,因為只有土修才能控制沙偶。沒有土修控制的沙偶非常蠢笨,幾乎沒有什么用處。
  酒柜插話道:“會不會是改造土修?”
  一些極端的改造元修,會把身體的九成以上改造,看上去就會和沙偶差不多。
  秋水搖頭,美眸之中光芒閃動,但是很肯定:“不是改造元修。”
  她親自和樓蘭交手,很肯定自己面對的是一具沙偶,而不是一位改造元修。她現在對那具叫做樓蘭的沙偶非常感興趣,她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奇特的沙偶。
  心中打定主意,戰斗結束之后,一定要把那具沙偶抓住。
  樓蘭,很好聽的名字,自己就缺一個大玩具呢。
  沒人知道秋水已經在打樓蘭的主意,但是想到一連串的不順利,大家都沉默下來。
  秋水注意到氣氛壓抑,便主動開口:“不用管那個沙偶,現在我們已經沒有退路。只要攻破城主府,拿下宮瑤瑤,或者艾輝,就能得到雪熔巖的煉制之法。甲等煉制火液,各位,那是多少錢?”
  她的聲音本來柔媚動人,但是此刻卻是激昂有如金石之音,也讓大家精神一振。
  現在他們只需要攻破城主府,就能夠得到他們想要的。在場的有四位大師,區區一座城主府,哪怕是開啟了防御,對他們來說,也只是多費點功夫罷了。
  頭頂天空的云霧防御層已經被徹底破壞,沒有后顧之憂。
  酒柜主動請纓:“我來吧。”
  楊笑東和竇先生主動讓出位置,他們很好奇,這位第七牧首的實力到底如何。按照順位,酒柜的實力比秋水更強。
  秋水的實力,竇先生見識過,能夠壓秋水一頭,不知道酒柜有何能耐。
  雙方雖然合作,但是彼此的信任度,卻是相當有限,始終相互提防和戒備。
  看到水幕撐開,府內眾人心中稍定。
  喬美祺膽小怕死,又財大氣粗,對自己的府邸自然不惜血本。城主府的防御看似薄薄一層水幕,但防御力非同尋常,直接連通地底的水元暗泉。
  他之所以把清水城建在此地,和這里得天獨厚的環境有著密切的關系。此地地底有著好幾眼暗泉,水元異常充沛,還能出產【至清水】,是真正的水元寶地。
  充沛的水元導入城主府,城主府的防御,堅不可摧。
  火山尊者出現在大廳,沉聲問:“怎么回事?”
  喬美祺臉色慘白,但是他沒有失去鎮定:“楊笑東勾結外人,圖謀不軌!”
  火山尊者目光穿過水幕,不禁倒抽一口冷氣:“三個大師?”
  他從對方身上感受到同類的氣息。
  喬美祺此刻已經鎮定了許多,他松開守衛的攙扶,道:“加上楊笑東,總共四位大師。”
  他神情猙獰,滿眼恨意,咬牙切齒道:“我一定要殺了楊笑東這個叛徒!給我的侍衛報仇!”
  他身邊的幾位侍衛,此時個個眼眶通紅,他們親眼看到楊笑東是怎么把他們的同伴殺死。
  火山尊者沒有說話,外面有四位大師,他們處在絕對的下風。
  他的目光落在手持藤杖,雙目空洞的老者,腦海中忽然想起一人,臉色不由一變。他索性走到陽臺,揚聲朝天空道:“可是【北冥暗王】竇先生?”
  竇先生沉聲開口:“沒想到尊者還能認出老夫,尊者別來無恙。”
  沙啞難聽的聲音,飄飄蕩蕩,讓人異常難受。
  火山尊者面色沉凝:“你我井水不犯河水,竇先生出手,想來必有原因,還請賜教。”
  竇先生沉吟:“老夫為財而來,不欲傷及無辜。只要交出雪熔巖煉制之法,我等自會離去。”
  楊笑東面無表情,秋水和酒柜對視一眼。
  火山尊者恍然,心中卻是往下一沉,雪熔巖干系重大,艾輝是絕對不會交出來。他知道艾輝的脾氣秉性,從來只有這家伙占別人便宜的份,想從這家伙身上占便宜,是絕無可能。
  而且艾輝看上嘻嘻哈哈,沒個正形,但是實際極為剛毅,寧折不彎。火山尊者當初為了討一碗粥,專門研究過松間城血戰,知道艾輝的性子啥樣。更別說還有一個取直不取彎的師雪漫。
  火山尊者也絕對不會向艾輝施壓。
  宮府是他的雇主沒錯,可是他還欠艾輝一個人情。
  在他心中,人情比雇主要重得多。
  他臉上神情不動:“原來如此。可惜此物老夫不能做主,需要商量一下。另外兩位大師,還未請教。”
  楊笑東淡淡道:“這兩位是牧首會的牧首。”
  他故意把酒柜和秋水的身份說破,就是讓對方沒有轉圜的余地。
  秋水盈盈一笑,對楊笑東的舉動毫不在意,微微躬身:“見過尊者!晚輩牧首會第九牧首秋水。”
  酒柜也行禮:“晚輩牧首會第七牧首酒柜。”
  火山尊者贊道:“果然是青年才俊,這么年輕的大師,我們都老了啊。”
  秋水嬌笑道:“尊者大名,如雷貫耳,我等仰慕已久。我們愿意給尊者一個面子,只要交出雪熔巖煉制之法,我們絕對不會傷及各位。”
  火山尊者沉吟:“我們需要商量一下。”
  秋水沒有答應,而是看向竇先生。
  竇先生點點頭:“給尊者一個面子,半個時辰。”
  火山尊者道:“多謝各位。”
  說罷退回大廳,其他人看著他。
  火山尊者:“都看著我干嘛?”
  宮瑤瑤臉色有些發白:“雪漫姐他們肯定不會同意,而且這些人不值得信任。”
  火山尊者哈地笑了:“老夫當然知道。”
  “那……”
  火山尊者嘿然道:“半個時辰呢,不要白不要。”
  其他人才恍然大悟。
  他想了想道:“去通知一下師小姐吧,大家如今需要同舟共濟。”
  喬美祺連忙安排守衛去地下靜室通知師雪漫。
  片刻之后,師雪漫就匆匆而來。
  聽完大家敘述之后,師雪漫沉聲問:“樓蘭呢?他回來了嗎?”
  喬美祺搖頭:“水幕一旦打開,我們和外面就隔絕,樓蘭進不來。但是多虧他用沙字提醒,當時這些人來得很快,樓蘭應該沒事。”
  師雪漫神色稍緩,她恍如實質的目光掃過大家:“各位是什么想法?”
  火山尊者心中苦笑,這要是沒回答好,小妮子估計當場就要翻臉,他輕咳一聲:“誰要讓你們交雪熔巖老夫第一個不答應,老夫可沒忘記還欠那個小子一個人情。”
  喬美祺咬牙:“和他們拼了!”
  師雪漫點頭:“大家并肩作戰。”
  半個時辰很快過去。
  竇先生淡淡道:“進攻吧。”
  酒柜點點頭站出來,手中多了一個扁平的酒壺。他神色頗有幾分不舍,但還是打開酒壺,咕嘟咕嘟灌了幾口。
  酒壺里面是他特別煉制的【龍吟春釀】,他幾乎大半的收入,全都用來煉制這瓶好酒。
  【龍吟春釀】是他的殺招,平日里不舍得用,但是此時卻拿出來。
  酒柜臉上浮現一抹醉酒的紅暈,眼神更加朦朧,連身體都搖搖欲墜。周身冒出縷縷霧氣,彌漫著奇異的酒香。
  一股莫名的威勢,從他身上散發開來。
  周圍楊笑東等人的汗毛陡然豎起來。
  明明還是那個看上去搖搖晃晃的體弱文士,但是在大家眼中,卻恍如一頭從荒古爬出來的恐怖荒獸。
  然而這并不是錯覺!
  酒柜周圍的元力開始劇烈波動,搖搖晃晃的身體,空氣中發出嗡嗡的顫音,就像體積龐大不知名荒禽,在扇動著翅膀。
  酒柜朦朧的眼睛倏地睜大,迷醉的眼瞳變成詭異的豎杏仁狀,仿佛蛇蜥的眼瞳,沒有半點溫度和感情。
  他張開嘴,發出一聲嘶鳴,完全不像人類的吼聲,而仿佛一種不知名荒獸的怒吼。
  在場諸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聽過這種聲音。
  秋水露出一絲恐懼之色。
  空中酒柜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見。
  下一刻,轟地一聲巨響,城主府的水幕劇烈顫動。
  一道空氣的波紋,在空中炸開。
  城主府內諸人,臉色無不大變。他們的耳朵就像挨了一記悶拳,嗡嗡作響。一些元力低的仆役,此刻口鼻溢血。
  宮瑤瑤啊地一聲,跌倒在地。火山尊者神情肅穆,目光閃動驚異之色。
  他沒見過如此詭異的大師之道。
  剛才那一聲巨響,是對方一拳轟在光罩上,沒有任何技巧的純粹一拳。
  瘦弱的酒柜,此刻就是一頭真正的史前荒獸,恐怖的力量、恐怖的速度的結合體。
  火山尊者竟然難以捕捉對方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模糊不清的殘影。
  他心神震動,這是什么大師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