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天》 最新章節: 第六百六十一章召集(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第六百六十章神虎(01-28)     

五行天47 可愛的許夫子

開啟本命元府,艾輝在學校終于不在那么扎眼了,這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情。回到久違的校舍,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艾輝竟然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他不由啞然失笑。難道是離開蠻荒久了,自己也變得多愁善感起來?
  仔細一想,離開蠻荒也有幾個月的時間,自己的改變確實很大。
  可以安然入眠,而不是需要抱著劍在一個安全的角落入定。可以接受別人靠近自己,而不是下意識想把對方干掉把危險扼殺在萌芽中。可以和樓蘭說著沒有什么營養的話,可以躺在藤椅上看星星,而不是像以前那樣時刻在危險和不安中警惕戒備。
  他不知道這樣的變化是好事還是壞事,但是起碼到現在,他不排斥這樣的改變。
  如果能這樣一直過下去,他會很開心。
  路上看到許夫子,許夫子倒是露出嘉許之色:“艾輝同學的進步不小啊,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開啟本命元府,艾輝同學最近沒少花功夫。要繼續努力。”
  “是的,夫子。”艾輝恭敬地行禮。
  他對學校的夫子都是發自內心地尊敬,在他看來,傳授學識是一件很偉大的事情。在蠻荒的時候,想要學點什么非常困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愿意花費自己的時間幫助你的人很少,沒有誰在意你是否學到東西。
  許夫子本來還擔心艾輝很少上課的事情,但是見到艾輝此時的境界,便知道他這段時間沒有荒廢,依然諄諄教誨:“本命元府開啟,你要學的東西也要比以前多很多,你的基礎本來就比別人要薄弱,萬萬不可松懈。”
  “我會的,夫子。”艾輝感激道。
  許夫子點點頭:“你這樣我就放心了。同學之間要和睦友愛,有些同學呢,可能性子急躁了點,態度差了點,但是心還是好的。你能這么快開啟本命元府,想必對這一點也有所體會。”
  艾輝一頭霧水,夫子這話的意思,是讓自己盡量不要和同學發生沖突?
  他依然很恭敬點頭:“我記住了,夫子。”
  許夫子對艾輝的態度很是滿意,又尊師又刻苦的學生,自然是好學生。他的教學經驗豐富,見過的學生很多。基礎差一點沒有什么關系,慢慢學就是了,只要性格不差,總是會有所進步。這樣的學生,反而因為腳踏實地,往往學得很扎實。日后雖然很難成為一方之雄,但是卻能成為五形天的中層骨干。
  “之前的時候,因為你沒有開啟本命元府,所以我也沒有和你提。學校有很多的活動,你要多多參加,開拓眼界。再過一段時間,你們也要出去執行任務,算是實踐課,也是學校對你們的考核。”許夫子耐心道。
  “學員也要出去執行任務?”艾輝有些驚訝。
  許夫子笑道:“當然。你們到感應場是來學本事的,光學不練有什么用?也不要太擔心,一開始的任務都很簡單。等你們的實力變強了,任務才會變難。你們日后會遇到各種更復雜更危險的狀況,多鍛煉一下,是好事。”
  “我會努力的,夫子。”艾輝認真道。
  許夫子叮囑完,便對艾輝說:“去上課吧。”
  看著艾輝離開的背影,許夫子有些感慨。艾輝的情況是班上最特殊的一位,一個本命元府都沒有開啟的苦力,竟然能夠在蠻荒呆三年,還能活著出來。說實話,他都無法想象艾輝這三年經歷了什么,是怎么過來的。
  他對五行天在舊土招募苦力的做法一向非常反感和反對,但是人微言輕,無力改變什么。
  但是當他看到艾輝的第一眼,他就看出了艾輝眼中的渴望,對學習的渴望。對于一名夫子來說,沒有什么比這更打動他。
  所以他才專門找來端木黃昏,要求端木黃昏幫助艾輝。
  現在看來,端木黃昏干得不錯。艾輝的資質他很清楚,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開啟本命元府,想都不用想,肯定是端木黃昏的功勞。
  許夫子對自己的這個決定非常滿意。端木黃昏的天賦和實力,他一點都不懷疑,前段時間輝煌的戰績足以說明一切。
  端木黃昏在幫助艾輝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來的責任心和愛心,讓他更為開心。
  忽然,他目光注意到不遠處正在走來的端木黃昏。
  端木黃昏也注意到許夫子,連忙行禮:“夫子!”
  “傷勢可痊愈?”許夫子關心地問,接著略帶責備道:“端木同學,以后不要這么爭強好勝,名次固然重要,但是身體才是根本。你還年輕,未來的路很長,眼前的這點虛名,不要看得太重。你看看,這次強撐著,整整養了一個月的傷。以后這樣的事不要做了。”
  “夫子教訓得是,黃昏以后一定不會如此孟浪行事。”
  端木黃昏連忙恭敬道,心里一陣心虛。
  “你天賦沒得說,有是年少得志,你修煉上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擔心,我最擔心的是你的道德品性。”許夫子滿臉肅然,語氣嚴厲道:“一個人實力再強,沒有好的品性,那也是只能為禍一方。就像前段時間,竟然有學員在大街上公然裸奔。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我們松間院的恥辱,院方大為震怒,下決心調查到底。不管這人有什么樣深厚的背景,一旦被查出來,絕對不會放過!端木同學,你怎么出這么多汗?”
  端木黃昏愈發心虛,強笑道:“大概是傷還沒有好完全,身體又點虛。”
  許夫子恍然,關切道:“要多注意身體,有什么需要,盡管和夫子說。”
  “我會的。”端木黃昏恨不得馬上離開。
  許夫子接著表揚道:“端木同學很有責任心,夫子也沒有想到,端木同學能做到這樣出色的地步。艾輝同學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開啟本命元府,端木同學居功至偉啊。我一開始還擔心你們的性格不和,看來是夫子想多了。你們也搭配這么久了,看來還挺默契,不錯,今天正好分活動組,你們倆一個組。行了,去上課吧。”
  端木黃昏一開始聽得一頭霧水,最后一句過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自己和……艾輝一個組?
  噢不!
  他雙手抱頭,滿臉驚恐地看著夫子遠去的背影。